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两个人的旅行(完)

战后背景,一个差点土到家了的故事。一发完结,多结局,请自取所需。

————————————

A1

他在空旷无人的荒原上苏醒过来。

守在一旁的两只秃鹫发出失望的啼叫声,振翅飞出他颠倒的视野。他慢慢地从地上坐起,困惑地打量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他不该还活着的。没有人能从辉夜女神的共杀灰骨下逃生,不然他又何必要用瞳术转移走射向卡卡西的那一根——尽管他承认他在那一刻存有放弃生命、解脱自我的私心。

但是他失败了。他还活着,还有心跳,还在呼吸。他感觉自己现在和死去之前没什么不同,除了……

宇智波带土眨了眨黑色的眼睛。

神威。”他说。

什么都没有发生。

A2

失去了查克拉和血继限界的四战发起者在荒原上蹒跚独行。

神明对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带土想。给了我无用的、我并不想要的生命,却又夺走了我赖以生存的力量。

但是没关系,他可以再死一次。

带土来到了一处断崖。崖下,水流奔涌不休,汹涌湍急,足以成为一处合格的葬身之地。闭上眼睛,他张开双臂,准备迎接第二次死亡的降临——

“啊,我的行李!有谁……有谁能来帮帮我吗!”

带土睁开双眼。低头循声望去,他在山崖底部的浅滩上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以不自然的姿势歪坐在地上。在她的前方不远处,一个捆扎得结结实实的包裹正在水中一沉一浮,渐渐漂离它的主人。

扑通!

带土从山崖上一跃而下。

A3

“哎呀,真是太麻烦你了,带人君。”名为千惠的老婆婆伏在白发宇智波的背上,感激地连声道谢。“先是帮我捞回了漂走的行李,又主动提出要送我回家,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如果现在的年轻人都能像你这样热心而优秀就好了。”

“不……您过奖了。”带土低声否认,“我不是……我并没有您所说的那样好。”

千惠婆婆住在附近的日高之山,半山腰处的一座小木屋里。带土背着她回到了家中,用自己所掌握的医疗知识替她包扎了被尖石片划伤的小腿。然后他打算告辞,去做自己的事情;千惠婆婆挽留他住一夜,被他谢绝。

“那至少吃顿饭再走吧?”老妇人恳求地看着他,而带土无法拒绝这样的眼神。于是他们在火塘边坐了下来,带土看着千惠婆婆将自家后院种下的蔬菜放进锅子里,不一会儿浓郁的汤的香气就飘满了整个房间。

“为什么要自杀呢,带人君?”将热气腾腾的碗递给带土,婆婆突然问。

带土沉默着。

“会有人伤心的。”

“不会。”

“真的吗?”

“也许……有一个人会。”过了半晌,带土终于迟疑着说,“但他并不知道我还活着。”

“那你就去告诉他。”婆婆语气笃定,“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会吗?

——最后不是作为敌人,而是作为朋友彼此告别……你还是那个经常因为帮助人而迟到的你,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时间,生命,这些都是很宝贵的东西呀。”婆婆拍了拍带土的手,“不要浪费它们,也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来。”

可他已经浪费掉了二十年来的人生,做下了无数令自己后悔万分的错事。

“多谢款待。”带土放下碗,站起身来,“我该走了。”

“啊,请再稍等一下。”这一次婆婆并没有提出挽留。她拄着拐杖——带土下午时为她新削的一节树枝——走进卧室,片刻后又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套衣物,还有一顶草帽。“这副样子走出去会很显眼的吧?”她看着带土半边的白色身体,并没有流露出厌恶或者畏惧的表情。“这是我儿子的旧衣服。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收下吧。”

“……谢谢您。”

“还有,”等带土换好了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千惠婆婆又说,“如果将来你改变了主意,又无处可去的话,就回到这里来,和我一起生活吧。”她慈祥地看着他,以一位母亲所独有的目光。

带土一愣。“您的儿子……”

婆婆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他也曾是一名忍者……在一个月前的战争中去世了。”

带土落荒而逃。

A4

带土开始朝火之国的方向前进。木叶与日高之山有千里之遥,如今他失去了神威,只能用双脚去一步步地丈量土地。

好在他现在时间充裕,耐心十足,而且一点也不急着抵达终点。

这一路上并非风平浪静。带土经过了被尾兽炮所波及的城镇,看着人们在废墟边上举行葬礼,一面为死去的亲人而哀号痛哭,一面愤恨地咒骂着发动了战争的罪人。他碰上了拦路劫掠的盗贼团,柱间细胞赋予他高于常人的恢复能力和身体素质,尽管失去了查克拉,他还是在仅有一点点挂彩的情况下成功端掉了对方的老窝。

有一次他甚至还和几名参加过第四次忍界大战的云隐村忍者迎面遭遇,幸亏在对方注意到他、确认他的身份之前,他已经先一步及时避开,远远绕路而行,这才终于逃出生天,转危为安。

太过醒目的外貌特征令带土不敢前往人群聚集的城镇。他在偏僻的野外行走,躲避着毒虫猛兽,月亮为他照亮前路,北极星为他指引方向。他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心无旁骛只有一个念头:回到木叶,去看——

从日高之山出发起的第七十八天,带土终于回到了他的故乡。

守卫当然注意到了带土,但一个并非忍者的普通人不可能对村子造成什么威胁,所以他们放任他徘徊于那两扇巨大的木门之外。带土也没有进入村子里面的打算;他只是远眺向尽头的火影岩山,满意地看着新刻上去的第六个头像,嘴角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微笑。

当然了。卡卡西当然会成为六代目火影。毕竟……他是卡卡西嘛。

他在门外的树林中久久地站着,望着卡卡西的石像,从朝阳初升直到暮色四沉。直到那两扇沉重的大门在机关的操作下缓缓收拢,轰然闭合,阻挡了他的视线。

然后他转过身去,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带土并没有立刻返回日高之山。木叶难得地勾起了他寻访过去的冲动,尽管不曾拥有任何美好快乐的回忆,但在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去旧地重游,或许也会另有一番别样的滋味和感受。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重新踏上了旅程,并将第一站选定为一切开始的地方。

A5

站在神无毗桥的遗址上,带土看着流水从脚下匆匆而过。他想着过去,他的,琳的,卡卡西的;他又想着未来,他的,卡卡西的……他们的未来。

他们的。这个词散发出蜂蜜般诱人的香气,仿佛在嘴里过一遍就能尝到甜丝丝的味道。

但带土还不能去见卡卡西。他的死令战争的后续处理变得简单而易于安排,达成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从挑剔的结局。如果他公然出现在木叶,那么他还活着的消息将会如瘟疫一般迅速传遍整个忍界,而卡卡西将陷入另一场抉择之中。

不论是为了保护木叶而放弃他,还是为了保护他而放弃木叶——尽管带土并不认为卡卡西会这样做——对于卡卡西来说都将是一个万分艰难的决定。而带土不希望再因为自己的事情给卡卡西带来任何一点痛苦。

他们现在不能相见,但是……以后呢?如果有朝一日,卡卡西从火影的位置上下来了,不必再担负对木叶的责任了,那么他有没有可能也离开村子去旅行呢?有没有可能……也会来到这些承载着回忆的地方呢?

等那一天真正来临,只怕十多年都过去了吧。到那时,或许他们就可以……

带土的眼中燃起一丝期盼,但很快这一小撮希望的火苗就再度熄灭了下去,被迟疑和犹豫所取代。

他……应该让卡卡西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吗?

那只左眼和那句约定。卡卡西被他所给予的这两件事物影响了、禁锢了十八年,如今终于能释然了,放下了。既然如此,他还应该继续阴魂不散,再次出现在卡卡西的生命中吗?

带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他在断桥桥头长久伫立,好似一尊无生命的雕像。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白发的宇智波终于动了,慢慢地蹲下身去。

挑了一块还算平整的石板,带土抽出一支从盗贼团处收缴过来的匕首,割去裂缝中生出的野草。然后他握紧匕首,在石板上一笔一划地刻下“日高之山”这几个字,并在末尾附上一个小小的神威图案。

那么就这样好了。如果多年以后卡卡西真的和带土一样踏上了回忆之旅,碰巧看到并理解了带土所留下的信息,他自然可以选择要不要来见带土。如果卡卡西希望和带土划清界限,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或是他根本不曾来到这里,不曾看到并领会这些讯息,那么带土也将接受命运的安排。

他决定将他们的未来交给上天。

B1

卸任的六代目火影准备去旅行。

“如果老师一定要出远门的话,”在漫长的拉锯战过后,先前一直持反对意见的鸣人做出了让步,“那么至少让未来跟着你,这样我们也会更放心一些。”

“好吧。”虽然并不觉得自己的身手已经衰退到了要靠小辈来保护的地步,但是拗不过鸣人的坚持,卡卡西还是做出了妥协。

两个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踏上了旅程。卡卡西制订的行程很宽松,他们走走停停,速度并不快。未来隐约感觉到先代火影似乎在朝着某处特定的地点前进着,可当她小心询问的时候,得到的却只是一个弯起眼睛的微笑:“这个嘛……虽然确实是有几个想去看看的地方,可倒也不是那么着急。我们这次出来并没有什么秘密任务在身……你放松点也可以啦。”

他们一路北上,逐渐离开火之国,进入了铁之国的境内。未来发现卡卡西开始变得沉默,偶尔会对着镜中、或是水面倒影中的自己的左眼出神。当他再次开口时,他向未来讲起了十多年前在这里举行过的那次五影会议,以及随后发生的一系列风波。

“就是这里了。”他们在一栋二层建筑门前停下脚步,卡卡西说。这是一间老式的和风旅馆,外表还保持着近二十年前的风格。“鸣人想要请求先代雷影收回对佐助的通缉,于是我与大和就带着他离开了木叶,一路跟踪,终于在这里赶上了雷影一行人。可惜鸣人的恳求没能动摇艾追杀佐助的决心,而在那之后……”

他的声音飘散在清晨潮湿微凉的空气里。银发男人目不转睛地望着新近翻修过的屋顶,没有继续他的讲述。

见卡卡西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未来体贴地没有去打扰。她背起手,好奇地围着这座小楼走了一圈,上下打量;目光无意间掠过阴面墙根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她的目光一凝,随即便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六代目大人……请您过来看一下!”

“嗯?”从思绪中抽身回现实,卡卡西快步走了过去。“发现了什么——”

看清那些刻字的瞬间,卡卡西猝然收声,脸上极罕见地流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B2

——我还活着。

紧握着拳头,卡卡西死死地盯着留言末尾处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图案,许久没有出声。一瞬间他仿佛感觉自己的血液全都涌上了大脑,又在下一刻迅速奔流到脚底;先是让他的心变得火热,随即又很快变得冰凉。

双膝渐渐弯曲,卡卡西慢慢地、慢慢地蹲了下来。“这痕迹,”他嗫嚅出声,庆幸面罩遮掩住了自己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已经留下了至少有十多年了。”

生平第一次,他如此痛恨起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老练的忍者素养。

未来轻轻地“啊”了一声。“难道是在……在那之前……留下的……”

年轻的女忍并没有将话说得更直白,但卡卡西已经理解了她的意思。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反驳对方——根本没有另外一种可能,不是吗?

他抬起手。颤抖的指尖抚过那行文字,最后停留在了万花筒写轮眼独一无二的花纹上面。

“为什么我当初没有发现呢。”他喃喃自语,“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呢。”

B3

两名忍者继续踏上旅程,却无法再保持悠闲。卡卡西迅速推翻了原来的计划,制订出了一张全新的行程单。

他需要去追踪,去确认,去寻找一个迟来了十多年的答案。

他们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下一个地点。第二站是当初佐助与团藏战斗并将其杀死、第七班重聚又分道扬镳的那座大桥;站在桥底仰望拱形的顶端,卡卡西在一块石砖上成功发现了第二条陈旧的信息。

——我很想你。

未来不知所措地看着卡卡西,后者则凝视着那块石砖。在她能够看清并分辨之前,那些在先代火影眼中奔腾翻涌的情绪已经被重新全部镇压了下去,仿佛他这一生中早已习惯于压抑自己的感情。

然后卡卡西用苦无割破了自己的手指,飞快结印后一掌拍在地上。“通灵之术!”

砰的一丛白烟升起,帕克应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看起来和十几年前并没有任何不同。“哟,卡卡西,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想起来召唤——”

“我需要你的帮忙,帕克。”卡卡西无视了忍犬的寒暄。他的语速急促,说话间带着微微的气喘,而未来可以肯定这绝非出于使用忍术的体力消耗。“还记得当初我带着七班和八班去寻找与鼬决战的佐助吗?然后我们被……被拦住了。我希望你帮我找到那时我们双方遭遇的那片树林。”

听到这个堪称荒唐的要求,帕克瞪大了眼睛。“办不到,卡卡西,”他断然说,“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

“办得到。”他的主人第二次打断了他的话,“必须办得到……我必须去那里。”

或许是太少见到卡卡西有如此强硬的时候,又或许是同样察觉了什么,帕克没有再争执下去。他嗅了嗅地面,然后抬头望向某个方向。

“是在宇智波一族的秘密集会地附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说,迈开四条腿向前跑去,“我会尽力而为。跟上来吧!”

B4

他们真的办到了。尽管在同一片树林里转悠了整整六天,期间卡卡西将他的八只忍犬都召唤了个遍,最终忍者们还是成功找到了当初的那片树林。

当未来拨开一串垂下的爬山虎,在树皮上找到了第三处刻痕时,这些辛苦似乎终于都有了意义。

——来见我吧。

然后他们毫不留恋地离开,前往水之国边境的某处丛林。时隔三十多年的故地重游,但这一次卡卡西并没有再借助忍犬们的帮助。他不需要——除非有人把他的脑子挖出来,封印他的记忆,否则他至死都不可能忘记这里。

卡卡西在琳死去的地方发现了第四条留言。

——我在等你。

“未来……你先回木叶去吧。”将发现刻痕的乱石堆恢复成原样,卡卡西缓缓起身,轻声说道。“最后的那处地方,我想一个人去。”

连日来的奔波与寻找令他迅速地消瘦,原本正好合身的制服现在只要抬起手袖子就会滑下去一大截。这并非完全出自于身体的劳累,未来和卡卡西本人都很清楚。

“可是,六代目大人……”未来担忧地看着他苍白憔悴的脸色,即使戴着面罩也早已无从遮掩。

卡卡西没有给她继续规劝的机会。一阵飞旋的树叶过后,原地已再无银发火影的踪迹。

B5

——日高之山。

最初之地,最后的留言。

仅剩的一点支撑着他站立的力量也消散了。卡卡西跌坐在神无毗桥的断桥桥头,身体向一边无力地软倒下去。不必再在晚辈面前假装坚强,他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这一次甚至没有去费心克制自己肩膀的颤抖。

“可恶……可恶!”脸埋在胸前,他发出沉闷的呜咽,一直以来压抑着的痛苦在这一瞬全盘爆发,顷刻间将他灭顶。

似乎他的人生永远都是由错过与悔恨所组成的。为什么他从前一次都不曾回到这里看看呢?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再次回来看看呢?

带土在给他留讯息啊。他还活着,他很想他,他希望他去见他,他在等他。如果他早一点看到了,去见带土了,或许后来的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或许……或许他甚至能阻止战争的发生,这样一来说不定带土也就不用死了,可以活下来以另一种方式赎罪。

日高之山。卡卡西用手指描画着那已经有些模糊的刻痕,却已经失去了再次迈开脚步的力气。他无法自控地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幕幕画面: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正式开始之前,某一段时间之内,带土曾固执地停下了全部的行动,执拗地等在日高之山上,盼着卡卡西能及时看到这些讯息,及时去找自己。但是带土的希望落空了;于是他在失望之下发动了战争。

卡卡西明白他在异想天开。更有可能的是在带土心中他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带土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在乎他,他也根本无法左右带土的行动和决定。可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成功率,那毕竟也是一种可能——一种卡卡西所梦寐以求,愿意付出一切来交换的可能。

可他已经永远地错失了这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在带土死后他才收到的这些讯息,如今已没有了任何意义。

轻微的沙沙声在卡卡西的身旁响起。片刻之后,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搭在了他的肩上。

“……六代目大人。”是未来,声音因惊慌无措而颤抖。“很抱歉违抗了您的命令,但是……”

卡卡西任由她将自己轻柔地搀扶起来。

“回去吧。”他低声说,神情麻木,双眼深处透出绝望的死灰。

“旅行……结束了。”


说明:Normal End 到此为止。其实BE和HE应该详细写出来的,但是今天本来就是忙里偷闲,实在没时间了。先扔一个简短版本上来,等以后有机会再细化。
由此进入Bad End
由此进入Happy End

(THE END)
————————————

日高(Hitaka)为名山神威岳所属的山脉,神威岳是日本神话中月读命大神(一说带土原型)错杀保食之神(一说卡卡西原型)的地点。玩了一个无卵用的NETA。
其实我最初只想写到Normal End就结束来着……然后阿兔兔 @一只灰毛兔 友情赞助了Bad End的灵感233333所以锅是她的!【不】
谢谢阅读!假期快乐~

评论(50)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