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4-1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4 Confound (1)

除了搞清楚了晓成员的信息之外,在这一夜的巡逻当中卡卡西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第二晚轮到天藏,其他人休息;卡卡西从未睡过这么令人舒适的床。他几乎陷进了床垫,和床合为一体。他再也不想离开它了——当然,是直到凯走进屋来,在他的身上蹦跳为止。

第三晚是阿斯玛,不过其他人都敢肯定他花了大半个晚上去和红打情骂俏。早上他回来了,脸上挂着他们看见他露出过的最痴呆的笑容。然后他摔进了床垫里面,发出一声愉快而响亮的叹息。

第四晚,在采取激烈手段之前的最后机会,终于降临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聚集在旅店的游戏房里,凯决定早早开始他的侦察。卡卡西和天藏在玩西洋棋,阿斯玛在一旁擦亮他的枪,脚抬高架在天藏的椅子边上。如果兜今晚还不出现,他们就必须换个方向去进一步规划方案了。他们想要回避琳所说的设陷阱的建议,因为那听上去太简单了。谁会因为这种事而掉进套里?而且他们几个里面也没有谁具备足够的医疗知识,来把这件事办得足够引人注目。除非兜会对元素周期表在这个时代之后又扩大了多少、或者元素是如何反应的感兴趣。

卡卡西在天藏那一边的棋盘尽头落下一个子。“我赢了。”

天藏哼哼着作为回应,轻弹了一下那枚棋子,开始全神贯注地思考要如何用自己最后的三枚棋子去击败卡卡西的八枚。

“他们这儿没有将棋,我还挺意外的。”阿斯玛开始把他的枪组装回去,“它们在有牛仔这种东西之前就被发明出来了。”

看着天藏又走了一步臭棋,卡卡西回答:“他们有,但是我们想玩个不那么花时间的游戏。这样的话如果凯来了,我们把棋局抛下的时候也不会太难过。”

凯去巡逻已经有三个小时了,从这一点上来判断,他们似乎不太可能得到什么消息了。也许他们走错了方向。如果兜是个地下工作者,那么他可能会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镇上的秘密通道。鉴于这个小镇并不在乎你是良民还是罪犯,他们也可以假设兜并不会介意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进来。

卡卡西吃掉了天藏的另一枚棋子,身体后仰,无聊地叹了口气。“这局结束之后我们就去找凯吧。”

“能不能先去一趟酒馆?”

显而易见就是个去找红的借口。天藏哼了一声,和卡卡西相视一笑。“我无所谓。那儿的朗姆酒很棒。”

行程已定,卡卡西迅速摧毁了天藏的剩余兵力。他一直在手下留情,想要尽量延长游戏的时间,但现在他们有更好玩的地方要去,而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走出这家旅馆了。天藏或许有朝一日能够击败他,但不是今天。或许也不会是短期内的任何一天。老实讲,这孩子对战略游戏一点都不在行。

他们把棋子收拾起来,和棋盘一起重新摆回架子上,然后集合出发。根据他们对凯的了解,他绝对会全身心地投入搜索。他们都能轻易想象出他像个猴子似的在建筑物上攀爬,只是为了在屋顶凹一个四下张望的造型;又或是在墙头间跳跃,脸上带着一副荒谬的表情。只要追着笑声找过去就行了,因为他们的朋友是个喜剧演员,并且对这个事实毫无自觉。

他们正走到了门口,突然门开了,出现在外面的是他们从未想过会在这里见到的人:他们的目标。靠,这怎么可能?凯去哪了?

兜穿着一身整洁的棕黄色衣服,头戴一顶深色的帽子。他侧背着一个皮革口袋,带子斜挎在身上,一只手以保护的姿态放在上面。他推了推眼镜,摘下帽子,预定了一晚的住宿。他比他们要年轻一些,或者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而且完全是孤身一人。他还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这为他们争取到了短暂的行动时间。

迅速地思考着,卡卡西把阿斯玛拽过来,飞快地对他耳语:“假装胸口受伤。”同时他把天藏推回了他们之前出来的房间里面。阿斯玛马上踉跄着靠在了他的身上,手按着胸口,位置靠近昨天被子弹打中的地方。

兜立刻注意到了他们两个;在卡卡西轻柔地把阿斯玛放平在地面上的时候,他走了过来。卡卡西只来得及向天藏使了个“去找凯”的眼色,他们的目标就在旁边停下了脚步。“你们还好吗?”

当然了,他是个医生。卡卡西完全忘了这码事,只想着赶紧找个办法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样他们就可以擒住他。这,这会起作用的。

“他在大约一天之前受伤了,现在伤势又发作了。”卡卡西试着这样告诉他。

阿斯玛一挥手表示自己不需要关心,同时很令人信服地瑟缩了一下。“我确定没什么事。我可以自己搞定。”

兜没有理会他的话,蹲下身来,轻柔地拽了拽阿斯玛的上衣。“别担心,我是个医生。让我看看没什么坏处。”

卡卡西向他点点头,退后让开一步。他悄悄向兜的身后瞥去一眼,确认天藏已经安全离开。他的思维在高速运转着,一个计划飞快地在脑海中成型。如果能让兜帮忙把阿斯玛安置在他们的一个房间里面,他们就可以利用那个封闭空间来放倒他。也许可以用床单来绑住他,直到天藏和凯想到带回来一些绳子。兜不会想要从三层楼的窗户上跳出去的。

当他回过神来时,兜正在用手检查阿斯玛胸口的伤痕。那看起来不再像他们到达这儿的第二晚那么糟糕了,但在痊愈的过程中颜色发生了改变。现在那一处红紫相间,正常的肤色反倒看起来近乎怪异。

“很疼?”兜问,感受着掌下阿斯玛的呼吸。“别逞强。在给你开药之前,我需要知道准确的数据。”

“好吧,这一点都不好玩,这个是肯定的。”阿斯玛回答,在兜把手移开的时候又缩了一下。

兜的神情若有所思;他看向卡卡西。“你也受伤了吗?”

他的身上开始显露出了邪恶医疗实验者的气质。明白这个人的背景故事,他们能清楚地看出兜在打着什么算盘。他在评估着他们的武力,来考虑要花多大力气来制服他们。如果兜能用药物放倒他们,他就可以在他们的身上为所欲为,然后在任何人发现之前从这个小镇上逃走。

不幸的是,他并不知道卡卡西和阿斯玛还有帮手。

“我肩上有伤。”卡卡西坦言道,指向自己的后背。“和他的伤痕差不多。”

他们的目标将手伸进袋子里摸索,连一点窥见里面的内容物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等他抽出手来时,被他拿在手里的是一小管乳白色的液体,看上去什么都像,就是不像药剂。兜把它在他们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介绍道:“这是我独立发明的一种制剂,在一晚的时间内就可以飞速加快你的痊愈速度。它已经被用在了很多人身上,包括我本人在内。你们两个想不想试试看?”

“价钱呢?”阿斯玛问,扣好上衣的扣子。“我无法想象它会是免费的。”

兜笑得一脸纯良,却令卡卡西感到毛骨悚然。之前他从未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一名罪犯,至少不是那种可以毫无压力地取人性命的人。不过,他曾在电视上见过这些人,而他们之中的每个人都有着某种黑暗。眼中的神情暴露了他们的疯狂。就连他们遭遇的那两名晓的成员身上也带着这种气息。

但是兜,呃,他看起来就像这只是公园里普通的一天而已。一个乐于帮助有需要的人、并收取一点小小费用的医生。

“你们帮我付房钱,怎么样?只有一晚。”

行啊,因为他们只需要一个晚上就能把他送进离这里最近的监狱。卡卡西和阿斯玛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耸耸肩表示同意。

“成交。”卡卡西说,帮着阿斯玛站起来。“等我把他送回屋里躺下,我就来替你付钱。”

“很好。让我来帮你吧。”兜架起阿斯玛的另一边胳膊,三个人一起走向楼梯。

阿斯玛的手紧紧地抓着卡卡西的衬衫,卡卡西瞥向他——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他只是在利用他大块头的朋友来遮挡视线,掩饰自己其实是在向身后看的事实。天藏和凯还没过来,又或者他们打算以其他的方式进入旅馆之内。

但愿等那两人看见他们不在楼下的时候,会找到楼上的房间里来。如果他们没来,好吧,卡卡西也有信心单凭自己和阿斯玛来放倒这个家伙。除非在有机会动手之前他们就被扎了一针。

兜用一只手开了门,卡卡西他们挤了进去。他把阿斯玛安置在床尾,兜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让目标呆在他们和门之间感觉很奇怪,但卡卡西来不及想太多了。除非兜再靠近一点,否则他没有多少能做的事,而他们之间只有几英尺的距离。

“这药要花上多久生效?”卡卡西问,从他的朋友身边退开一步,做好兜走过来的准备。让这个医生知道他在干活的时候没有被人包围夹击,这样他可能会感觉好一点。

“立刻。”

下一刻,卡卡西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就像是被一只毒蚊子叮了一口。他的手探向那里,拔出一支小小的飞镖,惊诧地睁大了眼睛。一支吹镖?这家伙真的用一支吹镖来对付他了?他是什么恐怖的印第安人吗?

“卡卡西!”阿斯玛抓住了他。他的视野内一片眩晕,但还不至于失去意识。这感觉好似灵魂出窍,他觉得自己飘飘欲仙,却毫无幸福之感。

“不用,”他强撑着力气推开阿斯玛,“我没事。抓住他。”

阿斯玛一点头,在目标来得及重新装填吹镖或是逃跑之前扑了过去。卡卡西听见了扑通一声;他双膝发软,跪倒下来,靠着床支撑自己的身体。整个房间像是在摇晃,他闭上眼睛,努力稳定自己的呼吸。这千万、千万要只是暂时的效果。

门被一脚踹开,打断了他的朋友和目标扭打在一起的声音,两个人进入了房间里面。卡卡西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循声望去,希望那是天藏和凯赶来帮忙了。

并不是。他有幸看到了迪达拉和蝎的身影,带着任何人不得违抗的气势闯了进来。只飞快地扫了一眼,他们就分析出了现场的所有情况,脸上浮现出自信的表情。完蛋了,来到屋子里的人是他们两个,这表示事态将会从糟糕转为更加糟糕。

(TBC)
————————————

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从今天起开始日更。这也就意味着,明天土哥就要登场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从本章开始剧情即将一路狂飙,请大家做好准备~

评论(1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