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西部狂飙 C8-1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8 Planned(1)

天藏开始感到一阵其他人并不理解、或是拒绝理解的紧迫感。他们一整晚都在努力寻找,试着找出任何有关卡卡西被带到了哪里的线索,但却一无所获。凯甚至回到了甜水镇,去找找看是否有什么线索,或是赶在天上下雨、冲刷掉痕迹之前找到某个能够追踪到卡卡西的人。阿斯玛在拉斯慕达斯四处询问是否有人也许会对晓有所了解,而他的另一半时间则花费在了和红打情骂俏上面。

这一切都起始于他所选择的那张通缉令。要是他选了别的,卡卡西就会依旧在这里,他们可能已经完成了任务。这根本不是他所期望的走向。他计划着要向自己证明某些东西;证明他可以成为和他的朋友们一样强大的人。不总是跟在别人的身后,让别人不得不停下来等他。

当时卡卡西掩护他离开后,天藏立刻冲去寻找凯的所在地。他以为自己一定能看到对方在街上闲逛,但是不,凯是一个总会超出正常人标准的男人。他离开了小镇,绕着周边奔跑,这才发现凯正爬在一棵树上,眺望着远方的道路。天藏没时间告诉他这种做法完全没用。

当他们回到小旅馆的时候,楼上发生了爆炸,建筑的侧壁被炸出了一个洞。其他地方已经开始着火,浓烟从二楼滚滚升起,涌向四面八方。因为阿斯玛和卡卡西还在里面,所以他们两个都跑上去救人。毕竟兜的备用手段可能比他们最初预计的还要更多,而这也许就是他的打算:把他的朋友们困在一栋着火的建筑里,伺机脱逃。他们刚进到里面就和晓的成员们迎面遭遇,其中一个扛着失去意识的兜,另一个指向天藏,那眼熟的模样令他的胃沉到了谷底。

一场枪战由此爆发。凯和天藏躲到隔壁寻求掩护,晓则借机跑路。凯想要去追他们,但这时又有两名晓的成员跑上了楼。现在楼上有多少晓的成员或兜的帮手在包围着他们的朋友,这一点无从得知,但凯向天藏保证这并不是什么他无法应付的状况。天藏所需要做的就是去追另两个人,把兜夺回来。毕竟,只有NPC才会被在这个世界里杀死。

起初天藏把这视作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可以单枪匹马地带回他们的目标,成为,嗯,一个有用的人。这一切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有躲避贴着头皮呼啸而过的子弹,以及参与进一场他已经丧失信心的枪战。他唯一成功的就是阻止那些人离开小镇,把他们绊在了一处小食品摊和温泉之间,而他就躲在温泉后面。

阿斯玛冲他叫喊着,想知道卡卡西去了哪儿。天藏的心脏从未紧缩得如此厉害。他没看到卡卡西,卡卡西也没和朋友们在一起,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晓。那些混蛋把他抓走了,而天藏甚至都没看见。可能他们打算用卡卡西做诱饵来钓天藏上钩,而想到这一点只会令他在已有的恐惧上更增添了一层愧疚。他这一分神,那些晓的成员终于突破了天藏的封锁,扬长而去,令他们望尘莫及。这些罪犯们在公园里的行动方式看上去就像他们对这里了如指掌。这不公平。

他现在该做什么?拉斯慕达斯这个镇上没有人知道要去哪儿找到晓,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卡卡西。天藏在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象着他们会对卡卡西做什么,没有一件是好事。

过了一阵阿斯玛进了小酒馆,挽着红走向后方的一张桌子。天藏赶紧跟了上去,直到得到某些答案之前不打算给他们亲热的时间。

“你打听到什么了吗?”他在他们来得及开始交谈之前问道。

“坐下,天藏。”阿斯玛指了指他们面前的座椅。“这正是我们要开始讨论的东西。红正要来讲一些她所知道的有关晓的事情。”

有料总比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找到的好。他加入了他们,急切地将身体探过桌子,准备在心里记下任何能将他带到离卡卡西更近的地方的信息。

他的举动似乎让红有些紧张,她瞥向阿斯玛。“说真的,我不确定这些信息能派上多少用场。”她说道。“我只是对他们当中的一名成员的过去有点了解。”

“这会让我们知道该从哪儿开始。”阿斯玛安慰她道。要是他们得到了一些背景信息,就可以前往那名晓的成员可能会去再度拜访的地点。家乡,他们一度袭击过的地方,或是找到某个可能知道一些情报的人。又或者不论红给出了什么信息,他们都可以用它来勒索晓,逼着他们回到明面上来。

“是有关他们的首领,宇智波带土的事。他曾经生活在拉斯慕达斯。”她开始说道。“我在他小的时候认识他,直到一伙匪徒袭击了他的家,并且在那之后前往了另一个小镇。据说他们家的人都被杀了,直到几年后,带土出现在了那些强盗们的身边。不过据我所知,甜水镇的某人干掉了那伙人,之后带土就和他们生活在了一起。”

“野原琳。”天藏填补了这块空白,和阿斯玛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他们已经料到了野原先生曾经接纳的只不过是另一个匪徒。另一个罪犯,寻找着小偷小摸的机会,跟在钱包最鼓的人的身后。想想看吧,那个他们曾经接纳的孩子现在成了一个凶名远播的组织的首领。

红点点头,就像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一样。“对。他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我又见过他一次,他看起来真的很幸福。你们知道,我以为他会在那儿长大,帮着那个男人干农活,成为一个文明人。”

“他没有。”阿斯玛哼了一声,“野原先生向我们讲述了他的背叛,以及他抛下他们,让他们受苦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她难过地叹了口气。天藏无法想象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什么感觉——看着一个她所知道的人渐渐堕入了黑暗的道路,与曾经帮助过他的人们背道而驰。“你们知道,这个镇子从前要更大一些。它是一切贸易的中心。然后,”她犹豫了一下,摆弄着她的裙边。“嗯,我猜我该这么说……带土回家了。”

天藏抽了一口气,望着她。“他袭击了这里?他的家乡?”

她再次点了点头;这一次,在眼中聚集的泪水与她试图让自己冷静的深呼吸已不容错认。“那是一个可怕的夜晚。毫无缘由。他只是带着他的人闯了进来,开始向任何胆敢靠近他们的人射击。我的父母在这个过程中被杀了,而他只是在大笑着。他一直在狂笑,就像是已经疯了一样,谁的话也不听。我以为我肯定要步父母的后尘了,但他却被一个从埃斯卡兰特来这里观光的骑警拦了下来。我敢说他是唯一一个胆敢在平地上与带土当面对峙的人。”

这就是了。通向一切的钥匙。那名骑警不但具有拿下晓的一名重要成员——如果能杀掉这个家伙,他们就能摧毁晓的自信——的必备经验,还具有追踪他的能力。如果能把这个人争取到他们这一边,想要把卡卡西救回来就容易多了。

“我们要怎么找到这个骑警?”天藏问。他们还没能拿到展示出西部世界全境的地图,而且谁也没去过那个陌生的小镇。

就在这时阿斯玛插话了。“我会去找到他的。天藏,你留在这儿,万一卡卡西能自己脱身,这儿会是他第一处会回到的地方。另外,等凯从甜水镇回来的时候,他也需要知道目前的进展。”

“你自己去?”红似乎被这个主意吓到了。“要是他们来抓你了怎么办?”

“别担心。他们伤不到我的。”阿斯玛的笑声中带着对自己现状的讽刺。他们不会被伤到,因为NPC不能对人类造成重伤。他利用了这一点,让自己进入了一个勇不可当的牛仔的角色——任何能赢得这女孩芳心的身份。

天藏没有煞风景地把阿斯玛从他的“英雄瞬间”唤回现实。“时候还早。如果你现在就走,你也许可以在一天之内往返。至少是在那个镇子并不比甜水镇离这儿远的情况下。”

“我会给你一些方向上的指引。”红主动提出。“你确定不想从镇里带一个人和你一起走吗?”

阿斯玛握住她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我向你保证,我会没事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卡卡西会回到我们的身边,而带土则会付出罪有应得的代价。你的父母和镇民们的牺牲不会白费的。”

她看上去依旧很担忧,但并没有再做反驳,只是握紧了阿斯玛的手,向他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然后起身离开去写下某些东西。

“话说得真漂亮。”等她走到听不见的地方了,天藏说。“等你见到那个人了,你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他无力地一摊手,“我毫无头绪。你呢?”

所以,到头来天藏倒也不是他们当中最没用的人。看到有人刚才还在大吹大擂,只是想要让自己看上去引人注目,现在却和他一样茫然失措,这还挺滑稽的;但与此同时这的确是个问题。他们得想出一个来帮助卡卡西的方案,否则将无法说服那名骑警站到他们的这边。

他坐了回去,想了一阵。有什么好办法能报复带土,让他保证把卡卡西安全送回来呢?现在的他们一文不名,晓的首领甚至不会费心向他们瞥去一眼。出于某种他不理解的原因,蝎和迪达拉想要得到他,但这毫无意义。他们不会乖乖把卡卡西交出来交换天藏,而这也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他们需要让全员平安归来,否则一切就都还是在原地踏步。

“如果我们能提供有关晓的情报呢?”天藏问。“他们很值钱,而骑警也许会帮助我们找到他,并作为交换得到一大笔赏金。”

阿斯玛表示同意,并且已经在试着想出下一步。“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我不认为他们还会回到这儿,但他们的警惕性会下降。他们以为已经甩脱了我们。也许你在周边搜查一下,能遇上他们的其他成员?能找出他们的营地在哪。”

“值得一试。如果凯在我巡逻的期间回来了,我会在红那儿给他留口信的。注意安全,好吗,阿斯玛?我们可不想再去多一个人需要搭救了。”

“拜托,”阿斯玛对此嗤之以鼻,这时红正好回来了,拿着一张潦草的地图。“想放倒我可没有放倒卡卡西那么简单。他放松了警惕。”

如果当时是阿斯玛被那根飞镖打中了,那么搞定他也会很简单的。事实上卡卡西被它打中纯粹是因为倒霉,否则以其他的方式绝对没可能把他放倒的。再过一百万年都不可能。他们去体育馆找卡卡西的时候,天藏曾亲眼见过卡卡西和其他人对峙时的样子。卡卡西的父亲甚至训练过他,让他学会在别人靠得过近的时候该如何自卫。

卡卡西一定还活着,正在努力地战斗着,这意味着天藏也不能放弃。他会把他的朋友救回来,他们会一起继续冒险。天藏会找到一个办法,向卡卡西展示自己完全可以做到和他的其他情人一样的程度。他可以成为那种卡卡西想要与之相伴的人。只要他能先克服他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羞涩,一切就都会变得简单得多。

(TBC)
————————————

然而其实现在的卡卡西正在沉迷吸土,乐不思蜀……

评论(1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