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5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五章 可靠的顾问,可靠的朋友

卡卡西已经半个身体跨出了窗户,这时纲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轻而易举地把他拽了回来。她严厉地注视着他。“半小时前你差点死了。走楼梯。现在。”

卡卡西盯着脚下的地面。他感觉双腿像果冻一样;然后他花了一秒钟来考虑,并认为把自己丢出窗外或许是个,嗯,好吧,让街道上溅满火影的尸块的绝妙主意。所以他并没有反抗,跟着纲手回到了屋子里面,走上楼梯。同时,他晃了下手腕,召唤出一名暗部。

“是,大人?”

“你和你的小队,去调查尸体。尽快完成这件事——我不希望她挂在上面的时长超出半点有必要的界限。去吧。”他下令道。

当他们从任务发布室经过的时候,纲手点了一些中忍,这些人已经全部站起身来,并且用惊诧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你,你,还有你——跟着青叶,确保没有人会接近那具尸体。伊鲁卡,子铁,出云,你们负责控制人群。”

他们在接踵而至的喧哗局面中大步穿行。中忍和暗部们飞快地经过身边,却从未挡在他们的前面,而是本能地给两位火影留出了一条通路。

当他和纲手来到塔顶时,卡卡西的脚步猝然停滞。

转寝小春死了。比起她的同伴的死亡,她的死所引起的震撼只是有增无减。对于木叶来说她就像是一个永恒的标志,尽管脸上渐渐布满皱纹,却从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改变和动摇。甚至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便似乎很久以前就在那里了,并且今后也会一直存在下去。卡卡西感到一阵冰冷。

现在她被悬挂在火影岩山上,她的血在水门老师的石刻头像上画出数道红痕。不论是谁把她放在这里的,他们都没来得及把她从脚踝处倒吊起来,但这依旧是一幅无比丑恶的景象。

卡卡西瞥向纲手。她神情紧绷,双眸森寒,这使她看起来犹如自己那座严肃的石像。她察觉了落在身上的视线,向他扫来一眼,目光停留得足够长久,足以令他捕捉到她眼中的愤怒。

“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找到他的。”她嘶声说,“我不喜欢这老太婆,但她是猿飞老师的朋友。我们不能放任这一切发生。”

卡卡西的怒火在呼应着纲手的上涌。他用一把苦无割开自己的拇指,一掌拍在地面上。他必须聚精会神,注入刚刚好的查克拉量,而他的愤怒差点令他过载。“通灵之术!”

古鲁克、比斯克和乌黑在数秒钟后出现,三双黑眼睛顺从地仰望着他。卡卡西的恼火进一步增长了;他原本打算召唤全部八只忍犬。但现在,他甚至没能把帕克召唤过来。他绷紧了下颌,指向小春的尸体。忍犬们将不安的目光从卡卡西移向小春,看起来明显很困惑。

“去看看她。查出在过去的几小时内谁接近过她,并且找到那些人。”他命令道。

“头儿,发生了什么?帕克说——”

现在行动,比斯克。”卡卡西打断了忍犬的话。比斯克低下头去,和他的同伴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跑开了。卡卡西看着他们离去,试着控制自己的呼吸。如果他无法冷静下来,他将无法保证可以令自己的查克拉维持稳定,来继续供应给影分身。

一名之前站在小春的尸体附近的暗部从天而降,向火影们微微欠身。“火影大人。小春大人确认死亡。我们无法再做任何事来挽回她的生命。鸣人大人、樱大人和佐助大人已经抓住了犯人。”[注1]

卡卡西皱起眉头。越过这名暗部,他看到他的狗们在调查小春的尸体,它们的尾巴在缓慢地摇摆着。至少现在终于来了点好消息了。“他们现在在哪儿?”

暗部指向悬崖的顶端。在那里,几个黑影正在从绝壁上走下来。他们蹒跚着前行,卡卡西很快辨认出那是小樱和鸣人,将什么人夹在中间。他们在搀扶着那个人,而不是钳制着对方。

“什么……?”纲手开口,因刺眼的阳光而眯起眼睛。

其中的一个黑影离开了队伍,以极快的速度直冲而下,那是佐助。他落在卡卡西面前的屋顶上,并且立刻无视了纲手和暗部的存在。

“是佐井。他被……操纵了。至少鸣人是这么说的。”佐助勉强地说,“我并不完全相信这一点。”

卡卡西的心跳漏了一拍。“佐井?!但是……佐井……你是说被操纵了?以同样的忍术?”

“或许吧。”佐助说,重新望向山崖,眉头深锁。他的左眼恢复到了轮回眼的状态,这使他的表情变得越发无法解读。

“你在想什么?”卡卡西问。

“只是在想鸣人和小樱可能太快地对一个根的前任成员交付了信任。”佐助轻声说。

卡卡西迎着佐助的凝视。不论他有多么希望佐助是错的——不论他多么认为佐助是错的,也许他依旧无法彻底反驳这一点。他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看向那名暗部。略一搜索,他想起了这个男人的代号。“熊,我命令你将前暗部成员佐井逮捕并拘禁。对他报以他所应得的尊重。”

熊鞠了一躬。“是,火影大人。”他转过身去,几个手势过后,他的小队聚集在佐井、鸣人和小樱的身旁。

“鸣人不会喜欢这个决定的。”纲手安静地说。

“我也一样。”卡卡西低吼。

以他一贯的不苟言笑的方式,佐助闭了闭眼。然后他跳下屋顶,重新去与他的队友们汇合。

卡卡西望着暗部将他们的意图告知给他的学生们。他并不意外于看到鸣人的查克拉愤怒地闪烁起来;那个小黑点——只能是他——跨出一步,挡在了另一个蹲伏着的身影,佐井,的面前。佐助来到了鸣人的身边,然后鸣人很快消沉了下去。暗部搀扶起佐井,带着他一起迅速地消失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佐井。这一切是真的吗?佐井,那个当他刚刚被下毒时,彻夜守在他的屋外的佐井,那个装扮成他的样子以便于迷惑大名的佐井。卡卡西握紧了拳头。又一个玄间。

而这一次也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思考。小春的尸体被悬挂在了四代目火影的眼前。这意味着……

“纲手大人,我觉得我们需要考虑到您也将会是目标之一。”卡卡西说。

纲手眨了眨眼,但看起来并不惊讶。“那些岩石头像。你在想着同一件事吗?”

“他打算把我们的尸体挂在我们自己的头像眼前这件事?”卡卡西扬起眉毛。

纲手哼了一声。“他对幽默的品位非常滑稽。”

“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会说有点病态。”卡卡西抓了抓后脑勺。“不管怎么说,您已经有自己的暗部护卫在时刻跟随。您知道怎样对他们说才是最好的。”

纲手向他小小地笑了一下。“还是不适应对我下令,嗯?”

卡卡西因为她语气中的轻快而眨了眨眼。他吐出一口气,刻意地放松自己的双手和肩膀。她的话一针见血。他试着心不在焉地耸了耸肩。“这个嘛,您毕竟先代。如果不是您从那个位置上走了下来,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

当然,另外的一名三忍教会了我如何去喝酒,并且培养了我对糟糕读物的爱好,但对一位岁数是我的两倍的活传奇下令还是有点太离奇了,卡卡西想。

心知任何带有自我贬低意图的话语都会被身边烈火一般的女人立刻击落,他并没有把这些大声地说出来。她并不怀疑自己选错了后继者;他感觉自己迫切地需要证明她是对的。

如果纲手注意到了这一点,她什么都没有说。“别担心。我会时刻确保自己不是单独行动。静音早就在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了——就好像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我会陷入麻烦一样。况且,如果狐狸敢来找我的话,我会一拳砸碎他的脑壳。”她补充道,举起拳头。

卡卡西在她的身旁露出了微笑。“我乐于见到这一幕。”

纲手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至于小春……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没有人应该遭到这样的下场。”

卡卡西看着他的下属慢慢将小春的尸体放了下来,赞同地嗯了一声。“我想我们需要一场通告全村的葬礼。为了他们这些年来的忠心耿耿。”

纲手看起来若有所思,但只是点了点头。“对于那些信仰小春与炎的理念的人,比如日向日足来说,这是一个良好的信号。尽管……佐助会讨厌这一切。”

“他什么都讨厌。”卡卡西轻哼,“并且对政治和他人知之甚少。”

纲手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中肯的评价。说到极度缺乏和人打交道的经验,大名那边也得通知一声。比起和其他的绝大多数忍者来说,他……他对于小春和炎要熟悉得多。”[注2]

卡卡西叹了口气。“是啊。向他解释这一切会很困难。还得想想要如何向他揭开秘密,告诉他他的妻子是一名忍者。”

“一旦知道了这件事,他会立刻用链条把她锁起来。”纲手轻柔地说。

“也许吧。他看起来真的很喜爱她,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她也一样。我开始觉得只有狐狸在操纵她的时候,她才会真正成为一个威胁。”卡卡西双手环胸,将目光从晦暗的罪案现场移开,转而望向村庄。“但我们还是得设法处理美穗的事情。直到我们了解到她的真正意图之前,她都是一个危险源。”

他发出一声叹息,将手插进口袋里。在他的脚下,人群川流不息;偶尔爆发出的、震惊或恐惧的尖叫依旧在打破安宁,但大多数村民们已经在中忍们的引导下回归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当中。

悬崖顶上,他的忍犬还在到处嗅来嗅去。卡卡西并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嗅到他的气味,或是像他感知他们那样通过通灵契约来感知到他,但他们似乎注意到他在向这边望过来。乌黑离开了他的同伴们。作为八忍犬中最快的一只,他没花上多少时间就来到了屋顶上。

“头儿,我们没能发现任何有趣的东西。她闻起来很普通,就是一个作息正常的人类。我们捕捉到了一丝那个跟在你身边的、叫佐井的家伙的气息,还有一些暗部的人,这就是全部了。”那只狗报告道,用鼻子顶了顶卡卡西的腿。

卡卡西用手抚过忍犬棕红色的皮毛,简单思考了一下。“那些其他的暗部们……当中有我们认识的人吗?”

“姓卯月的女孩,还有小公牛。还有一些我不太熟悉的味道,但比斯克说他记得他们都是暗部。”乌黑伸开卷起的舌头,用头拱着卡卡西的手。

卡卡西漫不经心地搔着忍犬的耳后部位。“告诉比斯克,让他有空的时候来见我。我希望知道所有曾经接近过她的人。然后……找到‘姓卯月的女孩’,告诉她同样来见我。”

“好的,头儿!”乌黑汪了一声。他跑走了, 去与他的同伴们汇合。

卡卡西看着他离开,然后转向纲手。“我去看看佐井,弄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我或许应该再把井野一同叫上——如果有谁了解思维控制的话,那么就是她了。”

纲手的表情从若有所思转向皱眉,最后化作彻底的狡黠。“事实上,我还没有完成你的身体检查,旗木。”

卡卡西微微眯起眼睛,努力不要从她的面前落荒而逃。“你确定我们还没有做完它吗?我感觉挺好的。”

纲手脸上不为所动的神色告诉他,这一次可别想再逃了。
————————————

卡卡西足足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从纲手的魔爪下逃了出去。在那之前,比斯克已经来找他了。在纲手对卡卡西进行检查的时候,这只忍犬发出了不安的哀号声,等她结束了,才小心翼翼地凑近他的主人,嗅了嗅他的腿。

卡卡西将一只手放在忍犬温暖的脑袋上,吸了一口熟悉的皮毛味道。覆盖住原来的封印、在他的上胸处散发出光芒的全新封印让他感觉好了一点。一名部下递过来一件新的上衣,他满怀感激地脱下了旧的。毕竟顶着胸口上一个发光的大洞走在街上会有点冷飕飕的。

“放轻松,旗木。”纲手说,依旧在微微皱着眉。“小樱的封印术是一个奇迹,但这并非一劳永逸之策。它影响着你的查克拉的流动与控制,而且谁也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你感觉不对劲的时候,立刻告知别人。”

卡卡西不情愿地点点头,终于再次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比斯克紧跟在他的身边(太近了以至于他数次差点绊倒在这只小笨狗身上,于是他严厉地告知对方别这么荒唐,给自己留一点呼吸的空间),他们一起来到了刑讯情报处。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刑讯情报处的样子与暗部指挥部十分相似;古旧,阴暗,而且,嗯,被某种气氛所笼罩——好吧,如果你将“逼近的拷问与蜘蛛网”称作是气氛的话。新大楼三年前刚刚建成,色调比从前那一个要明亮很多。刑讯同样在这里大大减少,增加的则是体谅的目光和山中式思维控制术,由山中井野所提供。

井野还没有完全接管这里——在亥一死后,伊比喜接管了刑讯情报处——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凭借她敏锐的思维和日益精进的山中一族的秘术,她是最佳的人选。

卡卡西到达时她已经等在了那里,穿着宽松的灰色制式长裤,长发束在脑后。“请跟我来,火影大人。”她说,领着他走下楼梯,前往位于村子地下数层的木叶监狱。

在那里,卡卡西感觉自己能看到更多的旧刑讯情报处的影子——光线糟糕的房间,狭小的铁牢和面容凶恶的看守们——但他很确定从前囚犯们的小床上可没放着这么干净的枕头和毯子。此外,从前铁栏杆上也没有过如此先进的查克拉封印,后者是由香磷所提供的。

香磷本人也正在这里,当他们现身时,她正不耐烦地用脚打着拍子。“可算来了。到这儿花了点工夫,嗯?”

在他的身边,井野因为她缺乏礼敬的态度缩了一下,但卡卡西只是露出了微笑。“请带路吧。”

香磷哼了一声,转身走向他们左边的一处楼梯。她走得很快,肩膀僵硬,皱着眉头。“佐助和其他人拒绝离开囚犯,但我成功劝他们稍稍退后了一点,给我们留出更大的空间。伊比喜先生也在那,但他无法从囚犯口中得到道歉和恳求之外的任何东西。”

井野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那个囚犯有名字,”她说,声音轻却严厉。“如果你刚才能对他以名相称我会更加高兴,漩涡狱警。”

香磷向她丢去一个怪异的眼神。“老天,什么触你霉头了?好吧,公主大人……囚犯佐井尚未交代任何有用的情报。”

卡卡西叹了口气。现在的孩子们呐。不吵点架就不能好好说话。“这个嘛,请继续向前走就行了,香磷小姐。我们有点着急。”

香磷嘴里嘟囔着些什么,而他并没有费心去听清和领会。她指向他们的左侧。“从这儿直走过去就是了。”

确实如此。又走了一阵,卡卡西已经能在前方听到带着怒火的说话声。从声音来听是鸣人,正在和——哦,这可真是天降红雨——听起来正处于盛怒的伊比喜进行争论。

放在几个月前,卡卡西会愿意真正付费去欣赏这场争吵的最终走向。可怕的、令人生畏的伊比喜vs拥有金子般的心灵和犟得像驴的脾气的鸣人,而后者显然会让伊比喜平时惯用的手段全部派不上用场。

但是此时此刻,他最好走得再快点,但愿能阻止一场厮杀。

当卡卡西走进房间的时候,伊比喜和鸣人已经处于针尖对麦芒的状态;两人都看向他,带着惊讶与微微惭愧的表情。卡卡西扬起一边的眉毛。“别告诉我——你们其中的一个人觉得佐井应该被立即释放,而另一个则认为他应该被终身监禁?”

“啊,这个……火影大人,你一定要明白——”

“这不公平,卡卡西老师!这就像是之前发生在玄间身上的事情一样,这不是他的错——”

卡卡西大声清了清嗓子。“井野,可否请你现在开始?”

伊比喜和鸣人安静下来,瞪着他,明显并不习惯被人无视。在鸣人的身后,小樱试图藏起她的微笑。卡卡西有些意外地看到佐助也在这里,虽然除了偶尔向佐井投去冰冷的一瞥之外,他似乎无事可做。

井野向香磷点了点头。漩涡一族的成员叹了口气,背向他们检查封印。卡卡西安静地看着她将自己的查克拉注入监狱栏杆上的封印之中,时间长久到足以让井野通过。

村子里再次拥有了一位红头发的漩涡,这感觉有些奇怪,特别是对方与玖辛奈是如此的相似,同时却又如此的不同。将香磷雇佣为狱警是佐助的提议。显而易见,她曾经在大蛇丸那里担任过类似的职务;鉴于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他的仆从,并且相比之下对供职于木叶更有兴趣,这似乎是一个好主意。或者说,好吧,在经历过一系列严密的监视与反复的担保——确认她是的,会规矩行事,以及是的,可以被放心留在囚犯们的身边——之后,这似乎是一个好主意。

卡卡西尚未对这个决定而感到后悔。

等井野刚一进入牢房,香磷的封印就干净利落地滑动回了原来的位置,在栏杆上游走的样子犹如佐井的墨蛇。卡卡西压下打哆嗦的冲动,看着井野小心翼翼地走向佐井。

佐井蜷缩在牢房的最深处,曲起膝盖,脸埋在手臂之间。这姿势看起来太不像平日里的他了,卡卡西立刻警惕起来——幸运的是,香磷的封印将使他无法对井野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作为一名前任暗部,哪怕没有查克拉,他也照旧能够伤人。

如果井野与卡卡西产生了同样的忧虑,那么她非常出色地将其隐藏了起来。“佐井,我们想要问你一些问题。”她在他身边蹲下,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你能看着我吗?”

佐井终于抬起头来,露出微微发红的眼睛,神情疲惫。“井野小姐。你好。我已经告诉了伊比喜先生我所知道的全部——”

井野向他露出一个同情的微笑。“你告诉他你被操纵了。你能再告诉我你还记得什么事情吗?”

小樱来到了栏杆前,和卡卡西并排站在一起。她的目光定格在她最好的朋友的后背上,眼中闪烁着钦佩。这可能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的朋友在工作时的样子。

在牢房中,佐井再次将他的脸埋进手臂中。“不太多。我……我失败了。我以为,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我可以记得更多,这样就可以利用它来对抗狐狸。但是我没能成功。他太强大了。”

“他是怎么做的?你还记得这个吗?”井野温和地问。

“我……那是……不。这一刻我在我自己的房间里,下一刻,我……我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扛着小春大人的尸体。”佐井喃喃道。

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卡卡西在脑海中迅速为佐井过去几天来的行动列了一个时间线。他去过根的指挥部,然后回来向卡卡西汇报。卡卡西告诉他去看护小春,他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直到公牛到来。没有多少时间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事实上,从始至终在这件事里,公牛去了哪儿?他不是应该来替佐井的班吗?为什么他还没有过来报告——哦。

卡卡西眨了眨眼。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错信了一名不该相信的暗部。在他的身旁,比斯克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安。“头儿?”

“稍等。”卡卡西嘀咕道。他尽可能地放出查克拉来感知周围,范围并不算大,但已经足够宽广到来定位他的暗部护卫们——而公牛就正在其中。难道狐狸真的犯了一个十分低级的错误,还是说在公牛身上也发生了一些事情?而且见鬼的卡卡西为什么没能早点想到这件事?

狐狸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术家。或许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改变,使他加快了计划的进程,然后出了乱子。也许。

卡卡西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面前的讯问上。

“当你被操纵的时候,你确定你没有见到任何人?”井野再次发问。

佐井点点头。“我确定。”

井野回头望向卡卡西。他报以颔首。

得到了准许,井野再次转向佐井。“佐井君,我需要用我的心转身之术来检查一下,你是否被以和玄间那时同样的手段被操纵了。请试着放松下来,不要抵抗我的术,好吗?”

佐井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安。然后他点了点头。

井野向他鼓励地笑了笑,将一只手放在佐井的额头上。她抬起另一只手结了羊之印,卡卡西能感觉到她的查克拉的爆发,而佐井则几乎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本能的回应。然后佐井的查克拉微弱下来,渐渐消退,放任井野自由地进入他的大脑。

然后,佐井的身体抽搐了起来。他痛苦地喘着气,甩开了井野的手,四肢在剧痛中颤抖着。

“见鬼——井野!”小樱立刻冲了过去。香磷适时解开了封印,她很快进入牢房,来到了佐井的身边。佐井歪倒向一边,双眼上翻,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着。

现在封印被暂时解除,鸣人也想冲过去,但佐助拦住了他。“你只会给他们添乱,白痴。”他说,从惯常的毫无情绪的声调中隐约透出一丝关切。

卡卡西看着小樱在治疗佐井,心中逐渐升起一股绝望。当她试图帮助他时,她的查克拉在狂暴地闪耀着,双眉紧缩在一起。好像足足过了有几分钟,佐井终于停止了抽搐,陷入昏迷之中。

小樱向后坐去,在额头上抹了一把。“他的情况现在稳定了,”她说,如释重负地垮下了肩膀,“我想是因为同时接受两股思维控制术有点太过火了。我并不认为这对他造成了什么脑损伤,但我们需要去医院确认一下。”

在她的身旁,井野用手捂住了嘴。她的眼中含着泪,但她还没有丧失决心。“我会来料理这件事,”她说,“毕竟是我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

“井野,不……这不是你的错。”小樱争辩道,但井野并不接受。

“不。这是我的错,同样也是第一个对他做这种事情的人的错。但我会查出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我保证。我会查出来的。”说过这些话后,她牵起佐井的手,轻柔地握紧。

卡卡西感到胸口传来一阵抽紧的感觉。当他还要更年轻的时候,他是如此确信,鸣人这一代不会再经历类似的艰难坎坷。他是这样的大错特错。

他清了清嗓子。“等他醒来了,请通知我。香磷,我希望你协助井野,看看有什么是你能做的。”

幸运的是,香磷并没有对他的指示提出抗议。很快,在其他几名守卫的帮助下,两名年轻的女性将佐井搀扶了出来。

“鸣人,小樱,佐助,我希望你们三个去调查根的指挥部。在佐井所说的那些话里有些东西和时间线对不上。如果有必要的话,彻查整座大楼。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东西在那儿。”他草草抓了下后脑勺,然后想起了一些事情。“哦……还有,呃,如果你们发现了一个打扮得怪模怪样,查克拉感觉起来像我的家伙,就……就无视他吧。”

佐助向他投来锐利的目光。“你的影分身?你把他送到那儿去了?”

在并不知道影分身真的乔装打扮起来了的情况下,佐助仅凭“打扮得怪模怪样的家伙”这个形容就能知道那是他的影分身,这令卡卡西觉得有点被冒犯了;但他努力克制住了自己幼稚的回答(“看看你自个儿的打扮,佐助!”)。他只是难为情地笑了笑。

“什么影分身?发生什么?”鸣人问。小樱耸耸肩,看起来和他一样的意外。

卡卡西叹了口气。他的秘密计划泄露的太多了。“我只是……有种预感。我还发现如果我亲自前去调查的话,你们这些孩子并不会赞成这种做法,所以我派了一个影分身作为替代……”

鸣人和小樱谴责地看着他。

“好吧。这算是某种进步了?”小樱犹豫着说。

鸣人看起来依旧一脸狐疑。“如果我们碰到了那个影分身,我会照脸砸他一拳,这样他就会爆炸掉。你不应该使用这么多的查克拉。”

“这个嘛……他或许会派上用场的!”卡卡西尝试着辩解,但他怀疑这份努力注定要失败。对他来说幸运的是,当鸣人再次转向佐助的时候,这段对话很快被他带跑了题。

“所以,你知道老师派出去了一个影分身,而并没有告诉我们?”他叫嚷道。

佐助的眼睛微微睁大。“那只是一个影分身,我没发现这件事重要到——”

“这件事该死的就是这么重要!”鸣人大声反驳。

卡卡西决定趁机脱身。归根结底,他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需要料理。当鸣人和佐助在他的身后争吵起来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然而却被小樱铁一般地抓在他胳膊上的手拦了下来。“老师。不论你打算去做什么,请——请让我跟着你。”她说,明亮的绿眼睛溢满了真诚,令卡卡西感到他的心脏再次抽紧。在一旁,鸣人和佐助的吵架还在继续。

哦,天呐。小樱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女忍之一。他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了微笑。“好吧。我会在路上慢慢解释的。”

小樱向他露出的感激笑容令这一切都变得物有所值。

和小樱一起,卡卡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走廊,一头扎进刑讯情报处的迷宫之中。在上方,他能感觉到他的暗部护卫队在追随着他——其中包括公牛。

只要一个简单的查克拉信号就足以召唤公牛。只要一个。然后他就可以查出他的这名老队友兼老同事是否成为了一个叛徒,还是只是一名糟糕的特工。

突然之间,他十分庆幸小樱在他的身边。

(TBC)
————————————
[注1]此处原文鸣人的后缀是“sama”,而小樱和佐助的后缀则是“san”。但是翻译成樱女士和佐助先生很怪异,所以就一概用“大人”了。
[注2]此处原文纲手的话是“He is-[was] more familiar with……” 动词的改口表示小春和炎已死。
标题的顾问指的应该是纲手,不是小春和炎。另外日常心疼佐井……

评论(10)
热度(98)
  1. 言临URURU 转载了此文字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