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4-2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四章 鸣人的愚行(二)

鸣人无法相信这一点。他真的没打算只是坐在后面,让其他人去做所有的工作。不论卡卡西老师说过什么,这都不是他所期望的。

他的主意很简单;找到小樱和佐助,然后他们三个研究出一个计划。看着玻璃片上的一丁丁点毒药也挺好的,但是这样无法抓住狐狸,对不对?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小樱轻声叹了口气,佐助则翻了个白眼。但是鸣人坚持己见,并且把他们拖到了一个他恰好知道的、舒适的小地方——当他们最后在一乐拉面停下脚步时,佐助的白眼翻得更厉害了,可鸣人同样无视了这一点。

当有人在外面发出尖叫的时候,他们刚刚在一乐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无意义的争吵。在反应过来之前,七班已经站在了街道的中央,试图寻找喊声的来源。这并不困难;一位女性平民正指着火影岩山,她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双眼震惊地大睁着。

很快人群中的其他人也开始尖叫起来。

一具尸体被从山上吊了下来——一个黑影正在把它往下放去,这样它就可以恰好悬挂在波风水门的头像面前。一个血红的数字“3”被涂在了头像下面。

鸣人体内的某些东西沸腾了起来。

九喇嘛!

“来了,孩子。”

金色的查克拉在他的周身亮起,将他从头覆盖到脚,同时力量也在他的经络中奔涌而过。他令这能量席卷过自己的全身,撕裂空间,只在半途在村子里略一闪现,然后就到达了火影岩山山顶。以这样的形式移动屡试不爽,但现在怒火要比这份喜悦更加强烈。

没有人,没有人能在他的村子里四处乱窜,杀死老人。也没有人能逃过鸣人的监视,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

在看见鸣人的时候,那个穿着斗篷的人急速后退,但他并不够快。鸣人只一瞬间就赶到了他的身边,扯下斗篷,摘下面具——

兜帽下面,一张熟悉的、苍白的脸回视着他。

佐井?你在这种鬼地方做什么?”鸣人大叫起来。佐井挣扎着想要摆脱鸣人的钳制,但鸣人不会放他走开。“到底是怎么回事,佐井?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佐井不会回答。为什么他不点什么?还有为什么他会背叛——

不,等等。佐井不会这样做的,对不对?

佐助出现在他的身旁。“我们应该杀了他。”他说,“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不。”鸣人斩钉截铁地说,并没有对上佐助惊讶的目光。“他是佐井。他是我们的同伴。他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鸣人!”小樱从火影岩山山脚跑了上来。她攀登的速度很快,但是当看到佐井的时候,她差点失足跌了下去。“什么——”

“他一定是被狐狸控制了。一定是这样。”鸣人说,轻轻地摇晃佐井。“佐井不会这样做的。”

佐助嗤之以鼻。“他是。他是团藏的手下。他做出这种事情。”

“你不明白。”小樱说,摇了摇头。“鸣人是对的,佐井和他们不同,你并不像我们这样了解他——”

“你们在放任自己的多愁善感阻碍通往真相的道路。”佐助嘶声说。

“不。”鸣人再一次说。“我们没有。佐井是我们的同伴。我们可以信任他。你不相信我们的判断吗?你不相信我们吗?”

蓝色的双眼对上了黑色的,一时间两个人盯着彼此,气氛紧绷。

然后佐助移开了目光。“我不信任他。”

鸣人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总会让感情影响你的判断——”

“我对你的看法错过吗?”鸣人反驳。这个。这一句正中靶心。

佐助绷紧了双肩。一时间,能听到的唯一声音就只剩下了拂过山野的风,吹起他们的衣角和头发。

小樱是最先打破沉默的人。“听着——不论佐井是不是有罪——”

“他没有。”鸣人信心十足地说。

小樱无视了他。“我们不能就这样杀了他。如果我们这样做了,而佐井真的……真的有罪——”在鸣人想要张嘴插话的时候,她瞪了他一眼,“那么我们需要他活着,来解除那个毒药。”

这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就算是佐助也无法反驳,对不对?

佐助移开的视线和拒绝对上他们的双眼的行为告诉鸣人,他确实无法反驳。

鸣人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定了。”分出一小点注意力,他用自己的查克拉形成了一只爪子,紧紧地缠绕住佐井。他右手义肢的握力不如从前那样强壮,而他不想冒风险,让佐井有任何可以脱身的可能。倒不是说他没办法再次抓住佐井,但那样的话他很可能需要伤害佐井,而他真的不想这样做。

九喇嘛在他的脑海中保持着安静,这告诉鸣人它正在思考某些东西。在想什么?他问。

九喇嘛皱了皱眉。记住,孩子……人们会做出出乎意料的事情来。别和佐助之间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鸣人把它的声音阻隔在外。他可不想听到连九喇嘛都这么说。他专注地看着佐井,集中注意力去感知对方的查克拉。它的移动速度要比往常慢得多,而且感觉起来像是带着恶意。鸣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论你是谁,”他嘶声说,“从我的朋友的身体里滚开。

佐井的眼睛睁大了,同时他的查克拉发生了改变。它并没有变得和平时一模一样,但鸣人觉得在被操纵过后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它开始加快速度在佐井的身体中流动,而那种潜伏的恶意则变成了恐惧。

“发……发生了什么?”佐井飞快地眨了眨眼睛,轻喘着说。“我并不想……我没想要……”

鸣人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解除了他的查克拉外衣。现在佐井回来了,没有必要再制住他了。“没事了佐井,我们会解释一切的。现在,你安全了。”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小樱向他和佐井无力地微笑着。“看起来我们是对的。”她声音柔和地说,并没有对上佐助的双眼。“我们需要带你去见卡卡西老师,并且弄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

佐助僵在原地。

佐井看起来如逢大赦。

他们四个慢慢地走下火影岩山。鸣人忍不住想这次可真是千钧一发。或许已经太过惊险了。如果这个叫狐狸的家伙甚至可以像这样操纵佐井……鸣人打了个寒颤。要是他将这套手段用在了七班的某个人身上呢?或者甚至是用在了卡卡西老师的身上?他会操纵着人们去做些什么样的事情——

他没有去考虑佐井被狐狸控制了多久。他也没有注意到当他转过身时,佐井脸上露出的小小微笑。一个轻松的笑容,是的——但是是出于鸣人无法想象的原因。

而真正的佐井,仅仅有一瞬间被允许浮上自己的意识表面,仅仅足够让鸣人放下警惕,就再次被狐狸无情地镇压了下去,则不禁期望自己刚才已经死在了佐助的手上。
————————————

影分身停了下来。本尊那边出了什么事。几分钟前他感受到了查克拉的剧烈波动。这很难被忽视,因为它通常伴随着令人厌恶的晕眩感,这意味着他即将被解除。他竭尽全力维持实体,稳定自己,但他很确定如果事态不曾有所改变的话,他早就已经化为虚无了。

作为一个影分身的感觉很怪异。从某种程度上他依旧可以感觉到本尊,这并不是你通常用来感知自己的那种途径,而更像是在脑海中留下的一种印记。一个绝对完整无缺、完好无损的印记,十分感谢。并不是……像卡卡西的本尊今天所做的事情那样。

然而紧接着,一股陌生的查克拉侵入了本尊的身体。影分身一时间有些惊恐,但很快他就认出了那来自于纲手。施加于他这副由查克拉所组成的脆弱身体上的压力顿时一轻,而现在影分身很确信,他不会再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了。

很好。毕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确认了一下自己依旧好好地戴着假发。当他是个影分身的时候,乔装打扮感觉起来有点愚蠢,但多此一举也无伤大雅。不论狐狸是谁,他一定和暗部有关。或许佐井没能足够仔细地搜查,或是漏掉了某些东西。不管怎么说,这都值得再好好检查一番。卡卡西曾经有过一回预感,而那一次他艰难地吸取了教训,知道永远不要去忽视自己的直觉——就是那个戴着面具、相貌和带土相似的家伙袭击他的那一次。

影分身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暗部的指挥部。这很令人惊叹:一顶好假发,一点化妆,再加上他的旧暗部制服,这些东西可以为一个从来不将真容展现给同伴们的男人立下多大的功劳。一些对外表的精细改动以及摘下的面罩已足以让他完全变成一个陌生人。

至于那些在他经过时被似是而非的熟悉查克拉、和一张陌生的脸所惊动,好奇地抬起头来的暗部们,他肩膀上的暗部纹身足以让他们确信他没有任何威胁。

卡卡西对暗部内外了如指掌,而只要是他知道的事情,他的影分身也全都知道。他有目的地大步穿过暗部的指挥部,直到来到淋浴间,他知道那些老旧生锈的管道系统就在这里。如果根,或者它残余下来的什么东西,并没有改变的话……这就是他必须来的地方。

他无法再捕捉到佐井的气味。在佐井来过之后,已经有太多人在这里洗过澡,但卡卡西能够肯定佐井曾使用了同样的方法。

好吧,这不重要。他不是来这儿见根的老伙计的。他来这儿是要进入根的总部,去看看他能找到些什么。他继续向前,来到了少数几个私人淋浴间当中的一个;这里很狭窄,透着一股霉味,但它会派上用场的。

影分身得等上几个小时,直到最后一名游荡的暗部离开这里前去睡觉。在这段时间内他开始称呼自己为“斯坎尔”,因为把自己视为“斯坎尔”,借以和“本尊的我”区分开来,这可要比“另一个我”、“影分身的我”什么的容易得多了。

在本尊的卡卡西处于那样的状态时,斯坎尔对抽取他的查克拉而感到不安,但他知道卡卡西还能至少再坚持几个小时。或许他甚至可以把这时间延长到一整天,如果病情没有恶化的话。斯坎尔直觉认为这是值得的。

当他感觉到最后一个查克拉的信号离开了这栋建筑,斯坎尔从浴室的小隔间里溜了出来。大多数根总部的入口都已毁在了佩恩的袭击之下,但是正如暗部的旧指挥部在这场猛攻中存活了下来一样,通往根的道路也依旧好好地藏在原地。斯坎尔曾经是根的一员,所以他还记得那些通路。当时有过一个主入口,但后来它被关闭了,并且由另一个更合适、更隐蔽的入口所取代。

斯坎尔走进这座建筑最老旧的那些房间之一,它就坐落在浴室的隔壁。陈旧的尿味和霉味扑面而来。他皱起了鼻子,心里暗自记下要提醒天藏换掉这些老厕所。这股刺鼻的气味不论用多少清洁剂都无法驱散。等等,过去的几个月里天藏是不是一直缠着他说这件事来着?还是有关什么坏掉的、持续溢水的水槽——斯坎尔挠了挠脑袋,决定让真正的卡卡西去处理这些事。影分身不是为了思考而被制造出来的。他们是为了服从命令和传递记忆而被诞生的。

斯坎尔来到了最后一间厕所。只有这间闻起来没那么糟糕,原因只能是因为它已经停用好多年了——明面上的说辞是它已经坏掉了。真正的原因是它隐藏着一条秘密通路,可以通过按下藏在马桶水箱里面的封印来发动。

掀开水箱盖的时候,斯坎尔做了个鬼脸。走运的是,水箱是空的,里面只有一窝看起来受惊了的老鼠——老鼠,真的假的?他们真是把这个地方弃之不理很久了——还有一个古旧、但依旧能用的封印。触碰它的时候,斯坎尔能感觉到上面微弱的能量,只需要小小的一波查克拉就可以启动它。

很幸运,他在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所以当地板从脚下消失的时候,斯坎尔并没有感到意外。他轻巧地以脚跟落地,并且伏低身体贴近地面。将查克拉送入双眼、鼻子和耳朵,他增强了自己的五感,来查看是否有别人在附近。空无一人,除了——除了一间洞穴般的、黑漆漆的房间,充满了尘土与霉菌的浓重气味。

斯坎尔无法立刻弄清楚,光线是从哪里来的。一束微弱的、橙黄色的光芒令这个房间充满了古怪诡异的气氛。这让他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关于大蛇丸的老巢的寥寥描述。

斯坎尔伸平双肩。不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只是一个影分身。如果在这里地下的某个人杀掉了他,他的情报会直接传给卡卡西。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选项。毕竟,他打扮成这样可不是为了好玩和逗乐的。这只是有点过头了。

好吧,非常过头了。但斯坎尔有所预感,这或许会让他占据先手,只要他采取了正确的行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查克拉传导到鼻腔。佐井是一名优秀的忍者,但他并不具备卡卡西的感知力。

影分身隐入黑暗之中。他要去捉一只狐狸。

(TBC)

评论(8)
热度(76)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