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3-1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恢复更新啦!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三章 玩火(一)

卡卡西不耐烦地用手指叩击着桌面。他没精打采地坐在那儿,一条腿挂在椅子扶手上,懒散地晃荡着。另一边的扶手把他的后背硌得很痛,但是比起身上其他的病症来说,这一点还不足以对他构成干扰。他没法决定哪一个更糟糕一点;他的脑袋似乎在随着每一下心跳突突作痛,而他的四肢软弱又无力,就像是有人用橡胶替代了它们。更有甚者,他供给影分身的查克拉在源源不断地吸取他的精力。卡卡西感到捉襟见肘,筋疲力尽。

“所以,简要概括一下,首先我们要引入第十班,夕颜,还有你自己。玄间现在的情况还不足以离开医院,所以在绝大部分的进程中他将不会参与这场调查。小春女士也会一起过来。然后是第七班——除非他们又卷进了意料之外的麻烦——我们会告诉他们需要做什么。”卡卡西说。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在这之后他们大概会骂你一顿,前辈。”天藏明智地说。

卡卡西发出一声叹息。“大概会这样。好吧,或许小樱不会。但是那些男孩们……一定会的。对于自己在这个计划中所要扮演的角色,他们可是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他们想要成为合格的木叶忍者,就需要去接受着一切。”天藏说,语气中没有一丁点洋洋得意的成分。“他们也许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忍者,但也依旧需要遵从他们的火影的命令,还有村子的法则。”

卡卡西向他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如果他们不想听的话,那么就去试着执行那些法则吧。”

天藏眨眨眼睛,出声地吞了口唾沫。“呃……他们尊敬你,所以会听话的。是吧?”

卡卡西夸张地睁大眼睛,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前辈……”

有人敲响了房门。“进来。”卡卡西慢吞吞地说。他对查克拉的感知不再像往日那样敏锐,但他很确定自己知道是谁将要走进这间屋子。

下一刻他被证明是对的。鹿丸、井野和丁次走了进来,向他微微欠身。幸运的是鹿丸和卡卡西一样对礼节缺乏喜爱,所以他没有浪费时间去进行那些繁文缛节。“我们是第一批来的,嗯?我不能说自己很意外于这一点。”他拖长了腔调说。

天藏嘟囔着诸如“卡卡西前辈这次居然没有迟到才更令人意外”之类的话,但卡卡西决定当做没听见。

“他们也许就快到了。”卡卡西说。事实上,他已经能够感觉到鸣人那明亮、强大的查克拉,正在以飞快的速度靠近他的办公室。鉴于鸣人不会费心隐匿自己的气息——出于他的性格,在大多数的时间里——你不需要是一名感知型忍者就能察觉到他的到来。他那和衣服一样是亮橘色的查克拉很难被忽略掉。

当鸣人越来越近的时候,卡卡西也可以感觉到小樱的查克拉——更加轻柔,并且远远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和从前一样被精密地控制着。最后,佐井也出现了,他的气息要比队友们微弱得多,并且不如卡卡西曾经那样冷静。或许他也有点紧张。

很快,鸣人冲了进来,后面紧跟着小樱和佐井。佐助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卡卡西对此并不惊讶,但他也没法很好地压制住自己的失望。和那个痛苦的、曾经的复仇者的对话,他得就此和他的影分身谈谈——又或者当时他就应该自己去说服佐助。他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去细想这件事。

转寝小春,佐助的痛苦的根源,在最后现身了,身旁还跟着卯月夕颜。小春的气息狂乱又压抑,昭示着明显的悲痛。夕颜的气息坚如磐石,一如既往。其他人向她投去好奇的瞥视,但没有人说话。他们期待地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坐直身体,两只脚放下来落在地上,手肘撑着桌面。他得让自己看起来精神而机敏。“好吧,你们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所以场面话就免了。今天早上,议员炎被残忍地谋杀了。我们有理由认为是狐狸策划了这一切,并且他现在已经盯上了小春女士。”

他向她点了点头。

尽管其他人都转过来看向她,小春依旧高傲地挺直了她的双肩。“我一直在为村子和它的人民们而战斗着,”她说,“树敌这个事实说明我做得很好。”

卡卡西停顿了一下来消化这句宣言,然后继续开口。“狐狸急于制造流血,这意味着他会再次现身——也就是说我们有抓住他的机会。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一些手段来确保他来进行解毒。这非常简单;我们需要一根杠杆,或是一个陷阱。”

他环视他的办公室,将部下们聚精会神的面容收入眼底。他们并不像是他的部下——他们是他的朋友,学生,手足兄弟。在这项忠诚使命上是他们在一路陪伴着他,这让他情不自禁地感到高兴。只可惜可怜的玄间并不在场。

鹿丸把重心换到右脚。“勒索?还是人质?”

卡卡西点点头。“差不多吧。为了让它起作用,我们首先需要确定狐狸的身份,还有他是否拥有任何力量。如果他确实木叶的人,那么就会有记录存在。哪怕他是孤儿,或者他在战争中失去了朋友,总得有些他为之战斗的东西存在。”

“如果我们能查出他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就可以预测他的行动。又或者我们可以再去找一下美穗小姐……”夕颜说。

“至于她,我强烈怀疑她要么是正处于狐狸的控制之下,要么狐狸具有某种能力,可以随时操纵她于鼓掌之间。”卡卡西说。

夕颜看起来毫不意外,鹿丸也要一样。其他人看向他的双眼中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惊讶。

“如果美穗小姐受他所控制,他就可以指使她杀掉大名,”小樱若有所思地说,“但是如果她对你说了谎呢?或许她只是假装在支持你。‘注意你的背后’并不真的是一句救命忠告。她可能是狐狸的共犯。如果她是,或许狐狸会在乎她。或许我们可以用她来做那根杠杆。”

卡卡西叹了口气。“我们只能做出猜测,小樱……还有在大名的身边安插更多的护卫,就像我们已经做了的那样。”

“井野,和山中一族的约谈有什么结果了吗?”他问道,迅速跳到了下了一个话题。

井野摇摇头。“我找了我的叔叔帮忙,他基本认识族里的每一个人。我们一同检查了所有人,但是在他们身上除了对木叶的忠诚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我们确实知道有一名山中组人曾是根的成员,但是……”

卡卡西皱起眉头。“和我讲讲。”

“名字是山中风,年纪在二十岁上下。我们得知他死于第四次忍界大战,和油女取根一起。”井野从忍具包里抽出一张照片,上面的青年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头发,面容严肃,这两点都是山中一族的典型标志。

“他是孤儿吗?”卡卡西问。

“不,但他的双亲都已经隐退了。他的妈妈在他死后一年左右去世了,但他的父亲还活着。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团藏把他招进了根,很明显他的父亲对此非常恼火。”

卡卡西发出一声叹息。“我能想象得到。试着尽可能地收集有关这个风的信息。和他的父亲谈谈,问问他是否有某个满怀愤怒的朋友,那或许就是我们需要调查的人选。你知道是谁杀了风吗?”

井野飞快地眨了眨眼,然后将视线落在自己的双脚上,看起来超乎寻常地严肃。“他们认为凶手是宇智波带土,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的呼吸哽在喉头。已经两年了,但他依旧不习惯听见这种事情。“好吧。辛苦了井野,谢谢你。”

他顿了一顿,陷入思考。显然井野注意到了他沉思的表情,因为她并没有立刻应答。

“井野,当你和风的父亲见面时……我也想和你一起去。”他犹豫着开口。这是个心血来潮的决定。那个男人,不论他是谁,是因为带土才失去了他的儿子。这意味着卡卡西的过去的行为间接导致了他的痛失所爱。卡卡西并没有感到自责——没那么强烈,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亲眼看看带土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井野点了点头。如果她对他的决定其实有所质疑,她也并没有说出来。“我打算午后就去见他,火影大人。”

卡卡西点点头。从某些其他忍者脸上细微的同情神色来看,他们理解为什么他想要一同跟去。他清了清嗓子,感到有些尴尬,决定继续下一件事。

“佐井?在根的总部的旧址有什么发现吗?”他问。

佐井眨眨眼,视线落在卡卡西身上。“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我试着去联系我的一位老队友,但是她并没有回应。我进入了指挥部,但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有任何最近有人在那里活动的迹象吗?”卡卡西问。

佐井摇摇头。“那儿只有灰尘和蜘蛛网,老师。”

卡卡西叹了口气。似乎已经不需要再问狐狸是否按常理选择根的指挥部作为他的老巢了。即使如此,去调查一下那里依旧是值得的。

“这一切似乎都太不自然了。”小春摇了摇头,说出了卡卡西的心声。“你们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对这个幽灵一样的杀手作出推测。你们在这儿聊了半天,却没有提及半点要如何把狐狸拿下。就算你找出了他是谁,你又要怎么抓住他呢?”

“这个嘛,我正要说到这一点。”卡卡西说。“杠杆计划是理想的最佳方案,然而,十有八九,直到我们抓住或者杀了狐狸,我们才能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我想到了第二个方案,这里就需要您出马了,小春女士。”

小春皱起眉头。“我是诱饵,对不对?”

卡卡西点点头。“对,但如果只是让您做诱饵来等待他从藏身之处自己跳出来,这样未免有点天真。他很聪明——他会料到这些的。事实上呢,我怀疑这就是他的目的所在。所以,我有一个不一样的主意。请听好……”

“你,小春女士,即将销声匿迹。然后,我们会将你的真实地点泄露给一些人——比如说,天藏觉得可疑的某位根的前成员。如果没有人来追杀你,那么没问题;如果有,我们就可以查出他的线人是谁。井野,任何思维控制术都会在受操纵者的大脑里留下痕迹,我这个想法对吗?”卡卡西说。

井野看上去有点惊讶。“呃,是的……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从受害者的经络中可以发现微量的外来查克拉,但它们非常难以被探测到。事实上,只有非常熟练的感知型忍者才能做到这一点。”她说。

“你的族人之中有这种感知型忍者吗?”卡卡西问。

井野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有。而且森乃伊比喜先生或许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他和我的父亲合作过,知道该去寻找什么。”

“很好。这样我们或许就能查出这些线人是不是受胁迫的了。知道这一点可能会很有用。”卡卡西将双手交叠在一起,下颌搭在上面。小春的话依旧令他耿耿于怀。这是一个计划,但谁也不知道它能不能起作用。更不要提卡卡西还没有想出任何能让狐狸解毒的方案来。

他摇摇头,将这些念头驱赶出脑海。“第十班,你们的任务是跟随小春女士,并在狐狸或者他的追随者发动攻击时抓捕他们。夕颜,天藏,你们的任务是将情报透露给合适的人选,即那些你们怀疑最有可能和狐狸同流合污的人。”

“是,长官。”被提到的上述人员齐声说道。

在他们继续下去之前,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宇智波佐助大步走了进来,神情冰冷,气息狂暴,身姿仿佛复仇的恶魔。在他现身的同时,小春的高傲似乎不知所踪,或者干脆消亡了;现在取代那个骄傲的女忍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心碎的老女人。

卡卡西想知道佐助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如果是的话,他又是否因此而感到快意。卡卡西想知道自己本人是否应该对此乐见其成。

小春并没有对上佐助的眼睛,而佐助则完全无视了她。相反,他对鸣人极细微地点了下头,后者咧开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有对小樱,她似乎这次很高兴看到他出现。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卡卡西的身上。“现在我在这儿了。你想让我做什么?”

卡卡西毫不畏惧地直面着佐助那双异色瞳的注视,一瞬间想到当他还拥有写轮眼的时候,其他人看着他的双眼,是否也会感到不自在。然后他清了清嗓子。“我刚好和大家解释完我们的计划。我一会儿就会说需要你做什么。在那之前找个地方坐下,和其他人一起等等。”

他记起来佐助是真的能以眼杀人的,但很快把这个想法推到了一边。如果佐助要成为一名木叶社会的实际成员,那么他就得学会去遵从他并不喜欢的命令。这将是第一个考验。

佐助似乎想要抗议,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然后他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他哼了一声。“好吧。”他走到屋子的右边,和鸣人站在一起,远远离开小春。小春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身体,但随即就试着隐藏起这个行为,只可惜并不成功。

卡卡西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试图把现场的气氛抢救回来。佐助这戏剧性的现身正好打乱了所有的节奏。“佐井,我想让你去护送小春女士回她的住处,并且从现在起作为她的护卫行事。暗部的‘公牛’会在夜晚替换你。明天,小春女士和第十班会消失。鹿丸,我希望你能找出一种将此付诸实施的办法。”

鹿丸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麻烦。”

两名暗部都点了点头。小春最后一次看向卡卡西。“祝你好运,火影。”

“你也一样,小春女士。”

“我们会抓到他的。一定。”她回答。她最后向佐助投去紧张的一瞥,后者并没有看向她。小春走出了房间,这个矮小、年迈、面色苍白的女人被佐井搀扶着离开了。不论如何,卡卡西还是情不自禁地为她感到有一点抱歉。

(TBC)
————————————

两点有助于理解剧情的说明:
1. 佐井目前在被狐狸控制着。
2. 山中风和油女取根是跟着团藏一起去参加五影会议、后来被带土抓住用来让兜展示秽土转生的那两个人。

评论(14)
热度(85)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