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3-2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3 Learned (2)

从农场到新目的地将会是一场长达数小时的旅行。一连几个钟头坐在马上,进行短暂休息,听朋友们谈论他们还没找到机会去向任何人开枪,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四处搜索匪徒的踪迹。此时此刻他们正在积极地寻找开战的目标,只是想要看看会发生什么。目前为止他们都幸运地避免了这种情况,但现在他们想要来点令自己血脉贲张的刺激。

阿斯玛一直在把玩他的枪,想要借此来给自己增加一点和女人们打情骂俏时的资本。在他眼中看来,他表现得越像个真正的牛仔,她们就越会向他蜂拥而来。凯在试图模仿他的行为,而天藏则在把枪砸到自己额头上的时候迅速放弃了这一尝试。

“我们能停下来歇会儿吗?”这个年轻人问,半趴在自己的马上。“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卡卡西驾马靠近他的朋友,自豪于自己终于能在这畜生身上保持平衡了。他现在只会在当他的马跃过地上的圆木或是小水坑的时候才会担心摔下去;因为他的马就是这样的一只混球。“怎么了?抱怨自己骑马太累?你这样怎么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骑警呢,天藏?”

“我才不想从你嘴里听见这种话,卡卡西。”天藏抱怨道。

现在再提起昨天的事情不会再对他造成任何困扰了。从他们踏上旅程开始,这些家伙就一直在拿他取乐,所以卡卡西已经完全免疫了。现在该轮到他忠实的同伴成为被逗弄的对象了。

他们前往一条和土道平行的小河岸边,给马儿留出饮水和休息的时间,也让自己伸伸腿脚。凯跳下马开始做俯卧撑,阿斯玛从口袋里取出一根老式香烟点着了火。天藏和卡卡西只是蹦到地上,舒展身体,让脚趾渐渐恢复知觉。

“如果这里的草都是这么柔软的话,我会很乐于睡在野外。”凯说,用一只手拨弄着草叶,另一只手继续做俯卧撑。“这儿几乎看不到杂草和恼人的石楠。”

尽管事实如此,卡卡西还是更希望睡在床上,而不是地上。从现代生活转变为西部生活确实很有趣,但他可没打算回归到茹毛饮血的时代,并且在游戏里早早给自己搞出腰酸背痛的毛病。

他又等了几分钟,直到大家都休息得差不多了,这才走过去,抓住斯坎尔的缰绳。“我们牵着马走一会儿吧。在这儿呆得够久了。”

“英明的决定,卡卡西!我们当然可以指望你来想出这样的好主意。”

没错,而对于之前在早上、当他们一起讨论要如何抓到兜的时候,卡卡西始终一言不发的这个事实,凯没有说半个字。卡卡西嗯了一声作为对这句赞赏的回应,和阿斯玛一起带头走下河沿。周围的景色确实美不胜收。没有铺平的道路,不需要操心路怒症;他们现在正处于荒原之中。群山连绵,碧水清澈,旷野一望无际,野生动物随处可见。上一次卡卡西在外面见到一头野鹿,是在它被撞死在路边的时候,而从他们出发骑行向拉斯慕达斯开始,他已经见到了三头鹿,最后一头有着漂亮的鹿角,足以令任何猎人乐于用它来装饰自己家的墙壁。

公园里类似鹿和松鼠这样的动物都是真的,让客人有机会在旅行中杀掉它们,剥皮吃肉。只有像蛇、山地狮子或者被人们所通用的动物——比如马和狗——才是电子产品。

突然阿斯玛推了推他的胳膊,扬起下颌。“那是谁?”

他说的“谁”是一个孤零零站在路边的人,身边甚至连一匹马都没有。很年轻,一头红发,衬着他黑色与深棕色相间的着装显得十分醒目。他只是站在那儿盯着水面,手插在口袋里。卡卡西的第一个猜测,是这人在等着一名游客上前来触发任务。

“你们的行头是在同一家店搞的?”卡卡西说,赢得了阿斯玛的一记怒视。“怎么的?你才是这儿的黑帽子。你去跟他谈谈。”

阿斯玛嘟囔着一些诸如“不想落入陷阱”之类的话。等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些,他喊道:“嘿,伙计,需要帮忙吗?”

卡卡西侧身朝他靠过去。“十分自然,罗宾汉。要不要再借他点吃午饭的钱?”

“去你的吧。”阿斯玛把他推了回去。“我只是想看看他会不会攻击我们。”

那个男孩终于朝这边看过来,半耷拉着眼皮打量他们,面无表情。“我看起来像是需要帮忙的样子吗?”

好吧,所以这小子是个混球。

阿斯玛似乎对这一点表示赞同。他极力压制住声音中的火气,注意不要做出任何不恰当的手势。“我猜不像。”

他们经过他的身边,心想他可能只是想找人打一场架。三个白帽子再加上阿斯玛,一旦打起来他们将不费吹灰之力地赢得胜利。这可不是他的朋友们正在追求的行动。

然而,当那个男孩看着他们经过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了天藏身上,眼睛微微睁大,透出了几分兴致。“等等。我是说你,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自然而然地,凯第一个停下脚步,热心地询问他能做些什么。对方绕过了他,表情堪称无礼;然后在天藏面前停下。“你叫什么名字?”

“呃,”天藏先看看那男孩,再看看卡卡西,然后目光又转了回来。“天藏。”

“好吧,天藏。”男孩重复着这个名字,语气不再像先前那样百无聊赖。“你有没有考虑过为艺术捐献身体?”

“什么?”天藏的声音飙高了一个八度,听起来很不愿意。“我是说,不,我不想。”

男孩叹了口气,打量着天藏,那神情就像是一个被夺走了玩具的孩子。“真是个耻辱,你本来能成为我的收藏品中最杰出的一部分。也许换个时间我该向你展示一下,这样你可能就会重新考虑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件值得为之赴死的事业。”

阿斯玛把他的缰绳一把塞进卡卡西的手里,走向那家伙和天藏。大多数情况下,长得人高马大可以很轻易地形成威慑,但这次那男孩却只是对他嗤之以鼻。“你在威胁我的朋友?”

“你要是不滚远点,可能我就要开始威胁了。”那家伙反诘道,插在口袋里的手微微抬起,就像是要拔出枪来。“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凯把一只手搭在那孩子的肩上,像是想要安抚他,却被对方猛地甩开。“放松,朋友。我们没必要在此诉诸暴力。”

男孩的嘴角厌恶地翘起。“在我决定你的胳膊没必要再连在身体上之前滚远点,丑八怪。”

听见这句威胁,卡卡西低低吹了声口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天藏看上去吓坏了;他的眼中写满了“救救我”,完全不知道当自己被公然调戏、朋友遭到死亡威胁的时候该怎么办。这和在大学校园里常见的、或是天藏从前通常有过的经历可不一样。他的朋友们只会普通地追求别人,而不是用这样一种方式。

“好心提醒你一句,小鬼,你现在有点势单力孤。不如你回去——不管你之前在干什么——做你的事,而我们继续前进,怎么样?”

男孩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卡卡西;他的视线转回天藏身上,目光中透出几分凶狠。不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表情。事实上,任何人都不该在脸上露出这种表情。“行,但是要把你的朋友留在这。”

“没门。”阿斯玛伸手去掏枪,想让自己的威胁变得更有说服力。

那男孩注意到了阿斯玛的行动,但他并没有立刻把自己的枪掏出来,而是将手伸向阿斯玛,抓住他的领带扯过来,结结实实地顶了个头槌。之后他迅速转身,一脚踢向凯,被后者轻松格挡。他趁这个机会回身抓住天藏,在其他人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他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枪,枪口指向天藏的脖子。

 “哇,哇,哇!”天藏大叫着,试图甩开他的钳制。男孩把枪口又向下压了几分,天藏僵在了原地。“别这么激动。我哪儿也不会跟你去的!”

 “以后你就会谢谢我了。”他笑了起来,在天藏耳边出声说。

有人躲在附近的树后扔过来一个烟雾弹,落在他们脚边并爆炸开来。灰黑色的浓重烟雾在空中弥漫,卡卡西不得不在被马踩到之前丢开缰绳,向后退去。

他咒骂着,冲进浓雾奔向天藏之前所在的位置,试图在他的朋友受伤之前找到他们。四下一片嘈杂,他听见朋友们在喊叫,马在高声嘶鸣。他和一个人迎面撞上,很快认出来了那是凯,于是便转身远离烟雾,跑向大道。

 他被周围的浓烟迷了眼,咳嗽着跑出最呛人的区域。他眯起眼睛四处搜索,看到两个物体进入了视野,正飞快地向着他冲过来。有人正骑在马上,身边还牵着另外一匹。妈的,他们打算带走天藏。

“卡卡西!”他听见天藏的声音从右边传来,便朝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他抽出一把枪,心脏在胸膛中砰砰跳动,剧烈得超乎他的想象——他已经经历过那么多大起大落,早该对此有所预料。思维高速运转,他向那边直冲过去,那个人的同伴骑着马从卡卡西身边掠过,口中发出兴奋的呼号;他松开了另一匹马的缰绳,伸手去抓天藏。 

“住手!”卡卡西举起枪,没来得及瞄准就扣下了扳机。第一发子弹落空了,第二发却正中后出现的那个家伙的肩膀。

现在烟雾散去了,他可以更加容易地看清发生了什么。天藏趁这个机会挣脱了对方,正趴在地上避免被交火波及,同时伸手去拔自己的枪。

 “那个狗娘养的混蛋击中了我?!我要杀了他!”马上的男人吼叫着,转过身来面向卡卡西,狂怒的表情让卡卡西心下发寒。他认识这张脸,曾经在通缉令上见过对方。迪达拉,一个以爆破专长出名的男人,赏金高达三千五百美金这样一个令人生畏的数字。这意味着他的同伴也是一名晓的成员,并且拥有着数目相近的悬赏额。

天哪,他们还真是招惹了一些了不得的混蛋。

“别管他,我们得去找到——”右侧传来的开火声盖住了他们的交谈,卡卡西没能听见后面的话。两名晓的成员闪身避开飞来的子弹。 

阿斯玛来到了卡卡西的身旁,一边向敌人射击,一边在周围绕着圈子游走,给卡卡西争取到空当跑向他们的朋友。卡卡西抓起天藏夹在胳膊下面,这时那个红头发抽出了自己的枪指向他们。不, 不是他们,他只是在瞄准卡卡西。

卡卡西转过身去挡住天藏。枪声再次响起,他推着那个吓呆的大学生继续移动。一枚子弹射中了他的肩胛骨,下一刻他身后的孩子大叫出声。他不用回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几滴温热的液体很快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跑!”凯和阿斯玛以火力提供掩护,他向天藏大吼。肾上腺素令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飞奔,钻进树林,远离他们的敌人。直到把他的朋友塞到一棵粗大的树干后面,卡卡西这才腾出空来,回头查看战况。凯正躲在一从灌木里面,而阿斯玛则大大咧咧地站在空地上,看起来活像个疯子。

那两个骑马的人,迪达拉和他的同伴,已经准备撤退了。迪达拉再次向阿斯玛射出一发子弹;从阿斯玛后退的步子上判断,他成功命中了目标。然后他向卡卡西投去憎恨的瞪视。“我发誓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我要在你身上绑上超多的炸弹,让他们把余生都花费在拼齐你的尸体上面。” 

“够了!”他的朋友踹了一脚迪达拉的马,使它向前飞奔。他同样朝卡卡西的方向看过来,但很明显是在寻找天藏的踪影。“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可别想就这样轻易脱身。” 

(TBC)
————————————

蝎迪登场~下一更就开新地图啦!

评论(7)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