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鸣+卡·粮食向】狐狸与猎犬 #1-1

◇ 暗部卡收养六岁仔鸣
◇ 短篇合集,无CP
◇ 火学,木叶辣鸡
◇ 能接受?LET'S GO!
————————————

《回家》上

“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善良可言吗!”

坐在地上的男人痛斥他,眼中有恐惧,也有愤怒。“你的目标是我吧?那么把我杀死也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对无辜的人下手!”

男人说着,猛地向右一指。纸拉门外探出年轻女性的半个身体,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这些天加奈明明很照顾你!她到死也没能想到,自己一直在关照着的新人其实是一个骗子,一个残忍的杀手!问问你自己的良知,做出这种事情来不会感到羞愧吗?果然你们忍者都只是一群冷血的畜生!”

银发的木叶暗部沉默着。大宅里包括守卫、侍女在内的所有人都要统统杀掉,不能留下任何活口,这是委托人的明确要求,并非他嗜血成性。但他并不打算辩解,和一个将死之人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暗部握紧了还在滴着血的忍刀,慢慢抬起手来。男人向后挪了半寸,眼中的恐惧更甚。他是想逃跑的,但大腿上先前挨了一支苦无,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他已经失去了再站起来的能力。

可暗部却没有立刻动手。他俯视着他的猎物,面具后的异色瞳中闪过一丝细微的犹豫。

一个如此关心下属的人,真的会是委托人口中暴敛横财、无恶不作的黑心商人吗?

这一瞬间的踌躇很快就被他抛诸脑后。他是一名暗部,暗部是工具,而工具是不需要思考的。他所需要做的只有服从指令,完成任务。

手起,刀落,这一次杀意中不再带有迟疑。惨叫声在半途戛然而止,鲜血从颈腔的断面中喷溅出来,被暗部轻巧地避过。他蹲下拾起滚到脚边的头颅,就像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将其熟练地封印进专门的卷轴里面。

环顾四周,确认自己没有留下任何会泄露身份的痕迹之后,暗部站起身来。出了门,在经过那名因幻术而陷入昏睡的侍女时,他只是步伐略一停顿,便再次目不斜视地向户外走去。

伪装和欺骗本来就是忍者的看家本领。

步下木头台阶,又走出一段距离,暗部在院门附近停下脚步,转身面向后方一片安静的大宅。并起右手两指,在胸前简单地结了个印。

。”一个毫无感情的字在面具下响起。

轰——!!

先前在房间各处设下的起爆符应声发动,整座住宅在震耳欲聋的巨响当中化作一片火海。房梁断裂,廊柱倾倒,再也无法醒来的人们和那具无头尸体统统被埋葬在这片烈焰之中,再也无法看见明日的朝阳。

暗部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切。和先前杀死目标时一样,他闭上了那只鲜红的左眼

他不能让他的朋友看到这些。
————————————

离开任务地点,来到安全的距离之外后,暗部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停了下来,进行短暂的休整。

首先要处理只是草草止了血的伤口。目标雇佣的忍者很难缠,棘手程度已经超出了A级单人任务的范畴,如果是别人恐怕得立刻申请援助;就算是他也费了一番周折,先乔装潜入又等了一段时间,找准机会才敢放心下手。不知道是委托人的情报错误还是有意隐瞒,总之回去之后他会在报告上指出这一点,如果委托人拒绝提高酬金金额的话,木叶将会用实际行动来让对方后悔自己的决定。

侧腰处的刀伤包扎完毕,暗部放下衣服,从腰后的忍具包里拿出一小袋兵粮丸。面具掀起歪戴在一边,他拉下面罩,向嘴里送了两颗。透过树枝间的缝隙看向天空,他暗暗盘算着时间,如果接下来马不停蹄地赶路的话,十天后的傍晚就能回到村子里。

递交报告,补充忍具,去医院做例行检查,然后为了另一个任务再次踏上旅途。

兵粮丸开始发挥作用。陌生的查克拉在经络中扩散开来,把它们同化吸收需要一段时间,这种滋味并不好受。暗部微微皱起眉头,背靠着大树滑坐下来,将深灰色的斗篷又裹紧了些;为了让自己不去关注全身传来的刺痛感,他急需想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然后目标死前说过的那句话就突然闯进了他的脑海。

——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善良可言吗!

好像……从前也有谁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是了。是那个戴着橙色风镜的黑发少年。那个少年曾对他这样说过,在他们跨越国境,出发去执行一次至关重要的任务的时候。

暗部闭上双眼。会和他斗嘴的黑发少年不在了,会温柔地劝他们和好的医忍少女不在了,会好脾气地给他们拉架的金发上忍也不在了。他的过去早已分崩离析,故人纷纷长眠于地下,只留下他——“猎犬”,不,旗木卡卡西——还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在这世上。他苟延残喘着,心灵空洞麻木,无所凭依,亦无从寄托。

说到无从寄托……

在襁褓中哇哇大哭的金发婴儿从卡卡西的思绪中一闪而过,但他很快就强制让那个小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脑海。他当然不可能像那些不明真相的村民一样怨恨鸣人,他比谁都要清楚鸣人的身份,清楚水门选择鸣人作为封印体的良苦用心。九尾酿下灾祸,杀生无数,但鸣人是无辜的,人柱力不该被与尾兽视若等同,他不该背负本属于九尾的罪过。

可卡卡西同样无法面对鸣人。他不会因为九尾而向鸣人迁怒,防止他向鸣人迈出脚步的最大阻碍是他的心魔。看到鸣人的金发蓝眼会让他想起水门,想起四代目夫妇在浴血奋战,为村子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却只能像个弱者一样留在后方,当惨剧发生时,他没能为他的老师做任何事情。

他不敢看到鸣人,看到那个和他的过去有所牵连、提醒着他那一件件令他悔恨的悲剧的孩子。他也不适合去与鸣人接触——像他这样从来都没能成功守护任何人的失败者,连自己的人生都过得一团糟,还有什么资格去照顾别人呢?

所以就这样吧。火影下达了最高级别的保密令,像他这样曾经和水门关系密切的人除非获得准许,否则不得轻易接近鸣人,这很好;动乱平息后三代目找了一名心地善良、并且没有亲朋好友死在九尾爪下的老婆婆来照顾鸣人,这也很好。鸣人三岁生日时卡卡西曾远远地去看过一次,那孩子被他称作为喜世奶奶的年长妇人怜爱地抱在怀里,鼻尖沾着蛋糕上的奶油,笑容天真无邪。

所以,就这样吧。

查克拉的紊乱波动渐渐缓和。卡卡西从树枝上站起身,整理行装,踏上回程。正准备迈出第一步,他却又停了下来;犹豫片刻,像是说服自己、又像是给自己鼓劲一般地低声开口。

“或许将来某一天,等到我真正能够放下的时候,我可以去以另一个陌生的身份接近他……”

喃喃自语消失在深蓝色的面罩之后。年轻的暗部垂下眼帘,嘴角拉扯出自嘲的弧度。

他这种终日游走在生死边缘,性命朝不保夕的人,哪有什么将来可言呢。
————————————

十日后。

站在木叶高大的围墙上,卡卡西俯视着被笼罩在暮色之中的村庄。两天前他派忍犬传信给三代目,告知对方自己将会在傍晚六点左右返回,现在时间刚刚好。还剩下四十分钟,完全足够他从这里前往火影塔。

将兜帽又拉低一些,他从围墙顶端纵身跃下,轻巧地落在附近的屋顶上,没有停顿立刻向前奔跑。楼房,店铺,街道,行人,木叶的种种在他脚下飞快地掠过,映在他眼中竟让卡卡西觉得有些陌生。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些年来他频繁地外出执行任务,回到木叶也只是重复着火影塔、医院、暗部和宿舍之间的单调循环,对其他地方则不曾投注过多少注意。

留在村子里会让他被往事缠身,而工作是最好的麻醉剂。

跨越曾经被水门班常用作集合地点的小桥,前方已经能看得见岩山脚下的火影塔。这一地区房屋密集,小巷曲曲折折,四通八达。轻车熟路地在墙头瓦上跳跃着前进,卡卡西用眼角余光一扫,无意中瞥见某处死胡同里有几个男人低头围在一处,似乎在做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那些人是普通的村民打扮,其中一人还穿着褪色的中忍马甲,所以卡卡西并不打算去多管闲事。收回视线,他正准备加快速度,从下方飘来的一句怒骂却突兀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你这该死的妖狐小鬼!”

脚步应声刹住。在原地僵立片刻,他慢慢转过身来,悄无声息地折了回去。站在高处俯瞰全局,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之前被遮挡住的、蜷缩在那些成年人脚边的小小身躯。

记忆中永远如阳光般灿烂明亮的金黄,如今却变得暗淡脏污,上面甚至凝结着暗红色的血块。卡卡西从六岁起就开始见血了,更加惨烈的情景也不是没有目睹过,早就将伤病死亡视作平常;然而这一次从胸膛中升起的,却是自从水门死后、他已多年不曾感受到的冰冷战栗。

他从未想象过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期而遇。

“知道吗?我刚从墓园回来。”穿着中忍马甲的男人轻声说。酒精令他的嗓音变得破碎沙哑,右边空空的袖管在风中飘荡。“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的话,今天本该是她的九岁生日。”

“可你这恶魔,你把一切都毁了!”他蓦地提高了声音,从嘶吼中透出丧失理智的悲痛和狂怒。“你害得我失去了妻子和女儿,失去了右手,失去了忍者的身份,你毁掉了我的整个人生!”

“打他!给他点颜色看看!”其他人发出同仇敌忾的叫嚣。

群情激愤的煽动之下,空袖管的男人抬起腿,作势要重重踢向倒在地上的孩子。可原本一动不动的鸣人这次却有了反应;他猛地跳起来,松开原本护住头的双手,扑向那男人的大腿,以不可思议的灵活速度,三两下便爬到了对方的身上。他张开嘴,对着男人的左手手臂重重地咬了下去。

“呃啊啊啊——!!”尖利的犬齿轻而易举地穿透布料,刺破皮肤,衣袖上顿时晕开一片深色的痕迹。男人又痛又怒地高叫,拼命扭动身体想要甩脱鸣人。可鸣人却不肯让他如愿,像一头饿狠了的小狼一样死死地咬着他,指甲变长的双手也牢牢地扒在他的身上。

“快把他拽下来!”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上前出手帮忙。他们捶打鸣人的后背,抓着他的四肢向外拉,揪住他的头发想让他吃痛地松开嘴。可鸣人却仿佛突然一下子变得力气惊人,几个成年男性合力都无法使他立刻放手。

但他毕竟还只是个五岁大的孩子,短暂的僵持过后还是落了下风。扯着头发的那只手还没有松开,他被迫头向后仰,抬起脸来,目光自下而上。

然后,那双鲜红的竖瞳就对上了一只充满震惊的黑色眼睛。

(TBC)
————————————

@快看有猫 送给我亲爱的猫!
私设鸣人在情绪激动或者生死关头的情况下会泄露微量九尾的查克拉,各项身体指标获得大幅度加强,基本相当于是波之国篇暴走的缩小版。关于他童年是怎么过的有大量私设,在后文会详细提及。

评论(28)
热度(199)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