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5-1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5 Doubted (1)

“带土,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鼬抱怨着,走向他们,身上透出的怒意令卡卡西向后退去——至少是想这样做,直到他记起来带土就站在身后,他没法再往后退了。真棒,他被当成了肉盾。“那个炸弹是什么鬼?你想杀了我吗?”

卡卡西感觉到带土扬起了嘴角,然后说:“啊,可是你死了吗?”

鼬在几尺之外的地方停下脚步,双手环胸;其他人在远处聚集起来。他们似乎都没什么兴趣帮忙,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就像这是他们最喜欢的肥皂剧。“给我解释清楚。”

带土用脸蹭了蹭卡卡西的头发,把他的注意力拽了回来。这个举动堪称可爱——要不是他们面前正站着一个看起来很想把他们两个都杀了的人。“哦,晓在追杀我们。我们得在被抓住之前逃走。”

站在远处的那些人因为他的话而窃笑起来,就连鼬的脸上都闪过一丝笑意,先前恼怒的神态也有所缓和。卡卡西简直难以置信。他们在嘲弄他。嘲笑着他对这个世界的一无所知,对它将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尚且毫无经验。

“……你耍我。”他轻声说,几乎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这不可能是真的。他曲起手肘,向后重重顶在带土的肋下,挣脱开他的钳制闪到一边,和带土与鼬都拉开距离。“你这混蛋,你骗了我!”

带土揉着自己的肋骨,但那极度性感而恼人的微笑从未离开他的脸上。“说句公道话,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是他们的一员。是你自己这么以为的。”

“但是在拉斯慕达斯,你的人袭击了我们。在那之前你们还想抓走天藏!”

那抹笑容终于淡了下来。带土向鼬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后者只是耸了耸肩。“谁是天藏?”

“谁是……?他是我的朋友!就是迪达拉和蝎一直在紧追不放的那个人。为了抓到他,他们已经袭击我们两次了。”

这回答只是让带土和鼬更加困惑。他们双双转向其他人,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朋友正在追什么人。这帮家伙缺乏沟通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最后带土叹了口气,重新看向他的战利品。“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追你的朋友,不过等他们回来了我会去问问的。谁知道呢,也许他们会直接把他带回来。至于今天的事,我们在追的另有其人。”

“兜?”

带土眼中飞快亮起了骇人的怀疑神色。“你认识他?”

“我们想拿他换取赏金。本来马上就要抓住他了,直到你的朋友决定炸飞那里的一切。”

带土哼了一声。“你们俩当时正躺在地板上,这活儿干得可真棒。”

失败的经历被旧事重提,卡卡西感到自己的脸颊变成了粉色。他确实松懈了,用不着别人告诉,但尽管如此,他们本来也还是能抓住兜的。阿斯玛足以搞定这件事。然后等天藏和凯来了,一切就都会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总之先把你安顿下来。”带土向他伸出一只手,被卡卡西所刻意无视。要是他真以为卡卡西会乖乖跟他走,那他可大错特错了。

带土上前一步,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说真的,来吧。”

“Fuck you。”

这两个字足以让整个营地鸦雀无声。就连蟋蟀似乎也安静了下来,空气凝固了。高高在上的姿态从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危险的情绪。带土垂下手;他看着卡卡西,就像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胆敢威胁到他的权威的人。

棒极了,卡卡西成功地让这世上最凶恶的人之一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然后把他带到了树林里,远远离开他的朋友们。要如何从这儿脱身,抑或这些人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他对这一切都毫无头绪。他们也许会决定把他从最近的悬崖丢下去,或者把他绑在铁轨上。他并没有什么价值,除非他们只是想把他留在这儿用做取乐;比起去满足他们的各种狂野爱好,卡卡西宁可去死。

而且,鉴于他刚才的挑衅行为,他怀疑自己还能在这儿活多久。那句话是怎么讲的来着,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但是紧接着那抹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带土的脸上;空气似乎又开始流动了。“我想这是我活该。”他快走几步,迅速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卡卡西转身想逃,慌不择路;但他还没等迈出第四步,那双强壮的手臂就搂住了他。带土把他扛了起来,再一次架在肩上,朝营地里面走去。

“放开我!”他们经过鼬的身边,卡卡西大叫道。周围都是帐篷,数目之多足够每人分到一个,随着他们的深入被逐一甩在身后。不同于卡卡西的时代所用的那种,这里的每一个帐篷似乎大得都放得下床和桌子。它们看上去就像是电影里供将军居住的帐篷。

晓的成员们交头接耳着,明显在拿卡卡西当笑料,而且不会提供任何帮助;卡卡西诅咒他们都下地狱。他竭力反抗,拼命争取自由,但最终只换来带土把他猛地一摇,抓着对方衣服的手也随之松脱开去。他没办法摆正自己的姿势,挥拳踢腿都使不上力,而带土那副对他完全无视、就像他比一个小孩强不了多少的态度则尤其令他火大。

他们来到了靠近尽头的一个帐篷。刚一进去,卡卡西就被丢到了一张大部分由羊毛、毯子以及动物毛皮所组成的床上。这可比卡卡西想象当中、帐篷里面会放置着的帆布床要柔软得多。带土把他留在那儿,转身关上了门,将细绳系在一起。

没门,他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唯一的出口在他眼前关上。卡卡西爬下床,但带土很快注意到了他的行动,拦住他,两人抱在一起摔在了地板上。他们扭打起来,争着占据上位,卡卡西试图对带土造成伤害,带土却对他的攻击视而不见。他甚至没打算反击,只是想压制住卡卡西。

这将成为他的失误。卡卡西挣脱了带土抓住自己手腕的手,聚集起全身的重量压向带土的拇指,终于成功地反手挥出一拳。力道并不大,但足以让带土动作一滞。这一拳同样使他把带土从身上推了开去,他翻身爬起,再次冲向门口。只要他能跑出去,他就可以回到马的身旁。要是那边有太多人在,他就用两条腿逃跑,总会有地方是马儿不愿意一头扎进去的。

带土从后面拽住他,重新把他甩回帐篷深处,力道之大差点让卡卡西摔倒在地。他堪堪找到平衡,正要再次面对带土,却发现男人并没有冲上来,只是站在那儿,预备在卡卡西再次试着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的时候拦住他。他在享受这种现状!对他来说这就像是某种游戏,而不是一场严重的绑架事件。

“你玩够了吗?”他问。

卡卡西的视线从帐篷的四壁移向地面。它们被桩子结结实实地固定在地上,但是任何物体上面都会有一处脆弱的点。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朝那里全力砸下去,这样或许就有可能破坏掉这个帐篷。就算它的材料比他所知的更加坚固,这也将会起到很大的效果。

他冲向其中的一根支撑梁,打算将它从中折成两段,如此一来帐篷就会塌掉一部分,他可以藏身在下面。带土再次一个抱摔拦住了卡卡西,把他拖回床边,丢上去,扑到他身上,以自身的重量把他钉在床上。卡卡西依旧在挣扎,试图以他所能用到的任何方式来把这个男人推下去,或者对他造成某些伤害。

这次带土抓住卡卡西的双手手腕的时候,他整个人压了上去,防止卡卡西再从任何方向挣脱;跨坐在卡卡西的身上,腰身下沉,阻止卡卡西踢向自己。两个人都在喘着粗气,其中一人更多的是出于绝望。

“你到底想要什么?”卡卡西质问道,决定暂时放弃,见机行事。

带土长长地出了口气,目光在卡卡西的周身逡巡,所过之处留下了火辣的热度,令卡卡西忍不住在他的注视之下扭动起身体。然后,他的视线缓慢地回到了卡卡西的脸上,与他四目相对。“倒也没什么想要的。”

他盯着卡卡西的眼神活像是在盯着一块鲜嫩多汁的肉——所以他们就打算这样无视掉这个事实,嗯?“骗子,”卡卡西指责道,做出自己眼下唯一所能做的事情。怒瞪着对方,言语间虚张声势。“我才不会去做你的小老婆。我拒绝,如果你敢试试,我会看着你死。”

那个宇智波眨着眼睛看向他,突然爆笑出声。那甚至不是在嘲弄他,只是单纯的大笑。他松开了卡卡西——后者由于太过震惊于这反应,正还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向后跪坐在自己的脚上,用手捂着嘴,笑声依旧止不住地从指缝间流淌出来。他过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卡卡西是认真的。

然后他笑得更厉害了。

“你真觉得我把你一路带回来,就只是为了强//暴你吗?”他终于问道,抹着自己的眼睛,就像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我……你不是……”他不是这么打算的?

“你这个笨蛋。当然不是这样。你看,”带土再次俯下身来压在卡卡西的上方,无视了后者肉眼可见的退缩。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来到卡卡西的双腿之间,让两人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契合地贴在一起,只是又用手肘撑起上身,这样他就可以把玩卡卡西的头发。“强要不想要我的人,这不是我的风格。听到他们在高//潮中喊出我的名字,要比喊出一连串的诅咒更令我满足。所以,这位还没自报家门的先生,如果有朝一日我要操//你,那将会是在你主动求我的时候。”

(TBC)
————————————

这文的性张力简直了,两个人一独处就感觉分分钟要开车……土哥持续进行危险发言2333
P.S. 日更到此为止,地主家快没存粮了。这周六还有一更,以后大概是一周更新两到三章……

评论(2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