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卡卡西中心】黑鸢 03

◇ 战后背景,黑化暗部卡
◇ 主七班,无CP,HE
◇ 火学斗争,私设如山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三、叛徒

当佐助来到火影塔的时候,不大的办公室里已经挤满了人。

鸣人坐在书桌后面,手肘拄在桌子上,十指交叠。他的眉头皱得死紧,佐助再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不常见的严肃表情。他的左手边起依次站着小樱、纲手和鹿丸,在佐助走进房间时,粉发的队友向他微微点头,眼中透着担忧。

而站在鸣人的右手边,和这三人呈相对架势的……佐助眯起了眼睛。这大概是目前、并且今后至少数十年内,他在所有木叶忍者当中最为厌恶的三个人。

水户门炎,转寝小春,还有川口浩司。

“啊,你终于来了,佐助君。”见他现身,川口率先开口,依旧是那副虚伪的礼貌中透着恶意的腔调。“我们还以为你已经趁着村子里忙乱的时候离开了呢。”

佐助没有理会他,直接看向鸣人。“找我有什么事?”

“关于这个,还是让我来说明吧。”炎轻咳了一声。他的目光投向佐助,却又在和后者四目相对的瞬间很快移了开去——哪怕是蛰伏状态的写轮眼也仍然令人畏惧,更不要提那只掩盖在额发下面的轮回眼。“当初在同意解开你的查克拉封印,允许你自由外出的时候,有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每隔五年,你都必须回到木叶接受一次审查。直到木叶的全部高层都判定你不再会对村子构成威胁,这个审核制度才会被终止。”

炎这么一说佐助倒是想起来了。五年前在他离开木叶的时候,卡卡西确实用极其漫不经心的口吻向他提过这件事。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他们难为你的。最多也就是第一次会有点麻烦,在其后的五年中,我会设法直接废除它。当时银发的火影是这样说的。

可是现在,第一个五年到了,曾经说过会保护他的那个男人却已经不在了。

“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鸣人愤怒的声音将佐助从思绪中拉回现实。年轻的七代目腾地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上,一副随时要奋起防卫的架势。“佐助已经回来了!如果他还想对木叶和其他忍村出手,凭他的能力,除了我之外又有谁能拦得住他?”

他蓝色的双眸之中燃烧着烈火,一丝危险的猩红在瞳孔深处若隐若现。在场的忍者身手都不差,无需太敏锐的感知,就能察觉到在这位人柱力的身上、属于尾兽的那一部分查克拉在不安分地躁动着。“你们就是瞅准了卡卡西老师已经不在了,所以才来见缝插针,趁火打劫!”

“请注意你的措辞,七代目。”小春严厉地开口,“这是当初忍者联盟召开战后会议时,由参与商讨的全体成员统一提出并通过的要求,并非木叶自己的主张。而且当时,作为宇智波佐助的监护者、担保人及代表,六代目本人也同意了这个条件。”

“鸣人。”纲手低声说。小樱也轻轻拽了拽鸣人的袖子。金发青年不甘心地哼了一声,重重坐了下来。

“正因为六代目已经不在了,所以这次的审查才更需要我们格外重视。”川口在一旁接腔。从他嘴角隐约的微笑来看,这个混蛋显然很享受四战英雄们忍气吞声的模样。“谁都知道佐助君是由七代目您和六代目一同担保的,但现在重要的担保人却缺失了一个,那么……”

“还有我在。”小樱抢白道,“我也是第七班的一员!”

“很遗憾,春野上忍。”炎说,“以你现在的身份等级,还不够资格去做一个曾经威胁到整个忍界的叛忍的担保者。”

小樱涨红了脸。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头;她扭头看去,看到纲手迈出一步,站到了自己的前面。

“那么我呢?”初代目火影的孙女、三代目火影的学生沉声发问,琥珀色的双眸熠熠生辉,强势不改当年。“身为先代火影的我,分量总算足够了吧?”

“五代目,你想要维护六代目的学生,这份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小春说道,“但挑选担保人的考量也不仅仅是身份。如果将来佐助做出了危害木叶及忍界的行为,担保人也要一样受罚;所以这个人必须是他所在意的,这样他才会有所顾忌。而这一点,似乎你并不满足。”

够了。”在纲手刚要回应、小樱和鸣人也各自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佐助突然冷冷开口。他一出声,顿时止住了其他所有人的话头。忍者们都看向他;宇智波的末裔则望着处心积虑想要将他陷入困境的、他的敌人们,左眼仍是墨黑色的,却依旧足以令人心生寒意。“只要我能够通过这个审查,那么么就算担保人只剩下了一个,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一片安静。然后川口做出了回答。“当然。”

“那么,问题来了。”一直安静地靠在墙边、没有说话的鹿丸在此时加入了进来。“这个审查要在什么时候进行,如何进行,评判的标准又是什么?正如鸣人所说,佐助现在已经恢复了木叶忍者的身份,是我们的一员。审查太过严苛的话,就像是在特地讨好其他国家一样,作为一直以来实力最为强大的忍村,这未免会让人看了笑话。”

炎和小春对视一眼。“关于这一点,”炎说,“我们三名顾问——是的,五代目,也包括你——会事先商讨并列出一个可供参考的章程,提交给七代目阅览。在场的各位除了春野上忍之外都是有资格参与评判的人员,审查方案在我们全体通过之后,才会付诸实施。这样可以接受吗?”

这一点倒不过分,况且既然纲手可以参加到最初的起草行动中来,想必她也可以防着两名顾问搞些太离谱的事情。于是,从这场非正式的高层会议开始时起,双方的意见终于在最后难得地达成了一致。

正事已经说完,两名顾问便无意再继续和佐助呆在同一件屋子里面——手上沾着宇智波的血泪的他们,终究还是在惧怕着这个家族。川口也随他们一同离去,三人的脚步声刚一消失在环形回廊的尽头,纲手便再也按捺不住,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这两个老东西,真是一天比一天糊涂了!被川口那家伙操纵得团团转,难道他们自己就看不出来么?!”

“上了年纪之后,就越来越不肯交出手中的权力了吧。”噌的一声轻响,鹿丸点燃了一根烟。“一直觉得自己是长辈,还是顾问,火影无论做什么,都需要来征询他们的意见。卡卡西老师还在的时候经常越过他们直接下达命令,因此双方没少产生摩擦;如今做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更年轻、也更缺乏经验的鸣人……他们就更有借口插手火影的日常事务了。”他啧了一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真是麻烦。”

“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鸣人握紧了拳头。然后他看向他的朋友。“不过目前更加要紧的还是佐助的事情。”

“用不着这么紧张,我又不是不会照顾自己。”佐助说。在两名顾问离开后,一直萦绕在他周身的、富有压迫感的气息也随之消失了。“而且……这五年来有所改变的,也不仅仅是你们。”

他看着面前的这四个人。尽管交情有深有浅,但现在他们都是在像卡卡西当年那样,为了他的事情而争取奔走。佐助并非不知好歹的人,既然他们能为他做到这些,他当然也不会去拖他们的后腿。

忍者是忍耐痛苦之人。为了最后能迎来一个至少差强人意的结果,些许的禁锢和委屈他也可以承受。

佐助的视线逐一掠过鸣人等人的脸,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这阵容里面少了几个本该存在的身影。鹿丸是火影辅佐,纲手是先代火影,剩下的鸣人和小樱是他们的第七班;但第七班却不仅仅只有四名成员。

在过去的五年中,每次佐助回到木叶,他都不会再前往已经完全荒废的宇智波聚居区,而是在鸣人和卡卡西之间挑一家住下。住在卡卡西家里的时候,他偶尔会要求他的老师给他讲讲曾经的暗部六班,讲讲他的兄长刚刚进入暗部时的样子。拜这个活动所赐,他对那位会主动照顾年少的鼬的木遁忍者,了解要更多一些,印象也更好一些。虽然后遗症是,因为故事都是从卡卡西那里听来的,所以随着他的习惯,佐助也更加愿意称呼对方为天藏。

至于佐井,虽然佐助现在已经不再觉得他是自己的替代品——没有任何人应该是其他人的替代品。但是除了对方出身于根,以水墨画为媒介用秘术进行战斗以外,对于佐井的其他方面,他便一无所知了。

现在天藏应该还在忠实地执行着卡卡西的任务,监视大蛇丸的活动与行踪,人并不在木叶。但佐井呢?

犹豫了一下,佐助决定开门见山。“那个叫佐井的呢?”

仿佛突然暴露在零下数十度的低温当中,在佐助问出这句话后,办公室内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异样,鸣人更是直接将椅子转向了外面的窗户。“别和我提他。”

佐助扬起眉毛。“怎么回事?”

纲手叹了口气。“这是你们第七班的事情。鸣人不想说的话,小樱,就由你来解释吧。”说着拉了一把鹿丸,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房门再次关上。佐助的视线从椅背上方露出的一小撮金发上移向小樱,眼中透着无声的询问。

在他的注视下,小樱咬了咬嘴唇。“佐助君,佐井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伴了。”粉发女忍低声说,双手握成了拳头。

“他……背叛了卡卡西老师。”

(TBC)

评论(41)
热度(210)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