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卡卡西中心】黑鸢 05

◇ 战后背景,黑化暗部卡
◇ 主七班,无CP,HE
◇ 火学斗争,私设如山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五、值得信任的人

“笃笃笃”,房门被轻声叩响。

“进来。”川口说。

“‘鸢’前来报告。”戴着虎纹面具的黑发暗部推门走入办公室内,在书桌前几步外单膝跪下。“死亡之森的测试已经结束,无人通过。五十人中三十七人有继续训练的价值和资格,余下十三人建议遣返回常规部队。”

说着,他从忍具包中拿出一个卷轴,走上来放在桌面上,然后又退回到原处跪好。

川口打开了那份名单。只粗略扫了一眼,他便恨得暗自咬牙——那五十人中本有他在常规部队里埋下的暗桩,正准备趁着这次机会统统收拢回暗部,却正巧被五代目横插一脚,把她的走狗塞了进来。先前听说两顾问已和五代目约定,此次新兵招募从训练到测试全部由鸢一人负责时,他就隐隐觉得不妙,果不其然。

被遣返的十三人中,他的全部八名手下赫然在列。

难道五代目察觉了什么?川口暗自思忖。这种可能性极低,毕竟这些暗桩都是直接与他联络,外人应是绝无可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这个鸢又是如何做到把他们全部精准无比地挑出来的呢?

不过现在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眼下还是先处理另外一件要紧。

“辛苦了。”川口把那个卷轴放到一边收好。他将手肘架在桌子上,交扣十指,注视着面前的暗部,脸上挂起虚伪的微笑。“自从你来到暗部之后,我们还没有机会好好了解过彼此,身为司令官,这是我的失职。”

“摘下你的面具,鸢。”他命令道。

暗部顺从地照办了。川口打量着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这张脸;英俊,但陌生,至少他没什么印象。看起来出乎意料地年轻,如果不是看过最基本的资料,他不会知道这个人已经三十六岁了。左边唇角有一颗小痣——识别性高的特征,在进行伪装任务时会是个麻烦。但更令川口在意的是这个人的眼睛。

荒芜,冷漠,似乎不存在任何身为人类的情感。他只剩了右眼,但那只眼睛里面所透射出的冰冷与黑暗,足以让已见惯了这两者的川口也忍不住心惊。身在暗部数十年,他只在寥寥数人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神情。

其中就包括当年名声响彻五国的复制忍者,未来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

即使卡卡西在成为担当上忍之后性格越发温和,甚至在有关他的学生的事情上、表现出近乎于无原则的妥协和软弱,但是对于那些见识过暗部时代的他的人们来说,胸中却始终有一份敬畏根植在心,挥之不去。这份敬畏无关于武力、声望和功绩,而是敬畏于那份纯粹——将自己从“”转化为“工具”的纯粹。

川口就曾是那些怀有敬畏之心的人们的一员。或许现在敬早就不在了,畏却依旧长存,并不肯随着六代目的逝去而消退半分。于是这畏惧之中就又滋生出了不甘心的恨,怂恿着他将这股难平的意气发泄在每一个和卡卡西有关的人身上。

意识到自己在半路走神,川口连忙收拢了思绪。他清了清嗓子,问道:“名字?”

“加藤真。”鸢回答,“我原本是个孤儿,无名无姓,被纲手大人捡回来收留在身边。不敢将自己的卑微之身冠以千手的姓氏,于是就随着静音大人姓加藤。”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川口看着他完好无损、只是凹陷下去的左眼。

“执行任务中被敌人俘虏,刑讯时挖去了。”

“擅长的战斗风格?”

“更习惯于以体术和刀术对敌。会一些水、土、火遁,不擅长雷遁与风遁。”

“最后一个问题。”川口微微眯起眼睛。“身为你名义上的上司,我有指挥你的权力吗?”

“我忠于火影大人。”既不是纲手也不是川口本人,鸢给出了一个圆滑而无懈可击的答案。

“很好。”川口放下双手,“新兵的训练和考核暂且放到一边,现在我有另外一个长期的S级任务要交给你。宇智波佐助即将按照五影大会上通过的决议接受审查,顾问们决定把他安置在暗部,五代目坚持要由你来带他。审查期暂定为三个月,在这期间你需要定期提交详细真实的报告,判断他是否还存在想要颠覆木叶与整个忍界的祸心。希望你能够公正地评判他的一切言行。”说着把一个文件夹递了过去。

“是。”鸢平静的面容被重新掩盖在面具之后。他站起身,走过来接过文件夹,退后几步,不再跪下。

“我会把你们安排到一个小队,同时再拨调两名暗部的精英来协助你。”川口说。

“是。”

“你可以走了。”

“失礼了。”

房门重新开合,鸢极轻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川口又坐在原位上沉思了一阵,突然开口:“怎么样?”

“我对五代目身边的人不熟。”一个声音从光线照不到的角落里响起,“但既然五代目把他安排进暗部,这个人就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你从前跟在六代目身边,难道没见过他?”

“暗部都戴着面具,而他现在所佩戴的也肯定不是从前跟着五代目的那一块。标准身高和体型,普通的发式与发色,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凭借这点少得可怜的线索辨认出来。他的嗓音我觉得陌生,没有在五代目身边听过……但暗部是不需要多说话的。”

“算了。”川口一摆手,“总之从后天起,你也到他们的小队去。”

声音的主人终于从阴暗处无声地现出身形。黑发黑眼,不见半点血色的惨白皮肤,身后背着巨大的卷轴,腰间挂着装有笔墨的袋子。他在微笑,但那笑容和川口之前的一样虚伪,没有半点温度。

“正好。”这个人轻快地说,“虽然同为第七班的成员,但我还没有真正和佐助君做过队友呢。这下子也算是弥补遗憾了。”

……

指挥部的走廊里。

四下无人,鸢停下脚步,抬手在胸前结了个印,低声道:“解。”

变身术的效果应声解除。面具下左眼上的竖直伤疤悄然浮现。鸢低下头,打开从川口那里得到的文件夹;他透过小孔凝视着第一页上、宇智波的末裔在当年入狱时拍下的照片,手指微微收紧。
————————————

“让佐助进入暗部?!开什么玩笑!我坚决反对!”火影办公室内,鸣人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圆瞪,神情怒不可遏。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纲手发出挫败的声音,“你先给我冷静!去暗部也不是最坏的选择,至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根本无法信任任何一个暗部!”鸣人劈手打断她的话,“就像现在,我想和婆婆你还有小樱说几句话,都必须偷偷摸摸地布下结界!暗部已经成了川口的一言堂,如果佐助进去了,那他……”

“我说了,冷静!”纲手提高了声音,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重重戳在鸣人的胸口上;后者一个踉跄,身体不由自主地跌坐回椅子里。五代目火影双手啪地一声拍上桌面,身体前倾,近距离气势汹汹地盯着他。“你难道希望他们把佐助重新关进监牢,天天审讯盘问?上次是他命好,一晚上就被他的老师救出来了!现在的你能办得到同样的事情吗?让我告诉你,只要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刑讯部的那些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而他们的路数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小年轻所能想象的!他们可以轻易地从身到心毁掉一个人,同时不会让外人在表面上看出任何异常!”

听见纲手提起卡卡西,鸣人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色。他沉默下来。

“鸣人,你听我说。”见他这样,纲手也有些不忍,放缓了语气。“进入暗部之后,佐助至少身体上是自由的,也不会被封印住查克拉,这样他就拥有了自保的能力。他有多强大,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还有你不要忘了,他的身边可是有我的部下在跟着;鸢是暗部的老人,对这个组织里面的弯弯绕十分了解。他会尽他所能的一切去保护和引导佐助。”

“他会吗?”鸣人向她投来不信任的目光,“我熟悉那眼神……现在村子里的人看着佐助时的神情,就和二十年前他们看着我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他会。”纲手严肃地回答,“如果鸢不值得信任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谁能值得我去信任了。我敢对你保证,要是佐助遭遇生死危机,而他只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就能让佐助化险为夷,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替佐助去死。”

鸣人似乎被她言之凿凿的口吻给镇住了。他眨了眨眼睛,没能再说出什么话来。

“呃……师父。”小樱在一旁疑惑地开口,“这位……鸢前辈,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我在你身边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儿子。”纲手将这个问题一语带过,“将来有机会我再把他介绍给你们认识。总之你们放心,事态还没有糟糕到你们所担心的地步,倒不如说,这已经是眼下所能达到的最好结果了。”

“鸣人,”她将双手放在年轻火影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地成熟起来,树立自己身为领袖、而不只是战争英雄的威望。川口的靠山无非就是那两个顾问;当你能够像你的老师那样,有底气越过他们直接下达命令,同时不会被人们质疑你是否太过年轻、缺乏经验,整顿暗部的时机也就降临了。到那时,佐助自然会重获自由。”

“你是我们的王牌,我们的主心骨,你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我,小樱,鹿丸,还有其他许多人,我们都会尽全力协助你的。”

“我知道了,纲手婆婆。”坚定与决心重新回到了鸣人的眼睛里。他重重一点头。“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气势!”纲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松开鸣人,退后两步。“我还有事,这就先走了。”

摆了摆手,她向办公室的出口走去。到了门边,却又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回过头来望向鸣人和小樱。

“有一件事,我想还是事先告诉你们一句为好。”她说,“虽然我为佐助争取到了鸢的陪伴,但川口也一定会设法安插自己的人,同时监视他们。”

“据我目前所知,被他派过去的两名暗部当中……有一人,你们两个都认识。

(TBC)

评论(54)
热度(192)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