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10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放学接孩子,发现世界太小。热心帮助朋友的鸣人,并不想领情的佐助。
————————————

十、朋友

例会过后的几天风平浪静。似乎正如卡卡西所说,团藏那一次对带土的发难只不过是间接想要让卡卡西难看,而并非针对带土本人。即便如此,带土还是决定谨言慎行一段时间,处处留心自己的动作举止,注意不要表现出任何会引人怀疑的地方。

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回换我来开车。”这一日傍晚,两人从本部的办公楼里出来,走到停车场的时候,卡卡西突然说。“我们去接鸣人,然后回到水门老师的住处。我会在本部住一宿,到时候你自己把车开回去。”

“啊?呃……哦。”带土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水门和卡卡西约好的日子。传闻四代目在整个火之城有不下五处房子,不过他最常驻的还是位于本部后身、历代木叶掌权者所居住的宅邸。作为北方第一大黑帮的总据点,这里配备有最顶级的监控与防盗设备,还有三班轮换的暗部在附近二十四小时巡逻,可谓是万无一失。

身为一名刚入行不久的小菜鸟,带土别说是接近水门家,就连离开暗部的办公楼、在本部里四处闲逛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成了卡卡西的部下,他也不可能这样光明正大地接近木叶的首脑。自从他跟在了这位暗部队长的身边之后,虽然还没有直接从对方那里获得什么情报,但是近水楼台,接近其他高层的机会倒是多了不少。显而易见,这一点对他接下来的卧底生涯将是一个极大的助益。

工作进展一切顺利,可带土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莫名袭来的内疚感一直在困扰着他——卡卡西是木叶的大干部不假,是个行事冷厉狠辣的杀手不假,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对阿飞却真是没说的。黑道是恶,与警方原本便水火不容,卡卡西的所作所为或许全都是演技,只不过是在诱骗他放松警惕露出破绽,带土也在时常这样告诫自己,可心头沉甸甸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

“你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对方狠你可以比他更狠,可一旦被人善待,就会把他的好处时刻记在心头,哪怕你们立场相左,注定是敌人。其实以我的观点来看,你这种性格并不适合执行潜伏任务,也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会偏偏选中你。”

离开宇智波家、前往短册街的两天前的晚上,鼬曾经这样对带土说。作为一名在十三岁时就曾假扮成叛逆少年,混入暴走族的团体之中,进而顺藤摸瓜,帮着警方破获了一起贩毒案的“前辈”,这句话由他讲出口来,无疑很具有说服力。

在带土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已经驶下南贺山,进入了火之城市区。带土心不在焉地看着外面的街道,越看却越觉得两旁的建筑景物有点似曾相识,好像是……

“少主就……就在这儿上……上学?”当熟悉的建筑出现在前方不远处时,带土傻了眼,扭过头去看向卡卡西。“不是什么出入都有保镖随行的私立贵族国中?”

“那样岂不是更加显眼,简直就像是树个靶子等人来打。”把车停到路边,卡卡西熄了火,用一双死鱼眼瞥向带土,“平时少读点不靠谱的垃圾小说。”

……口袋里随身揣着黄色废料的人没有资格说我!带土悻悻地下了车,跟着卡卡西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尽管换上了休闲装,但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站在一群妈妈奶奶的中间依旧很是醒目。再加上卡卡西本身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因此两人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挤到了校门口。学生们正三三两两地从里面走出来,带土伸着脖子四处张望,寻找的并不是那个他连照片都没见过一张的少主,而是他的小堂弟,佐助。

尽管这臭小子性子冷,嘴巴毒,还爱口是心非,但这么长时间不见倒有点怪想念的。

很快带土就发现了他的目标。白衣黑裤的少年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挂着一副对任何事都缺乏兴趣的冷淡表情,和走在他身旁、兴致高昂滔滔不绝的金发男孩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但尽管如此,当对方在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的时候,他也会转过头来,回答上一两句。

带土的视线落在了佐助的朋友身上。他对这个孩子还有几分印象,精力充沛,热情又开朗,挺招人喜欢的。名字嘛,记得是——

鸣人。”一旁的卡卡西突然扬起手来,稍稍抬高了声音。

……诶?!

如果带土手里有瓶盐汽水,他现在绝对能喷卡卡西一脸。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金发少年和佐助同时望向这边。两个宇智波的视线对在了一起,表情一时间都有些扭曲,但他们很快双双缓过神来,迅速控制好了自己的脸部肌肉,没有露出更大的马脚。

鸣人在人群中找到了卡卡西,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兴高采烈地朝他挥手。“案山子老师!”

“……他叫你什么?”

“我觉得你还没老到需要助听器的程度。”

“……我记得你是他爸的学生。”

“他也是我的学生。他父亲没有那么多时间管他。”

“……案山子是个好名字。”

“虽然知道你言不由衷,不过还是谢谢。”

说话间鸣人已经朝他们所在的方向一溜烟小跑了过来。更糟糕的是,他的右手还在牢牢地抓着佐助的手腕。黑发的少年一脸抗拒,几次想甩脱朋友的拉扯,可惜却屡屡失败;至少带土可以肯定,这一次他的小堂弟并不是在闹别扭。

而最要命的还远远不止于此。鸣人见过他,知道他是佐助的哥哥,是宇智波家的人。只要这孩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可以把他的伪装扒个底朝天。

随着两个孩子越发走近,带土的心跳也跟着渐渐加速,垂在两侧的双手掌心湿淋淋的都是冷汗。找借口溜走是绝对不可行的,反而会让卡卡西心中生疑,进而引发更多的变数。他只希望对方今天没带枪,就算带了也不敢在这种闹市地区公然开火。

带土的目光在鸣人和佐助之间来回逡巡,心里估摸着在鸣人道破自己身份的一刹那,他先于卡卡西反应过来之前,捞起佐助拔腿就跑的可能性有多大。佐助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危机的来临,虽然竭力克制着不去看向带土,但双眼深处还是难免流露出了几分紧张。他不再试着挣开鸣人的钳制,而是将空闲的那只手又插回了裤袋里。

带土知道他的小堂弟身上常年揣着电击器,而现在或许就是这东西派上用场的时候。

四个人汇合在了一起。鸣人将目光投向带土,后者的呼吸顿时一滞。带土努力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煎熬地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小哥,你是谁啊?

……哈?

带土知道自己一瞬间的表情大概很蠢。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鸣人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是谁。这孩子长了张大大咧咧毫无心机的脸,带土大胆猜想鸣人并不是想要先用谎言稳住自己,等回到了木叶本部再来个瓮中捉鳖。他衷心希望不是这样。

“……我叫阿飞。”在没人看见的角度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带土微微欠身,声音殷勤得有些过分。“很高兴见到您,少主。”

“别在外面这么称呼我啦,感觉怪怪的。”鸣人脸红了起来,难为情地一摆手。“总之你是老师的人对吧?”

“呃……是。”这个说法好像有点微妙,不过带土决定无视这个细节。

“那你也就是我的朋友啦。”金发少年向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请多指教!”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吊车……鸣人。”正当带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佐助恰到好处地开口。他终于把手腕从鸣人的紧握中解救了出来,重新用漠不关心的态度武装好自己,视线毫无波动地掠过面前的两个成年人,没有在任何一人的脸上多停留半秒。

“明天见。”这样嘟囔了一句,黑发少年转过身去,打算离开。

“等等,佐助!”鸣人一把按住他的肩膀,“你不是说今天家里人都在忙,你得自己回家吗?干脆我们送你吧!”

他看向卡卡西,一脸期盼。“行吗,老师?”

“当然可以。”卡卡西用罕见的温和声音回答,但带土听在耳中,却觉得像是医生在下达病危通知书。

佐助明显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的表情已经出现了裂痕。“不用麻烦了,”他还在想办法拒绝,“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反正也没多——”

“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雨,而你不像是带了伞的样子。”卡卡西打断了佐助的话。

“我……”

“你就别推辞啦,佐助!”鸣人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我们不是朋友吗?偶尔接受一次朋友的帮助也没关系的吧!”

佐助看起来很想说一句“他妈的朋友”。到底还是年纪小没绷住,他飞快地瞥了带土一眼,双眸深处居然透出了一丁丁点的求救意味。

如果换做是在别的场合,带土的自尊心一定会因为佐助的服软而达到极大的满足。可是现在,他只想用更加可怜的眼神回望过去——我都自身难保了,你求我我求谁去?

就在这时,一把车钥匙被塞进了带土的手里。

“阿飞,”造成兄弟俩悲惨境遇的某个白毛大魔王下达了命令,“去开车。”

(TBC)

评论(64)
热度(263)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