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3-2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三章 玩火(二)

再次讨论过井野、鹿丸、夕颜和丁次在这个计划中所负责的部分之后,这四个人也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天藏,卡卡西,还有他曾经的学生们。

小樱皱了皱眉,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被鸣人抢了先。

“所以说根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们是不是就像,”鸣人犹豫了一下,“佐井一样?”

“团藏一直关注着木叶的孤儿们,特别是展露出天赋的那些。抚养体系的缺乏令他们成为了便于下手的目标。”天藏代替不在场的佐井回答,“卡卡西前辈和我也曾经被征召过。幸运的是,我们并不如团藏所想象的那样易于被影响。”

卡卡西向天藏露出了微笑。他想起了在根的地下管道里发生过的那些激烈的战斗,木遁VS雷切。“当然,除了最初的几次你一直想要杀了我,”他笑了起来,跃跃欲试地想要再次激怒天藏。

天藏给了他一个惊恐的眼神。啊,对,一个典型的“前辈你又想对我做什么”的表情。满分十分,给他八分。看在他在说“前辈!”时嗓子眼里发出的小小尖叫的份上,再给他加上点奖励分。

当然,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可怜的天藏,就像他刚刚踢了一只小奶狗。哦,好吧,在这件事上,是试图以一个孩子的身份去谋杀火影。事实上这两者是同一件事——如果小奶狗们的日常就是扔刀子、杀人,和成为令人难以忍受的小鬼。“这个嘛,或许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卡卡西试着让气氛轻松起来,但他慢了一步。

佐助的查克拉紧绷着,愤怒在他的皮肤下涌动,令卡卡西感到脊背上窜过一股寒意,由上至下。“你在根呆过?”他低吼。

“等等,什么?!”鸣人的目光从卡卡西转向天藏,而小樱则在此时说,“大和队长,你曾经想要杀死老师?”

天藏打了个哆嗦。“卡卡西前辈比我更早地意识到根是错误的。他比我更年长一些,和三代目也更亲近。除此之外,当他被征召的时候,他已经是常规暗部的一员了。当团藏发现卡卡西前辈不再效忠于他,他派我去杀了前辈。我和前辈战斗的时候,前辈努力说服了我他才是对的,然后我就倒戈了。”

“团藏想要把你们两个收在麾下,当你们不再听从他的命令时,他就让你们去自相残杀?”小樱轻声问。

从眼角的余光,卡卡西瞥见佐助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他看起来对这个新情报一点都不意外。

卡卡西抓了抓后脑勺。“差不多就是这样。他这个人卑鄙,诡计多端,并且极度冷酷。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以将十岁的孩子训练成刺客。我敢肯定佐井也有自己的故事。”

佐助的脸上依旧挂着挖苦的冷笑。“所以他以给你们一个家作为承诺引诱了你们,把你们变成了他的小战士。”他尖刻地说。

“这个嘛……作为根和作为暗部只在一个方面有所不同;那就是你从谁那里得到指令。”卡卡西说。他闭上眼睛,双手环胸。“别让三代目大人的慈祥和他与孩子们的相处方式愚弄了你们;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可以变得和团藏一样冷酷。不过我想你已经知道这一点了,对不对?”

佐助的查克拉危险地翻涌着。

在某种方式上,卡卡西的经历反映出了整个忍者系统的真面目——一个腐朽的机构,以名誉和荣耀来引诱孩子们,但最后留给他们的只有死去的朋友和PTSD——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这就是为什么有名的忍者会被赋予逸名,并且被尊称为“大人”,而陨落的那些人则称为英雄;所有的孩子都想成为英雄,而他们一直在被告知如果你想要成为英雄,你就必须去做一名忍者。去成为黄色闪光或者白牙那样的人!不要在意这两人都在四十岁前就已经惨死的细节。传说永远不会讲述痛苦与悲惨。

卡卡西为自己的名声所付出的代价包括一个全灭的家族,一个全灭的小队,以及贯穿一生的悔恨。然而他现在就在这里,在继续维持着这个系统。他得为此做些什么。

卡卡西花了一瞬间来反省自己现在开始听起来像是鸣人一样了,然后他决定他喜欢这样。

鸣人依旧在皱着眉头。“你们都是孤儿?”他打破了短暂的沉默,看看天藏又看看卡卡西。他的双眼之中闪烁着近乎痛楚的理解神色。其他人惊讶地看向他。

卡卡西缓缓点头,看到天藏咧了咧嘴。天藏并不知道他父母的名字,住址,甚至是他们是否还在人世。他们很可能即使现在也依旧活着,一直在怀念着多年以前被大蛇丸所夺走的儿子。

卡卡西的父亲被悄无声息地和他的妻子葬在了一起,这样人们就无法侵毁他的坟墓。表明他们共享同一个墓穴的唯一记号是在她的名字下面的一串小小的、无法辨识的刻痕,那是从前某一次卡卡西所留下的;那时的他尚且年幼,满怀悲愤,并且承受着令人痛苦的孤独。

这样看来,团藏去说服年少的孤儿们加入他的计划,这简直是轻松到了令人发笑的地步。

卡卡西叹了口气。“假设狐狸是根的原成员,那么或许当初他也是以类似的方式被招募进去的。天藏,你拿得到他们的档案。看看你能不能找出任何可能的人选。男性,四十多岁,思维控制术。这或许作用并不大,但也聊胜于无。也查一下风。井野聪明而富有洞察力,但她存在偏向性。她并不希望狐狸是她的族人。有人发现过风的尸体吗?我们得确认一下。”

天藏点点头。“这也就是你要和他一起去见风的父亲的原因?”

“呃……是的。可以这么说。”卡卡西捋了捋头发,避开了天藏的目光。

“我们能做什么?直接追踪狐狸吗?还是避免你惹上麻烦,或者——”看到卡卡西阴沉的表情时,鸣人闭上了嘴。他还在用那种被卡卡西私下里称之为“独有的同情眼神”的目光看着卡卡西和天藏,这种神情通常他只留给孤儿和人柱力们;但那种似乎一直在使他保持着充沛活力、几乎无拘无束的能量却缓慢地消失了。

“这些并不是我们的任务,对不对?”他慢慢地说。

“你的计划里可没给我们留下多少空间,卡卡西老师。”小樱温和地补充。

“我想做些什么……如果不能战斗的话,我可以去搜索,我可以……”鸣人紧紧地皱着眉,思索了片刻。“如果他们是根的话,他们就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大咧咧地在外面坐着,对不对?我可以进入仙人模式,看看能不能在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发现有查克拉的踪迹。”

卡卡西疲倦地看着他。“鸣人……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强大的忍者,我毫不怀疑这一点。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些花招和小伎俩。我希望你暂时待机——当事件开始启动的时候,我需要你在我的身边,但现在我只需要你平平安安的。”

鸣人眨巴着眼睛看向他。

卡卡西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头痛在越发加重。“所有人都知道你将是我的继任者。不需要太过跳跃的思维就能得出一个结论,即狐狸可能也想对你下毒。在公平的战斗中不会有任何男女能胜过你,所以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命,他们不会采取光明正大的手段。我希望你能放轻松,并且确保不要单独行动。当我需要你来帮忙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在这期间,你可以协助小樱。”

鸣人的反应足以作为百感交集这个状态的研究范本。他的双眼闪烁着骄傲的光芒,嘴唇的轻微颤动暴露了他在听到自己被称为卡卡西的继任者时所产生的深刻喜悦,但同时失望也在一波波地席卷他的双肩。他总是想要战斗,这孩子。特别是事关他的朋友的时候。老实讲,卡卡西为此有点感到感动。

卡卡西继续说道。“至于你,小樱——我相信你会找出这种毒药的运作方式。如果有一个人能办得到这一点的话,那么一定是你。我们已经知道了一种治愈它的办法,但问题是我们无法说服狐狸好好合作并且帮忙。你是我们的应急方案。”

小樱坚定地点点头,每一寸神情都洋溢着自信——纲手使她成为了这样令人自豪的年轻女性。“我会的,老师。我会找出办法的。”

佐助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垂下来的黑发挡住了眼睛,他在盯着自己的脚。“我可以在村子周边巡逻。看看我能找到什么。和那个大白痴不同,我很擅长花招。”

从他们的上一次对话中,卡卡西已经见识到了佐助的挫败感,让他觉得自己能帮得上忙会很不错。更何况,他可是那个佐助,在你一不留神的时候就能学会全新的本领。卡卡西很了解他和鸣人,如果真的拼尽全力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在两小时内把狐狸抓起来,绑成一个粽子。

不过……卡卡西摇了摇头。“佐助,当炎被谋杀的事情传开之后,你将会在第一时间被列为首要嫌疑人。他们或许不知道你为什么憎恨议会,但他们知道你的怨恨,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就足够了。他们或许没办法在战斗中胜过你,但是相信我,流言同样可以毁掉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陪在我的身边——这是能让人们相信你不是幕后黑手的唯一办法。又或者,陪在——”

“那为什么还要叫我来这儿?为什么要派那个影分身过来,说服我来和那个女人见面——”佐助怒声说道。

“这样一来看到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的目击者就产生了。看到你站在转寝小春的身边,并且可以充分控制自己;看到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来信任你的目击者。”卡卡西厉声说,“这就是政治,佐助。”

佐助盯着他,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卡卡西坚定地报以回视。这样耍弄佐助或者其他人,他并不为此而感到自豪,但同样也不后悔这样做。

终于,佐助移开了目光,屋子里的紧绷气氛为之一松。“好吧。我会——”

“事实上,佐助君,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小樱突然插嘴。她特别注意着不要去看佐助。“你比我更了解毒药,所以你的知识会派的上用场。又或者,你可以给我写一份报告,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在那之后,你可以和卡卡西老师一起行动。”

卡卡西有一瞬间张口结舌地看着她,当佐助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在面罩下面露出了一个笑容。小樱对上卡卡西的视线,时间长久到足够她去意识到他笑了,于是她的嘴角也上扬了起来。

说得好,小樱!他重新看向佐助,后者依旧在张口结舌地看着小樱。好吧,宇智波式的张口结舌;只有微微睁大的双眼和比平常更加苍白一点点的气色暴露了他的惊讶。

“我会……给你写一份报告,”过了一会儿,他说。小樱向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佐助则做了一件卡卡西从来没见他做过的事情;他缩了下肩膀,脚尖在地上拖出一段距离。这只持续了一瞬间,基本不到一秒钟,然后他就回过神来重新恢复到平常的状态,淡漠又高冷,但这已经足够让卡卡西捕捉到他刚才的模样。哈。或许佐助还有希望回到原来的样子。

卡卡西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费心掩饰自己的微笑。“祝你们好运。我我相信你们会找出一个解决办法的。”

有时候,拯救世界并不总是意味着什么半神转世之类的东西。有时候,这只是一些文书工作而已,卡卡西想。海野伊鲁卡会为此感到自豪的。
————————————

佐井想要尖叫。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但是无论他多么努力去尝试,它都不会回应他的指令。他的右手正轻轻地搭在转寝小春的肩膀上,这似乎是一个安抚的手势,但佐井只能将其视为一种威胁。

不要这么做!这样做你能得到什么?”他大喊着,将自己——或者自己具现化的精神体,重重地撞在将他禁锢在脑海中的黑墙上。

你知道的,我很可怜你。”他认出是狐狸的声音在回答他,“你在为这样一个女人而努力战斗,她并不在乎团藏偷走了你的童年,并且有机会的话还会偷走你的未来。她了解根,你知道的。她知道团藏在招募孩子们。她知道你必须做的那些事。

最后的一句话伴随着一闪而逝的信的面容出现;那是佐井的哥哥,面色惨白,嘴角带着血迹,正如他生命中最后一刻的样子。这个影像扑向佐井,完全无视他的意愿,无处闪躲,就像某种根植于他的过去的无形力量选择了这些片段,用它们来折磨佐井。

佐井感到一阵深刻的绝望。“停下来——

停下什么?”狐狸回答。他在佐井的记忆中搜索,然后拖出来另外一段——

佐井的刀刃切入了年轻女性的皮肤,仿佛它脆弱得不堪一击。她的年龄最多不超过十六岁,眼中充满了惊恐;她软倒在地面上,按着自己的喉咙。她剧烈地喘息着,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鲜血从她的指缝间喷溅出来,但她已无生路——

“求求你,停下来,”佐井乞求着,“求求你。不要再给我看任何回忆了。

我为什么要停下?你能给我什么来让我停下?”狐狸好奇地发问。他操纵着佐井的身体走在木叶的街道上。小春走在他的身边,并且对自己的护卫的内心挣扎一无所知。

佐井将脸埋进双手。他如此迫切地想要让狐狸停下,但是……他不能,对不对?他必须要这样受苦。他必须要坚持下去。这是他能帮助他的朋友的唯一方法。“不。我不会给你任何东西。

没有情报就意味着更多的回忆,你知道这个道理。哦,而且,你还有这么多有趣的记忆可以为我所用!”狐狸说。“不过老实讲,在几分钟后,现实世界已经足以对你施加足够的折磨了。”他怪异的、近乎平凡的精神体在佐井的脑海中咧开嘴大笑起来。

佐井非常肯定他明白狐狸的意思。

毕竟,你我还要再杀掉一位老人。”

在他们来到她的公寓时,狐狸用佐井的脸向小春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当她走进门内,他跟在她的身后,并抽出了佐井藏在腰带里的尖刀。

(TBC)
————————————

日常心疼老卡和佐井(1/1)

评论(12)
热度(73)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