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04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四、朝雾之归乡

木叶59年。

火影塔地下一层的大会议室内,受四代目召唤前来的忍者们几乎已经到齐。他们沉默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等待着上首的金发男人率先发言。

圆桌的周围一共摆了九把椅子。水门在主位,他的身后站着卡卡西,穿着全套的暗部制服,以及代表司令官身份的白色斗篷。水门的左手边起依次是三代目、一把空椅子、自来也和玖辛奈;右手边起依次是鹿久、亥一、富岳和日足。亥一的身后站着伊比喜,富岳身后站着带土,日足的身后站着日差。

以上十二人,再加上缺席的团藏,就是这次高层会议的全部参加者。

最后进门的自来也坐下之后,水门清了清嗓子。“看样子人都到了。那么,我们这就开始吧。”

他的语气十分自然,说话时没有对那把空椅子投去哪怕一瞥。其他人也没有提出异议;在座的忍者们都明白,对根的首领的召唤只不过是走一下形式罢了。

只要四代目火影在位一日,根就只能是根,永远别想从黑暗的地下来到明面上。

水门向鹿久看去。鹿久点了点头,向众人说道:“这次请大家前来的原因,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那就是……叛忍组织‘晓’的最新动向,以及木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所需要采取的应对措施。”

“三年前,四代目水影矢仓被暗杀,三尾也被夺走;这是晓的名号第一次为外界所知。此后他们开始作为自由的佣兵组织,对外接受小国的战争委托,借此大量聚敛金钱,并在同时对各国的人柱力进行猎杀,夺取他们的尾兽。众所周知,除了三尾之外,四尾、五尾、七尾也已被他们成功捕获。”

鹿久说着,顿了一顿,表情凝重下来。“就在昨天晚上,我们接到了来自风之国的传信。五天前,晓的两名成员袭击了砂忍村,带走了四代目风影之子、一尾人柱力我爱罗。根据之前几次的情况来看,只怕他已经凶多吉少了。”

“那个孩子……才和鸣人差不多大吧?”玖辛奈苍白着脸轻声开口。富岳抿紧了嘴唇。

会议室内陷入一片死寂。惨淡的灯光从上方投射下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根据派遣在外的情报小队、以及自来也大人这几年间陆续传回的消息,目前晓的九名成员当中,有五人的身份已经查明。”在水门的示意下,鹿久继续说道,“他们分别是砂忍村的赤砂之蝎、岩忍村的迪达拉、泷忍村的角都、汤忍村的飞段,以及雾隐村的干柿鬼鲛;每一个都是拥有强劲实力的S级叛忍。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人也值得我们格外注意。”

“晓的首领‘鸢’,对吧?”自来也接过话头,神情严肃,“那个单枪匹马闯进雾隐村,杀掉矢仓并制服三尾,又将原为忍刀七人众之一的鬼鲛策反的男人。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正是,”鹿久点头。“长相,出身,能力……关于鸢的一切都是谜团。当年曾目睹他与四代目水影之间的战斗的雾隐忍者,除了鬼鲛之外没有留下半个活口;之后的三年中他不再亲自出手,只是隐居在幕后操纵一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鸢的实力比他的部下们还要更加强大。”

“我还有一处要补充的地方。”水门在此时说道,“就在四代目水影遇害的半个月前,曾有一个穿着红云黑袍、头戴橙色漩涡面具的男人来到了木叶,因为当时晓尚未公开活动,所以并没有在村子里引起骚乱。在离开木叶之前,那个人和我的两个学生进行了短暂的接触,”他指了下自己身后的卡卡西,又向带土的方向偏了偏头,“根据他们的证词,对方拥有可以让物体穿透自身的能力,以及一种细节未知的时空间忍术。更重要的是,他当初以极其高超的幻术骗过了哨所的审查,而他的右眼,据我们推测,很可能是一只万花筒写轮眼。”

这句话所引起的震动显然远超于我爱罗被掳走的消息。除了早已知情的卡卡西、带土等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将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向富岳。宇智波的族长沉默地坐在那里,下垂的唇角弯出冷厉的弧度,双眸之中已有危险的红色在若隐若现。

“包括鸢在内,晓当中身份不明的成员还有四人,面具人就是他们里面的一个。当然,也不排除晓的人数其实不只有九个,他们的规模比我们所预计的还要更加庞大。”水门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吸引过来。他微微提高了声音,坚决的目光逐一扫过在场每一名忍者的脸。“然而无论如何,我们要做的事情总不会变——守护木叶,守护村子里的所有人。不管晓猎杀人柱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都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是!”除了三代目和自来也之外,其余人都不由自主地挺直身体,齐声说道。

“现在开始分配任务。”水门满意地点点头,“鹿久,替我联络四代目雷影,有必要的情况下,木叶将与云隐村结成战时同盟。亥一和自来也老师继续收集晓的情报,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线索。三代目大人,请您帮忙确认村内各处地下避难所的现状,通知相关人员进行维护。此外也希望您能帮忙稳定后方……眼下大敌当前,我不希望木叶的内部出现任何矛盾与分裂。”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意味深长地放慢了语速。

“我知道了,”三代目自然懂得他指的是什么。老人重重地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了出来。“交给我吧。”

“有劳了。”水门低声说。然后他又转向玖辛奈;凝视着自己的妻子,他的眼中第一次浮现出了几分担忧。“玖辛奈,你去和封印班一同对笼罩木叶的结界进行细致检查,务必不能出现任何纰漏。我会……让卡卡西为你安排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的暗部。直到我们对晓的实力和目的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之前,除非是在我、自来也老师、或者朔茂前辈的陪同下,你不能再随意离开木叶。”

闻言,红发的女忍不满地瞪圆了眼睛。在她出声反驳之前,水门已加重了语气再次开口。“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为了保护你,村子里的人们都会竭尽全力,你越是待在安全的地方,大家的压力就越会小。况且九尾的破坏性有多么恐怖,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果它落到了晓的手里,到那时不要说木叶,整个忍界都会陷入劫难当中!”

他话语一顿,语气又柔和下来,透出几分恳切。“听话。想想我和鸣人。”

水门这套软硬兼施一下来,玖辛奈就没法招架了。“我也是一名上忍……当然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她偏过头去,“放心好了,我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那就好。”水门向她露出一个微笑。他又看向富岳和日足。“至于你们两位,我希望能将部分日向族人临时编入警卫队中,借助白眼的超远距视野,想必可以更早发现附近敌人的存在。警卫队依旧由富岳阁下负责,日足阁下,如果有需要的话,还请你多多配合富岳阁下的工作。”

两位瞳术名门的族长对视一眼,又齐齐望向水门,各自一点头。“明白了。”

“那么就这样。”任务分配完毕,水门站起身来,“从今天起,木叶进入警戒状态,暂停接受非公事来访的他国忍者进入村子。通知各部门以及全体中忍、上忍,随时保持警惕,做好应对战斗的准备。解散!”
————————————

千里之外,雨隐村,晓的秘密基地。

外道魔像的大半个身体都埋在地面以下,只露出头、肩膀和双手。此时,砂忍村的人柱力正悬浮在它的面前,从七窍中不断涌出的查克拉正在被魔像一点不剩地吸入口中。

“完成了。”站在魔像代表朱雀的右手无名指上,鸢微微眯起眼睛。

仿佛是要证明此言非虚,只听他话音刚落,一尾最后的查克拉便离开了我爱罗的身体。红发少年落回地上,一动不动,附着在体表的砂之铠甲裂开了几道纹路。

与此同时,外道魔像睁开了它的第五只眼睛。

“呼!”放下结印的手,飞段夸张地吐了口气,活动着自己的胳膊和肩膀。“这个‘幻龙九封尽’的封印式还真是麻烦。就没有更简便快捷一点的方法了吗?”

“别抱怨了,那毕竟是尾兽。”他的搭档角都回答,“你有时间在这儿啰啰嗦嗦地抱怨,不如和我出去多抓几个被悬赏的人送到换金所去!”

“行了。”在飞段回嘴之前,鸢及时开口打断了他们的争吵。他一说话,先前还有些细微声响的地洞便彻底安静了下来。“第五只尾兽已经成功封印,现在就只剩下二尾、六尾、八尾和九尾了。”

“终于要对木叶和云隐村出手了吗,嗯?”迪达拉说。

“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是时候把这两个大国也拖下浑水了。”鸢说,“蝎和迪达拉,佩恩和小南,你们两组分头行动,继续去搜索六尾的行踪,找到了就立刻抓回来。我会派两个白绝分身跟着你们,方便随时传递情报。角都和飞段,二尾的人柱力交给你们两个。”

“切!才二尾,那不是超弱嘛!”飞段一脸嫌弃,“把我们的目标改成八尾怎么样?”

“八尾是完美的人柱力,即使以你们的能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对付得了的。”那只断掉的章鱼脚在鸢的记忆中一闪而过。“况且他是四代目雷影的弟弟,一旦动了他,雷影也不会善罢甘休。”

“啧,连水影本人都杀过的家伙在这儿说什么呢。”蝎嗤了一声,“那九尾呢?她是四代目火影的妻子吧?”

“九尾由我来亲自料理。不过在对木叶正式动手之前,还有一个重大的威胁,必须及时扼杀在萌芽之中。”

“是什么?”小南问。

“我所出身的宇智波一族。”鸢说,那只血红的眼睛在面具后面闪烁着冷酷的光芒。“一旦和木叶开战,流血伤亡是不可避免的。写轮眼的瞳力以主人的痛苦为食……战争越惨烈,写轮眼再进化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正是我要尽力避免的情况。”

“我不认为所有的宇智波都能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佩恩说。

“当然,不过我已经有了几个人选。”鸢回答,“宇智波鼬,宇智波止水,还有……宇智波带土。”

“都还只是些乳臭未干的年轻小子。”角都说。

“年轻,但已经是一族中的佼佼者,这更说明了他们的潜力。在这三人当中,宇智波止水的眼睛最麻烦,必须在他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之前将其抹杀。”鸢跳下魔像的手指,向地洞外走去。“他就是我此行去木叶的目标。”

“你要一个人去吗,鸢?”白绝问,“虽然我会在村外接应你,但我可不是适合战斗的类型。那毕竟是五大忍村当中最强的木叶,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你说得倒也有道理。”鸢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他的目光在部下们身上逐一扫过,最后定格在背着大刀的雾隐叛忍身上。“那么鬼鲛,你就陪我走一趟吧。”

“哎呀哎呀,能被鸢先生选中作为陪同者,这还真是令我感到荣幸。”鬼鲛咧开嘴,露出了满口锋利的牙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

“所以,这是你这个月第几次来替鼬买丸子了?”带土说,“你也太惯着他了。”

“没办法嘛,最近暗部的事那么多,他身为队长比一般队员还要更忙,一天的工作下来团子店早就关门了。”止水说着,向带土投去颇为怨念的一瞥,“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还不是你们家的卡卡西!”

“笨……笨……笨蛋!”被戳中死穴的带土一秒钟变成了红番茄,结结巴巴、毫无底气地反驳,“他……他才不是我们家的!”

“你啊,明明都和富岳族长说过了,怎么还没把人领进门来?”止水煞有介事地摇头,“行动力也太差了。”

“我……我想什么时候领就什么时候领,要你管!”

“看,这不还是承认了他是你们家的?”

“……啰嗦!”

两人吵吵闹闹地来到了团子屋。这家老店今天也依旧生意兴旺,大半的位置已经坐满了食客,正在三三两两边吃边闲聊着。

止水率先走进店内。似乎是不经意地,他向坐在一处角落里的两人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很自然地对带土说:“不如我们也先在这儿吃一点吧,怎么样?”

“嗯。”带土说,目光还没有从那一桌上收回,“你挑个位置吧。”

两人买了丸子,来到一处空位上坐下,从止水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角落的情况。带土拿起一串丸子送到嘴边,却并没有咬下去;他严肃地看着止水,以口型示意:幻术

那两人衣着普通,相貌平凡,看上去就像是两个正常的木叶村民。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幻术,想要瞒过一般人绰绰有余,但是在对幻术格外敏感的宇智波们面前却并没有多大用处。两人对视一眼,止水点了点头,闭上右眼,睁开的左眼化作红色,右手在胸前结印。“解!

幻术在写轮眼中应声碎裂。然而下一秒,映入眼帘的红云图案却令止水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回过神来,他连忙收敛表情,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字:晓。

见状,带土的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两名上忍的无声交流并没有引起店里其他客人的注意。过了一阵,坐在角落里的两名客人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等他们的身影一消失在店外,止水和带土也迅速离开座位,循着查克拉的踪迹追踪而去。

屋顶上,一只黑色的鸟儿用喙梳理了几下羽毛,振翅飞向蓝天。
————————————

“隐藏身份在别人的村子里鬼鬼祟祟地行动,这可不是什么好做派。潜入调查也就到此为止了,怎么样,晓的两位?”

在小河边一处僻静空旷的场地上,止水和带土现身出来,拦下了两名可疑人物。

“你那蹩脚的幻术,还是趁早解开了比较好。”带土接着止水说道。两双写轮眼紧盯着对面的敌人,不敢有丝毫放松。“幻术对宇智波一族是没有用的,这一点你该明白的吧?”

“哼。”两人当中较矮的那个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这么低级的幻术,本来就是用来引你们上钩的,没想到还真的乖乖跟过来了。”他抬手在胸前结印,“你们似乎对自己一族的眼睛很有自信……那么,三年前我又是怎么进入木叶的呢?”

解!

空气波动起来,幻象如同晕开的墨迹一般消散开去。站在对面的两名叛忍已恢复了原本的装束,红云黑袍,头戴系着风铃的斗笠。解开幻术的那人抬起头,望向对面震惊的两名忍者,面具下的写轮眼中闪烁着讥诮的光芒。“也许先自我介绍一下会比较好。我叫鸢,是晓的首领。”

“你……你就是那个面具人!”带土瞪大了眼睛。

“果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止水喃喃出声。他迅速恢复了冷静,喝问道,“鸢不是你的真名吧?你到底是谁!”

“我谁也不是。”鸢摊开双手,“鸢,面具人,或者其他任何代号,随便你们怎么称呼我。名字这种可以随意改变的虚假之物,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那你们来做什么?是为了九尾而来吗?”带土问。

“捕捉九尾确实在我的计划日程上……”鸢拖长了声音,不意外地看到对面的两人迅速紧张起来,“不过,不是今天。”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较年轻的那名宇智波,“我今天是为了你而来,宇智波止水。”

“为了……我?”止水惊诧。

“你的眼睛如果继续增强,会对我的计划造成极大的妨碍。为了防患于未然,我必须在你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之前将你除掉。说起来我今天也真是走运,一下子就钓上了正主,看来一切会进行得很顺利了。”

啪!

止水还没等说话,带土已上前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嗯?”鸢歪了歪头。

“别当我不存在,你这个面具混蛋。”带土扬起下颌,挑衅地看着他,“一切会进行得很顺利?那可说不准!”

“只凭你们两个能做什么?”鸢的语气轻蔑,“‘在人数对等或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不要与晓进行战斗’,你们应该听说过这样的忠告吧?”

然而听到他的话,带土不但没有退却,反而露出了信心十足的笑容。

“有谁说过人数对等了吗?我们这边……可不只是两个人!”

嘎——!

他的话音刚落,四人的头顶上方突然响起一声响亮的鸦啼。鸢和鬼鲛下意识循声望去;几乎在他们抬头的同时,后方不远处有一人高喝出声:“火遁·豪火球术!”

轰!!

巨大的火球裹挟着热浪滚滚袭来,鬼鲛迅速向旁边跳开,落到了栏杆下的水面上站定,鸢在第一时间发动了虚化,让火球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自己的身体。透过扭曲的空气,他看到对面的止水和带土也纷纷跳到了高空中,让火球从脚下通过。

这个声音,还有这等威力的豪火球术,对方是……

蓝白色的光芒毫无预兆地绽放开来,高密度的雷属性查克拉持续向外放电,激得他后颈处的毛发根根竖立。刺耳的电流声紧贴在鸢的背后响起,将他的思绪在顷刻间炸裂为万千碎片——

“雷切!”

(TBC)
————————————

私设1:因为没有写轮眼,卡卡西无法克服千鸟/雷切在高速移动中的致命缺陷。在朔茂的帮助和训练下,他把雷切改进为专门的吵死人的暗杀技,先潜行到对手身后再实施偷袭(参见原作与角都的战斗)。从水门处习得飞雷神后,就此练成了借助飞雷神瞬移到敌人身旁、再以雷切作为致命一击的战斗方式。
私设2:因为水门在位,雷影艾有所顾忌,所以这个世界并未发生雏田诱拐事件,日差依旧活着。水门一直致力于调解两大瞳术名门的内外矛盾,并争取到了富岳和日足的配合,现在日向宗家与分家之间的关系还算融洽。
私设3:因为没有原作鸣人与我爱罗引起的一连串连锁反应,砂忍和木叶的同盟关系只停留在名义的层面上,所以砂忍并未向木叶请求支援。
其实按照原作时间线止水在鸢来到完美世界的那一年就已经开了万花,但是别天神实在太bug,找个机会别一下鸢后面就都没得玩了,于是直接被我没收了。本文中止鼬从头到尾都会是三勾玉,而且戏份不会太多,剧情重点还是集中在水门班及其相关人员身上。
下章鸢+鬼鲛VS带卡止鼬!猜猜结果?

评论(83)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