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历代火影/七班】心火相传 #2-1

◇ 战后四位秽土火影复活
◇ 粮食向短篇集,主卡卡西&扉间
◇ 扯淡,放飞,OOC,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通灵》上

1
一切都起始于一乐拉面店里的某次普通的师生聚餐。
卡卡西抽筷子时不小心打翻了放在一旁的小调料瓶,盖子碰巧没拧紧,撒出来的黑胡椒顺风糊了鸣人一脸。
在鸣人因打喷嚏而反射性闭眼的几秒钟内,卡卡西成功吃完了一大碗一乐新推出的超豪华·地狱激辛拉面,并且重新拉上了面罩。
看着老师泰然自若的上半张脸,鸣人知道自己不仅钱包破产了,第15264次看到卡卡西真面目的计划也破产了。

2
“鸣人,想不想真正地和你的母亲见一面?”这时卡卡西突然慢悠悠地说。
“诶?想当然想,可是秽土转生之术不是被老师你们这些火影联名封禁了吗?”一秒从懊恼状态中解脱出来的鸣人疑惑地问。
“这个嘛……你也知道明天是水门老师的生日,我一直在想要送什么样的礼物才能最让他高兴。正好最近得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总之,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卡卡西说,离开椅子站起身来。
“多谢款待哟,鸣人。”他微笑着拍了拍学生的肩膀,用瞬身之术离开了拉面店。

3
鸣人所不知道的是,回家后卡卡西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漱了半小时的嘴。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他脸红得像是被迫出声读完了一整本亲热天堂,就算隔着面罩都能看出嘴唇肿起的形状。
“自作自受。”唯一知情的扉间如此评价。

4
第二天清晨,波风家的房门被气势汹汹地敲响。
“你们这对笨蛋父子要睡到什么时候?再不开门我就直接闯进去了啊我说!”不速之客压迫力十足地大吼。
“早上五点半就来扰人清梦,有什么事不能过几个小时再来啊我说……”揉着惺忪的睡眼,鸣人拉开了房门。
他的表情与声音在看到门外的红发女人时蓦地定格。
“鸣人!”玖辛奈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喜极而泣,“我终于见到你了!”
河狸睡帽从鸣人的头上滑落,掉在他的脚边。
“见……见鬼了啊我说。”他喃喃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5
波风水门于五十秒后被两枚一红一橙的炮弹砸醒。
从枕头底下抽出的飞雷神苦无被反握在手里,他一边手掌流血,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家人重聚的喜悦稍稍冷静过后,玖辛奈不得不承认她来得确实早了点。
“没办法,我实在是太想尽快见到你们了嘛,一秒钟都等不及了。要怪就怪卡卡西今天早上起得太早吧。”她说。

6
一家三口度过了十分美好的一天。
水门和鸣人领着玖辛奈参观了忍者学校,品尝了一乐拉面,还去了村外夫妻俩一救定情的那片小树林。
木叶的人民群众纷纷表示被闪光弹喜闻乐见地闪瞎了狗眼。
傍晚时三个人并肩坐在水门的头像上看夕阳。
“老妈,你能留下来过夜吗?哪怕只有一晚也好……”鸣人恋恋不舍地看着玖辛奈。
玖辛奈还没等回答,身上突然“嘭”地腾起了一股白烟。
白烟散尽之后,坐在水门和鸣人中间的变成了一脸尴尬的卡卡西。

7
“啊……抱歉,老师,鸣人。”卡卡西摸着后脑勺苦笑。
“时限到了,玖辛奈已经回去了。”他说。
之后卡卡西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来向哭得像个打翻了拉面的孩子一样的鸣人解释这并不是变身术。

8
“在整理火影塔的某间档案室时,我发现了这样一个东西。”在鸣人平静下来之后,卡卡西将手里写有“亡者通灵之术”的卷轴展示给波风父子看。
“在这段时间内,施术者会被召唤而来的死者附身,自己的意识则陷入沉睡。因为身体机能也将完美模拟为死者的样子,所以就连白眼或写轮眼都无法看穿,真的是非常厉害的忍术。”他解说道。
“卷轴上好像没说通灵有时间限制。是不是会有没说明的副作用,比如使用时间越长对施术者的危害就越大?那以后这样危险的术还是别用了。”水门担心地看着学生单薄的身板。
“不会不会,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我向二代目大人确认过。水门老师你大可放心。”卡卡西连忙保证。

9
“那为什么会有时限呢?”鸣人问。
卡卡西的表情突然变得比之前还要尴尬。
“因为它是个忍术,鸣人。是忍术就需要查克拉来维持。”他回答。
“而我的查克拉只够支撑十几个小时。”他补充道。
漩涡·精十·因为十是上限·随身携带九喇嘛牌充电宝·鸣人陷入了沉默。

10
“那我来学这个忍术吧!这样一来就算没有秽土转生,大家也都可以见到自己死去的亲友了!”鸣人自告奋勇。
“设想很好,不过……你大概学不了。”卡卡西很遗憾地说。
“我不信!”鸣人愤愤不平地夺过卷轴。
半小时后他练好了手印。
“在脑海中想象出老妈的样子,然后……亡者通灵之术!”他双手结印,大喝一声。
什么都没有发生。

11
在水门尝试并同样失败之后,三个人一起去了卡卡西的家里,咨询扉间为什么只有卡卡西会成功。
“不知道。这个术是我发明的,本来也只打算给我一个人用,为什么六代目能成功我也不清楚。”扉间面无表情地回答。
“难道二代目大人果然和旗木家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水门在心里想。
“难道只有白毛才能用这个忍术吗?”鸣人一头雾水地说。
“说不定是天然呆用不了这个忍术呢?”扉间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尖锐。

12
不管怎么说,卡卡西确实成为了第二位能够通灵死者的人。
而他也十分乐于用这个忍术来帮助他的朋友们。
他让纲手见了自来也,红见了阿斯玛,井野见了亥一,鹿丸见了鹿久,佐井见了信。
收到鸣人语焉不详的信件,还以为木叶出了什么麻烦,佐助日夜兼程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村子里。
手中的草薙剑在看到向他微笑的鼬时“啪”地掉在了地上。
鸣人捧着照相机说佐助这一瞬间的表情值得他永远珍藏。

13
一片其乐融融的死者探亲活动之中,唯一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是这个术的创造者,千手扉间。
“六代目,你究竟打算胡闹到什么时候?”周末六名火影进行例行聚餐时,他突然把筷子一把拍在了桌子上,当众发难。
坐在最末席的现任火影抬起头来,一脸迷茫地看着他,嘴里还咬着秋刀鱼的尾巴。
“这个术确实没有副作用,但是你使用得也太频繁了。只要一等查克拉恢复,你就立刻马不停蹄地通灵下一个死者。”扉间严肃地说。
“你算算,除去睡觉之外,你做你自己的时间还剩下多少?”

14
饭桌上陷入了沉默。
“二代目大人说得对,卡卡西,你也得多想着自己一点。”这几天和玖辛奈、自来也、琳与带土分别重聚过的水门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
“就算忍术本身对身体没有危害,也不能忽视其他方面的代价。况且这样频繁地反复大量消耗查克拉,对你的健康也是有害无益。”纲手也附和道。
“我们只顾着与亲人重聚的喜悦,却忽视了卡卡西自己的感受。这真是太不应该了。”日斩叹息。
卡卡西被夸得很不好意思。
“我也只是……想替大家圆满遗憾而已。毕竟……有太多人来不及说道别就离开了。”他轻声说。
闻言,火影们的脸色都黯淡了下去。

15
在这一片忧郁哀伤的气氛之中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其实我也研究过这个忍术,后来因为自己没法用,性价比又不如秽土转生就放弃了。”因为近期和扉间有合作项目而在地下实验室里忙到饭点,理所当然地上桌蹭饭的大蛇丸说。
“不过因为这个术很有趣,所以我就稍微深入挖掘了一下它的产生背景。”他补充道。
“二代目您……最初好像是想利用这个忍术创造出自己意外死亡,但初代目其实一直健在的假象?”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扉间突然无比僵硬的表情。

16
“呜呜呜呜,扉间啊!我可爱的弟弟!你完全没有必要为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柱间把脸埋进扉间的毛领子里,哭出了一个小型水遁。
“你放心,在来得及安排好一切、使用那个忍术之前,第一次忍界大战就爆发了,紧接着我就战死了。所以我并没有时间把这个计划付诸实施。”扉间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柱间闻言哭得像个和人比赛打水漂结果石子个个沉底的孩子。
其他人知趣地告辞离席。

17
事后扉间强行中断了和大蛇丸的合作项目,并在实验室门口挂上了“宇智波与蛇不得入内”的牌子。
在来找卡卡西的佐助一个千鸟锐枪把牌子击穿之后,他将新牌子的内容换成了“黑色长发金色竖瞳紫色眼影的男人与蛇不得入内”。
卡卡西和柱间默默陪他吃了半个月的蛇羹。

(TBC)
————————————

有生之年系列!
和猫 @快看有猫 一起开的脑洞,部分梗来自于她~
明天更新后半段,含带卡&柱斑内容,敬请留意~

评论(33)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