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14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 传送门 
本章:精分现场,卡卡西与斯坎尔之间的微妙关系。土哥委屈,土哥来不及说。
———————————— 
 
十四、嫌隙

前往铁之城的旅途风平浪静。木叶的专机于晚上六点二十分降落在市郊的停机坪上,作为中立第三方的东道主,负责提供洽谈场地的三船组组长三船久藏[注]亲自准备了一桌接风宴,盛情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整个酒店被包了下来。斯坎尔带着从出发起就负责贴身保护他的两名暗部进了三船和艾所在的包厢,包括带土在内的暗部们则被统一安排在了大堂里,隔着一条宽敞的过道,和陪着艾一同前来的雷云会成员遥遥相望。气氛冷凝,双方的脸色都是紧绷着的,一副如果包厢里出了乱子便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往来上菜的侍者们无不脸色苍白,战战兢兢,走路时小腿肚子都在瑟瑟发抖。

“不要放松警惕。”瞥了一眼雷云会,玄间收回视线,低声告诫带土。“今晚的宴席是三船组织的,他本人也在场,所以他的组员才会在这里护卫。明天起三船组只负责提供地点,如果木叶和雷云会真的打了起来,只要不损害到三船组的利益,他们是不会轻易插手的。”

“打起来的可能性有多大?”带土也低声问。

“不好说。”玄间的神情有些凝重,“在神无毗城的经营上,雷云会耗费了很大的心血。艾也不是傻子,四代目想要从通行权入手逐步夺取那座城,他不可能看不出来。况且,现在除了要保护若头的安全之外,我们还得时刻盯着小野兄妹,不能让雷云会暗杀了他们。”

“暗杀?他们不是要活口吗?”

“对于我们来说人质活着才有用处,但对于雷云会却并非如此。艾要把小野兄妹赎回来,原本的目的就是想用拿他们给日向家出气,也可以说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这两人继续活下去。只要能对日向家拿出小野兄妹被他们所杀的证据,即使那兄妹俩死在这儿了,也一样是起到了为日向日差报仇给宁次看的目的。更有甚者,他们还可以对木叶反咬一口,声称自己是诚心洽谈,可木叶却连重要筹码的性命都看不住。到那时,不单交易破裂,说不定我们还要倒引来损失。”

“这么严重?”带土问。

“这只是最坏的情况啦。”玄间向他笑笑,抽出一根牙签叼在嘴里。“放心吧,我们这边也不是吃干饭的。我听说若头已经和日向宁次联系过了,日向家会配合木叶,宣称小野兄妹必须活着交到他的手上,由他亲自处置。这样一来至少可以让雷云会稍稍安分,不过危险也依旧存在……因为除了艾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瞄着小野兄妹的性命。”

带土立刻明白了他说的是谁。“团藏。”

“对。”玄间叹了口气,“只要是能给若头和队长添乱的事,那个老混蛋从来都不会吝惜力气去做的。”

他在言谈中提及了暗部的最高长官,带土这才想起来,直到现在自己也没看见卡卡西的人影。他下意识左右张望,银发的男人显然不在这儿——更不可能在包厢里。那他又去哪儿了呢?

“卡卡……我是说,队长他人呢?”他问玄间。

“谁知道呢。”玄间耸了耸肩,“除非必要情况,否则队长一向独来独往,很少跟着大部队行动,这就是他的风格。以他的身手足够自己应付绝大多数的意外,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他了。”

虽然心中仍然有点放不下,但既然玄间都这样说了,带土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他只好把疑惑默默咽下,低头继续填饱肚子。

又过了一阵,接风宴终于到了尾声。头领们从包厢里出来,坐在大堂里的双方成员立刻起身迎接。带土不动声色观察着,斯坎尔和艾看上去一团和气,似乎交谈愉快;但跟在他们身后的四名护卫脸色却不太好,夕颜和天藏、热和寒都在向彼此悄悄投去暗含着威胁和杀气的眼神。

很显然,一团和气也只不过是表象罢了。

三船很明智地把雷云会和木叶安排在两家不同的酒店下榻。两名首脑友好地握手,一同约定明天会场再见。眼看着即将各自打道回府,艾突然开口问道:“听说那位旗木卡卡西也一同来到了铁之城?那个‘白牙’的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想亲眼见识见识啊。”

“暗部是在阴影中活动的组织,身为他们的统领者,卡卡西很少出现大庭广众之下。”斯坎尔微笑着回答,“而且他只不过是一介杀手,不值得会长您如此重视。”

他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令带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话不能这么说。”艾说,“像他这样年轻又厉害的人才可不多见。”

“您谬赞了。”斯坎尔笑容不变,“就算他再优秀,也不过是一把杀人刀罢了。”

带土的眉头皱得更紧。如果说第一句话还姑且可以算是他敏感多心,那么斯坎尔的第二次发言,其中对卡卡西的轻视就已经很露骨了。他看向玄间,想知道对方的反应;后者站在他的身旁,面无表情直视前方,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那边两人的对话一样。

艾明显也看出了斯坎尔对卡卡西的态度不太对劲,很快结束了这个话题。双方就此分别,斯坎尔向外走去,路过玄间的时候视线投了过来,向他点了点头。玄间欠身行礼,带土也连忙跟着照做。

他感觉到斯坎尔的目光似乎一瞬间落在了自己的头顶上。还没等带土做进一步的确认,那束视线已经再次移开,而脚步声也渐渐走远了。

“我们也走吧。”直到斯坎尔的身影消失在转门外面,玄间才直起身来,对带土说。

“回酒店吗?”带土问。

“不。”玄间摇了摇头。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重新装回口袋。“酒店那边有头儿坐镇,不用我们操心。我先带着大家去明天会场的地点转一下,熟悉熟悉地形。”
————————————

等他们回到酒店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钟。天藏正候在大堂,看到玄间走了过来,递给他一张房卡:“这是你和阿飞的房间,前辈在等着你们。”

“我怎么和你住在一起?”闻言带土脱口而出,话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

玄间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胳膊,一脸揶揄:“那你想和谁睡,夕颜吗?”

“……你别乱讲!”想起月光疾风那张挂着黑眼圈的惨白的脸,带土打了个哆嗦,连忙说。

玄间饶有兴趣地看着带土,似乎在等他交代出另一个人名;而天藏像是已经看破了带土心里的小九九,目光顿时变得不太友好起来。被他们这样盯着,带土又尴尬又窘迫,还有几分说不明道不清的心虚,连忙推着两人转身朝电梯那边走去,嘴里还在嘟囔:“不是说队长在等着吗?走吧走吧!”

来到木叶成员所居住的十六层,天藏朝另一个方向离开,玄间和带土则走向他们的房间。打开房门,屋里已经有了个人——卡卡西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文件,看上去十分疲倦。

“晚上的宴会怎么样?”听见脚步声,他抬起头来,视线从带土身上掠过,望向玄间。

“很顺利,很和平。”玄间摊开双手,又补充了一句,“至少在表面上。”

“伊比喜半小时前传来消息,团藏的人已经秘密出发了,天亮之前就会到达铁之城。”卡卡西说,“明天一定要看住了小野兄妹,带给艾验明正身之后就马上把他们带回酒店,关在房间里。这儿是三船组的产业,团藏的人会更加忌惮一些。”

“了解。”玄间并起两根手指比在太阳穴上,吊儿郎当地敬了个礼。“那若头呢?杀死小野兄妹只是给你和若头添堵,但如果能直接干掉若头,就相当于是除去了他的一个心腹大患。”

“若头那边由我亲自负责。”卡卡西回答,“白天的谈判姑且不论结果如何,起码安全方面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麻烦的是晚上的酒会,包括三船组在内的当地组织、商人和名流都会参加,鱼龙混杂,大大增加了筛查可疑人员的难度。我有预感,和雷云会的谈判不会在一天之内就能得出结果,一旦晚上出了岔错,就是恰好给了雷云会在第二天向我们发难的借口。”

他把手里的文件夹合上,递给玄间。“里面有明天前往会场的人员名单和布置图,由你和天藏负责,酒店这边留给夕颜和疾风。我将在大部分时间内留在会场的监控室里,通过无线电向你们下达命令。”

“是。”玄间点头,双手接过。

“那我这就走了。”卡卡西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等等!”除了进门时的那一瞥之外,刚才和玄间交谈的全程当中,卡卡西再也没有向带土分去半点注意。眼看着他就要离开,带土终于忍不住开口将他叫住。“呃……你……我是说,你和谁住在一起?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好奇。”

卡卡西在门口停下脚步。“你又忘记规矩了,阿飞。下级不得随意打探上级的行踪。”

“……”没想到他上来就是这么一句,带土噎住,随即心头就涌起了一股无名火。正要争辩,却见卡卡西转过身来看向他:“我和若头住在一起,四代目把他托付给我,我有二十四小时派人或亲自贴身保护他的义务。睡眠是人一天中最为松懈的时候,还是留给我自己比较好。”

他只不过是一介杀手,不值得会长您如此重视。

就算他再优秀,也不过是一把杀人刀罢了。


想起之前听见的、斯坎尔对卡卡西的评价,带土就觉得心里一阵发堵,越想越为卡卡西而感到不值。他张开嘴,刚要说话,玄间却突然凑了过来,在后面猛扯了他一下。

被玄间这么一拽,带土的那句话就断在了嘴里,没能再讲出来。卡卡西显然看见了他们的小动作,但他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说:“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你还真是什么都敢问,什么都敢说啊。”卡卡西走后,玄间夸张地垮下肩膀,对着带土大摇其头。“还嫌被头儿过肩摔的次数不够多吗?”

若是换了往常,带土定是要争辩说也就被摔了那么两三次,但现在他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一点了。“卡……队长和若头的关系不好?”他追问道,“他们不都是四代目一派的么?而且队长还一直在支持着若头……”

“这个嘛,”眼见着今晚这个问题是绕不过了,玄间也只好放弃。“同一阵营不假,但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情……确实称不上好。”

迎着带土询问的目光,暗部的二把手摘下头巾,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你也知道,队长是四代目的学生,而四代目又是队长的父亲、朔茂大人的半个学生;若头则是四代目的养子。如果没有若头的话,说不定四代目为自己选定的继任者就会是队长了。虽然身为木叶下一任的首领,但无论是功绩、家世还是在组织中的声望都逊色队长一筹,在若头看来,队长一定是个不小的威胁吧。毕竟只要四代目在位一天,除非拼个鱼死网破,否则团藏就绝无可能上位,但是他被队长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却是一直存在着的。大干部们支持他不假,可多半也是看在四代目的面子上,如果四代目决心推举队长成为若头,大蛇丸大人和鹿久大人只会更加赞成。”

“那……那队长呢?”带土问,“他是怎么看待若头的?他清楚若头对他的敌意吗?”

“我不知道。”玄间摇头,“队长是个非常冷静理性的人,极少会表露出对其他人的好恶,不过以他的敏锐,我想他不可能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证据就是……若头在组织内的职责是涉外,这就代表他常常要离开火之城,代表木叶和四代目前往异地,和其他组织进行交涉;身为暗部的指挥官,队长每次都要随同护卫,他们两个在外面也从来都是住在一起的。然而只要回到了木叶,队长就会刻意避开任何若头出现的场合,甚至到了如果若头去参加例会,他就会借故请假的地步。还有……哎,我和你讲这些干什么!”

像是自知失言,玄间摆摆手,仓促地结束了这场谈话。他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毛巾,手一甩搭在肩上。“别想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洗洗睡吧!”

消息刚听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带土有点失望地目送他走向盥洗室。到了门口,玄间却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看向带土,神情异常严肃。

“记住,阿飞。无论你对若头的看法如何,身为暗部,你的职责就是竭尽所能地保护他,将他的安全置于你的性命之上。这也是队长和我们一直以来的做法。”

(TBC)
————————————

[注]三船在原作里就叫三船,这里的三船久藏借用了一位日本柔道家的名字。
卡卡西和斯坎尔是同一人的事情在木叶内部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目前可以确定的人有水门、大蛇丸、鹿久和天藏。鸣人和玄间知情与否请大家自由心证。

评论(59)
热度(254)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