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7-2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7 Claimed (2)

带土贴着他的双唇露出微笑,回吻了他一下又突然退开,坐起身来。和似乎不太想动弹的卡卡西不同,带土很快进入了他之前作为晓的首领的身份当中,扫视着四周。可能是为了确认在他们互相爱抚的时候并没有人走到这边来。卡卡西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在乎有没有人来过,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带土飞快抽身之后留出的空当。

“你刚才没有真正投入进去,是不是?”卡卡西开玩笑地说,手掌抚过他在带土背上留下的印记。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道,带土的肩膀附近已经留下了红色的抓痕。

“你通常都会这样吗?”带土问,垂眼回望向他。

通常来说,是的。卡卡西之前的床伴们,就算不和他过夜,也会靠在他的身边,享受一阵高//潮的余韵。给身体时间来冷静下来,然后才好去做别的事情。卡卡西并不介意和带土一起做这种事,但带土不像是那种会有片刻放松的类型。“我把这理解为你不会这样做。”

“我只和两种人睡。在事后拿钱离开的,或是只是想体验一下和法外之徒睡觉是种什么感觉的人。鉴于我无意付你钱,我想你应该被归类进后一种人里。”带土解释道。

要不是他意识到这个男人只是在根据自己过往的经历而讲述,卡卡西也许会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作为一名NPC,很多人在做//爱之后可能不会在带土的身边停留太久,因为他们在公园里时间是有限的。但是一般来讲,客人们离开公园后,NPC会被抹消掉和他们相关的记忆,这样就可以在内存中为下一位客人腾出更多的空间。带土所说的不可能代表他还保留着那些记忆,对吧?

“我冒犯到你了吗?”带土问,现在开始因为卡卡西持续的沉默而变得关切起来。

摇了摇头,卡卡西坐起身,握住带土的手。“没有,但你不该把我和你之前认识的其他人混为一谈。我和他们不一样。”

带土张开嘴想要反驳,但又飞快地闭上了。他似乎并不相信卡卡西,这一点令人难过。“我们得又去弄湿自己了。”他最后说道,懊悔地叹了口气。“而且还不是以某种有趣的方式。”

“你缺乏想象力。”卡卡西笑了起来,站起来拂去身上的草叶。“我能想到许多种在小河里享受乐趣的方法。马可波罗。钓鱼。”

“盯着你的屁股?”

卡卡西低头望去,正好看到带土在进行他所说的行为,顿时脸红起来。“我想这也是其中的一个,但我觉得你现在想要回营地去了。”

“因为那儿有一张床?”带土暗示性地挤了挤眉毛。

这想法一点都不好笑,因为鬼知道如果真那么做了,他们将会如何度过这一整天。卡卡西翻了个白眼,回到河边清洗自己的身体。思绪回笼,他记起了当初刚进入公园时他对自己说过什么——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做//爱上面。他渴望着一场冒险;他希望能将它持续到最后。所以在带土再次击溃他之前,他必须振作起来。要做到这一点,第一步就是把自己清洗干净。再一次地。这就像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河水流过依旧高度敏感的肌肤,但他发现自己已经能更加容易地冷静下来了。

带土在他身旁下了水,和他保持着手臂长的距离;他一边用手慢条斯理地抚过自己的身体,一边盯着卡卡西。想要猜到他脑袋里正转着什么念头并不难,但卡卡西有了一个新的打算。至少现在他可以清醒地思考了。如果他不希望带土很快就甩了他,他得让这个男人一直处于思考当中。不去直截了当地给他他所想要的。去让他为此而付出行动。

此外,卡卡西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个游戏的主意。心知带土和他一样强烈地渴望着彼此,同时又还没有打破他不去强迫卡卡西的承诺。片刻之前他差点就这样做了,但却在卡卡西开口后立刻停了下来。即使他在之后的行为当中有过短暂的失控,但他依旧是可以被信任的,能够在要求之下克制自己。

“你有悬赏金吗?”他们走回去拿衣服,卡卡西问。为了分散两个人的注意力,免得他们再次搞在一起,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带土从带来的背包里抽出牛仔裤,穿在身上。“当然有。我是晓的一员,不是吗?”

“我从没见过你的通缉海报。是你在甜水镇扯下去的那张吗?”

带土点点头,蹲下来穿上靴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带土抓起他的脚,替他穿上鞋子,这令他分了神。带土精心照顾他的方式简直讨人喜欢,而做这种事也会令卡卡西感到小腹紧绷,想起带土曾如此贴近他双腿之间的鲜活记忆。“……做。”他补完了句尾,任带土放下他的一只脚,又抬起另一只。

“我不喜欢他们给我起的绰号。”带土回答,用力拉了一下鞋带。“所以,我把海报都从墙上撕下来,烧掉了。”

除非他们试图叫他“疤脸”,否则卡卡西很难想到还有什么名字会很糟糕。但西部世界也许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是很多不同的人所共有的特征。“是什么?”

‘变节者’。”带土咆哮着那个名字,动作却仍然一如既往地轻柔。“那些人因为一些他们一无所知的事情而叫我叛徒。”

“是关于你和琳的事吗?”

带土没有回答,松开他,抓起背包,率先走向丛林。卡卡西意识到,这一定是带土的剧情的关键部分。他的一部分历史,足以解答有关他的任何事情。不论他和琳曾有过怎样的童年,出于某种原因,那很重要。但那可能会是什么样的,卡卡西却对此毫无头绪。从野原先生把他们救出来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童年噩梦就应该已经结束了,不该再有突然发难的理由。不该再有把他们丢在一边的理由。野原一家是好人,而不论带土是否打算承认这一点,他同样是个好人。没有人会像带土这样温柔地对待一个囚犯,或是被“认领”的人。见鬼,他曾向鼬丢过一个炸弹,却连拿刀子威胁卡卡西的举动都不曾有过。当卡卡西试着逃跑的时候甚至没有对他还击。

卡卡西抓起之前挂在树枝上的马甲,追上带土。“发生了什么使你离开了野原家?”

带土突然停下脚步;卡卡西撞在了他的后背上。他转过头来,怒视着卡卡西,目光并不如早上的时候那样慑人,但依然代表着警告。“听着,卡卡西,我喜欢你。只要你待在我身边,我就会保护你,给你容身之处。但你得停止继续对我的过去问东问西。我们还没熟悉到你可以问我这种问题的地步。”

“可我正在为此而努力着。”卡卡西反驳道,因为如果他不作出尝试,他们之间将永远无法在肉体的关系上再进一步。“因为我想要了解你。”

“那不重要。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你就只能离开了。”带土说。

“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走呢,是不是?”而且就他而言,卡卡西没有任何很快离开的打算。他不会在事态变得有趣起来的时候离开。他承诺过带土,不会把对方搞得一团糟,而他决定尽全力去遵守诺言。

“这正是问题的重点,不是吗?你现在还没走。要是你的朋友来找你呢?要是你在另一个镇子发现了别的想要追求的人呢?要是——”他的话音戛然而止,摇了摇头。“那不重要。”

“那很重要。”卡卡西绕着带土走了一圈,挡在他面前,防止他再次走开。“但我不会强迫你告诉我。我不会再去问有关琳的事情和你的过去,但是作为交换你得多告诉我一点你的事情。就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像你喜欢猫这种的。”

从这个宇智波脸上显而易见的表情来看,他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种情况。卡卡西猜在这个世界上,会去问一个罪犯私人问题是件很不寻常的事,因为他们之间的大多数人正在被通缉,而且会被立刻送往监狱。没有人真的想要去了解他们。是这样,又或者带土在过去不曾碰见过很多好奇的人。

现在比起其他的任何事物,卡卡西最想要了解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这公园里的所有东西都很奇妙,非比寻常,但在这一点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宇智波带土。这个人把他从一栋爆炸的建筑里救了出来(不过事后证明这也是他的错就是了),种种表现像是在知道卡卡西的名字之前就已经很在乎他了。就算不是在这种世界里长大的,卡卡西也知道这很罕见。

当带土再次开口时,他先前的怒意已经消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幽默的腔调。“我的悬赏额是六千美金。”

记起之前看到晓里面最高的悬赏金是四千左右,卡卡西因这数额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数字几乎是蝎和迪达拉的两倍,而他们已经搞过不少大事了。带土做了什么才被定下这么高的悬赏额?烧掉了一个村庄和里面所有的人?杀了一位公主?把西部世界的每家银行都洗劫了两遍?

“呃,”卡卡西很快定下神来,清了清嗓子,努力假装自己无动于衷。“这可真高。”

带土一眼就看破了他的假淡定,挽住他的手腕,露出一丝奸笑。“要是把我交出去,你就可以一夜暴富了。”

“要是我能抓个活的过去,你觉得他们会给我更多的钱吗?”

这为他赢得了一声大笑。带土轻推着他一同走向营地的方向,依旧握着他的手。“也许吧。他们甚至可能会再加上一匹新马,因为你的马似乎不太喜欢你。”

卡卡西要收回原话。他不会在带土活着的时候把他上交给任何人。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打算把带土交出去。任何反复提起斯坎尔的人都将会被他埋在荒郊僻壤,这样就谁都找不到了。卡卡西只会去告诉猿飞先生和其他人,他们失踪了。这是个耻辱,但卡卡西必须给自己挽尊。

几分钟后他们回到了营地,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只剩了蝎还坐在中央,正在读一本书。他们进来时他抬起头来,确认他们是友军后,便告诉带土其他人找乐子消磨时间去了。还有绝已经把兜带去处理掉了。卡卡西不需要询问这是否意味着他已经死了。从兜早上的模样来判断,他可能在飞段把他丢进牢房里之前就死了。

带土进了自己的帐篷。他脱掉脏衣服,丢在衣服堆上,挑了几件武器。左轮手枪插在腰间的枪套里,步枪斜挂在背上,旁边是散弹枪,还有一把大斧子和一截绳子。然后他回到卡卡西的身边,活像是一个行走的武器库,脸上的微笑却一派无辜,和他的形象毫不相称。

“我们将会去做一些射击练习。”他宣布。

卡卡西冲他皱起眉头,指了指他腰间的左轮手枪。“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射击了。”

“你告诉过我你是个彻底的新手。跟我说实话,你真的瞄准了迪达拉的肩膀,还是只是碰巧走运?”

“我算是瞄准了,行吗?”

蝎坐在那儿哼了一声,但没有再说什么嘲讽的话。

但带土可没这么好说话。“好吧,我确信你‘算是’知道怎样自己保住自己的小命,但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会教你的。蝎,要是营地被人攻陷了,你需要支援,就像个婊//子一样放声尖叫。”

“你他妈的给我滚吧,带土。”

带土只是大笑了两声,抓起几根柴火放进卡卡西的怀里。然后他自己也拿了一些,带头走向森林,前往一个和回来时不同的方向。

等他们来到了营地的视野之外,带土把所有武器放到地上,开始替卡卡西制作一个用来练习的临时靶子。他把带来的绳子绕在几根粗圆木上,走出几码地远,把它挂在另一棵树上。从这个距离看去,那捆圆木比一个人的躯干大不了多少。带土推了一把,让它前后摇摆,借此来测试它挂得稳不稳当。

他回到卡卡西的身旁,把左轮手枪放进他的手里。“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拿枪的。”

想起和父亲在射击场进行过的训练,卡卡西将脚分开与肩等宽,进行瞄准。他知道枪管上的小小凸起是干什么的,将所有东西连成一条直线,直到他可以堪堪越过那个凸起看到带土设下的靶子。

在他的身边,带土发出一声嘲笑。“你怎么弯腰驼背的。”

卡卡西放下手臂,挺直后背,然后再次瞄准。他一直被告诉说射击时要身体微微前倾,这样才能做好迎接后坐力的准备。但带土对他的姿势嗤之以鼻,让他调整一下。

“好吧,为什么你不来做个示范呢?”卡卡西最终说道,想起在爱情电影或小说里这种情节通常是如何展开的。更有经验的那个人将会来到他的身后,身体贴着他,手臂探过来帮忙控制准心。向他展示该如何正确地瞄准,同时与他尽可能紧密地靠在一起。

可带土似乎从未看过这类电影或是读过这类书。他向卡卡西扬起眉毛,嘲弄道:“我看起来像个家教吗?熟能生巧。我可以向你展示你所想要的一切,但如果你不自己实践的话,你连一根毛都学不到。”

卡卡西叹了口气,对他来讲这是个失败的尝试。他早该知道带土不会这么乐于助人。他重新尝试,直到带土看起来对他的姿势比较满意了,这才开了第一枪。没有落空,但也没有打到正中心。他又试了一把,这次打到了肩膀的位置,然后第三发彻底落空了。值得称赞的是,靶子因为他的最后一发子弹而在空中转起了小圈子,然后把弹头弹了开去。

“本来可能会更糟糕的。”带土耸耸肩。

这可离会令卡卡西心怀感激的鼓励之词差远了。“我打中了,不是吗?”

“不是所有的目标都会只是坐在那儿等着你来打的。”带土按下卡卡西手上的枪,直到枪口指着地面,然后走回到靶子的旁边。这次他抓住靶子之后,让它开始来回大幅度在空中划圈。“再试试。”他命令道,走到一棵树后,离开了卡卡西的视线之内。

他是对的,这比卡卡西所想象的还要难得多。他打中迪达拉的那一枪纯粹是运气使然。卡卡西打空了剩下的所有子弹,等着带土把摇晃的靶子停下来,进行检查。

“你打中了一次。”带土说,指着他在侧面造成的一个小小缺口。“我想它可能会死于被纸割破这么大的小伤口。”他推了一下靶子,让它再次摆动起来,然后回到卡卡西的身边。他装填了更多的子弹,然后把枪递了回去。这次当卡卡西瞄准的时候,带土站在他的身旁,向他提供建议。

先靶子一步。保持静止会在扣下扳机与实际上击中目标之前产生太长的延迟。在你开火时呼气,不要屏住呼吸,否则会令手臂不稳。不要犹豫,因为你越是迟疑,你就越可能落空。一直睁着眼睛,不要退缩。每把枪都有后坐力,那不会杀了你。不要让目标离开你的视线。

所有的建议都十分有用,带土侃侃而谈的样子就像是这些经验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将伴随他一生。语气轻松得就像是人们在讨论烤蛋糕。等到弹夹再一次打空了,带土重新走过去检查靶子。

“好点了。”他宣布,指着被打中的地方。还不够完美,但至少卡卡西能够在有必要的时候阻拦别人冲向自己的步伐。

下一个是步枪,后坐力比卡卡西想象中的还要强。他之前只用过手枪,当他第一次扣下步枪的扳机之后,他不得不把它放下,揉着自己的肩膀。带土继续嘲笑他从一开始姿势就错了。

“我从前又没用过这种玩意。”卡卡西嘟囔着,向后甩着手臂。“这样下去我会感到酸痛的。”撩带土的第二轮尝试。同样地,在电影里,另一方会主动提出帮忙揉按肩膀。带土肯定能领会到这个暗示,对吧?

没用。带土只是离开了他靠着的那棵大树,咕哝着卡卡西像朵娇弱的小花。他让卡卡西重新把武器举起来,枪背靠在肩头的软垫上。别一直举着,不然你的胳膊会感到累。别把准星正对着靶子,稍微往上一点。枪管和子弹在准星的下方。呼气,集中精神。

然后他们继续来进行散弹枪的训练。几乎和步枪差不多,只有两点不同:射程与准心。带土把卡卡西带到离靶子稍进了一点的地方,给了他一些建议,以及几个额外的担架。卡卡西扛起枪,正打算继续进行他的练习,这时却突然意识到带土拾起了那把斧子,正朝着远离他的方向走去。

(TBC)
————————————

满脑子浪漫电影的老卡和不解风情的土哥233

评论(1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