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05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五、万花筒·开眼

伴着刺耳的嗞嗞声,卡卡西连人带雷切从鸢的身体里穿了过去。银发暗部脚下不停,解除忍术后飞快转身丢出三支苦无,不出所料依旧没能命中目标。鸢欺近一步向他肩头抓来,卡卡西偏头避过,抬手在鸢的右腕上一拍,将他的手打到一旁。

胳膊上挨了一下,鸢像是如梦初醒,刹住脚步,迅速向后退去。而卡卡西也趁此时顺势朝左边一个侧空翻,跳下河岸来到水面上,与鬼鲛对峙。

“止水,带土!”趁此时鼬从天而降,落到两名同族的身旁。“你们没事吧?”

“鼬,你去帮卡卡西。”带土目不转睛地盯着鸢,后者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手。“这边由我和止水来对付!”

望了眼河面上的两人,鼬点点头。“知道了。我已经向火影塔传信,援兵很快就会过来。在那之前坚持住!”说罢纵身跃下围栏,奔向卡卡西所在的位置。

“鬼鲛,”此时鸢也已放下手臂。他的视线追随着奔跑的鼬,看着两名暗部在水上汇合。“牵制住那两个人,不要让他们过来,也不要杀了他们。我可不想直接在这儿面对开眼的宇智波。”

“不能杀死吗……感觉反倒更难了呢。”扛在肩头的鲛肌咔嚓咔嚓地咬合着牙齿,鬼鲛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不过既然鸢先生你这么说,那么好吧。”

“为什么偏偏盯上止水?”带土高声问,“我和鼬也都有开眼的可能吧!”

“而且听你的口吻,就像是你知道我如果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会获得什么能力似的。”止水也说。

鸢不紧不慢地回答:“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

“所以你不认为我的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会对你构成威胁了?”带土皱起眉头,“总感觉微妙地有点不爽。”

“那倒不是。只有你,宇智波带土……我是绝对不会给你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机会的。”鸢说。见带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也并未做再多解释。“无意义的闲聊就说到这吧。宇智波止水,你的眼睛我收下了!”

他说着,张开右手五指。黑棒从掌心穿出,鸢伏低身体,脚下发力,朝两名木叶忍者直冲了过来。带土和止水对视一眼,同时向两边奋力跃开,在空中各自发动了攻击——

“忍法·手里剑影分身术!”

“火遁·凤仙火之术!”

鸢的瞳力强于他们,贸然使用幻术不但未必能奏效,搞不好还会有被反过来利用的风险,这一点两个宇智波都很清楚。对方是能够单杀水影的强敌,又拥有原理未知的神秘忍术,还是小心行事,慢慢试探他的底细才好。

果不其然,火弹和手里剑雨也没能伤到鸢一分一毫。“没用的。”看着两人落回地上,晓的首领语气蔑然,“没有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你们,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放弃挣扎吧!”

“真是满口大话。除了躲躲闪闪你还会什么?”带土嗤了一声,握紧拳头。“等我打碎你的面具,看你还能不能继续摆着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

他从忍具包中拿出一对尾端以锁链相连的苦无,握在手里。“止水,我来主攻,你掩护我!”

“满口大话的人是你才对。”鸢踢开脚边一支插在地上的苦无,“既然如此,就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实力差距悬殊所带来的绝望吧!”

回应他的是两名木叶忍者急速奔来的步伐。这一次鸢没有再虚化,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三人缠斗在一起,黑棒与苦无和忍刀屡次碰撞,迸发出耀眼的火花。一番激烈的体术交锋过后,止水和带土再次极有默契地退后,和鸢拉开一大段距离。

“察觉到了吗,止水?”带土说。

“嗯。”止水点头,“刚才对卡卡西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在攻击的瞬间必定会化作实体。要抓住的就是那一刻出现的空隙!”

“那我们就……”

“明白。”将忍刀叼在嘴里,止水迅速结下一连串手印。“瞬身之术!”

随着他话音落下,河岸上出现了几十个止水的身影。重新握住忍刀,他们开始围着鸢飞快地奔跑,寻找发动攻击的机会。

摆出防守的架势,鸢用写轮眼观察着周围。数量不少……是分身还是影分身?

他突然转身,黑棒刺穿了从身后扑来的一个分身的胸口。但那分身并未消失在白烟中,而是继续高举忍刀向他迎头劈下。明明没有发动神威,那把刀却从他的头顶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

“只是残象罢了。”鸢见状了然,“本体隐藏在分身当中,利用瞬身之术四处游走,伺机进攻……雕虫小技。”他提高了声音,“你们不会以为我的瞳术只有穿透这一个能力吧!”

黑棒缩回掌心,他向着分身们张开双手,藏在面具下面的的轮回眼蓦地睁大——

“万象天引!”

强大的引力将周围的物体以他为中心聚集起来。没有实体的分身都无动于衷,唯有站在最外围的一个例外;止水的本体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尽管竭力退后几步,却依旧无法抵抗万象天引的力量,双脚离地朝着鸢的方向飞了过来。

鸢满意地眯起眼睛。“所以这个是真的——”

“不,这边也有一个真的!”

身后突然响起了嗖嗖的声音。鸢猛地一回头,只见另一个止水的分身正向他扑来。变身术在空中便已解除,带土手握着急速旋转的亮蓝色球体,重重地砸向他的脸:“把你那滑稽的面具给我摘下来!”

眼看着螺旋丸离面具已近在咫尺,鸢及时发动了轮回眼的另一种能力。

“神罗天征!”

轰——!!

这一下造成的破坏力非同小可。仿佛飓风过境一般,地面,围栏,旁边的树木,一切都在野蛮的斥力中扭曲崩坏,变得面目全非。带土和止水也在同时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后脑与背部狠狠撞上一截断裂的树桩,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止水闷哼一声,分身应声消散。数根黑棒破空袭来,头晕目眩之中他仍然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拼命向旁边躲去。尽管成功避开了要害,却依旧有一根黑棒命中了他的大腿,顿时血流如注。

“唔……!”感觉到一阵剧痛的同时,他也发现自己体内的查克拉被黑棒所扰乱了。

“可恶,这混蛋切换能力的速度太快了……”战场的另一边,趴在地上的带土艰难地用双臂撑起身体。他抬起头,望向背对自己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穿透、引力、斥力……难道这些全是他的写轮眼的瞳术?”

“明白了吗?”鸢转过身来面向他,“你们是不可能胜过我的,而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杀了你们。宇智波带土……三年前我问过你的那些问题,你现在还记得吧?如果我说只要你交出止水,我就立刻撤退,否则我不但要杀了你们四个,还要继续杀掉所有赶来的木叶忍者,你会怎么做?村子和朋友,一人的性命和许多人的性命……你选择哪一边?”

听到鸢说要杀掉所有人时,带土的眼中极快地闪过了一丝动摇,但很快便被坚定所取代。他不屑地嗤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都是些无聊至极的问题,但我姑且还是想了一想的。”

“我选择……和他们一起打倒你这个四处杀人的垃圾忍者!”

“多么天真。”鸢冷哼,“果然你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他抬起手,黑棒再次从掌心伸出,指向带土。“那么,作为前辈,就让我再来为你加深一下这份认识吧。”

“万象天引!”

“带土——!!”忍痛抽出黑棒,止水正一瘸一拐地走出树丛,看到的便是带土正不受控制地向鸢飞去的景象。

止水的呼喊被撕裂在耳畔咆哮的狂风当中。无法做出任何抵抗,带土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黑棒离自己越来越近,尖端正对着他的胸口。

躲不开……要被刺穿了……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身影,伴随着耳畔熟悉的、千鸟齐鸣的尖锐声音——

扑!

黑棒从心口刺入,从后背穿出,鲜血四下飞溅。几乎在同时,被贯穿的银发忍者也用他闪烁着雷光的右手,重重地击穿了鸢的右边胸口。

引力瞬间消失,惯性令带土向前踉跄几步,撞上了卡卡西的身体,黑棒从他的腋下穿过。感觉到从对方背后涌出的温热液体浸透了自己的衣服,他的双眼猛地睁大,瞳孔剧烈收缩起来。

世界在瞬间由极动骤变为极静。

“咳咳……”卡卡西打破了这片死寂。深色的痕迹在面罩上蔓延开来,他勉强抬起左手,死死地揪住鸢的右手衣袖。布料被他攥紧,一节手腕露了出来,肤色白得不正常,上面赫然印着一串咒印。

“……原来如此。”鸢按在卡卡西胸前的手指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从现身木叶后起,他第一次露出了如此失态的模样。“你学了飞雷神……那只插在地上的苦无……那时你也是用飞雷神来到我身后的!”

“没能打中你的心脏……真是遗憾。”卡卡西艰难地喘息着。他将鸢的手臂又抓紧几分,噼啪作响的电弧在指尖跃动着。“但是……即使是你……被打穿胸口又断去一臂……战力也是会……大打折扣的吧!”

喀嚓!

第二发雷切将鸢的右臂从手肘起切了下来。然而从断面处流出的并不是鲜血,而是某种白色的、半流体的不明物质。卡卡西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失去支撑,他和带土一齐向后倒去,右手从鸢的胸口抽出,只见那里居然也是同样的构造。

两人跌倒在地上。虽然带土在下面抵消了一部分冲击力,卡卡西还是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呛咳,目光渐渐涣散。带土此时终于回神,连忙扯下他的面罩;大股的鲜血立刻从卡卡西的嘴里涌了出来,将他的下颌、脖子、发尾都染成了一片猩红。

那颜色狠狠地刺痛了带土的眼睛。

“为什么!”他将银发暗部紧紧抱在怀里,崩溃地嘶喊出声,“为什么你要冲过来!”

“如果……怎么都要死,倒不如……死得……有点价值。”卡卡西气若游丝地回答。先前的那发雷切似乎消耗掉了他最后的力气。“可惜……在最后一刻……让他避开了要害。而且……”

他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看到……你有危险……我怎么能……不过来?”

“……多管闲事!”带土哽咽着,几乎泣不成声,眼泪早已流了满脸。

“或许吧。不过……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总之……你得好好……活下去,不能……让我的牺牲……白费。”卡卡西呼出一口气。他缓慢地抬起手,颤抖着探向带土,像是要替带土拭去泪水。“记住了吗?爱哭鬼……”

他的指尖只来得及在带土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地一碰,便再次垂落下去。卡卡西闭上眼睛,头歪到了一边。

顷刻之间,周遭的一切仿佛都从带土的感知中消失了。他的思维化作一片空白。

双耳中传来嗡鸣,心脏以好似要炸裂开来的频率搏动着,查克拉在经络中疯狂奔流,全数汇聚到双眼。目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血红,带土紧盯着卡卡西血色全无的脸,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开始扭曲起来——

“把他给我!”

鸢突然冲过来,一把将卡卡西从带土的手中拽了出去。怀里一空,刚才还呆坐在原地、好似已魂魄离体的带土猛地回神;他发出一声狂怒的咆哮,跳起来扑向鸢,却从对方和卡卡西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将卡卡西扛在肩上,以仅剩的左手扶住,鸢纵身向后跃到空中,高喝:“神罗天征!”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原本已经一片狼藉的地面瞬间变得更加惨不忍睹。可带土依旧站在原地,毫发无伤,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鸢的瞳孔一缩。这下可麻烦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

“鬼鲛!”他将视线投向水面,“撤退!用你的雾隐之术!”

他的部下依言行事。雾气迅速聚拢开来,遮蔽日光,将两人的身影隐没在浓雾之后。

“止水!带土!”看着鬼鲛从原地消失,鼬转向河岸,焦急地呼喊着同伴的名字。

从卡卡西用飞雷神离开后,他们的战斗就停了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鼬同样看在眼里;先前卡卡西所说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响着。

——止水和带土那边看起来不妙。有必要的话,我会用飞雷神瞬移过去帮助他们。之后……就拜托你了。

他起初还以为卡卡西指的是留他一个人对付鬼鲛,眼下才明白过来并非如此。

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鼬咬咬牙,抬手结印,将查克拉聚集在双眼。能见度大为提高,他向河岸跑去,隐约看到雾的对面有两个身影,一近一远,一坐一立。

鼬奔向离他较近的、坐着的那个人。“止水!你怎么样?”

“不要紧。”被第二次神罗天征所波及,草草用绷带包裹住的伤口又裂开了。止水在鼬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向四下观望一周。“鸢和鬼鲛好像已经离开了。先别管我,快去看看带土的情况!”

鼬见他能自己站稳了,便松开手,循着记忆中的方位去找带土。浓雾在渐渐散去,即使不刻意增强瞳力,他也已经能看到前方伫立着的那个身影。

就在此时,带土却突然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双膝一软跪倒了下来。

“带土!”鼬一惊,飞奔上前,在堂兄身边蹲下。“你——”

他的声音在视线落在带土脸上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那双眼睛,停留在鲜红瞳孔当中的已不再是惯常的三勾玉,而是另一种全新的、从未有人见过的诡异花纹。

万花筒写轮眼。

(TBC)
————————————

止水的瞬身之术来自鼬真传动画,带土的螺旋丸是水门教的。不开万花的宇智波们招式实在不太多,我尽力了……
关于鸢的轮回眼说明一下。最近回头重看了原作带土操纵秽土人柱力和鸣人他们战斗的那段,根据凯和卡卡西的对话,带土没使用佩恩六道的能力不是因为他不会,而是因为木叶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情报和应对方法,再使用性价比不高。此外他将大部分查克拉都用在了束缚尾兽的外道之力上,也腾不出余力去做别的。完美世界的众人对轮回眼一无所知,鸢又不需要控制尾兽,所以就可以自由使用佩恩六道的技能了。不过为了平衡,这里也将轮回眼设定成左右两眼各拥有三种系统的忍术,因此拥有左眼的带土只能使用天道、畜生道(通灵)和地狱道(召唤阎王)的能力。
虽然其实有天道就已经很够用了
至于面具上只有一个孔的问题,毕竟双眼视神经连着的都是一个大脑,轮回眼的能力也不是必须看到人或和人对视才能发动的,总之私设成并不妨碍,大家就不要过多纠结这一点了。
故事刚开始两个卡就都惨遭毒手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ᐛ」∠)_更赤鸡的还在后面!

评论(123)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