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6-2(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6 Feared (2)

两双肩膀一齐垮了下来,这对情侣开始争论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卡卡西想告诉他们两个人都错了,但这将会像是打开了一罐虫子,或是带着刀冲进了交火现场。他们会迅速同仇敌忾,一致对外,而另两人只会坐在原地看一场免费笑话。更好的选项是离这个话题躲远点,专注于要怎么才能保护天藏不被他们染指。通缉海报可能像迪达拉说得那样有些夸大了,但它们并非胡编乱造。这些家伙杀过人,卡卡西无法让自己去忘记这一点。

也许比起从这儿逃出去,卡卡西更应该设法给他的朋友们传个信。昨晚的某一刻,他做下了一个愚蠢的打算,决定在这儿多呆一阵。也许他能说服带土带他去附近的镇上,这样他就可以试着在任何人察觉之前联系到他的朋友们。通过酒吧的酒保留下留言,或者雇个人去把他们找出来。人们在西部都是这么干的。

唯一的问题是卡卡西在这里没有任何话语权。他还活着的唯一原因是带土想让他活着——当然,还有公园的规定。而且卡卡西还没找出带土要把他留在这儿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想”,这是个很糟糕的借口。带土很可能还有些不可告人的潜在动机。

卡卡西转向在场者中看上去最乐意为他做出说明的人。“带土之前带回来过多少人?”

“嫉妒吗?”鼬问。

“我只是想找准自己在这儿的定位。”

迪达拉发出嘲弄的声音,将刘海撩到一边,向他丢去蔑视的眼神。“你在这儿毫无地位。等带土一抛下你,我就会朝着你的肩膀开一枪,看看有多喜欢这滋味。”

“我很抱歉,行吗?”总是被拿这件事来针对,卡卡西对此有点厌倦了。“我在试着保护我的朋友。据我所知,你们两个正打算杀掉他,把他加入蝎正在说的那个、不管是什么玩意的收藏里面。”

“哦,那个。”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不。我决定他不需要成为那个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讲他活着要有趣得多。”

“他像只走丢的小狗似的,那副样子太可爱了。”迪达拉赞同道。

卡卡西没法完全否认他们的话。凯和阿斯玛作为榜样有点太出格了,所以天藏一直都习惯于跟在他的身后。如果这两个人对这一类人感兴趣的话,那天藏可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问题在于,在搞清楚他们得到天藏后要对他做什么之前,卡卡西并不愿意把天藏交出去。他们的思维天马行空,简直和真正的人类相差无几。天藏基本没办法处理自己被抓的这种情况,更不要说在那之后要做些什么。卡卡西能够顺着事态发展打入他们的内部,但他不确定他的朋友是否也能做到这一点。

“零。”鼬告诉他。卡卡西没有回答,于是他继续说了下去,“你想知道带土带回来过多少人。答案是零。”

这很……有趣。

“我想这是由于他对你们的过度保护。”

长门插话进来:“把你自己当做这个乱七八糟的家庭的临时成员就行了。”

至少他们当中还有人有点自知之明。

卡卡西决定事不关己才是最佳的选择。他保持着安静,听着其他人聊天。蝎和迪达拉在光明正大地讨论他们要如何抓住天藏,尽管还是没给出一个理由。大多数的计划包括杀掉卡卡西的其他朋友,把天藏拖回这里。有一些包含贿赂,剩下的只是简单粗暴的绑架。只有一次迪达拉表示他们应该先友善地询问一声,蝎对此一笑而过。似乎友善并不存在于他们的基因之中。

他身旁的男人在谈论自己在拉斯慕达斯的家庭。他想要去看他的弟弟,还有他为了追随带土而抛下的挚友。很明显,他为他的名声付出了家人的爱作为代价,他已经被放逐了,但在弟弟的心中他依旧是偶像。佐助,鼬后来提起了那孩子的名字,只有九、十岁,想要加入他们还太小了。卡卡西真诚地希望鼬没打算等佐助长成青少年后就把他带进晓来。想想那些坏影响吧。

长门在大多数时候很冷淡,更喜欢像卡卡西那样一个人坐着。他和鼬的交谈只是为了把对话进行下去,就算如此也只透露了一丁点的信息。他对自己的故事闭口不谈,只简略地提到他和小南是在一个民风凶恶的小镇长大的。那个地方让他成长为了现在的这个男人。当卡卡西试图去问出那个小镇的名字,以求知道哪儿是绝对不能去的,长门只是向他耸了耸肩,把话题转回了鼬的身上。

又过了不一会儿,一声响亮的口哨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四名晓的成员齐齐跳了起来,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卡卡西起身的动作要更迟疑,心想着他们是不是遭到了袭击,决心一有需要就跑向那些马儿。

他看到的第一个人是飞段,正拖着兜,这副景象已足够让他感到恐怖。兜甚至看起来不成人样了。他的脸高高肿起,布满淤青,模样凄惨到了卡卡西看见那副被粗暴地塞回他脸上的眼镜,才认出是他。他身上露出来的地方都沾着血,衣服破破烂烂,就像是一堆破布被重新缝在了一起。他的双手软软地垂了下来,卡卡西意识到有些骨头断了,甚至被从身体上分离了开去,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飞段的动作毫不体贴。他拽着兜一条明显骨折了的胳膊,把他拖向一处卡卡西之前没看出来的牢房。他把兜丢了进去,卡卡西都不知道哪一边会更糟糕:是兜摔在地上响起的扑通一声,还是他什么喊叫都没发出来。他还活着吗?

角都和鬼鲛联袂出现,两个人身上都血迹斑斑。但他们聊天的样子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普通的晨间漫步。这就像是在汉尼拔·莱克特刚吃完一个人之后去和他闲聊似的。

然后他在等待的那个人终于出现了。卡卡西宁愿他没有。看起来似乎所有从兜体内流出的血液都浸透到了带土的身上,遍布他的脸,他的衣裳,双臂都沐浴在鲜血之中。更可怕的是,带土看起来正处于盛怒之中。那怒气并不外放,不像是跺着脚的孩子,而是一种危险的平静。一个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威胁着在任何人胆敢碰他的时候砰然爆炸。他一言不发地从所有人身边走过,进了他自己的帐篷。

长门抓着卡卡西的肩膀,把他推向带土刚刚走进的那顶帐篷。“嗯?”

卡卡西犹豫着,知道他们想要他去找带土。知道如果他不愿意,他们会把他直接扔进那个房间。他们想知道带土会不会再杀掉一个被认领的人,又或者卡卡西是否还能再活过一天。但是那一切,带土刚刚所展现出来的样子,是卡卡西从未经历过的全新危险。他不确定他是否想要进去。

又被推了一把,这一次力道更大,卡卡西向对方怒目而视。他们所有人都在嘲弄他,挑衅他去做点什么,或是逃跑。他们不认为在看到带土的那副样子之后,他还有勇气走进那间屋子。好吧,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对的。

深吸了一口气,他向前走去,强迫他的双脚带着他进入那间帐篷;尽管他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想要前往别的地方。在里面,带土正抓了一块破布,把瓶子里的水倒上去,使劲想用它擦洗掉身上的红色。听到帘子被掀开,卡卡西走了进来,他的动作立刻停住了。

“呃……”卡卡西不完全肯定自己该从何说起。

带土没有回答。他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试图清理自己。卡卡西绕着他转圈,依旧试着想出该说些什么。面前的男人一直垂着眼睛,将那块破布拖过自己的脸,又下滑到脖子处。这其实没多大用,因为那块布已经被染红了。

在他继续粗暴地揉搓自己的皮肤,试着擦掉血渍之前,卡卡西伸出手去,拦下了带土的胳膊。他的指尖拂过带土紧握的手,抽走了那块布,让带土的手臂垂回身侧。他做了什么?为什么做到这种地步?有必要使用如此残忍野蛮的手段吗?

他拿起带土的那瓶水,去门口把破布拧干,重新倒上干净的液体,然后折回去给带土做清理。他擦拭着他的脸颊,经过他的额头,向下来到他的耳朵。血迹到处都是,已经浸入了带土上衣的布料里面。

然后他抓住带土的领口,开始解开那里的扣子。他才刚解开两颗就被拦下了。带土抓住了他的手又很快松开,甚至力道也并不重,只在卡卡西的手上留下了一处半干涸的浅红色印记。

“带土……”

“和你料想中的不太一样,嗯?”从他双唇间飘出的话语听起来更像是一声低吼,而卡卡西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冲着他来的。

“和我经历过昨晚、睡醒之后料想会看到的情景不太一样,是的。”卡卡西坦言道。“他还活着吗?”

“无所谓。”带土把那块破布夺了回来,越过卡卡西走向那些盒子。

他用一只手在里面大肆翻找,另一只手继续擦着自己的身上。他扯出了另一件海军蓝色的衬衫和一条棕色的牛仔裤,上面有几处磨损,看上去穿了有一阵年头了。再加上一瓶酒,他把它们统统扔进一个小包,转向卡卡西。“跟我来。”

“去哪儿?”

“哪儿都好,只要不是这儿。”他走向门口,身上透出不容拒绝的气势。“继续在这里呆下去,我就要失控了。”

在外面,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至少是在他们看到了萦绕在带土周身的氛围,什么也没问、体贴地让出通路之后。没有一个人费心去问带土是否还好,或是发生了什么。这令卡卡西相信这种事情经常发生。这想法不怎么令人舒服,特别是在听过鼬告诉他的那些东西之后。

他们径直走向那些马,卡卡西还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和带土同乘一匹。如果真是这样,他们的衣服和马鞍都得遭殃。带土停下脚步,从他的马的鞍袋里拿出另一个瓶子,然后继续走向丛林之中。他目不斜视地前行,卡卡西不得不把步子迈得大一点才能跟上。他们在丛林里走了好一阵子,躲避着低处的树枝和蜘蛛网(带土足够体贴,大步流星地直接走了过去,这样卡卡西就不会被蛛网粘在身上),跨越过数条天然形成的小溪。

他们走得越远,脚下的地面似乎就越潮湿;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河边。这条河并不像之前卡卡西在和朋友们旅行时见到的那条一样大,但也足够宽到让马难以涉水而过。四下树木丛生,保护他们免受旁人的窥探。周围能听到的响动只有他们的脚步声,以及河水冲刷过石头溅落时发出的碎响。

带土把带来的包裹挂在了近处的枝头上,开始继续解卡卡西刚才解到半路的扣子。“把你的衣服脱了。”

(TBC)
————————————

这个卡非常自觉而贤惠了2333
野战在即!诸君一起兴奋起来!
虽然真正开车得等到第七章

评论(1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