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3-3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3 Learned (3)

他们在滚滚沙尘中疾驰而去,只留下了地上的马蹄印和血迹。卡卡西喘着粗气,低下头,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撑在树上、正在颤抖不已的双手。

这个世界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这,这个,刚才发生的这些事。这一切太他妈的真实了,卡卡西刚才还以为天藏真的要没命了。一时激动之下,他忘记了自己不会受伤,所能想到的只有救下现在坐在他身旁的这个青年,免得对方被那些会伤害他的人抓走。

“哦天呐!”天藏在他身旁倒抽了一口凉气。卡卡西打了个哆嗦,向后看去,以为能看见另一名晓的成员现身此地。拜托了,可千万别是那个大块头鬼鲛。

但卡卡西对上的只是天藏极度焦急的面孔。他跳起来,用颤抖的双脚站在地上,强推着卡卡西转过身去,检查他的后背。“你身上有血!你受伤了?见鬼,我们得止住它!”

卡卡西不得不在他开始撕碎自己的衣服做绷带之前拦住他。“等等,天藏,那不是我的血。”

“哇哦!!!”阿斯玛向天大喊,挥舞着拳头。他看向他们,脸上的表情兴奋又疯狂。“太他妈的刺激了!看没看见我们是怎么让他们抱头鼠窜的!我们还打中了他们!在那个小年轻打中了卡卡西之后,我紧接着就打中了他的手,而卡卡西打中了那个金发的家伙。这太棒了,你们看见那爆出来的血花了吗!是不是像真的一样?”阿斯玛奔向卡卡西,凯跟在他的身后。“他们打中你哪里了?”他转向另外两人,“你们两个也被打中了吗?天呐,这真是太酷炫了。”

“你听上去像个疯子。”天藏的声音依旧在发抖,语气中混杂着惊恐与兴奋。“你刚才就站在那儿任他们打中你!你是白痴吗?”

“啊,伙计,来看看。”阿斯玛解开外套和衬衫的扣子,敞开衣服展示他身上的痕迹,已经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圆圈。“他们打中了我三次。把你的上衣脱了,卡卡西,让我们看看你的。”

很好。这下他们就能知道等下次有必要的时候,可以让阿斯玛去吸引火力。如果这样能炫耀他是多么的坚不可摧,阿斯玛会卯足了劲冲向敌人的。卡卡西如他所言解开了自己的马甲和衬衫,刚好足够凯把它们拉下来露出后背。一只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从被击中起直到现在,卡卡西终于感受到了疼痛的滋味。这感觉确实像是挨了一记彩弹,但和阿斯玛不同,卡卡西是在近距离被击中的。这会留下一块淤青。

“你们两个需要冰敷。”凯说,放开了卡卡西。“还得洗个澡。碰巧几步之外就有条河,你们可以到那儿去冲洗干净。天藏,我无畏的战友,这可太吓人了。你受伤了吗?”

天藏发出一声紧张的轻笑。“一个精神失常的罪犯盯上我了。是啊,我好得很呢。”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里都透出浓厚的讥讽。不过,至少这意味着大半的震惊已经消退了。卡卡西将这视作一个良好的信号;他走向河边,去清洗自己的马甲。那些人工血液不像是浸到了他的黑衬衫上,但马甲上肯定留下了痕迹。

沾湿了衣服之后就很好洗掉了。天藏来到他的身旁,掬起水泼向自己的脸;阿斯玛还在抱怨着他已经等不及要投入下一场枪战了。有一件事卡卡西可以肯定:阿斯玛选择了正确的帽子颜色。他将会是第一个离开他们的人,去加入一伙歹徒,尽可能多地参与到枪战当中。

卡卡西尽量拧干马甲上的水,把它重新穿在身上。大多数的红色都被洗掉了,还剩下的少数一点可以被他的发梢挡住。反正他也没打算一直穿着这身衣服;这里有很多可以置换行头的地方,或者他可以干脆从一名NPC身上扒一件。不过,被他扒掉衣服的人多半也会是具尸体,身上有更多的血渍,或者是从女支//院出来的人;就算他长了双漂亮的腿,他也一点都不想穿着裙子招摇过市。

“嘿,卡卡西。”天藏开口道,抹了把脸上的水。他移开了视线,看起来像是在因为什么原因而紧张。“谢谢你来救我。”

“哦,”好吧,这或许看起来挺充满英雄气概的,是不是?“阿斯玛和凯做得比我更多。”

天藏不赞同地哼了一声。“我觉得他们对向其他人射击更有兴趣。只有你最负责,跑过来救我。”

卡卡西非常肯定,如果自己没有去救天藏,凯也会出手的。但是他没有再进一步反驳,因为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而且他也不想给天藏的感激之情泼冷水。所以他只是笑了笑,轻推了下他的朋友。“换成是你也会这样救我的。”

天藏对他报以灿烂的笑容。“我当然会。毕竟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嘿,伙计们,看!”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正在朝着他们返回的马儿挥舞双手。“它们回来了!我们不需要再去追它们了!”

所以那天卡卡西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斯坎尔怎么不自己折回来?这马绝对恨他,是不是?只会在方便的时候出现,一有点风吹草动比谁溜得都快。卡卡西想换一匹马。也许他可以去找一匹更忠诚一点、并且好骑得多的马来。

“我们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以免又有人来趁火打劫。”他们走向各自的坐骑,天藏说。“还有,我想阿斯玛的子弹应该都打光了。他落空的次数可比击中的要多得多。”

阿斯玛抬起手,用另一只指了指自己的手背。“打中了一个家伙。这儿。手上。从很远的地方。救了卡卡西的命。还有你的。所以给我闭嘴。”

“你在他打中我之后才打中他的。”卡卡西提醒他道。

阿斯玛无视了他的发言,转过身去和凯另起话题,讨论起他们是如何漂亮地赶走那些匪徒的。如果幸运的话,他们能在下一个小镇找到一处靶场;这样一来也许这些夸口将含有更多价值,而不是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两个白痴。

他们又花了不几个小时就到达了新目的地。这个小镇建在山里,四周围着围墙,但没有守卫或者其他人驱赶他们离开。事实上,这里要比甜水镇空旷得多,但感觉上更加自在。他们把马拽到一处喷泉旁边,跳下来,以热切的目光四下探索着周围。一些人向他们点头致意,欢迎他们来到这里,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阿斯玛拦住一个路人,询问他这儿是否有什么旅馆或是其他可供人落脚的地方。没什么必要去问在哪儿可以填饱肚子,因为他们的正前方就是一处酒馆。两人交谈了一阵,然后阿斯玛折回来,领着他们沿马路又走了一段。这个方向将他们带到了一处更大的建筑外面,他们在这儿订了房间,把马拴在后院,会有人喂它们吃喝的。

现在轮到人类在漫长的旅程过后挥霍享乐了。他们首先前往酒馆去吃东西,每个人都要了些不同的食物。鸡肉,牛肉,沙拉(因为天藏是素食主义者,而阿斯玛永远无法理解这一点),炖菜。凯大快朵颐,一边嘴里塞得满满的,一边津津乐道地评价着这里的气氛;而卡卡西则发现了另一件有趣的东西。

这里的许多人在外貌上都有着相同之处,这让他们看起来像是有所联系。美丽的黑发黑眼,甚至连孩子们也都长成这副样子,行走时昂首阔步,步伐间充满骄傲。他等着女招待再次来到桌边,这才开口询问。

那名女性友善地笑了起来。她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空托盘。“你注意到了,嗯?这儿的大多数人都属于一个大家族,关系有远有近。尽管不全是纯血统,但他们都姓宇智波。”

有意思。这些人的长相让卡卡西想到了他第一天遇见的那个男人。也许他可以在这儿找到对方。卡卡西正想要向她描述那个男人的外貌,就在这时,他捕捉到了阿斯玛脸上的表情。

这家伙大概在看到那个女招待的第一眼时就丧失了他所有的脑细胞。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她,就像她是这个星球上最完美的造物。卡卡西得承认这件红裙子和她同色的双眸相得益彰,让一个NPC穿成这样是个有趣的选择;她在行为举止间透出着自信,这是卡卡西认识的很多女孩所不具备的。不过,她对卡卡西造成的影响可远不如对阿斯玛的大。在阿斯玛开始流口水之前,天藏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需要什么吗?”她问道,在阿斯玛大声清嗓子的时候终于注意到了他。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他回答,露出一个足以在大学里碎掉一地芳心的微笑。

她惊讶地眨眨眼,然后笑了起来。“我叫红。”  

“红。”他轻声重复着她的名字,犹如一名静默的祈祷者。“我确信你是整座镇子上最美丽的女性。”

“哦,你真是个甜心。但是奉承话在这儿可不起什么作用。先生们,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告诉我。”  

她走开了,留下阿斯玛失魂落魄地坐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看起来她对他的吸引力比枪战还要大。

卡卡西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让所有人回过神来。“回魂没?”  

“我想进一步地了解她。”阿斯玛推开卡卡西的手,依旧看着她在其他的桌子之间走动。“你们觉得她会跟我出去约会吗?”  

“也许她会,只要你别再这么暗戳戳地盯着她。现在来吧,我们得开始打听兜的消息了。”

阿斯玛不情不愿地哼哼着,举起酒杯将他的忧伤一饮而尽。又或者他这样做只是想找个借口再把红叫回他们的桌子这边。  

他们商定的计划如下:随时都要有人负责警戒。一个人在镇子里巡逻,假装在观光或是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同时尽可能地收集情报。他们会轮流值夜,直到在这儿的第四晚结束。鉴于卡卡西是今早最晚起来的,他被选中为第一个望风的人。那一晚他没怎么睡好倒是没什么,但是现在他们想要他为了一个追缉任务而彻夜清醒。这可真棒。

卡卡西试着把这个活推给阿斯玛,说他可以去和红聊天;但阿斯玛拒绝了这个提议,表示自己并不想在第一次见面后就表现得太急切。也许刚才他还没有丧失掉所有的脑细胞。在经历过肾上腺素的冲击和差点被抓走的经历之后,天藏已经很疲惫了,而凯,呃,就是凯。任何事都无法改变这个男人。

所以当其他人出发前往旅馆的时候,卡卡西把手插进口袋里,决定先去绕着整个小镇走一圈。拉斯慕达斯并不大,不难摸清楚它的布局。角落里是一片住宅区,卡卡西从那里经过,明白如果自己走进去的话就会招致怀疑。市民们,兜,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并不属于这里。

继续前行,这儿有着成片的商店,供应着各式衣物,可选的范围比卡卡西和他的朋友们刚刚进入西部世界的时候还要广。这儿甚至有一家裁缝店,以防有人想付钱做一身高定。  

附近还有一些小规模的小吃店,如果有人想要试着用老西部的食材做一顿家常菜,或者试验卖家所提供的新食谱,他们就可以来这里。一些糖果店,布店,游客可以在这儿了解到各种各样的贸易。投入这里的心血之多再次给卡卡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真不怪门票的价格会高得那么离谱。想想看这些人造人的保养,物资的供应,还有运行这座公园所需要的电力。那些编造剧情,教导NPC如何以人类的方式进行互动的雇员们。

说起NPC,卡卡西想起来他正打算要去查一查晓的其他成员都有哪些。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不知道现在去问那些市民会得到怎样的答案;今天的经历也告诉他,他对那个组织知之甚少。他们就那样接近了一个和那些高额通缉犯有联系的人,甚至对这一点毫无所觉。卡卡西可不想再犯一次同样的错误。

这一次他是在警长办公楼的外墙上看见那些通缉令的。并不像甜水镇的那样分散,有一些不同的面孔,但是当他转过拐角的时候,他发现了他正在寻找的东西。

晓。一共有九张通缉令,在其中两张之间留出了一个尴尬的空当。有一小块羊皮纸被钉子钉在那儿,但上面没有印着任何东西。有人把它撕了下来;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一个NPC正在剧情的驱使之下追杀他们?还是说是另一名游客干的?

卡卡西的思绪飘向了之前遇见的那个男人,心中升起一阵小小的雀跃。他比卡卡西他们走得要早得多,所以很有可能他也来过这个镇子,并撕掉了同一张通缉令。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只是想不让其他人得到这笔赏金,还是说在试着保护某个和晓有关的人?

好吧,现在这并不重要。那个男人似乎认为他们终将再见;NPC通常比他们知道的信息要多,对不对?所以卡卡西走了过去,开始记下其他的成员们。

“密探”绝,悬赏两千五百美金。隐藏在那些犯罪计划之后的战略家,晓每一次得手后的成功脱逃都要归功于他。没有人真正见过他参与战斗,或是了解他的去向。

“异教徒”飞段,悬赏三千美金。从前是个佣兵,后来成了罪犯。他有一个恶劣的习惯,喜欢实验人们要承受多少痛苦才会死去。
  
“魅惑者”小南,悬赏三千美金。组织里的一点红,被其他成员团团保护起来。以精湛的口才和赌博技巧而闻名。

“收藏家”蝎,悬赏三千五百美金。(卡卡西轻轻地“啊哈”了一声;总算找到之前遇见的那个红头发了。)喜欢收集尸体加入自己的收藏之中,尽管没人确切知道那些尸体最后去了哪里。有些人说他喜欢活剥人皮,用它们来装饰自己的木偶,统统摆在一处谁也找不到的房子里面。呃,真吓人。天藏看见这个会死掉的。

“艺术家”迪达拉,悬赏三千五百美金。卡卡西在上一个镇子看过他的信息了。

“狂怒者”角都,悬赏三千五百美金。卡卡西之前扫过一眼,知道他生性喜好食人,这回又知道了他很容易被激怒。他的大多数战斗发生在酒吧里面,没有人能够从他的战场上活着离开。

“怪物”鬼鲛,悬赏四千美金。他看起来和甜水镇的那张海报上一样高大吓人。

“巫师”鼬,悬赏四千美金。在战场上迅如疾风,在被发现之前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相信他能预知到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卡卡西注意到他的外表同样和镇上的居民们有着相似之处。

“狙击手”长门,悬赏四千美金。一个杰出的武器大师,只有当枪声响起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他在那儿。据说他能跨越整整一个小镇的距离射中停在双眼之间的苍蝇。有点夸大其词了,但赏金数额证明他拥有着致命的精准度。

卡卡西在那个空当处停了下来,心想这里曾经贴着怎样的一张海报。到底是什么让这个人如此特别,以至于在一连两个镇上,他的通缉令都被撕了下去。这个人显然还没有死,不然报纸上会有报道,镇上也会有消息流传开去。这一切都引起了许多谜团。

至少卡卡西不需要去对付晓。不完全需要。蝎和迪达拉似乎对天藏抱有兴趣,但其他人并非如此。只要卡卡西躲着他们走,他们就不会在卡卡西和他的朋友们决定去追求自己的故事的时候造成妨碍。现在他们所需要做的只有抓住兜,把他扭送到当地的警长办公室,然后卡卡西就可以去自由追踪他那位神秘的真命天子了。

(TBC)
————————————
  
卡啊,你也没什么资格说阿斯玛了,人家好歹是当着正主的面神思恍惚,你连土哥名字都不知道就这么心心念念的,啧啧啧XD
第四章两个人就要再次见面啦!

评论(1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