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6-1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6 Feared (1)

直到阳光太过强烈,就算把脸埋进枕头里都无济于事,卡卡西这才睁开了眼睛,环视四周。他还活着,衣服也全都好好地穿在身上,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始。另一件不错的事情是他昨晚睡得也很好。他还以为自己会在半路醒过来,发现带土正趴在他的身上,或者更糟糕一点,卡卡西把带土当成了抱枕。反正是类似这样的事情。

帐篷里只剩了他一个人,躺在柔软的被褥当中,周围一切正常。没有人在看守他,也没有写着“不许乱动”威胁字条。这就像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醒了过来一样。

卡卡西抬手搓了搓脸,驱走眼中的睡意,打了个哈欠;心想着带土可能去了哪里,他走的时候自己怎么没醒。通常来讲,卡卡西会是那个最先醒来的人,但前两晚都成了例外。这个习惯是从和凯同租一间公寓的时候培养出来的,因为凯是一个起得很早的人。卡卡西用手按住床板撑起身体,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昨晚绑着他的绳子已经不在手腕上了。事实上,它甚至也不在床上。

就像狗儿丢了项圈一样,卡卡西开始寻找那截绳子。倒不是说他想要让它再次回到自己的身上;他只想知道它是只是脱落了,还是被带土拿下去了。他爬下床,来到堆放着盒子的地方,发现绳子被收回了盒子里,放在一些弹药上面,完好无损。这意味着带土花时间把它解了下来,而不是简单地将它切断。他当时怎么就没醒呢?

卡卡西从架子上拿起自己的腰带,很奇怪的是,他的刀子依旧绑在上面。他戴上它,并重新穿上自己的靴子。好奇心促使他去查看那把黑刀是不是也在床脚,但它已经和它的主人一起离开了。之前还被告知你不被信任,现在却突然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这还真挺怪异的。

卡卡西穿戴整齐,看向门的方向。开口没有被系上,卡卡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通过。这感觉就像是一个测试,像是带土在考验他会不会离开。想要看看在面对哪怕是最细微的自由诱惑时,卡卡西会怎么做。他走向出口,小心翼翼地掀开遮帘,去看外面的情况。

蝎、鼬和长门正坐在营地中央,挤在一丛小火堆前交谈,距离不够近,卡卡西听不见他们的谈话内容。所有的马依旧被拴在旁边,这意味着其他人也还在附近的某处。也许是去打猎了。

卡卡西退回帐篷,试着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如果他离开了,带土可能会来抓他。男人昨天的话语还回荡在卡卡西的脑海中——留在这儿,别让带土去追他,这就是他的工作。但带土同时也说过他们需要先建立信任,然后他才能放心留卡卡西呆在他的家人身边。难道现在这不叫呆在他的家人身边吗?

“你还不出来吗?”一个声音向他喊道,卡卡西吓了一跳。他敢肯定自己刚才已经非常小心不去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如果长门在通缉海报上有着“狙击手”的绰号的话,他也许能够留意到周围任何最细微的活动。卡卡西本来应该更谨慎一点的。有晓以外的人在营地里,他们当然会一直关注着这个帐篷。

他等了一阵,然后打起精神走出了帐篷。那三个人已经将脸朝向了这边,就像他们之前一直在等他出来似的。长门举起一大块肉,向他晃了晃。“来点儿?”

考虑到自从昨天的兴奋过后卡卡西就没吃什么东西,是的,他确实想来一点。他的胃已经在隐隐作痛,嘴里渴望地分泌出口水,但他没有走过去。这些人是亡命徒,训练有素的杀手,并不在卡卡西的白名单上。特别是他们之中的一个还和卡卡西结过梁子,喂给他下了毒的肉会是一个完美的复仇方式。

“随你便。”长门耸耸肩,把肉撕成一条一条的,分发出去。

饥饿折磨着他,卡卡西向他们靠近了一些,试着不去暴露自己有多么想要他们刚才递过来的东西。“带土呢?”

“看呐,他已经这么恋恋不舍了。”蝎嘲弄道,咬了一口自己的那块肉。“知道他的宠物在渴求着他,带土会很高兴的。”

在卡卡西骂回去——因为他不是任何人的宠物——之前,鼬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了蝎的后脑勺上。对于一个之前脑袋受过伤的人来说这一定很疼,蝎马上捂住了自己的伤处,向鼬怒目而视。“别像个混蛋似的。直到带土和他断绝关系之前,他都会在这儿呆着,所以表现得友善一点。”

长门看着他们的互动窃笑起来,然后回答了卡卡西的问题。“他和其他几个人去找小耗子谈话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小耗子?他指的一定是兜。而“找他谈话”则可很能意味着一大堆单方面的殴打和讯问。卡卡西将视线移向蝎,他才是一开始就在追捕兜的人。“所以你不是也应该在那儿吗?”

“我喜欢这个人。他很聪明。”鼬轻笑起来,拍了拍自己坐着的那条原木,他的身旁还有些空地方。“坐下吃点东西,卡卡西。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卡卡西对此可不敢肯定。他之前曾乐呵呵地帮着带土朝这家伙扔了一个炸弹,而且从昨天听到的谈话上来看,迪达拉甚至从前也被这里的其他人射击过。作为一个家族来说,这可真是一团糟。这一秒他们正打算自相残杀,下一秒就又变得其乐融融。从他们远播的恶名来看,这些人能坐在同一个营地里吃东西,而不是冲着对方开火,这可真是个奇迹。

不过,食物的香气依旧在腐蚀着卡卡西的自控力,他发现自己依言坐了下来。长门又给了他一些肉,然后看向蝎。“所以,被你男人整晚扒着不放的感觉怎么样?”

,”蝎发出一声呻//吟,夸张地翻了个白眼。“昨晚一直在缠着我。这挺让人闹心的,直到我找到了让她闭嘴的办法。”

“你把他打昏了?”长门问。蝎报以和卡卡西他们第一天相遇时、他对着天藏露出的邪恶笑容,长门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这解释了为什么小南昨晚又来了我的帐篷一趟。”

鼬微微倾向卡卡西,在那两个人继续抱怨女人的时候向他进行说明。“蝎和迪达拉保持着这种时断时续的关系。小南和长门只是朋友,但他们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相识了。”

“那被认领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卡卡西吃完了他得到的那份食物。他并不怎么关心这里的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不关他的事。而且,这也没解释他们为什么要追天藏。

“作为规矩,每名成员只能把一个被认领的人带回营地。这可以防止营地里人员过多,或是飞段试图开个派对,把半数以上的客人们搞个半死。只要这个人被认领了,大家就不会伤害他。一旦他们被丢弃了,就和街上的路人一样没什么用处了。迪达拉之前也是被蝎认领的,后来加入了我们。”

“所有被认领的人都会加入吗?”

“不,”鼬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像是一个警告。“有一半的人被认领他们的人杀了,另一半都被带土杀了。他非常关心我们的安全问题,不会放任何对我们了解过多的人活着离开。”

真棒。这可真是棒极了。认领他的人和会杀掉被认领者的人是同一个家伙。行啊,卡卡西。他的眼光可真准。没法简单地找一个善良、守法,承诺会以生命来保护他、极其温柔的人。不,他偏要去找一个罪犯,一个天生的杀手

另一个帐篷刷地被掀开了,打断了卡卡西的灰暗情绪。迪达拉走了出来;和昨天完全相反,他现在兴高采烈,笑容满面。他闲逛过来,在蝎的旁边坐下,身上换了一件更贴身的衣服,头发也已重新扎起。

“早安,先生们。”他的视线平平掠过卡卡西,就像他不存在一样。“今天打算干点什么?”

“我要卷土重来,去制订下一个追捕天藏的游戏方案。”蝎回答。和迪达拉不同,他在刻意针对他们的客人。“他越是难抓,就越是让人想把他抓过来。你觉得呢,小迪?”

迪达拉耸了耸肩。“在上一次我们试图绑架他之后,他可能不会再对我们有兴趣。”

“那我猜我们只需要改变他的想法。”

卡卡西向着那两人皱起眉头。他们还是没有解释到底要拿天藏干什么。据他目前所知,蝎想要把天藏加入他的尸体收藏之中,而迪达拉会帮他的忙。鼬说他们在保持着时断时续的关系,所以也不需要再来个第三者。话说回来,他甚至不清楚该如何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想起海报上有关这位爆破狂热家的信息,卡卡西朝鼬靠了过去。要是他得在这些人身边呆上更久的时间,他最不想的就是因为用错代词而让迪达拉对他更加恼火。“你们怎么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一个人这么说,另一个人却说得完全不一样。”

“嘿,你!”迪达拉跳了起来,指着卡卡西。“别在我听不见的地方小声说什么废话。把话讲清楚!”

“呃……”

蝎轻轻拍了拍迪达拉的肚子。“坐下,笨蛋。你不能怪他不理解我们。”眼睛朝着卡卡西眯了起来,“说到底,他又不真的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你为什么不就这样看着他们俩闹呢?”长门窃笑,“就像是在看两只吉娃娃咬你的脚踝一样。”

蝎和迪达拉齐齐转向他们年长的同伙,向他炮轰出一系列表示极度反对的词语。独属于这个时代的脏话的花式搭配,展示了他们广博的词汇量。鉴于迪达拉刚刚说长门是个一脸蠢相的火鸡嘴白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迪达拉一屁股坐回了原位,双手环胸,长门还在冲着他笑。“听着,我不介意别人怎么叫我。他,她,我都会回答,因为哪边都没错。我只在别人带着侮辱意味地这样称呼我的时候才会发火。那些编写通缉海报的人简直把我塑造成了一个精神病。”

“你是个精神病。”蝎赞同道,把他拽过来在脸颊上飞快亲了一口。“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没有人能像你那样表达对艺术的赞美。”

“哼,如果你管那个叫艺术的话。我告诉过你,真正的艺术只存在于瞬间,而不是永恒。”

“哈,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就和平常一样。”

(TBC)
————————————

为免大家已经忘了,重新提醒一下,这文的设定中小迪是个流性人。大致上就是说,身体是男性,但心理上的性别认知会持续发生改变。就当做……是西部世界的角色设计师(你们之后会知道他是谁)的恶趣味吧。
下一更土哥就回来啦~

评论(7)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