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2-3 (英文同人翻译)

Obito is back!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2 Heard (3)

卡卡西被室友奇响无比的呼噜声所惊醒了。阿斯玛比凯好的地方也就到此为止了。下次他会去和天藏待在一个房间里。他只是不想在每次脱衣服睡觉的时候都看到天藏一副激动不安的模样。

话说回来,他最不想做的就是在没穿上衣的情况下撞见琳。看见一个赤膊的男人并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但这里是她的房子。卡卡西不想做任何会让她感到不舒服的事。他轻手轻脚地穿上自己的长袖黑衬衫,扣上中间的两枚扣子,前往卫生间。

待在一个没有空调的屋子里会让一切都充斥着恶心的味道。他之前把被子蹬开了,可还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冒汗。明天他得想法子洗个澡,即使那意味着必须跳进湖里。

卡卡西小心翼翼地前行,注意不要吵醒任何人。他进了卫生间,接了一小桶干净的水。琳把一块布挂在了旁边,这样他们洗手的时候就可以用得上了。对于客人们来说她可真是个甜心。想到曾经有匪徒闯进来袭击了她的家,以及她父亲接纳的那个人背叛了他们,就算卡卡西和她认识并不久,站在她的立场上来看,这依旧令他感到不快。像她这样的人——即使是个NPC——值得一个比这更好的故事。

卡卡西用湿漉漉的双手拂过自己的头发,向下直到脖子,来让自己凉快起来。他想念空调。事实上人们在这儿每天花上成千上万的美元,只是为了在户外热成狗,和被匪徒们当靶子打。卡卡西半个子都没花,而目前为止他最大的冒险就是从马上摔下来。他得留心让他们的冒险变得更有趣一些。等他们到了新镇子,他会一马当先去抓住那个叫兜的家伙,把他扭送到当地的警官面前。之后,他可能会直接骑上斯坎尔,随便选一个方向走,看看会发生什么。或许他能找到之前那个神秘的男人。

他用那块布擦干净自己的脸,走出门外,突然听见了某个人的说话声。起初他以为那是阿斯玛的呼噜声又变大了,但继续听下去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是有人在进行交谈。声音很微弱,而且不是从他的朋友们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是从琳那里。

这里是她的家,卡卡西绝不想要去窥探她的隐私。这很没礼貌,会显得他是个卑鄙小人。而且如果他被抓了个现行——可她说过她的父母睡在楼下。所以她是在和谁说话呢?

哦天呐,可别告诉他是那些匪徒们。

卡卡西蹑手蹑脚地走向琳的房间,竖起耳朵去听里面的声音。他在门前停下,将身影藏在门框下面,把耳朵尽可能地贴近门上的裂缝。

“……你这笨蛋。”琳在训斥某个人。尽管她的语气很严肃,却并不尖刻。“你真以为自己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

“我总得试一试。”一个男人回答。里面响起了啪的一声,然后他轻笑了一下。“嘿,这可过分了。我是伤员!”

琳朝那个陌生人哼了一声。“你活该。又去做什么了?从一只豪猪上滑下来摔倒了?”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自己受到了冒犯。“告诉你,我和人在酒吧里打了起来,并且赢了。”

“然后你爬回来找我给你包扎。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带土。”

她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卡卡西迫切想看到发生了什么,她是否有麻烦了,或者自己是不是在听一对小情侣调//情。

“嘘!”带土说。“这样会吵醒你的父母,然后我就有麻烦了。你想让我被抓起来吗?”

“或者你可能会吵醒我的客人们。”琳反击道,“你不该来这儿的。你可能会受到比被碎玻璃割了几个口子更加严重的伤。”

“客人?”一阵脚步声,朝着门口而来。

卡卡西惊恐起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冲向楼梯,或是试着溜回卫生间。这个叫带土的人是谁,他毫无头绪,但他知道这儿的任何一个人玩枪都玩得比他更溜。如果这个家伙不怎么友善,卡卡西会陷入一连串的麻烦之中。

但正当卡卡西确信带土已经来到了门的另一边的时候,那阵脚步声突然又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 就像他被人拽了回去一样。床垫在重负下吱嘎作响,卡卡西听见一声“哎呦”。

“不行,别去。”琳再次训斥他道,“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我们不是朋友吗?万一他们是坏蛋怎么办?”

你自己就是个坏蛋。”

“好吧,对,你说的没错。但在你面前我可不是个坏蛋。”

“别再对我挤眉弄眼,不然等我处理好你的胳膊,我就会把它们统统剃掉。”

“哦,你真是毫无幽默感,琳。”

这两人明显彼此熟识,这意味着卡卡西不需要再乱操心了。不过这个男人没有在白天现身,这说明他在琳的父亲那儿并不受欢迎。肯定是个法外之徒,因为这是野原先生唯一痛恨的一类人。

但琳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称呼他们为朋友。琳的背后隐藏着的故事肯定要比目前透露出来的部分还要多。他应该还他们一个清静,同时那两人的嬉笑交谈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朋友。卡卡西无权打听她的个人隐私,但这段对话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

如果这个家伙,带土,是个罪犯……他或许能直接带着他们来到兜的面前。这公园很大——尽管没有世界史上真正的西部那么大。这里的罪犯们彼此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一张规避开法律的交流网。哪块地盘是谁的,谁以什么方式战斗,用怎样的武器。琳认识这个家伙,而他可能会成为通往一切的钥匙。

“他们要在这里待多久?”这时带土问道。“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可以留在这附近。其他人正在外面放风,他们——”

“你把他们带过来了?带土,我们谈过这件事!”现在她听上去十分恼火了。卡卡西低下头去,就像被训斥的是他自己一样;他能想象到屋子里面的男人一定在做着同样的动作。“不论我们的关系有多么亲近,那些人从来都不受这里的欢迎。你知道我对他们是什么看法。”

“琳,他们是我的家人。”

“我们本来是你的家人,直到你离开了。还是说你已经忘了这些了?”

所以,这就是那个背叛了他们、令野原先生心碎的家伙。一瞬间卡卡西简直无法相信琳正在和这样一个人物交谈。这个带土曾经利用他们的善良窃取了一切,留下这个家庭挣扎在困顿之中。但是,如果琳说自己被匪帮掳走的那段经历都是真实的话,这个人也正是曾经保护她的那个孩子。他们之间的羁绊或许足以跨越他与她父亲之间的裂痕。一段不论他们各自踏上了怎样的道路、都绝对不会破裂的友谊。能够原谅一个曾给自己的家庭带来过如此之多伤痛的男人,琳一定是个十分特别的女性。

不过,想到房子周围正有人在来回逡巡,这可没法让人安心。他的朋友们正在这儿睡觉,而外面却存在着可能的敌人。

“我没忘。”带土真诚地向她保证。“但是在经过了那些事情之后,我也没法再留在这了,不是吗?”

“你可以的,只要——”

“我们都知道那不可能。别忘了你许诺过我什么。现在告诉我,你的客人们要在这里停留多久?”

她向他叹了口气,撕开了某种东西,听起来像是布料。“我不知道,但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

“你怎么知道?他们可能是些危险人物。”

“因为他们其中的一个昨天一直在不停地从马上摔下来。”

好吧,这绝对是卡卡西这辈子受过的最严重的言语攻击。他靠着墙垮下肩膀,把脸埋进双手。所有人都会一直提醒着他,他是个蹩脚透顶的骑手。带土正在门的另一边憋笑,但这并不能让卡卡西感到好受一点。神啊,他将会成为这里的笑料。猿飞先生将会把这件事加进广告里面,他就知道绝对会是这样。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谁来赶紧给他一枪吧。

琳给出的理由似乎足够充分,因为等带土笑够了之后,他终于这样说:“好吧,我会叫起我的弟兄们,就此出发。哦,还有,我在前门廊那里给你和你的父母留了件礼物。”

“又是些偷来的货物?”

“谁知道呢?也可能是一口袋耳朵,或者我的所有敌人们的左边鞋子。我才不会泄露天机。”

想象着一堆断肢残臂装在一个血淋淋的口袋里,卡卡西打了个哆嗦。琳显然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她的声音中透出了极度的厌恶。“我向我珍视的一切发誓,要是你把一口袋耳朵放在了我家的前门门口……”

可带土只是轻笑着。他去了房间的另一端,笑声变得更加微弱了。他像是在走向窗户,这样就不必冒险穿过房子内部。“也可能是一堆眼皮。我知道曾经有个家伙干过这种事。”

“呕,带土,别说了!”琳压低声音怒喝。

“又或许是一袋子diao——”

“你给我出去!”

他的声音消失在闭合的窗户外面。卡卡西趁着她分心的时候奔向楼梯,希望能来得及瞥见她刚才在和谁说话。

尽可能地贴着墙行动,避开所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光源,卡卡西压低身体穿过起居室,来到面向房前的窗户旁边。他慢慢地探出头,直到视线高于窗台,努力在黑暗中集中精神观察。在前院里靠左侧,他看到一个人正迈着自信的步子走向一大团黑影。那个群体散开分成了四个部分;三匹马上面骑着人,还有一匹孤零零的。很难看清楚他们的细节,但其中一个人留着长发,而另一个的体型几乎和他的马一边大。如果让卡卡西来猜的话,他觉得那会是一匹挽马,因为它比它的同伴们块头要大得多。

那个男人走向他们,轻松地跳上自己的马——卡卡西真希望他也能这样——并招了招手。卡卡西差点缩回脑袋,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很快他想起来琳的房间就在自己的正上方。然后,随着那匹马人立而起,骑手依旧稳稳地坐在上面(妈的),他们调转马头,飞驰而去。

这糟透了。除了这个男人足够身手矫健,能在房子的外墙上轻松攀援,以及他会骑马之外,卡卡西没能了解到其他的任何信息。还有他是个短头发,但卡卡西的夜视能力比不上一直待在这里的人,他也可能搞错了。太过习惯于现代世界的灯光与城市规划了。

但是还有一件事卡卡西可以去查明真相,而他现在好奇的不得了。他等了一阵,以免琳下楼来查看那个带土留下的礼物,不过她似乎已经去睡了。卡卡西拧开了窗户上的锁;门会发出太大的吱嘎声,暴露他的行踪。他把窗户推开刚好的一条缝,溜出来摸向前门廊。在他的左边有一个盒子正放在摇椅上,大小近似于一个鞋盒。卡卡西再三确认过带土或琳不会从任何方向出现,然后他摸了过去,打开盖子。慢慢地。

里面有几件不同的东西,分别为每一位家庭成员所准备。卡卡西确信自己能分辨出哪个是给谁的。在盒子的一边有一条美丽的项链,蓝宝石被钻石环绕在当中。卡卡西想知道这是真的还是人工合成的,以及游客们是否被获准将这样的东西从公园里带出去。中间是两捆用细绳扎起来的纸币;盒子的剩余空间则被各种各样的医疗用品、以及来自各个镇子的小雕像所填满。想到精心准备这样一个包裹得花费多少心思,这种行为足以被称之为可爱。卡卡西拿起一个鹿的木雕,惊叹于它是多么栩栩如生,背上有斑点,覆盖着短短的绒毛。

他把这些东西放回原处,重新通过窗户溜回室内,将它在身后尽可能无声地关上。看起来不论带土曾经做了什么,他现在都在试着作出弥补。那些医疗用品和雕像可能是给琳的,作为照顾他的谢礼。项链给她妈妈,钱给她爸爸。鉴于野原先生对射击如此热衷,要是带土在盒子里面放了一把枪,卡卡西也不会感到惊讶的。

卡卡西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蜷缩在毯子下面。明天他会试着争取到和琳独处的机会,询问她和带土之间的关系。他们能得到的信息越多,将来去抓捕兜就会越容易。

(TBC)
————————————

老卡没听出土哥的声音也是很神奇……大概因为他们之前就说了几句话所以印象不深吧。
下次土哥再出场就会和老卡天雷勾地火啦~

评论(15)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