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鸣+卡·粮食向】狐狸与猎犬 #1-3(完)

◇ 暗部卡收养六岁仔鸣
◇ 短篇合集,无CP
◇ 火学,木叶辣鸡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 传送门
————————————

《回家》下

“这下子修碗柜又是一笔钱。”将账单啪地一声拍在桌上,幸子的丈夫康史没好气地抱怨。“我说过什么来着?你就不该把他领回来!抚养费的确不少,可你没看见那么多人开始还高高兴兴的,后来又都巴不得早点把他送走吗?”

“还不是因为麻里奈出嫁需要钱?”幸子也不是吃素的,“当初我还以为随便给他一口吃的、给一个地方睡觉就行了,谁想到会这么麻烦!”

“现在工作上的人都知道我家养了这个恶魔小鬼,从前和我交好的同事都疏远我了。”康史重重地哼了一声,“都是这个灾星的错!”

“再忍忍,还有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三个月的期限一满,我立刻把他送回火影那里去。”

离两人不远处的角落里,鸣人面对着墙站在那儿,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脏衣服。嫌恶的视线落在背上,他听着幸子和康史在谈论他的事情,就好像他不存在,但他对此早已经麻木了。

反正一直都是这样。自从喜世奶奶去世之后,除了三代爷爷之外,就没有人再愿意善待他了。像这些抚养他的家庭还算好的,虽然冷落、斥责和罚站没少过,可是至少为了应付火影的检查,不会对他动粗,外面却是真的有人想要他的命。昨天要不是被幸子的儿子裕助锁进了橱柜里,又黑又冷他太害怕,打破碗橱后也不敢留下来,一时冲动跑了出去,换做平时,鸣人是从来不敢随便上街的。

他曾苦求过三代爷爷,让他一个人住,自己学着照顾自己。但是另一个脸上缠着绷带的老人说他的状态不稳定,至少在上忍者学校之前必须有人看护着,以便一旦发生异常可以随时报告。那个老人的目光让鸣人又害怕又厌恶,仿佛并没有把他当做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无生命、无感情的物件。

鸣人明白自己的一切遭遇因何而起。他的体内封印着一只强大而可怕的怪物,暴走起来可以毁掉整个村子。如果这只怪物真的可以暴走,杀掉这些憎恨他、欺凌他的人就好了——偶尔太过痛苦的时候,他甚至会产生这种阴暗的想法。

可每当鸣人这样想的时候,他又会想起喜世奶奶。那个把他从襁褓中的婴儿抚养成四岁孩童的慈祥老人,病重辞世前的最后一刻,还在担心着他将来要怎么办,能不能得到妥善的照料。

——鸣人……你要坚强。你是替大家看守着怪物、不让它出来作乱的小英雄。大家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因为他们都在那个晚上失去了亲人,一时间太痛苦了,无法承受,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等时间抚平创伤,他们理解了你的功劳,就不会再这样对待你了。

——今后也会有人像我一样爱着你、照顾你。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在那个人出现之前……你一定要忍耐下去。


从前鸣人一直是这样相信着的,并且也一直在为了能早日得到大家的认同和理解而努力。然而释放出去的善意不被接受,得到的回馈唯有谩骂与伤害,现在的他已经灰心了。他觉得自己大概可能等不到被人接纳的那一天了。

“笃笃笃”,房门突然被敲响。幸子停下话头,站起身走向玄关。从猫眼向外一看,她发出了惊讶的轻呼,连忙回头向康史摆手,小声说:“把他带进里面去!”

鸣人被康史拽进了厨房里。他听见大门被打开,然后是幸子的声音,透着过分的殷勤,还有一点点紧张:“是您啊,又见面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带着三代目火影的手令而来。”一个年轻而冷淡的男性声音回答,“鉴于昨晚的事件,三代目决定即刻起将漩涡鸣人接往他处安置。”

“呃……您大概知道,之前三个月的抚养费是一次性支付的。眼下还剩下二十多天……我们需要返还一部分吗吗?”幸子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小心翼翼地问。

“不用了。”冷淡的声音回答。他似乎无意在这种细枝末节上耗费时间,开门见山直入主题,“漩涡鸣人呢?”停顿了一下,“在厨房?把他领出来,我现在就要带他走。”

“该死的忍者,感知这么敏锐!”康史暗骂,粗鲁地拍了拍鸣人衣服上的灰土,把他带了出去。

鸣人又被拖回了起居室里。他看到昨天救下他的那个面具人正站在玄关处,身后的门还开着。面具人看到他,不再理会幸子,径直走了过来。鸣人下意识后退,却被康史在身后猛推了一把;他从昨晚到现在只吃了一个饭团,一下子重心不稳,向前扑倒下去。

糟了……

预想当中摔在地上的疼痛并没有降临。面具人弯腰扶住了他,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身体,力道很轻,像是怕弄疼他一样。鸣人在他的帮助下重新站稳,再一抬头,便看到对方蹲了下来,与他平视,并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深蓝色的面罩遮住了半张脸,被刀疤所贯穿的左眼紧闭着。黑色的右眼正望着他,瞳孔深处翻涌着鸣人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初次见面,鸣人。”他的声音依旧和刚才一样平淡,却比和幸子说话时刻意柔和了几分,“我是旗木卡卡西,你今后的监护人。”

他向着鸣人伸出手来。
————————————

二十分钟后。

一对奇怪的组合出现在百货商店的货架之间。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他们并不像普通的父子或兄弟一样举止亲密,有说有笑;身着暗部制服的青年手里提着购物篮,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穿着簇新连帽衫的男孩不做声地跟在他身后,不时还要小跑两步,以防被落下太远。

卡卡西突然停下脚步。鸣人一不留神撞在了他的腿上,发出一声小小的“哎呦”,后退几步揉了揉自己的脑门。

“想吃什么?”卡卡西问,没有回头。

“……”

“杯面是不健康的食物。如果你想要的话,只能买一盒。”

“干嘛这么费劲?”鸣人仰起脸来看着他,眼中依旧透着戒备和不信任。“刚才也是……衣服的话有一件干净的在三代爷爷来看我的时候穿上,平时用旧衣服改一改就好,吃东西的话不需要询问我的口味,随便煮点什么就好,上一顿剩下的也没关系。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反正三个月一过,你也会把我送走的!”

卡卡西沉默着。然后他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一盒豚骨味的杯面,放进篮子里。

“火影大人说,至少在你从学校毕业,正式成为忍者之前,你都要和我生活在一起。”继续向前走去的时候,他说,“所以我有必要了解你的口味。我家里也没有能给你穿的衣服。”

鸣人睁大了眼睛。他望着卡卡西的背影,一抹失望从蓝色的双眸深处浮现,又很快被倔强所掩盖。“哼!我和三代爷爷说好了,等我到了上学的年纪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家,才不要和你住在一起!”他指着银发暗部的后背大喊。

回答他的是卡卡西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又采购了一些日常用品,卡卡西带着鸣人,拎着一大堆东西出了商店。鸣人把连帽衫的兜帽拉得更低了些,遮盖住自己的头发和大半张脸,却仍然忍不住从帽檐下面偷偷观察着周围;对于他来讲,这样走在外面,而不用担心受人白眼、甚至遭到攻击的机会可不多。

他看向身边的新监护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忍者所领养,而且还是一名厉害的暗部。这个人和之前收养他的那些平民家庭都不太一样,虽然言行冷淡,却并不介意和他走在一起。之前买衣服的时候,在推销员认出鸣人、表情变得充满厌恶时,也是新监护人冷冷一眼扫过去,制止了对方即将出口的尖锐言语。

直到从学校毕业、成为忍者之前,都要住在一起吗?如果是这个人的话……鸣人的小脸上流露出几分期冀,但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重新变得灰暗。他低下头去。

卡卡西并没有注意到鸣人的内心活动,他把袋子放在地上,取出一枚苦无割破手指,结印后一掌击在地上:“通灵之术!

砰!大团白烟平地而起,一只半人多高的黑色大狗应声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朝卡卡西摇着它的小短尾巴。

“哇!”鸣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他发出惊叹的声音,眼睛亮晶晶的。

“这是布鲁。”卡卡西简单地介绍道。他把系在一起的两个袋子挂上布鲁的脖子,又抱起鸣人,让他坐在大狗的背上。布鲁汪了一声,驮着鸣人和袋子稳稳地迈出脚步,跟着卡卡西一同向木叶的西郊走去。

“这也是忍术?”

“嗯。”

“那……我将来也能学吗?”

“等你能够良好地控制你的力量的时候。”

“你会教我变出大狗来吗?”

鸣人敏锐地注意到,在自己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本来姿态漫不经心的暗部瞬间挺直了后背。他偏过脸来望着鸣人,眼中又带上了那种鸣人无法理解的复杂意味。

“比起忍犬,你或许会更适合另一种通灵兽。”卡卡西回答,“比如……”

他的声音在半途戛然而止,连前进的步伐都有了些微的迟滞。

“比如?”

“……不。没什么。”突兀地中断了这个话题,卡卡西低声说,回过头去。

在他的身后,鸣人失落地垂下了头。
————————————

接下来的一段路两个人没有再说什么。两旁的房屋渐渐稀疏起来,路上的行人也变得稀少,当他们在一幢独立的二层小楼的院门外停下时,周围已经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门柱上挂着的木牌写着“旗木”二字,年头已久,刻痕已有些模糊。院子里很荒凉,长满了杂草,只有通往房屋正门的方向被开辟出了一条小路。卡卡西拉开古旧的木门,一人一狗走进玄关,鸣人从布鲁的背上跳下来,大个的忍犬消失在白烟当中,购物袋也落在了地上。

“过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洁剂的味道,房间里看起来冷冷清清的,没有半点活人气,似乎已经很久不曾有人在这里居住。卡卡西叫住站在原地东张西望着的鸣人,“你需要熟悉一下这里的布局。”

他带着鸣人在旗木家老宅里走了一圈,将一楼的厨房、餐厅、起居室和储藏间,以及餐厅窗外、后院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小训练场指给鸣人看。然后他们走上楼梯,卡卡西向鸣人展示了自己的卧室、鸣人的卧室,以及两扇关着的门。

“你可以随意出入任何房间。”卡卡西对鸣人说,“这两扇门上面有封印,如果你要进去,需要事先告诉我。”

鸣人指向离两人较近的那扇门,抬头看向他,眼中闪烁着小小的挑衅。“我现在就想进去。”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好。”

封印被解除,老旧的房门在吱呀声中开启。里面还保持着多年前朔茂自裁的那一天的样子,几个清酒的空瓷瓶堆在角落里,桌子上是散落的笔记和一堆叠放在一起的卷轴,所有的东西上面都落了一层厚厚的尘灰。鸣人在书房里转了一圈,然后转过身来面向卡卡西,一指那堆卷轴:“如果我把它们撕坏了,你会把我送走吗?”

“我不会送走你,但我会让你知道并记住这是错误的。”卡卡西回答。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不过我并不认为你会这样做。”

“怎么不会?”鸣人反驳。他的脸上露出小孩子所特有的、狡猾又得意的表情。“我在幸子阿姨的茶里倒过盐,在裕助的鞋子里放过蚯蚓,在康史叔叔的假发里侧刷过油漆。谁要是欺负我,我就用恶作剧报复他!”

“……”

“现在知道我是个多么惹人烦的小鬼了吧!”卡卡西的沉默似乎给了鸣人某种确认的信号。笑容从他的脸上消失了,金发的男孩提高声音,双手紧紧攥成拳头。“还要继续说‘不会把你送走’这样的话吗?反正只不过因为是任务,是三代爷爷要求的,所以你才会收留我、忍耐我吧?其实你和村子里的大家一样都讨厌我,憎恨我,恨不得我根本不存在!”

没错,就是这样。那些善意一开始就是错觉,从来不曾得到,也就无所谓失去。他在心中对自己说。

比起得到希望再发现是假象,被善待再被抛弃,被解救再被丢回地狱之中,我宁可一直都是孤单一个人!

卡卡西终于有了行动。他离开门口,朝鸣人走了过来;鸣人本能地退却,后背很快撞到了五斗橱上。

他做好了被斥责的准备,但银发青年只是在他面前跪坐下来,并从腰后的忍具包里取出一枚苦无。

“你以后没有必要再做恶作剧了。”卡卡西说,调转苦无,将柄的那一端递向鸣人。“这个给你。如果我伤害了你,你可以光明正大地用它来伤害我。”

双眼蓦地睁大,鸣人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那把递到面前的武器。回过神来,他啪地一声拍开卡卡西的手。“我不需要!你忘了我体内有怪物吗?我可以用它的力量来对付你!”

“可你并不喜欢使用那份力量。”卡卡西只用一句话就击碎了鸣人的伪装。

他再次将苦无递了过去。

这一次发抖的小手从他的掌中拿走了苦无。那双蓝眼睛紧盯着他,当中溢满了痛苦于挣扎,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这实在太过沉重。鸣人慢慢地抬起手臂,将苦无高举过头顶。

卡卡西平静地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紧绷的情绪已抵达极限,猛然爆发,鸣人嘶喊着扑向卡卡西。两个人撞在一起的时候,那柄苦无也带着多年来的难过、委屈和怨恨,重重地挥了下去。

尽管临刺中前苦无的尖端突然偏移了半寸,锋利的边缘依旧划破了皮肉,鲜血在肩头的布料上洇开。卡卡西发出短促的闷哼,微微缩了下肩膀,却没有闪躲,更没有还击。

他只是张开双臂,轻轻地抱住了鸣人。

怀中这具瘦小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苦无从金发男孩的手中滑落,“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鸣人突然搂住他的脖子,抽噎着放声大哭起来:

“你……你怎么才……才来!为……为什么这……这么晚……才出现!我一直……一直在……在等,在等你……你来接……接我,我以为……以为再也……再也等不……等不到了!”

卡卡西回应的方式是将鸣人抱得更紧。他学着十多年前、刚刚失去父亲时,水门安慰他的样子,笨拙地轻拍着鸣人的后背,一下下地替他顺着气。

“对不起,我迟到了。但是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就到此为止了,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那个对于两人来说都太过陌生的词汇,此刻终于被说了出来。

“欢迎回家,鸣人。”

(THE END)
————————————

 @快看有猫 送给我的猫!
本章中鸣人的一些心理活动参考原作的第132话。为了写这个文把鸣人VS我爱罗的那段又看了一遍,这孩子小时候心里其实装着不少恨啊。后来能遇到伊鲁卡老师和七班真是太好了。
完结啦!感谢阅读!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的下一篇开始就是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故事啦,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情节可以在下面留言~

评论(42)
热度(206)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