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4-1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四章 鸣人的愚行(一)

到了午后的时候,整个村子都在围绕着炎的死讯闹得沸沸扬扬。卡卡西所能做的唯有控制不良影响;是的,他们正在追查真凶,不,居民们不必忧心他们的生命安全,还有不,木叶的中忍们不需要加入这场追凶行动之中。

真正的麻烦开始于精英上忍和家族族长所参与的简会上。一个奈良族人,鹿丸的一位堂弟,把卡卡西看上去十分虚弱的状态和在炎的尸体下面写着的数字“2”联系了起来。

卡卡西已经筋疲力尽,脸色看起来比平时要苍白了不少,但他依旧竭尽所能地去压下这些流言,同时再一次在心里咒骂自己的愚蠢。至少鸣人足够知趣,没有说“我都告诉过你了”,但小樱时不时投来的眼神则更令卡卡西无法应对。

卡卡西在最后抛出了一个消息,圆满结束了这次会议:一支特殊的小队已经被派遣去追踪杀死炎的凶手。在其他人鱼贯而出之后,他在会议室的出入口与井野汇合。

当井野领着他穿过村子,走向山中一族的聚居区域时,她看起来有点紧张。卡卡西无法责备她;他正在左顾右盼,尽管他已经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像往常一样心不在焉。言论已经传播开去,而这都是他的错。

山中一族的区域是木叶中五彩斑斓的一块。尽管这片地方并不大,街道却很宽广,在房屋之间留下了大量的空间与光照。山中花店位于区域的中心,依旧由井野的母亲操持着,而它对这里的影响则是显而易见的。大量的花朵随处可见,别在人们的头发上,放在窗台上,甚至从阳台上悬挂下来,就像一条美丽的瀑布。

卡卡西从来没有和山中一族的忍者组成小队行动过,所以他对这一带并不熟悉,但井野毫不费力地领着他在拥挤的街道上穿行。街上走着的人们当中只有一半是山中一族,绝大多数可以从他们浅色的眼睛和金发判断出来。另外一半是平民和各种各样的忍者,来到这里买花,或是逛一逛其他山中一族所开的商店。

“风的父亲住在左边的这间公寓里。”井野说,指向位于他们左手边的、一个看起来令人心情愉快的小房子。它被粉刷成了黄色,上面的许多窗户上都装饰着花。

卡卡西点点头,跟着井野走上二楼,在其中的一扇门上敲了敲。

门很快开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山中一族的中年人,留着一族标志性的金色长发。“井野大人?啊……还有火影大人!非常荣幸。”男人鞠了一躬。

卡卡西和井野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都有些尴尬。

“啊,你没必要这样,承先生,”井野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很高兴你今天能和我们会面。”

“当然,当然!”山中承说,“非常欢迎你们。”

“你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吗?”当他们走进房间里时,卡卡西问。承因为这个问题而顿住了脚步。“我的儿子。你们是来这儿询问有关我的儿子的事情的。”停顿了一下,他微笑起来。“要不要先来点茶?”

卡卡西点点头,承去给他的客人们泡茶。卡卡西和井野在沙发上坐下,趁这个机会可以好好观察一下四周。公寓很小,但装潢却舒适而整洁。墙上挂着一张照片,是一个姜黄色头发的女人抱着一个同样发色的小男孩。很可能是风。

尽管公寓布置得十分舒适,它也同样非常空旷。为什么这样一个亲切友好的男人会让他的儿子进入根?风的母亲,在相片上温柔地笑着的女人,她又去了哪里?

承回到了房间里,将托盘放在客厅的小茶几上。当他把茶倒入他们的杯子里时,他的笑容已不复存在。“风是个好孩子,你们知道的,”他坚决地说,“无论他们说什么。”

井野伸出手,轻柔地与他相握。“没有人质疑这一点,承先生。但是你知道他在做的是什么工作吗?”

“他在暗部,对不对?”承说。他骄傲地挺起胸膛。“精英中的一员,火影的直属护卫。”

“并……不全是这样。”井野说,瞥向卡卡西。

承向他们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

“你的儿子曾隶属于暗部根,一个比起服从火影的命令,更加效忠于志村团藏的组织。”卡卡西简短地说。“当他……殉职的时候,他正在执行一项根的任务。”

“当他被杀死的时候。”承悲伤地摇了摇头。“你们知道,我曾是一名忍者。很早就隐退了——膝盖的毛病。”他用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右腿,“但是我还记得忍者的生活方式。他在战斗中被杀了,死于那个晓的男人之手。”

“你见过你的儿子的队友吗,承先生?”卡卡西问,试着转移话题。

承微微皱眉。“有过一次……非常偶然。我并不认为我应该看到他们。如你们所见,风不再住在家里了。他的妈妈对此感到非常伤心——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我们一起住了,从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团藏大人告诉我们他在效忠于正义,而我们应该以此为荣——但他从来没有和我们讲过根的事情。”

承握紧了拳头。“他骗了我们。那个团藏……我尊敬他,可他骗了我们!我应该听你父亲的劝告的。”他向井野点点头。

“你还记得有关你儿子的队友的任何事情吗?”卡卡西耐心地问。

承将他的注意力转回卡卡西身上。“记不得多少了。他们都带着那些面具。我记得有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他们的肩膀上都有纹身。”

“你还记得那些面具的颜色和形状吗?”井野热心地问。

承摇了摇头。“不,恐怕我不记得了。”他喝了一大口茶。

卡卡西喝了点他自己的茶,并用这段时间考虑着他的下一个问题。“承先生,我很抱歉这样问你……但是你认为你的儿子还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吗?”

他专注地盯着承的脸,看到眼泪从这位年长的男人眼中涌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问,火影大人。不,我不这么认为。我多希望我可以说还有一线可能。他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承仰起头来,沉浸在深重的悲痛之中。“我的儿子已经死了。”

卡卡西为这个男人感到强烈的难过,但疑问依旧在困扰着他。如果没有人见过尸体的话……会不会可能带土一开始就没有杀掉风?而风实际上就是狐狸……?

他揉了揉自己的后颈。更多的推测。

卡卡西和井野留下来喝完了茶。在那之后,他们辞别了承,两个人都因为这个男人深厚的情感而感到动摇。井野留在了山中聚居区,而卡卡西则在两名护卫的陪同下回到了火影塔。

回到家中, 他跌入他那张一点都不舒服的沙发里面,并且意识到他很可能找不到一张备用的。他耸了耸肩,太过疲倦以至于无法真正在意这些问题,闭上了他的双眼。
————————————

柔软、温暖的手指按住了卡卡西的手腕,将它轻柔地抬了起来。卡卡西立刻恢复了意识,吃力地支起身体,另一只手已经向着威胁物伸了出去。

熟悉而强大的查克拉对上了他的,卡卡西僵在了半途。“纲手大人?”他喘着气问。

纲手狐疑地审视着他。她抬起了双手,摆出防御的姿势,来应对卡卡西下意识的攻击。“你的意识还是清醒着的,嗯?”她说。

“呃……抱歉。”卡卡西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环顾四周。他依旧坐在起居室里的沙发上。

“你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吧?”纲手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古怪。卡卡西试着去分辨这一点,但他觉得自己的思维朦胧而迟缓。

“什么……?”他反问。

纲手丢给他一个严厉的眼神。“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这个问题只是让卡卡西越发困惑。“能。怎么了?”

“公牛发现你不省人事地倒在你的房间里。幸运的是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盹,于是找来了帮手。”纲手说,“现在,你的视力还好吗?”

卡卡西皱起眉头。“我就是打了个盹。”他说。他的声音有些含混。“只是一个小盹。我能看得很清楚。”

“并非如此。”纲手拉下了他的一只眼皮,用一支笔式手电筒对着他的另一个瞳孔。“瞳孔反应正常。看起来我及时救下了你。”

“什么?纲手大人——”卡卡西试着坐起来,但纲手把他强硬地按了回去。

“封印被侵蚀了。我现在已经换了一个新的上去,但是谁都不知道它能维持多久。”纲手指着他的胸口,卡卡西惊讶地发现有人拉开了他的马甲,并且差点把他的上衣撕成了两半。一个错综复杂的封印在他的胸口上轻柔地波动着。

“哦。”他艰难地说,“发生了什么?”

“你走了狗屎运,这就是发生的事情。毒开始流遍你的全身。幸运的是,小樱这个聪明的姑娘对封印做了改动,让它与你的查克拉联动起来。当封印开始溶解的时候,它把你的查克拉推入其中,使其包裹着毒素。公牛感知到了你的查克拉的变化,这令他在第一时间警觉起来。”

卡卡西眨巴着眼睛看向她。他明白她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但是?”

“你有一些内出血。我已经止住了其中的大多数,但如果这种情况再次发生,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是不可逆的。”纲手平视着他,神情严肃,“如果我们不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的话,你很可能会时日无多。现在坐回去——我需要量一下你的血压。”

这都有点不像她了。卡卡西皱起眉头。“纲手大人……你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事并不是我们说了就算的——”

纲手发出了挫败的声音。“我知道,你这个傻瓜。我只是希望这一次事态能好转起来。”

“呃……我还活着。”卡卡西说。他虚弱地踢了踢腿作为演示。“耶!你看?”

纲手哼了一声,但卡卡西能看到她的一边嘴角翘了起来。

“除此之外,”卡卡西说,希望能让她再次露出微笑,“如果我没能活下来,那么至少我也保护了这个村子,使它免于被能力不足的首领所领导。”

这本来是当成个笑话来讲的,但纲手的笑容消失了。她久久地盯着他。“不要这样。我不许你用像你父亲那样的口吻讲话。”她说着,移开目光,他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我的意思不是……”卡卡西说,突然感到非常不舒服。她刚才觉得……?

“我明白。”

“我并不死。我真的不——”

“我明白,卡卡西。”

“他们两个是你的朋友吗?”卡卡西小心翼翼地问。

纲手简短地一点头。“我和你妈妈走得更近一些,不过是的,他们是我的朋友。某种意义上来说。但在他最后的那几个月里我并不常见到他。”

看起来她并不想再说任何有关这个话题的事情,因为她一拍大腿,猛地站了起来。“但事实是,当你在质疑你的领导能力时,你也同样在质疑我对于后继者的选择。你是在质疑我评估某人的性格和才干的能力吗?”

她在严厉地瞪着他,而他则无法克制地想起了村子里的图书管理员;当他去借书的时候,她总是会向他投来这样充满审视的目光——好吧。现在不是去想不良读物的时候。

他的思绪依旧停留在她的最后一句话上。在父亲生命中最后的几个月里,她并不经常与他见面。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也是接受了“朔茂是个叛徒”那一套说辞的人之一?还是说只是当朔茂越发消沉沮丧的时候,他们就自然而然地疏远了?他太想问她了,可在他来得及付诸实践之前,房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了。

“火影大人!”青叶冲进了房间里,脸色苍白,大汗淋漓。“是小春大人的事!她……您最好快点过来!”

青叶停住脚步,盯着他们看了片刻。卡卡西迅速强迫自己坐起身来。“发生了什么?”他问,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力而充满权威。

不管刚才青叶因为什么而愣住了,他都将其忽略了过去,点了点头。“有人……有人杀了小春大人,并把她的尸体挂在了火影岩山上!”

卡卡西肺部的空气似乎被冻结了。转寝小春,一小时前刚刚离开他的办公室……死了?

他和纲手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看上去极度震惊。

似乎狐狸又摆了他们一道。

(TBC)

评论(11)
热度(73)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