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卡卡西中心】黑鸢 06

◇ 战后背景,黑化暗部卡
◇ 主七班,无CP,HE
◇ 火学斗争,私设如山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六、第七班和第六班

听到纲手的最后一句话,鸣人先是一愣,随即就意识到了她所指的是谁。他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一言不发,连人带椅转向了窗外。

“您说的难道是……”小樱睁大了眼睛。

纲手摇了摇头。最后看了一眼鸣人,她轻声叹了口气,推开门走了。

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上渐渐远去。火影办公室内陷入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小樱终于再次低声开口。

“鸣人……你真的认为佐井背叛了我们吗?”

“事到如今,你难道还在质疑这一点不成?”七代目火影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冷硬,几乎不像是他本人。

“我知道,可是……他毕竟……是第七班的一员,是我们的同伴……”

“同伴?”鸣人高声打断了小樱的话。他猛地转过身来,怒视着小樱,神情变得咄咄逼人。“现在的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作了伪证,说卡卡西老师在寒鸦自杀当晚去过他的家里,川口他们又怎么能顺利在村子里传播是老师逼死了寒鸦的流言?是啊,佐井是第七班的一员啊,有谁能想到他居然会污蔑卡卡西老师呢?”

“也正因为如此,新的暗部司令官的任命权落到了两个顾问的手里。什么辅佐并保护火影的副手,明明就是被安插过来监视老师的钉子!老师最后的那段时间有多忙,小樱你也看到了吧?如果他当时能轻松一点,不那么累,或许……或许就……”

鸣人说不下去了。年轻的火影偏过头,用力吸了下鼻子。“总之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佐井的。”再开口时,他的语气已经重新变得坚决而冰冷。“他现在不是回到了暗部,正如鱼得水着吗?那么这个威风不再、四分五裂的第七班,想必也入不了他的眼了!”

小樱望着鸣人,神情中充满了难过。哪怕鸣人表现得再愤怒,再决绝,她都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那份隐藏在怒火之下的痛苦。将佐井从同伴的行列中划除,从此视为敌人和叛徒,在这件事上鸣人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她垂下头去,肩膀微微颤抖,双手绞在一起,骨节发白。“我现在的感觉……”她哽咽着,“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佐助君离开村子的时候一样……”

鸣人的背影僵硬了一瞬。“别把他和佐助相提并论。”

“我们……第七班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吗?”

这一句悲哀的问话在房间内幽幽飘散。鸣人没有做出回答,而小樱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早已知道了答案。

如果说第七班是一艘历经雨雪风霜,始终航行在巨浪之中的小船,那么卡卡西老师就是掌舵的人,永远为包括大和在内的他们指引方向。

失去了舵手的第七班,已经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

他仔细地调整着手臂的护甲,直到布料与皮肤完全贴合。草薙剑从腰后抽出,学着未来的同僚们那样,插入浅灰色马甲背后的搭扣里面。

站在镜子前面,佐助打量着换上了暗部制服的自己。

他舍弃了一族标志性的高领衫——现在全忍界只剩了一个宇智波,穿上那件衣服就像是在明晃晃地昭示着自己的身份。左臂的护甲下面是两天前刚刚接上的义肢,不是鸣人那种用柱间细胞培养出来的高级货,只能做些最简单的活动,力量也很小,在战斗中基本派不上用场。

如果不是因为断肢和高领衫一样太容易让人看出他是谁,从而令面具与代号失去了意义,川口和两顾问是连这样的义肢都不会同意让他接上的,佐助心里很清楚。但他并不在意。

从得知自己即将进入暗部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迎接任何最坏情况的准备。

他看着镜中陌生装束的黑发青年,发现这影像在脑海中和另一个身影渐渐重合。佐助的思绪飘到了十多年前,想起了进入暗部的鼬。那时他正要奉父亲之命前去做卧底吧?在换上这身衣服的时候,鼬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呢?

你看,他在心里对臆想中的兄长说,我再一次追随了你的脚步,体验着你所走过的路。你成了叛忍,于是我也成了叛忍;你进过暗部,于是现在我也成为了暗部。

不过我比你幸运。当年的你承受着来自木叶与宇智波两边的双重压力,止水死后更是只能孤军奋战,而我的背后始终会有鸣人和其他人在。

想到其他人时佐助想起了卡卡西,但很快这个名字就被他强制从脑海中抛开。战后他曾花了整整三年来调整心态,让自己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想起鼬,而不必再因他们兄弟俩这被命运所捉弄的一生而痛苦愤怒。接受并消化卡卡西已死的事实,这过程当然不会像处理鼬的问题时那样漫长,但很明显也并非是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完成的。

感情会给人力量,使人变强,但同时也会令人远离理智,变得偏执而冲动。被感情所驱使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身为宇智波、见识过同族们的结局的佐助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现在的他或许不再需要比轮回眼更加强大的力量,但他却需要比少年时代更胜一筹的耐性与冷静。

好在时光的流逝总会促人成长。

佐助离开了更衣室,前往之前得到的文件当中、指示他与新队友会面的地点。暗部指挥所内部房间虽多,结构却并不复杂,布局表现出近乎刻板的对称和工整。写轮眼已经将大门口的地图牢牢记下,他毫无犹豫地直行,转弯,直行,熟稔得仿佛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L-302室就在眼前。这是一个空旷的大房间,里面看不到什么家具,平时似乎是用作于室内的训练场。其他人好像还没到,头顶的白炽灯投下冷清的光芒,佐助在屋子正中央站定,目光缓慢扫视过四周。

在他的视线落到墙角处堆放着的几个木头假人上时,头顶突然拂过一阵极微弱的风。

有人在上面!

佐助猛地抬头,同时右手已抬到背后,握住了草薙剑的剑柄。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从天而降,手中的短刀闪烁着微弱的白色光芒,朝他重重地迎头劈来。

出色的隐匿技巧。横梁上方处于光照的盲区中,藏在那里并不困难,但是想要瞒过佐助——即使没有开启写轮眼——却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

锵!

两把兵器激烈地碰撞在一起,火花伴着尖锐的声响四下飞溅。那短刀薄如蝉翼,看似只要轻轻一捏就会折断,却竟然真的抗住了草薙剑的这一击。斗篷人偷袭失败立刻向后急退,拉开一段距离,绕着佐助飞速奔跑起来。

他的意图并不难猜:攻击佐助虚弱无力的左边。任何一名老练的忍者都懂得要善于利用敌人的弱点。

一大把手里剑被接二连三地抛了过来,处处瞄准人体的要害。佐助灵活地转动手腕,将它们一一击落。斗篷人跟在手里剑的后面再次向他冲了过来,但是在脚步声的掩护之下,佐助依旧敏锐地捕捉到了来自脑后的细小声响。

影分身……曾经也有一个人喜欢以各式各样的分身诱敌。欺骗才是忍者的看家本领,这是那个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只一瞬间的恍惚分神,佐助的神色很快又转为清明。右眼中红光乍起,他抬手,出剑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刹那间洞穿面前人的咽喉;随即又毫不迟疑抽回剑来,拧转身体,架住来自身后的第二次攻击。

嘭!

在他们再次短兵相接的同时,被刺穿喉咙的影分身消失在了一团白烟之中。

“我还以为写轮眼看不穿影分身。”斗篷人终于出声。他的兜帽压得很低,从佐助的角度只能看见面具最下面的一小部分。

“的确看不穿,”佐助回答,“我是猜的。”

“如果你猜错了,你将在成为暗部的第一天手刃你的上司。”

“十年前当我第一天成为下忍的时候,我曾经的上司告诉我,如果不是抱着杀死他的觉悟下手,那样是无法通过测试的。”

斗篷人似乎沉默了一下。“很好。”他率先收回短刀,站直身体,“你合格了。”

这一次佐助终于看到了他兜帽下的全貌——那面具的开孔方式让他想起了一个观感复杂的故人。“真是恶趣味的图案。”

斗篷人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还没等佐助细听便已经消失。他偏了偏脑袋,越过佐助的肩膀看向门口的位置,提高了声音:“看戏的时间到此为止。都进来吧!”

佐助也转过身去,望向门外他早已注意到的两个气息,并在他们走入光线下的时候皱起了眉头。“是你。”

“好久不见,佐助君。”佐井微笑着,瞳仁深处的荒芜冰冷藏在弯起的眉眼之后。“缘分真是奇妙啊,是不是?没想到我们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了真正的队友。”

在他的身后,身材高而瘦削、带着猫科动物面具的灰发男人沉默着。

“全体都到了。”测试佐助的男人脱下了他的斗篷,露出一头不驯服的黑色短发。“作为小队的第一次会面,报上你们的代号。”他的声音中透着公事公办的冷淡。

“猞猁。”灰发男人说。

“佐井……就叫佐井好了。”佐井轻快地回答,“反正这也同样只是一个假名。”

“鹰。”佐助将顶在头上的面具拉了下来,盖住自己的脸。

“我是鸢,同时也是你们的队长。”曾经的五代目直属暗部说。“那么我在此宣布,新的暗部六班正式成立。现在解散,明天早上五点在火影岩山山顶集合,准备执行我们的第一个任务。”

(TBC)

评论(38)
热度(207)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