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16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 传送门 
本章:会场枪声乍起,局势扑朔迷离。你到底是谁?
———————————— 
 
十六、罗生门

说完这句话后,斯坎尔便转身离去,身影很快隐没在人群之中。留下带土气恼地瞪着他消失的方向,脸色阴沉怒火中烧,几乎要把手里的纸杯捏成一团。

这混蛋刚才的那一番话,分明就是在说卡卡西狼子野心,迟早有一天会反咬他一口。卡卡西对组织的忠诚和贡献明明人所共睹,但这位木叶的下任首领居然就这样对他进行不负责任的恶意揣测,还要挖走他的部下。等将来水门有个三长两短,斯坎尔真的上位了,到那时木叶哪儿还会有卡卡西的容身之地?

如果斯坎尔能如团藏所愿,死在这里就好了——这个念头如同一道邪恶的光束,在带土的脑海中稍纵即逝。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黑发的宇智波不禁悚然而惊,连忙将其死死压下,埋入内心深处。

他是警察,一切行动应遵循公理与正义,断不可以私人感情用事。就算是再罪大恶极的恶棍,也应该交由法律来惩治,而不是让他死在混乱的帮派火并之中。而且木叶如果有朝一日真的发生了内乱,那么对于警方和宇智波家来说,这难道不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知不觉间,卡卡西对他的影响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这才是真正给带土敲响警钟的问题所在。

他心烦意乱地站在那儿,手里握着皱巴巴的纸杯。周围的人们在谈天说笑,纷乱的声音从带土身边掠过,却无一字一句能入他的耳。甚至是旁边长餐桌上摆着的精致甜点,此时也失去了它们诱人的吸引力。

带土就这样僵立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听见天藏的声音从耳机中响起:“若头与艾等人已前往西花厅。位于主厅、靠近西翼的暗哨,全部向西花厅转移。”

抬眼望向离自己不远的那面双扇大门,带土不出声地骂了句操,但还是乖乖地朝那边移动过去。心里依旧膈应着,他走得并不快,拖着脚一步步蹭。出了主厅,他来到西走廊上,正要前往花厅,突然——

嘭!

西花厅内传来一声巨响,闷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玻璃在冲击力下统统碎裂,仿佛下了一场稀里哗啦的碎片雨。身后主厅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在瞬间熄灭,随即其他的灯也紧跟着接连罢工,整座大楼很快陷入了一片黑暗。

片刻的死寂,然后尖叫声和奔走声从四面八方炸响,魔音灌脑一般冲进带土的耳膜。他下意识地靠向离自己最近的墙面,以防在拥挤推搡之中遭到踩踏。耳机中一阵沙沙响动,然后那个扰乱他心神的男人的声音响起,依旧沉稳冷静,仿佛丝毫不受这混乱的现状所干扰:“所有人立刻进入备战状态。从现在起监控室交给天藏,一切行动听他的指挥。阿飞,你离西花厅最近,去找若头和他汇合;直到脱离危险为止,你要负责贴身保护他。完毕。”

“……妈的!”

这次带土真没忍住骂了出来。卡卡西在下达过命令之后就迅速切断了无线电,连一个对着单向通讯自欺欺人地反驳发泄的机会都不留给他。没有再自怨自艾的时间了,带土一边在心里抱怨着自己倒霉晦气,一边不得不离开墙角,逆着人流的方向奋力挤开一条通路,朝斯坎尔所在的西花厅走去。

他终于到了西花厅的门口,贴着墙根溜了进去。里面一团漆黑,不单是建筑内部,就连外面楼下花园里的照明都被切断了;带土只能看到远近不一的几处朦胧晃动的影子,有的正厮打成一团,并发出沉闷的怒吼和痛叫,从房间另一端还遥遥传来了艾的咆哮。他顺着墙走到第一扇窗户附近,借着月光打量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搏斗者们,正犯愁着要如何在不引人注意的前提下找到斯坎尔,突然后心处被一个圆圆硬硬的东西顶住了。

……我的背后是窗户来着?

“阿飞?”他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十分钟前他们刚进行过一场并不愉快的交谈。

带土松了口气。“是我,若头。”

“得救了。”顶在后背上的东西移开了。带土飞快转过身,恰巧看到斯坎尔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别忘了这里可是三楼,外面只有一圈狭窄的浮雕装饰作为落脚点。“趁没人注意到我们,快走。”

说着他又把枪塞进带土手里。“会用吗?”

带土当然会。不仅会,而且还十分精通;但是阿飞不应该精通。于是他回答:“马马虎虎。”

“我一点都不会。”斯坎尔平静地说,“所以还是你拿着吧。”

“……”带土无言以对,把枪换到右手,左手护住斯坎尔,两人顺着他来时的路猫腰向外走。眼看着离出口还剩下不到二十步,这时突然听见有人高喊:“别让大鱼跑了!”

手提探照灯的开关被拨下,粗大的光柱如剑一般划破黑暗,横扫过来。带土心里一紧,猛地拽住斯坎尔的衣服,低喝:“躲!”

说罢带着斯坎尔向前一个飞扑,又抬腿踹翻了旁边的圆桌。数声枪响从光线发出的地方传来,厚重的桌面成了救命稻草,两人藏在翻倒的桌子后面躲过了这一波攻击。几枚子弹从头顶飞过,带土留心着弹道,趁枪声略一止歇立刻起身回头,不待细看便连开三枪,成功斩获两声惨叫,其他的袭击者们也下意识四散躲避。

“趁现在,跑!”带土反击得手不再恋战,转身弯腰抓人一气呵成。他们略显狼狈地逃出了西花厅,重新回到了走廊上。

此时无关宾客已经逃了大半,带土凭着记忆找到了侍者休息室的方向,拖着斯坎尔朝那边奔去。

会场在主厅外面有两座电梯,东西翼的尽头各有一处消防通道,一共是四条下楼的路径。先前带土在西花厅找人的时候,天藏就从无线电里吩咐找到若头之后先别急着下楼,找个地方躲避起来等待下一步指示。侍者休息室同时通往主厅和东西走廊,敌人追上来也不愁退路,带土和斯坎尔跨过一具倒在地上的女侍者的尸体,躲到一堆杂物箱的背后,屏息凝神,静静听着外面的喧闹声。

“怎么回事?”抹了把额头的汗,带土压低嗓子问。“团藏除了埋伏你之外,还打算把雷云会也一网打尽不成?”

“不,”斯坎尔回答,“艾是他的同伙,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团藏和艾在背地里联手,想要杀掉我并强夺小野兄妹,为了让雷云会摆脱嫌疑,所以艾也要装作是袭击的受害者。只可惜……有人假戏真做了。”

“什么意思?”带土扭头望向他,但在极度昏暗的环境下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影子。

“刚才在西花厅喊话的人是雷云会的特攻队——哦,就是和暗部差不多的作战部队——队长之一,银角。”斯坎尔说,“虽然他刻意改变了声线,但我还是听出来了。如果我的猜想正确的话,事情大概是这样的:银角和他哥哥金角仗着资历深厚,与艾素来不太合拍,特攻队无法令艾如臂指使,所以艾也有了除掉这两兄弟、或者至少重挫他们的威风,以便今后收编控制的打算。所以他就把这次的任务交给了金银角,如果事后行动败露,就可以直接把他们推出来做替罪羊,交给木叶处置。”

“但金银角也看出了艾的打算,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打算直接把艾干掉?”带土的脑筋转的也不慢,斯坎尔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过来。

“是的。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事后他们双方肯定会互相推诿,从木叶的角度要想找出还原真相的决定性证据,只怕会十分困难。”

“那这不就是他们雷云会的内战了?”带土说,“感觉比起追杀你来说,他们更热衷于互杀啊。”

“你想说我们安全了吗?”斯坎尔摇摇头,“恰恰相反,艾和金银角双方现在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我死了,死无对证,他们就可以推说我是被火并所波及,而并非是有预谋的被害。这样一来,当木叶因为我的事情而向雷云会问责的时候,所能施加的压力就要比我是被他们所蓄意暗杀的情况要小得多。而且你也别忘了团藏……他不可能放心把事情全权交给雷云会来办,他的心腹一定还潜伏在某个地方,伺机出手。”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语气中带了几分微弱的笑意。“夕颜被我派去搜查团藏和雷云会勾结的证据了。她是这次行动中唯一随行的女性,身手也十分优秀,行动起来比男人更加方便,相比之下不会引人怀疑。所以,接下来我的性命可就要全权拜托你了,阿飞君。”

带土没有应声,心情有点复杂。先前斯坎尔给他的观感的确很差,但对方现在这副临危不乱、沉着冷静分析局势的姿态却又赚回了不少的印象分。即使这个人在对待卡卡西的事情上真的很混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木叶的若头并不是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

不过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还是先脱身要紧。

“天藏呼叫阿飞,天藏呼叫阿飞。”这时耳机里又传来一阵响动,随即是天藏的声音,语速急促,背景中隐约传来枪响和喊叫声。“雷云会来了增援,我方人数不足,走楼梯风险太大。你带着若头前往西翼靠近主厅的卫生间,从后窗顺着水管爬下去,在后花园有我们的人接应,他会指引你们离开会场大院。监控室这边也不安全了,我即将撤退,这是最后一次通话,完毕。”

“楼梯没抢过来,我们得另辟蹊径了。”无线电没了用处,带土把它扯下来丢在一边,回头对斯坎尔说,“走吧。”

两人站起身来,走向通往主厅的那扇门。带土打了个手势示意斯坎尔稍等,从旁边摸了个托盘拿在手里,抬脚猛地踹开了房门;外面果然埋伏着一名雷云会的成员,双手高举着铁制水管。带土扑上去一托盘糊在那人脸上,顺势绕到对方背后,钢筋般的胳膊勾住脖子死死勒住,另一只手丢了托盘将脑袋用力向旁边一拧——只听咔吧一声,那人悄无声息地软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走!”带土捡起那根水管,招呼斯坎尔跟上。

接下来到卫生间的一路两人没有再遭到阻拦。他们顺利来到后窗,带土一水管敲上去砸破了玻璃,小心探头向下望去;借着朦胧的月光,下面果然有一个人站在那儿,向他挥舞着暗部专用的手势,表示一切安全。

“你先下。”看了眼上锁后被用垃圾桶勉强堵住的卫生间门,带土催促斯坎尔。斯坎尔也不谦让,脱了西装外套盖住碎玻璃齿,率先爬出窗外。带土紧随其后,两个人手脚并用抱住安装在墙外的排水水管,小心翼翼地向下滑去。

斯坎尔滑得慢,带土比他晚下去半分钟,脚底很快追上他的头顶。听着上面卫生间传来砰砰砸门的声音,带土不禁着急起来,眼看着高度降到了一楼和二楼中间的位置,他索性松了手纵身一跃,落在草坪上一个前滚翻,顺利卸掉了冲击力。

他刚爬起身,便看到等在下面的那名暗部朝自己快步走来;面生,但这也不稀奇,因为带土自己都不敢肯定已经认全了暗部的所有成员。那人一边走近,一边将手插进了大衣口袋里:“辛苦了。到这儿就安全了,我们走——”

“阿飞,危险!”

砰!

伴随着头顶的高声警告响起的,是近在咫尺的枪声。斯坎尔松开水管跳了下来,直接把带土整个人扑倒,落在地上时发出隐忍的闷哼。

嗅到蔓延开来的血腥气味,带土睁大了眼睛,头脑中瞬间化作一片空白。

“躲!”斯坎尔的第二声警告将他唤回现实。棕发青年迅速从他的身上滚了下来,带土也立刻朝相反的方向滚去;又是砰的一声,第二枚子弹打在了地上。几乎是出于本能,带土起身拔枪瞄准,可那名暗部也在同时将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

两人对峙着,气氛极度紧绷,杀机一触即发——

“啊!!”

银光乍闪,暗部发出一声惨叫,手背上多了一把餐刀。趁着他分神,带土连忙扣下扳机,子弹精准地送入对方的心脏。

这一切开始于猝不及防,短短数秒之内厮杀已然结束。三楼锁住的卫生间门在此时被冲破,有人伸出头来向下叫嚷:“他们在这儿!”

“快撤!”斯坎尔低喝。带土循声望去,看到他左肩处雪白的衬衫上晕开大片的深色。若头却不看他,捡起那暗部丢下的武器,冲着旁边最近的窗户就是一枪。玻璃应声裂开蛛网状痕迹,他曲起手肘将其野蛮地敲碎,单手在窗台上一撑,轻巧地翻了进去。

带土紧随其后。

两人再次回到了楼房里。和三楼比起来一楼显得安静了许多,但远处依旧能听见枪战的声音。斯坎尔一下子成为了行动的主导,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开路,领着带土在黑暗的走廊里无声穿行。

借助墙角绿色的紧急指示灯,带土看着他瘦削的背影,心里乱糟糟的。

向前潜行了一段,他们来到正门附近。前面是个十字路口,有个黑影正背对两人站着,百无聊赖地左右张望。斯坎尔停下步子,回头向带土打了个手势,正是之前在楼上侍者休息室里,带土对他所打的那一个——别动,看我的

他悄无声息地溜了上去,来到那名放哨者的背后。不知从哪里摸出的餐刀被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捂住嘴后对准颈动脉,精准狠辣地一割;然后熟练地将尸体轻轻放倒在地上,不发出半点声响。

两人猫在拐角处向出口望去,玻璃门外激战正酣。斯坎尔示意带土跟上,两人改道而行,最后躲进了一个狭小的杂物间里。

“先等一阵,我们现在出去只会成为靶子。”掩上门后,斯坎尔说。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装置,打开了上面的照明小灯。“这是紧急用的双向通讯,因为担心信号被拦截,所以之前一直都处于关闭状态。既然现在暗部出了内鬼,天藏意识到情况有变,就一定会用这个与我联……嘶!”

动作间他拉扯到了手臂上的伤口,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为什么要救我?”带土低声问,“明明……是我应该保护你的。”

“难道我还要看着你在我面前被杀不成。”斯坎尔闭上眼睛,淡淡回答。带土看到他的脸色正在一点点变得苍白,即使是眼部的浓妆也无法遮掩。

“先把你的胳膊处理一下吧。”沉默了片刻,他闷声说,“就算弹头一时半刻没法取出来,至少要先止血。”

斯坎尔闻言却神情一僵。“不用,我还能再坚持一阵。而且也只是擦伤,子弹没有打进身体里。”

“枪弹擦伤也很严重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吧?还是说……这个和你的身手一样也是个伪装?”

“……”

“外面还不知道多久才能结束。”带土说,“你要是失血过多,到时候我还得担责任。”

“现在你就不用担责任了?”斯坎尔轻笑。

“……严重程度不一样!”

“等等,阿飞,”见带土直接上来抓他的胳膊,斯坎尔连忙躲闪,可惜这杂物间的空间太过窄小,他刚退了两步后背就贴上了一摞箱子。眼看着手臂落在了带土手里,他还在挣扎,口中继续推辞:“我真的还能再坚持一阵,真的……”

嘶啦!

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将两个人的话语和动作同时定格在原地。一片压抑的寂静之中,带土用双眼死死地盯着木叶若头被撕裂的衣袖,还有露出来的左边肩膀——

在通讯装置微弱的照明灯下,红色的火焰纹身盘踞在苍白的皮肤之上,一如既往地鲜艳夺目。

(TBC)
————————————

解释一下标题:《罗生门》为1950年日本导演黑泽明根据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筱竹丛中》所改编的电影,现多用于指代“各说各话,真相不明”。

评论(56)
热度(253)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