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16-1 (英文同人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十六章 拖着你的跛脚(然后跑起来)(一)

卡卡西领着小樱穿过刑讯情报处蜿蜒曲折的走廊。她并不确定为什么他对这里如此熟悉,可她跟随着他的指引,并没有提出质疑。他保持着均匀的步速,但从他苍白的肤色上她能看得出来,他的状态在每况愈下。

他的狗,比斯克,蹭了蹭她的腿,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多谢你跟过来。头儿今天一点都没休息。”它尖声说。

卡卡西回头瞥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

小樱向那只狗笑了笑。“没问题。我很高兴自己能派上用场。”

“说起来,小樱,你是一名医忍,对不对?卡卡西的病症……请你时刻盯着他。纲手今早看起来非常担心。”

小樱停下了脚步。“纲手……今早?这是什么意思?”

比斯克张开嘴正要回答,但在它说话之前,卡卡西叫住了他们。

“我们快到了。”他说,踏入一个更加宽敞的房间,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屋子里。

小樱决定暂时压下她的忧虑——不论卡卡西在计划着什么,她怀疑这一切都会在这间屋子里发生。

“这是哪儿?”她轻声问。

卡卡西老师抓了抓后脑勺。“从我可以透露的方面来讲,这儿是用来给囚犯放风的。虽然这里并没有任何真正的窗户。”他叹了口气。“看起来像是个压抑的地方。不过,它依旧会起作用。”

“起什么作用,老师?”小樱问。

卡卡西转向她。和从前相比,现在他的两只眼睛都露在外面,这令他变得稍微易于解读了一点,但除了“开心”、“担忧”、“懒散”和“愤怒”之外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情绪(尽管鸣人宣称他学会了去分辨某种被他称作是卡卡西老师在读小黄书时的表情。这表情究竟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小樱并不知道)。而现在,卡卡西老师看起来毫无疑问非常忧虑。

“我没法用太多的细节来解释它,所以我会直接这样做;我们将要在这里见一个人,他可能会更加了解我们那位毛茸茸的朋友。”卡卡西老师说。

毛茸茸的朋友。狐狸?小樱皱起眉头。卡卡西老师指的是谁?

她看着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印。他的查克拉凌厉地闪烁着,片刻之后,一名暗部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他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厚厚的棕色头发从面具后面一撮一撮地支棱出来。“您召唤我,火影大人?”他瓮声瓮气地说。

什么……一名暗部?小樱立刻感觉到了事情的古怪。这个人和狐狸有什么关系?但这并不能解释卡卡西老师什么都没有说的原因——作为他的暗部护卫,这家伙可能全都听到了。

“暗部公牛——我想要询问你,为什么你昨晚没有去护卫小春大人。”卡卡西严肃地说,双臂交叉在胸前,水平盯视着公牛。皮肤之下,他的查克拉奔涌着,渐渐鲜活生动起来;对于任何能感知到查克拉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威胁信号。

公牛瑟缩了一下,低下了头。

小樱感觉她的心跳加快了。当然。如果卡卡西老师曾命令某个人在晚上的某个时候和佐井换班去护卫小春,这完全符合情理。如果那是公牛的职责……为什么他没有发出警报?

公牛单膝跪下,小樱皱起了眉。

“火影大人……请相信我,这纯粹只是一个错误——”

“我了解你,公牛。我认识你很多年了。你并不是那种会犯菜鸟错误的类型。现在告诉我真话;你昨晚做了什么?”毫无预警地,卡卡西老师厉声打断了公牛,声音中带着愤怒。小樱眨了眨眼。她几乎从来没听到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讲话。

卡卡西老师的话音落下了,随之而来的死寂仿佛要延伸到无穷无尽。终于,公牛微微变换了他的姿势。首先,他的手指从地面上抬了起来,然后是他的膝盖,然后他换成了一个闲散的站姿——漫不经心,完全不像是当暗部向他的火影做出汇报时应有的样子。

“我遵循着我的主人的指示,火影大人。”公牛说,声音中带着透出好奇的语调。

“你的……主人?”小樱重复道,本能地聚集起她的查克拉,这样她就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瞬间做出反应。现在,她不再是卡卡西老师的学生,而是他的保镖。尽管他很可能讨厌这种说法。

公牛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垮下肩膀,发出怪异的笑声。“哦,为什么不呢?这场游戏正中我的下怀。如果你没有命令我去换佐井的班,或许一切就都会好起来了。但是,你需要为此负责。”

卡卡西老师的查克拉在危险地翻涌着。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沉重而闷热,突然之间从四面八方压向小樱,裹挟着能量的爆裂声,亟待被释放。杀意。

公牛肉眼可见地哆嗦了一下。“对,好吧,你可能会杀了我,或者让我的余生都荒废在监牢里。这并非出自个人行为,卡卡西前辈,我向你保证——在暗部时,你是一名优秀的同事。一名暗杀大师,我原本会很高兴效劳于你的麾下。但是这是错的,你明白,这个制度。”他的语速很快,声音微颤。

“制度?”卡卡西老师咆哮着,“什么制度?”

忍者制度?小樱想,感到有些不舒服。

公牛发出了嘶哑的笑声。“你对此一无所知,这个事实已经说明了足够多的东西。就像这还不够明显一样——一代又一代的火影,你们没有一个人曾意识到你们所做的事情都是错的。”

什么是错的?”小樱厉声问,她的怒火在滋长。这个男人没有资格去侮辱火影们。

公牛飞快地摇了摇头。“你也是这制度之中的一员,小姑娘。裙带关系。至今为止每一名火影都和他的前任或多或少地沾亲带故,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在犯同样的错误。如果团藏大人被任命为第六代火影,或许事态会终究有所进步——但是不,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个世袭祖荫的酗酒白痴,以及懦夫和叛徒的儿子——”

对纲手的贬低夺去了小樱大半的注意力,让她几乎没能听见第二句侮辱之言,直到她看见卡卡西老师瑟缩了一下。小樱迅速看向他,但是在那之前,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已经被愤怒所取代。

“所以呢,你们要杀掉顾问们和我来发表这个宣言?”他说。

“哦,狐狸说这会是你在这过程中所将面临的一切,但我并不相信他。我想他是对的——又一次对了。不止是这样——远远不止是这样。看吧,你并不会死——这完全不是计划的一部分……”公牛嘶声说。

比斯克竖起了颈上的鬃毛,掀开嘴唇露出剃刀般锋利的牙齿,开始朝着公牛低狺。

小樱眨了眨眼。“呃……什么?”

一瞬间因震惊而引起的沉默,然后公牛再次笑出声来。“至少,不是直接致死。你觉得我们没有料到纲手或你的学生会对你提供治疗吗?首先,我们除掉你的小朋友们,你的盟友们。然后,当你在村子的眼中成为一个完全、彻底的失败者时,我们才会干掉你。又或者我们甚至不需要这样——或许村子会替我们代劳,就像他们曾经对你的父——”

够了。”卡卡西老师厉喝。小樱不禁对他侧目而视。他看起来惊慌失措,双眼大睁着,脸颊浮起红色。公牛要说的是什么……?

“什么……为什么……这是某种……私人方面的怨恨吗?”卡卡西老师嗫嚅道。

公牛歪了歪头。“一点点。也许吧。又或许我在说谎。或许我至今为止说的所有事情都是假的。不过,有一件事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将会变得越发虚弱。我想知道,当本应该成为他们保护者的男人无法再履行他的职责的时候,村子又会怎么想呢……?”

小樱受够了这些。“好了!”她大叫出声,“你说够了没有!”

“不,小樱——”

小樱无视了卡卡西老师,冲向公牛。当然,他是一名暗部,但她是春野樱

她来到了足够近的距离,足以看到公牛的眼睛在面具后面睁大,然后他终于设法做出反应。他侧身滚倒,避开她的拳头的攻击范围,因这一击所造成的空气震荡差点失去平衡。

妈的——!

公牛试着来了个扫堂腿,但她轻易地跳过他的腿,然后重重地踩在了上面。她听到了咔嚓一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断裂了,然后公牛痛叫出声。

继续着她的行动,小樱伸出左手揪住他的衣领。公牛快速地结下一串手印,她不得不向后跃去,以避开从他的面具后面爆发出的火球。

突然响起的凶狠吠叫令她一瞬间有些分神。比斯克箭一样地从她的身边冲了出去,直奔公牛。这只小狗跳到了这名特工的身上,目标直指他的喉咙。在她身后,卡卡西老师发出一声咒骂,大声叫喊着什么,但小樱基本没有听清。

比斯克朝着他的肩膀重重咬下,公牛惨叫起来;但他是一名暗部——仅凭一条断腿和一只狗还没办法放倒他。他振臂一挥甩开了比斯克,将那只可怜的忍犬丢到了半个房间之外,紧接着便迎上了卡卡西老师所制造出来的,从地面迸发崛起的一簇尖石丛。

公牛大叫着,设法躲开了最致命的伤害,但一支石箭将他的斗篷钉在了地上。小樱趁这个机会朝他冲了过来,一条手臂向后收去,然后将拳头狠狠地砸向他的太阳穴。

就算不使用查克拉,她的力量也足以将他一拳击昏,并打碎他的面具。然而,在最后的一刹那,他撕裂了自己的斗篷,借此躲开了她的攻击,所以她的拳头只是擦过了他的面具。

面具在她的碰触下应声碎裂,露出了一张苍白惊慌的脸孔。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着,她绿色的双眸中神情坚定,直直望入他惊恐的棕色眼睛之内——然后他向她露出了一个绝望的微笑。

在她真正理解他在做什么之前,他已经用力咬碎了某个东西。哦不——那是——

当小樱赶到他身边的时候,公牛已瘫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还在抽搐着,但他眼中的光芒已经消逝了。

氰化物。而且是某个尤其剧毒的类型。

“是自杀的毒药,”卡卡西老师在她的身后说道。他听起来筋疲力竭。“看起来他……他是有备而来。他一定是已经怀疑到了——”

小樱跨到公牛的身上。她依旧气喘吁吁的,弯下腰,将面具的残余部分从对方的脸上摘了下来。他看起来平凡无奇——狭长的棕色眼睛,仍然在半张着,看向她时仿佛还残留着些许痛苦,鼻子高挺。作为一名暗部来说,他的年纪大概在三十后半左右。

小樱回望向卡卡西老师。“是他吗?不是什么人变身成他的样子?”

卡卡西疲倦地点点头,来到她的身边。他的脸色看上去甚至比之前更加苍白,行动僵硬。影分身,通灵之术,再加上刚才的土遁忍术,通常状态下它们并不会令他行动迟缓,但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是他。也不像是在被他人所操纵着。”

比斯克一瘸一拐地走向他们,倚靠在卡卡西老师的腿上。公牛的血迹依旧残留在他的长吻与牙齿之间,令这只平日里可爱的小狗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凶狠。“我不喜欢这个人。”它抱怨道。

卡卡西老师叹了口气。“你做了件蠢事,比斯克。”

“但是他侮辱了老主人。”比斯克发着牢骚,抬头望向卡卡西老师。

老主人?什么……?

“很多人都曾这样做过。”卡卡西老师喃喃自语。“走吧,小樱。我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论如何,或多或少。”

“他的尸体怎么办?”小樱问,但当话说出口时她已经明白了答案;查克拉的信号在他们周围亮起,很快一队狱警就涌入了整个房间。他们一定是感应到了在战斗中释放出来的查克拉。

“抱歉,老师……如果不是我冲了过去……”小樱迟疑着说。

卡卡西老师摇了摇头。“没关系。他怎么都会这样做的。他知道他无法同时与我们两个为敌。”

小樱突然想知道,如果卡卡西老师当初孤身一人前来,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他能够打败公牛吗?她突然感到一阵迫切的焦虑,仿佛一把刺入身体的尖刀——他会不会死呢?或者——哦——她现在这算是被公牛刚才的话给绕进去了吗?她将这些疑虑统统挥开。老师当然会赢。有她在只是……让这件事变得更加轻松了。对吧?

那些话……她还有其他的问题。她抬眼看向卡卡西老师,后者依旧在盯着公牛的尸体;即使狱警和暗部们已经将其团团围住,准备带走,也依旧没有移开目光。

“卡卡西老师,他所说的关于您的父亲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小樱小心翼翼地发问。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卡卡西老师的家庭几乎一无所知——唯有他们一直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醒目的空缺。她一直将这视为他们已经死了,但她却从未真正想过更深层的东西。

“那是……啊啊。没什么,小樱。”卡卡西老师没有对上她的双眼。“我们……我们回去吧。看看佐井现在醒没醒来。”

小樱有所预感,这背后还隐藏着很多秘密。或许是时候该去拜访一下纲手师父了……

(TBC)
————————————

日常心疼旗木父子(1/1)
公牛真是xjb扯……说裙带关系,那去问问团藏的老师和小学同学是谁好吗←_←

评论(1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