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4-2 (英文同人翻译)

Obito meets Kakashi again!土哥再登场!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4 Confound (2)

蝎抽出枪来指向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人,迪达拉则来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卡卡西努力站起身来;他感觉这间屋子猛地向前摇晃了一下,极力克制住再次跌倒的冲动,伸手去拿自己的武器。

“不,想都别想!”迪达拉跳了过来,一肩膀顶上卡卡西的肚子,把他撞得向后倒在床上。尽管在这种情况之下依旧竭力挣扎,卡卡西的武器还是被丢到了一边,胳膊向后反扭压在背上。迪达拉骑上他的腰,胜利地大笑起来,望向他的同伴。“看呐,蝎,我搞到了一匹新马!”

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视线没有离开那两个躺在地板上、刚刚被他制服的人。“而我抓到了我们的小耗子。”

又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这次出现的人比卡卡西见过的所有人都高大。他比卡卡西还高几英寸,身材十分强壮,也许他的衣服曾做过改动来符合他的体型。他大步走进房间里,长风衣的下摆在身后飘荡;拉低蓝色的帕子露出一个笑容,以及满口尖锐的牙齿。这……太吓人了。

卡卡西挣扎着想要重获自由,至少要离这个看起来像是能轻易把他们拆成两半的家伙远一点。迪达拉把他的胳膊抬高到一个更加痛苦的角度,冲他啧了一声。“小子,你真幸运,我没打算因为你对我的肩膀做过的事情而杀掉你。老实点。”

鬼鲛打量了一下这个局面,然后走向躺在地上的两人。他揪住兜的后颈把他提了起来,抓住这个男孩试图自卫而挥来的拳头。他的微笑扩大了几分,手腕猛地一拧;响亮的折断声让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响起的是痛苦的惨叫。

看到兜的手腕弯折向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卡卡西感到遍体生寒。鬼鲛提着兜的脖子,像是拎着条狗一样到处晃悠,而后者甚至连跪倒在地上都做不到。

“嘿,你在玩的可是我的小耗子。”蝎指责道,怒视他的同伙。

“抱歉。”鬼鲛说,将手移到兜的脖子前方,掐断了空气进入肺部的通路,有效地制止了他呜咽的声音。兜用完好的那只手扒着他,在上面留下了伤痕。他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在他挣扎着呼吸的时候,一道口水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天呐,他们会杀了他的。鉴于兜对他的病人做过的那些事,卡卡西该认为他是个坏蛋的,但这也太残忍了。

和他相反。迪达拉开始大笑起来。“鬼鲛,老伙计,蝎还没来得及从他嘴里问出任何东西,你就要弄死他了。”

鬼鲛收紧了力道。“但是和安静的人一起旅行才最轻松,这你是知道的吧?还有你正坐在谁的身上?这两个人是谁?”

“我们在追捕兜。”阿斯玛回答,卡卡西因眩晕感而闭上眼睛。“你们又是谁?”

蝎威胁地给自己的手枪上了膛。“哦,我记得你。你是和天藏一起旅行的人。如果你在这儿,那么他肯定也在……迪达拉,从那家伙身上下来,去找天藏。”

迪达拉发出了抱怨的声音,将卡卡西的脸推向一边贴着床单,揪着他的头发。“可是这家伙——”

“拜托,他又不是第一个朝你开枪的人。你真的想让天藏逃走吗?你都为他准备了那么多的东西。”

“你指的是你为他准备了那么多的东西。”迪达拉噘起嘴,从卡卡西的身上爬了下来。他依旧在嘟嘟囔囔地抱怨着,直到来到鬼鲛的身边,注意到那个在对方臂弯里的男孩已经毫无生气。“呃,鬼鲛?”

“啊哦。”鬼鲛把兜丢在地上,一口气从他的双唇之间吐了出来。他几乎无法呼吸,完全失去了意识。鬼鲛再次把他从地上提起,甩过肩膀扛起来,就像是在扛着一袋土豆;然后他用另一条胳膊挽住迪达拉。“告诉我这个天藏是谁,还有他为什么能让你和蝎这么积极。”

迪达拉露出了兴高采烈的表情,和鬼鲛一起离开了房间。留下的只有一个中了迷药的家伙,一个疯子,还有一个被枪指着的男人。蝎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示威地扬了扬脑袋。“所以,他在哪儿?”

“就像我们会告诉你似的。”阿斯玛咆哮道,用手臂撑起身体。“你们到底为什么对他这么感兴趣?”

“就你而言,现在在这儿我才是问问题的那一个。”

卡卡西试着直起身,把蝎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样他可能就会改变目标,而阿斯玛则可以伺机发动攻击。那些枪无法真正伤到他们,但如果已经淤青了的位置再被击中,那将会疼得要命。不过,他只成功离开了床,便再次摔倒在了地上。

“听着,”蝎强调道,瞪着阿斯玛,无视了卡卡西。“我们可没有时间玩什么好警长坏警长的角色扮演。要么你们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东西,要么——”

一楼传来了爆炸的声音,整个屋子都晃了一晃。蝎咒骂着,上前一步。“赶紧回答!”

“蝎!”另一个男人冲进了屋子里,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费心去打量周围。“迪达拉的炸弹提前爆炸了!”

“哇哦,这怎么可能呢,飞段。”蝎对他厉声说。“知道吗?无所谓了。改变方案。抓住那个家伙,我会料理这个。”

“……那个家伙?”

“地板上的那个,你这白痴!”

飞段迈开两步走到旁边,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卡卡西,脸上露出一个“哦”的表情。他走向卡卡西,与此同时蝎开了火,射中了阿斯玛的肩膀。他的朋友发出一声痛叫,在蝎来得及再次上膛之前扑了上去。

飞段迅速转身,在蝎被制服之前冲向阿斯玛。就算还有力气打架,阿斯玛也没办法同时对付两个人。他拼尽全力战斗,直到飞段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胸口上,把他打得跌倒在地。他们仍不罢休,继续殴打他,直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就像之前的兜一样。

诅咒着,卡卡西再次强迫自己站起身来,前去帮助他的朋友。就算只是让他们换个目标来打,他也不能再让阿斯玛受伤了。他刚走到半路,突然有什么东西从走廊里滚了过来,爆炸了,产生的冲击波让卡卡西再次摔倒在了地上。

他呻吟着,分不清哪里是上,哪里是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受伤了。房间里充满了烟雾,阻断了他望向朋友的视线。卡卡西咳嗽着,试着喘口气来喊出阿斯玛的名字,问问他有没有被伤到。

突然间,一双手碰了碰他的后背,又将他的头发撩到一边。“哦,你好啊,少女。”从头顶上方传来一个声音,既惊讶又愉快。“现在需要营救了吗?”

“你……!”这是卡卡西唯一能吐出的一个字。那双手把他拽了起来,扛在肩上,就像鬼鲛刚才所做的那样。他飞快地眨着眼,想要驱走烟雾造成的刺痛感,试图寻找阿斯玛。

他还没来得及找到阿斯玛,男人已经出了房间,一步两阶地跑下楼梯。卡卡西拼命地拽着他的上衣后背,试图稳定自己的身体,以免到处摇来撞去。这种移动方式令他感到反胃,要是他真的生了病,那可就操蛋了。他有着过强的自尊心,但大半已经在被某人称作娘们的事实面前化为齑粉。魅力十足的某人,而卡卡西在他面前却表现得逊毙了。

他们迅速来到了室外,从聚集在大楼前面、又很快仓皇四散的人群当中冲了出去。卡卡西能看到一面墙被炸开了,数扇窗户碎裂,玻璃渣洒了一地。他绝望地试图找到他的朋友们,直到男人转过了一个拐角。

他抬腿踩镫,一步上马,让自己和卡卡西都坐了上去;调整了一下姿势,使自己舒舒服服地坐在马鞍上,而卡卡西则反坐在他的腿上。他身体后仰,拉开足够的一段距离,一只手按在卡卡西的胸前稳住他,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受伤。那双手突然开始在他的身上四处乱摸,卡卡西脸红起来,试着推开它们。这个举动差点让他摔下马去,而男人则第二次抓住了他,发出一声被逗乐的轻笑。

“抓稳了。”男人对他说,一夹马腹,轻轻驱它前行,同时迫使卡卡西再次靠在自己的身上。

卡卡西再次抓住男人的上衣后背。倒不是因为对方告诉他这样做,而是因为周围的一切都移动得太快了,从马上摔下去的想法可不怎么讨人喜欢。“等等,我的朋友们——!”

“他们会没事的。”他的陌生人说,“我们离开的时候,骑警正好过来了。”

卡卡西闭上眼睛,与在飞速移动和摇晃的世界做抗争。“放我下去。”

“没错,我会把一位中了麻醉药的少女丢在交火战场的中央。听起来真是个超棒的主意,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他哼了一声,突然调转马头,从两栋建筑物的中间穿过,奔向镇子敞开的大门。

手枪与霰弹枪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远方,卡卡西祈祷着他的朋友们都平安无事。如果骑警们到了,他们就可以阻止晓继续大闹下去,并且带走天藏。他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天藏会被这样紧盯着不放,而且也不想知道如果他落到晓的手里会发生什么。

卡卡西竭力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调节肺部来让自己不再过呼吸,并导致意识更加混沌。去把精力集中到别的东西上面。掠过耳畔的空气,风吹拂着他的后颈,穿透过他的发丝。搂在他腰间的手臂,防止他掉下去,同时将他固定在他的救星的胸前。卡卡西的双腿正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紧紧缠住。马的运动让两人的下身在无意之间屡屡碰撞在一起,同时将热力传递到身体各处。

他快死了。因为窘迫,因为头晕目眩,又或者是因为他即将跳下马,任由它从自己的身上踩过去。

(TBC)
————————————

两位一见面就开始激烈地马//震(不是)
下一更还会更加赤鸡~

评论(14)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