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明灯之影 01

《地狱之光》的姊妹篇,刚刚杀死琳的仔卡和六火卡互穿来到战后世界。四章完结。
地狱之光:01 02 03(建议补完)
————————————

01

电光撕裂胸膛的瞬间,两个人的心跳在同时停止。

雷遁从掌心消逝,手指依旧在痉挛般地颤抖着。贯穿过少女心口的小臂被温热的血肉紧紧包裹,可从那一处蔓延开来的却是刺骨的寒意,刹那间遍布他四肢百骸,令他如坠冰窟。

……为……什么?

“卡卡西……”琳望着他,眼角滑落的泪滴混入雨水之中。她的双唇翕动着,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但他已经看懂了她的唇语。

——抱歉。

面罩下的嘴唇被咬出了血。一只手按住琳的肩膀,他握紧拳头,将右手从琳胸前的空洞抽了回来。

“咳……咳咳……”琳吐出一大口鲜血,脸上痛苦的神情随着生命的急速流逝而一同消散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在原地小幅度摇晃了一下,然后向后倒去,衣袂轻飘飘地擦过他的指尖;最终重重地落在地上,不再动了。

琳死了。

被他杀死了。

他亲手毁掉了对带土的承诺。

周围的雾忍在叫喊着什么,但他已经听不见了。残存的查克拉向左眼处疯狂涌去,他踉跄着跪倒在地,写轮眼如烈火灼烧般剧痛,眼前的景物都被扭曲成诡谲的形状。

这个世界是地狱。

千鸟在带土的眼睛的帮助下达到完美,他却用这个忍术洞穿了琳的胸膛。

如果在神无毗桥死去的人是我,或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视线渐渐模糊,他无力地向前倾倒。

规则,同伴,约定,我什么都没能守护。

我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意识沉入黑暗之前,旗木卡卡西听到某处传来愤怒又绝望、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
————————————

这本该是个安宁、和睦又温馨的午后——一切都缘起于一项无聊的D级任务。

“所以啊,现在我们不是应该坐在一乐大叔的店里,一边吃着美味的豚骨拉面,一边听佐助讲他这半年来的游历见闻吗?”火影办公室内,鸣人蹲在打开的杂物柜旁,把里面塞满的旧文件一叠叠地取出来,嘴里嘀嘀咕咕地抱怨着。“而不是在这儿满头大汗地干杂活!”

“这个嘛……难得人都聚齐了,偶尔重温一下下忍时期的感觉也挺好的,不是吗?”他们的老师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悠闲地摊开着一本小黄书,还没忘记在外面包了个正经的书皮。毕竟,火影在办公室里公然阅览不良读物,这种事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是啊。”鸣人扭过头去,向六代目火影投去怨念的一瞥。“这种我们挨苦受累,老师在旁边躲清闲的感觉也很似曾相识!”

“少说两句吧,鸣人。”小樱插嘴道。她正在把鸣人拿出来的文件夹分门别类地摆放整齐。“卡卡西老师一直是这副样子——能帮我把那个绿色的本子拿过来吗,佐助君?谢谢——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早点收工我们就能早点去吃饭,所以拜托你快点专心干活!”

“我这不是正在专心干活嘛……”鸣人嘟囔着,又伸手探向柜子深处。“咦?这是什么?”他突然说道,收回胳膊。第七班的另两人循声看去,只见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枚中等尺寸的红色卷轴,上面写了个斗大的“禁”字。

“禁术吗……还真是令人怀念啊。”看着那个字,鸣人摸摸鼻子,嘿嘿笑了起来,“想当初影分身之术还是我从偷来的卷轴里学到的呢。”他说着,不等其他人反应,已经拆开了上面的系带,“让我看看这里面记载的又是什么厉害的忍术!”

“等等,鸣人,别随便动……啊!”小樱的后半句话被吞没在骤然爆发出来的白光之中。仿佛平地刮起了飓风,先前被归拢好的纸张全被猛地吹飞了起来,围绕着光芒四射的卷轴盘旋飘舞。

“诶诶?糟糕了!”双手拿着卷轴,年轻而冒失的救世主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它要把我吸进——”

“把它给我,鸣人!”

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下一个瞬间,卡卡西已经用飞雷神移动到了学生们的身边。不由分说,他一把夺过鸣人手中的卷轴;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那原本已经非常耀眼的光芒再次变得更加强盛,将银发男人整个包裹在内。

眼球开始感到刺痛,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等光芒散尽,他们再回头看去,原地已不见了老师的身影。

一片死寂。

“鸣人!!!”小樱抓狂地大叫起来,“看你干的好事!”

“我我我……”鸣人彻底乱了方寸,张皇失措地抱住自己的脑袋,“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去找卡卡西老师——”

“安静,你们两个。”只有佐助还能维持着最基本的镇定,皱着眉头低声说,“空间传来异动……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就像是要证明他所言非虚,佐助话音刚落,刚才卡卡西消失的地方便又亮起了一簇白光;在七班愕然的注视之下,一个忍者打扮、全身染血的银发少年突然出现在离地半米高的空中,并在白光消失后砰地摔在了一地狼藉之上。

办公室里陷入了比刚才更加长久的沉默。三个人都死死地盯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速之客,乱翘的头发,左眼的伤疤,盖住半张脸的面罩……

“……我说,”鸣人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个孩子,该不会是……”

“嘘,他醒了!”小樱竖起一根手指,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一声微弱的呻吟从面罩下响起。睫毛轻颤几下,然后银发少年慢慢地张开了双目。七班的三人才刚看到那只红色的左眼,他突然瞪大了眼睛,用左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口中发出足以令闻声者血液凝结的凄厉嘶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卡西老师,冷静下来!”医生的本能令小樱第一个冲上前去,“你已经脱离战场了,这里很安全……请冷静!”

她伸出双手,掌心散发出柔和的绿光,想要安抚她年少的、处于惊恐之中的老师,可惜却于事无补。卡卡西依然在惨叫,并痛苦地将身体蜷缩成了一个球。他的左眼渐渐渗出血来,三勾玉疯狂地旋转着,悄无声息地幻化为风车的形状——

“危险!”

佐助突然发出警告,下一刻,在轮回眼天手力的作用下,小樱已经和旁边的一把椅子换了位置。空间扭曲起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顷刻间,那把椅子便在他们的眼前被绞成了无数碎片,木屑四下飞溅。

“他的查克拉完全枯竭了,这样下去会死。”右眼已变作鲜红,佐助低喝,“鸣人!”

“知道了!”多年的默契让鸣人立刻明白了好友的意思。金色尾兽衣披挂上身,他飞快地绕到卡卡西的身后,扶着少年坐起,搭在背上的手将查克拉源源不断地输送进去。佐助则在前面半跪下来,按住卡卡西的后脑,与他额头相抵。

两只万花筒写轮眼以极近的距离凝视着彼此。很快,卡卡西的写轮眼就被佐助的所压制,花纹渐渐倒退回了三勾玉;他的目光也跟着涣散开去,身体放松下来,软倒在鸣人的臂弯里。

右眼恢复到了黑色,佐助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异样,很快又消隐无踪。他放下手,退后一步站起身来。“没事了。”

“……多谢,佐助君。”小樱低声说,仍旧心有余悸。先前要不是佐助反应及时,被绞断的可就是她的双手了。她吐了口气,再次走上前来,为昏迷的伤员检查身体。

“我……我说,这究……究竟是怎么回事?”鸣人结结巴巴地开口。怀中的少年看起来苍白而脆弱,他不知所措地半抱着他的老师,仿佛他是一件精致的易碎品。“卡卡西老师……我是说,我们的卡卡西老师到哪儿去了?”

“这不都得问你?”小樱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她结束了检查,神情稍微缓和下来。“还好,除了查克拉的大量消耗以外,伤势并不严重。现在的问题是……他究竟是从哪一个时间点过来的?在来之前又经历了什么?”

“我知道。”佐助突然说。

鸣人和小樱立刻抬头看向他。

“由于瞳力相差悬殊,刚才进行催眠的时候,我不小心侵入了他的近期记忆。”黑发青年移开目光,显然对窥视到了他人的隐私而感到有些不自在。但这份尴尬很快就从脸上隐去,他的表情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刚刚杀死了三尾的人柱力。”

空气似乎因为这句话而在一瞬间凝固了。曾经与化身十尾人柱力的宇智波带土战斗、看到过他的记忆的鸣人和小樱都明白,佐助所说的三尾人柱力并不是那位四代目水影矢仓,而是另外一个人。

水门班唯一的女忍,带土和卡卡西的队友,野原琳。

“……佐助。”注视着银发少年即使失去了意识、脸上也依旧残留着的痛苦神色,鸣人低声开口。“从老师的视角看那一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能说,在那之后他还能继续使用千鸟,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佐助简短地回答。

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然后鸣人站起身来,把卡卡西稳稳地抱在臂弯里。

“走吧,去老师的家里。”他说,望向他的两名队友,“专属于我们第七班的S级任务要开始了。”

(TBC)
————————————

六火会飞雷神是《地狱之光》里面的私设。

评论(60)
热度(357)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