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卡卡西中心】黑鸢 04

◇ 战后背景,黑化暗部卡
◇ 主七班,无CP,HE
◇ 火学斗争,私设如山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四、淘汰

五日后,木叶近郊,四十四号训练场。

别名——“死亡森林”。

一处半人多高的灌木丛中,借着头顶参天巨木投下的重重阴影,四名新晋暗部小心地隐匿着自己的行迹,并不时紧张地向周围张望。

他们还没有正式成为暗部的一员,当然也就还没有获得专属的代号和面具。一样的暗部制服,一样的没有图案的白色面具,唯一不同的是别在胸前的号码牌,上面的数字将每名忍者和其他人区分开来。

“那家伙走了吗?”编号为十四的一人打破了沉默,声音压得极低,几乎无法听清。

编号三七的是一名偏向感知型的忍者。他将手掌按在地上,凝神静待了片刻,然后回答:“应该已经不在这里了,至少在方圆一公里内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听到这句话,队里的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编号四一的另一人抹了把脖子上的汗,心有余悸地开口:“不是我说,真的有人能通过这场测试,抵达中心的高塔吗?那家伙简直强到变态,下手也不是一般的狠,这已经是第四个被他送进医院的倒霉蛋了。他每次动手的时候都带着货真价实的杀意,那可是骗不了人的!”

他的队友们面面相觑,各自心有戚戚。每个人的脑海中都转着和四一一样的疑问:演习开始的三十六个小时之内,五十人中超过半数已确定出局,悲惨地遭到了淘汰。而始作俑者显然还远远没有满足,毫无疑问,在接下来的六十小时内,他还会继续向暂时剩下的幸存者们举起屠刀。

要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的菜鸟。能够被选中进入暗部的人,曾经在常规部队时大部分都是上忍,最差也是有一技之长的特别上忍。结果就这样被对方砍瓜切菜般地干掉了——难道暗部和普通忍者的差距真有这么大吗?

“够呛。”三七揪下旁边的一片草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让任何人通过。”

“听说他原来是五代目的直属暗部,六代目就任后随她一同退隐,直到这次五代目被任命为顾问,才重新回到了岗位上。”十四说,“现在的司令官‘蝮蛇’是团藏大人原来的副手,和五代目可不是一路人。我们……会不会成了上头权力斗争的炮灰了?”

“真的假的?”四一发出了抱怨的声音,“两年前六代目颁布新规定,暗部的基本服役期限不得超过五年,五年后是去是留全凭本人意愿,任何人不许强迫;从那以后,暗部就成了一块香饽饽,多少人挤破了头想往里钻。我也是好不容易挤走了原来的队友,才拿到这个名额的!”

“是啊。”三七点头表示同意,“反正现在五大国结成联盟,忍界一片和平,我们的火影又是全忍界最强大的忍者,谁也不敢随意招惹木叶。就算执行任务,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危险。等五年一过回到常规部队,有了这段履历也会被人高看一眼,向上爬得也会更快。”

他两人正聊着,十四却注意到了小队中第四人超乎寻常的沉默。“二五?”他看向最后一名同伴,“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二五慢慢抬起头来,三七和四一的声音在同时戛然而止。那双藏在小孔后面的眼睛正在冷漠地盯着他们,仿佛两把淬了井水的尖刀。

“在这种地方无所顾忌地闲聊起来,”他的声音也和目光一样冰冷,不带半点感情,“你们的警惕心居然如此之差,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话音未落,他已闪电般地抬起右手,指间夹着一枚锋利的苦无。一道寒光闪过,十四瞪大了双眼;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利落、平直、浅而细的血线。

“散开!”三七惊叫。他和四一同时奋力跃起,向后落在高处的树枝上。再低头看去,恰好看到袭击者解除了变身术,现出自己的本来面貌——

他们一直以来躲避着的“敌人”,这场演习唯一的考官与评定者,鸢。

“执行任务期间,除非能够百分百确认周围环境的安全,否则队员之间一概以手势取代语言作为交流途径。”鸢也抬起头望向他们,“看来这条准则已经被你们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么多复杂的手势,怎么可能一天之内就全部记住?”想起那上百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图示,三七忍不住反驳。

“在暗部的任务中,如果有必要,几小时内分毫不错地背下一整本资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鸢不为所动,“连这种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还要质疑上级的评价,你又给了我一个淘汰你的理由。不过也好……像你这样以为战后就天下太平的天真蠢货,如果来日真的上了战场,只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样说着,黑发的暗部伸出手去,抽出了他别在腰后的武器。那是一把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短刀;长度大约是普通忍刀的五分之三,薄如蝉翼,刀刃上仿佛闪烁着微弱的白色光芒。

见鸢拔刀,三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神情如临大敌。就在七个小时之前,他可是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教官用那可怕又精准的刀法,在瞬息之间干掉了两个试图围攻自己的小队。现在十四出局了,二五想必也凶多吉少,单凭他和四一又怎么可能敌得过这尊杀神?

逃跑也没用,这家伙的动作快得像闪电……只能拼了!三七心中思忖着,咬咬牙,看向四一的位置。“我们……诶?!”

“拖住他的重任就交给你吧,兄弟!”趁他和鸢说话的工夫,他那毫无合作之意的队友已经逃之夭夭,只留给他一个无耻的背影,令人恼火的声音顺着林间的风飘了过来。“我就不奉陪了!”

身后传来兵刃的撞击声响,然后是一声痛叫,便再也没了动静。四一的背上渗出些许冷汗,心中却是满满的侥幸。只不过是随机抽签分配到的小组成员,他毫无愧疚之心地想,只要我自己不被淘汰,管他们去死——

“啊啊啊——!!”

细如发丝的钢索绊住了他的双腿,分神之下的四一并没有察觉到这个简单的陷阱。短短数秒之内,他已经被从头到脚牢牢地捆成了粽子,倒挂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无助地左右摇晃着。

诡异的虎纹面具出现在颠倒的视野当中,四一心灰意冷地放弃了挣扎。

“淘汰。”上方响起鸢的声音,无情地作出宣判,“不仅如此,我还会在你的档案中记上一笔,就算你将来回到常规队伍中去,也别想再像从前那样逍遥。”

抛弃了同伴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
————————————

死亡森林中的残酷试炼仍在继续,不断有人败在鸢的刀下。与此同时,跨越了半个村子的另一处场所之内,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正在上演。

“让佐助进入暗部,接受二十四小时的贴身监控?亏你们想得出来!”纲手满面怒容,将一叠文件重重地摔在顾问会议室的茶几上。“我是不是还得称赞一下你们的物尽其用?从前是囚徒,现在则是要把那孩子视做工具来使用吗?”

“这是最明智的方案,五代目。”川口早已预料到她的反对,好整以暇地回答,“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压制宇智波佐助的只有七代目一个人。如今七代目已经就任,如果佐助君再做出任何不理智的行为,身为木叶首脑的七代目也不可能再离开村子前去追他。所以我们必须把他放在近处监视,而与外界相对隔绝、远离一般居民的暗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反正我不同意!”纲手一挥手,“佐助已经不再是叛忍了,可你们却还在把他当做罪犯对待!”

“请恕我直言,但您也已经不再是火影了,五代目。比照二十年前四代目在位、三代目退位时的先例,现在的您只是一个普通的顾问,并没有权力直接否决其他顾问的提案。”

“好,我没有。”纲手压下怒意,“那鸣人呢?你们以为他会答应这种荒唐的事情吗?”

“七代目还很年轻,不够成熟,缺乏顾全大局的眼光和防患于未然的意识。”小春说,“所以才需要我们这些人为他把关。而且,一旦涉及到宇智波佐助的事情,他总是会让感情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说起感情用事,你也一样,五代目。”炎也跟着说道,“当年你明知道第三次忍界大战即将爆发,却依旧因为一己之私而离开木叶,从此不知所踪。如果你还在的话,或许我们也不必牺牲那么多的忍者,甚至或许神无毗桥的悲剧也不会发生。要不是看在你是初代目的孙女,三代目的学生的份上,这种擅自与村子断绝联系的行为,完全足够是你被定义为叛——”

砰——!!

一声巨响,足有十来公分厚的沙发靠背被砸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依旧保持着拳头紧握的姿势,纲手怒极反笑,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这是打算把第四次忍界大战都算在我的头上了?”她猛地向窗外一指,“老东西,刚才的那些话,你敢不敢对着火影岩上你的两位老师再说一遍!你想翻旧账是吗?六十年前千手是和宇智波共同创立了木叶的大家族,如今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你是想说他们全都是自然死亡,并且都没有留下后代吗?”

“我还记得绳树最后的样子……战争会死人,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以战力强大为由安排他们前往最危险、最惨烈的前线的,可不是我的族人们自己!从前是我不愿计较太多,可你们也别得寸进尺,免得事情闹大到覆水难收的地步!”

她饱含愤怒的质问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最终渐渐消散。两位顾问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小春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在扫了一眼窗外火影岩上初代与二代目的头像后,却又重新闭上了嘴巴。

死一样的寂静。随后,纲手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要把佐助送进暗部,可以,但是得把他交给我的人来管教。鸢本来就是新兵的教官,训练佐助也是顺理成章,对不对?”

她咄咄逼人地看着对面的三名忍者。“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份方案是要由全体顾问共同商讨并完成的。”

小春和炎对视了一眼。尽管脸色还有些勉强,但他们两个还是各自点了点头。

“很好。”纲手的神情总算缓和下来,“在敲定了所有的细节之后,我会重新检阅一遍确保万无一失。如果你们能做到说话算话,那么鸣人那边,我可以出面去说服他接受这一切。”

说罢,她站起身,意欲离开会议室。到了门前,却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向从她发火时起就不动声色地退到了角落里,做出一副事不关己姿态的川口。

“如果,”她淡淡开口,“六代目地下有知,看到他刚一去世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对他的学生们下手,他一定不会放过始作俑者的。”

闻言,川口的身体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他还在努力维持着微笑的表情,但眼中流露出的、又怕又恨的光芒,却彻底暴露了他的真实反应。

见状,纲手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不再多言,她推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TBC)
————————————

卡卡西现在的那把刀是用断掉的白牙重铸的,并且特地换掉了刀柄。如今木叶还活着的人里面基本没几个见过他使短刀的,所以不必担心会被看出来。另外他没有杀人啦,只是脖子上划破皮而已。
关于千手一族的阴谋论是私设。

评论(60)
热度(229)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