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6-3(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6 Feared (3)

听到他的话,卡卡西眨了眨眼睛。“什么?”

带土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脱掉自己的上衣。“你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了?”

“呃……”卡卡西被面前这个男人的躯体短暂地分了神。靠近肩膀的左臂处被包扎了起来,绷带上透出几道粉色。带土把布条解了下来,露出了新近愈合的割痕,刚刚开始结痂。这可能是之前那一晚他们待在农场时、琳替他料理的伤口。

和脸上一样,他的右半边身体上也有一些疤痕,像是刀伤。它们不可能是在一场持刀的搏斗中留下的。那些痕迹太过刻意,一道一道整齐清晰,不像碰巧刺中之后造成的、歪歪扭扭的伤口。再来看看他的体格吧。晒成棕色的紧实肌肤,线条流畅有力。不是曾经下了大力气苦练,没有人能塑造出如此完美的形体。

卡卡西试着移开视线,不去看带土把上衣丢到一边时舒展开来的手臂。他现在正弯腰去脱鞋子;天呐,他的后背和那双宽阔的肩膀一样肌肉发达。卡卡西简直想为这有多不公平而大叫出声。倒不是说卡卡西自己的身材不好,瘦削修长,没有一丝赘肉;但带土要更加强壮。如果是在卡卡西的世界,他会成为一个令人惊叹的足球队员。

然后,当带土伸手脱掉他的裤子,卡卡西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冲上了脸颊。他甚至还没能礼貌地转过身去,带土已经抬起眼来,看见了他在盯着自己。

一抹得意的笑容爬上了带土的脸颊。他问:“需要帮忙吗?”

“不。”卡卡西飞快地回答,迅速转身去脱自己的马甲。笨蛋带土,还有他副自以为是的态度,以及那完美到离谱的身材比例。

他听见带土笑出声来;悄悄回头瞥去,恰好看到对方脱光了衣服,赤条条地走进河里。这个男人就连屁股的形状都恰到好处,仿佛在求着卡卡西走过去抓一把。然后那个屁股消失在了水平面以下,卡卡西强压下一声抱怨的声音,转而专注于观察带土在逐渐走远时是如何缓慢地沉入水下的。看当他把脑袋没入水中之后,河面是如何地变了颜色;从一种病态而迷人的角度来讲,这还挺有趣的。

卡卡西趁这个时候飞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从带土的上游下了水。等水一没过他的腰,他这才稍稍放松下来,享受着汗液和灰土被从身上洗去的感觉。不是什么热腾腾的淋浴,但事实上,这让一切变得更棒了。西部世界也许对水温也有所限制,来确保不会有人出现体温过低或是其他的状况。

他回身去找带土,而男人正在盯着他,半张脸沉在水下,那些血迹终于都被洗掉了。卡卡西眨着眼睛看向对方。“什么?”他第二次问。

带土飞快地站起身,开始朝卡卡西走来;水面在他腰部偏下的位置徘徊。水流冲刷着后背,心知这点距离完全于事无补,卡卡西绕到了一块凸出水面的大石后面,让它横在两人之间。带土朝这边直走了过来,向前倚靠在石头上,向卡卡西的脸凑近过来。

“你为什么要站在法律的一边,卡卡西?”

因为是凯让他这么选的。不,不是这样。卡卡西其实并不在乎自己在哪个阵营,选择白帽子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对付凯的喋喋不休,敦促他做个好人。但要是他选了一顶黑帽子,他也不想让阿斯玛去跃跃欲试地和他竞争,看看谁能成为一个更强的亡命徒。他只是想做自己的事。

带土并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以为你是那种渴望成为下一个镇上英雄的人。看着那些晓的通缉令,就像是尽管尚且籍籍无名,便已经打算来把大的。”他伸出手,手指懒洋洋地拂过卡卡西的脑袋,把他的头发揉乱成各种奇怪的形状。“但是你昨晚并没有逃跑。你不曾试着杀掉任何人。你甚至在我身上沾满了别人的血的时候跟着我过来了。你有受虐倾向吗?”

“我没有!”卡卡西吃惊地瞪着他,把他推到一边。他没打算用这么大的力道来着,带土踉跄了一下,摔倒了,退后几尺才又从水里冒了出来;眼睛大睁着,像是不敢相信卡卡西刚才会那样做。“我没跑不代表我就是个受虐狂。我想我只是……好奇。我也不知道。”

“好奇?”带土重新站了起来。“好奇什么?”

“这种生活方式对我来说很新鲜。住在野外,骑着马,玩着枪。我之前从来没做过这种事。”

带土沉默了好一阵子,消化着卡卡西的话。他可能不经常听见有人说自己对这些从小伴着他长大的活动毫无经验。这也许就像是有人来到卡卡西的身边,告诉他自己不知道要如何用手机,或者从未听说过互联网。NPC们对于其他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卡卡西可能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极度娇惯、在温室里长大的人。可然后带土开始轻笑出声,嘲笑着问:“你就是琳说的那个一直在从马上摔下来的人?”

“哦,fuck you。”卡卡西没好气地说,从石头后面走出来,走向他的衣服所在的地方。他没必要在乎这件事。他已经学会如何骑马了——就算没有其他任何人愿意承认这个有趣的事实。

他经过带土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揽住了他的腰。“敏感的话题,嗯?”他调笑道。

“我现在会骑马了,谢谢。”他反诘道。

带土轻嗯了一声,视线顺着卡卡西赤条条的身体一路向下。“你还能骑什么别的东西吗?”

“你指什么——”他的脸发起烧来,心脏漏跳了一拍。“你这是在认真地问我吗?现在?真的?”

“这只是一个问题,卡卡西。”带土用手抚过他的小腹,然后放开了卡卡西。“如果你要上岸了,帮我把包里的瓶子拿过来。”

卡卡西眯起了眼睛,走过去拿那些瓶子。带土一直背对着他,就像是想要给他留一些隐私,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墙体。他在河岸附近挑了处安顿的地方,这里岩石丛生,他找到了一块可以坐上去、同时让水流依旧流过身体的石头坐下。但那石头和水平面离得很近,卡卡西不得不刻意让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带土的脸上。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让带土抓到他正在盯着那个

卡卡西带着那两个瓶子返回,它们似乎是西部世界版本的私酿酒。他在带土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把瓶子递了过去。带土拿走了一瓶,给卡卡西留下另一个。

“现在喝酒还有点太早了,你不觉得吗?”

他身边的男人对此有着不同的见解,拔出瓶塞,用自己的瓶子和卡卡西的一撞。“在这种生活方式之下,你可以随心所欲。干杯。”

卡卡西并不完全肯定这种生活方式指的是什么。更像是带土打算去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而这个世界管它去死。如果卡卡西试着向他解释不在白日饮酒的重要性,他也许会放声大笑;而他可能是对的。卡卡西以为他要愚弄的人是谁?他开始变得和凯一样了,万分积极于遵守规则。

想到这里,卡卡西也打开了他的那瓶酒,喝了一口,结果差点呛到。这是纯正的威士忌,没有加任何料,而他全无防备。他还以为这会是啤酒。

带土不出所料地大笑起来,将一只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你还好吗?”

“还好。”卡卡西咳嗽着说,抹了一把嘴。

“你不该一口气喝下去的。”

他想要反唇相讥,但在带土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这太困难了。卡卡西几乎能假装他们来这儿不是因为带土身上沾满了兜的血,也不是他刚刚把那个男人活活打死了。带土那副无忧无虑的调笑模样让卡卡西感到一阵眩晕。

“闭嘴。”他咕哝着,手覆上带土的,与其十指相扣,又喝了一口酒。这一回方法正确,并且保证自己没有一大口吞下去。

这个举动让他的酒友安静了下来,有一阵子一动不动。卡卡西开始在想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他最初的打算只是不想让带土的手继续在自己身上乱摸下去,但他没能意识到这也许恰恰起了反效果。带土一瞬间紧握住了他的手,但很快又松开了他。

这个家伙一直以来传递出了太多混杂的信号。一会儿做出幼稚的暗示,一会儿又在两人之间拉开距离。特别是昨天带土还曾把他压在身下亲吻,这让一切变得更加令人困惑。卡卡西压下失望的心情,继续喝酒,带土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也许他喝的已经不再是纯威士忌了,而是水。

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想要靠近带土,又或者只是觉得把一切推向极限会很有趣。他自己也是这副样子,还有什么资格去说带土令人困惑?肆意妄为地活着,这是西部世界的座右铭,但卡卡西现在却在克制自己。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他对带土的了解还没足够到可以和他试试的地步,还是他仅仅不想放任自己如此脆弱,在一个甚至都不是人类的造物面前?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卡卡西在脑海里思索着各式各样的话题。他可以和带土聊些什么呢?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时代,他没办法和带土分享他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或书籍。现代音乐参考了这个时代的音乐,但这儿没有Breaking Benjamin或是水果姐在弹着他们的自动钢琴。另一方面,除了和他的家族成员混在一起之外,他也不知道带土还有什么别的娱乐方式。卡卡西这辈子从未逍遥法外,或是炸飞过什么东西。在这两个世界之间,有什么是他们所共通的地方呢?

“我喜欢猫。”带土突然说,蜷起一边的膝盖,试着把半空的酒瓶放在上面。

“那……挺好的?”卡卡西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带土瞥向卡卡西;他的脸颊已经开始发红,当然不是出于窘迫。“等他们几个月大了,你就不需要再时时刻刻地照顾着了,而且他们总是知道该如何回家。你呢?”

他是……也在试着多了解卡卡西一些吗?多么巧合,他们刚才居然在思考一样的事情?“我在家里养了八条狗。”

“所以你是个爱狗的人。”带土将头向后仰,闭上眼睛。“这种忠诚的特质在你身上显露无遗。就像当初我刚把你带过来的时候,你第一次冲我大喊大叫,是因为我们袭击了你的朋友。等迪达拉和蝎、还有其他人回来之后,你只是坐在那,等着听他们提及你的朋友,这样你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否安好。你的关心都写在脸上了。”

卡卡西没意识到自己表现得这样明显。更有甚者,他也没注意到带土一直在如此密切地关注着他。“我不会放很多人进入我的小圈子。但那些在圈里的人,我确实非常关心他们。”

“所以,你也理解我。我对我的家人们抱有怎样的感情。”

“也许从某些角度来说吧。不完全是这样,”他反驳道。“我的家人不会想要杀人。”

带土单眼睁开一条缝瞥向他,眉毛扬起,带着明显的疑问。“我猜蝎只是去旅行,然后从马上摔下来了。”

妈的,这家伙要是再敢提起一次落马的事,卡卡西就会淹死他。“那是自我防卫,而不是为了好玩。”

“殊途同归。要么先下手为强,要么等着这个世界把你搞得一团糟。”带土从瓶子里喝了一大口。“你在这儿呆得越久,就越会认识到这一点。”

“这结论是在你和琳的家庭一起生活之前得出来的,还是之后?因为我敢肯定她不会同意你的观点。”

带土咧了咧嘴,移开了视线。“之前。当中。之后。基本上来讲,这是一个我从出生起就被灌输到了脑子里的人生经验。”

看着那些伤疤和他们这种生活的险恶现实,卡卡西对此毫不怀疑。他将永远无法理解带土走上的道路,因为他们有着不同的童年。卡卡西从未被人绑架过,他的童年是在所爱之人的环绕下长大的,而不是在匪徒的身边。从他所知道的信息上来看,带土从未有过这样的奢侈。

他再次伸出手去抓住了带土的手,抬起它,贴在唇边。“那么我猜,我只需要尽全力来让你不再被搞得一团糟,这样就能证明你是错的。”

那只被他握着的手猛地攥紧了,带土的声音变得痛苦。“天呐。有你在,想要达成这一点何其艰难。”

“我……什么?”卡卡西以为他会说自己能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他到底在哪一点上误判了目前的状况?而当带土终于转回头来看向他的时候——“……哦。”

带土的眼神。如此沉重,充斥着渴望,烈火一般,几乎能将卡卡西焚尽。没错,他彻底误判了眼下的状况,做了他恰恰本来无意做的事,开启了一连串他没有打算开启的连锁反应。现在想要停下已经太迟了,因为一秒钟后带土便朝他扑了过来,而卡卡西的身体和精神也随之南辕北辙,朝着两个方向分散开去了。

(TBC)
————————————

Breaking Benjamin:一个另类金属乐队,找不到通用的中文译名,于是就保持原样了。
土哥问卡“ Is that all you can ride?”的时候,我特别想替卡大吼出声:“He can also ride your cock!!!”
没错原文也是这个意思【严肃】
下章野外飙车!

评论(13)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