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世界之敌 07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七、秽土转生

咒阵停止了运转,三个影分身各自消失在白烟当中。鸢以手撑地站了起来,刚直起腰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去。

正当他快要摔倒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稳稳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看来即使是您,使用了如此大量的查克拉,身体也会吃不消啊。”鬼鲛的声音在鸢的头顶响起,“所以一开始我就说过我可以帮忙,至少能省下一个影分身的消耗量。”

“我不是给你安排了其他的任务吗。”借着鬼鲛的力道,鸢慢慢重新站直了身体,推开部下的手。“治疗的时候我不但无法移动或防卫,就连分心也会造成很大的风险。”他望向雾隐的叛忍,“看你这副样子,带土是没有出现了?”

“正是。我以鸢先生你们为中心,一直在进行巡逻,并没有见到任何人进入这里。”

“倒不怎么令我意外。”鸢轻哼一声。

“说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鬼鲛环顾四周,“没想到您的写轮眼内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独立的空间存在。”

“为此而感到高兴吧。在晓的成员当中,你是唯一一个有幸来到这里的人。”

“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鬼鲛以听不出真假的语气回答。“然而,有一件事也令我稍稍有些好奇……只要是写轮眼所具备的时空间忍术,不论是谁,最后都会连通到这同一个空间来吗?还是说……不同的两个人,两双万花筒写轮眼,却可以拥有完全相同的一种忍术?”

鸢没有回答,脱下了身上那件破破烂烂的晓袍。

“看来您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啊。”鬼鲛说,打量着男人胸前还没有补好的空洞,以及颜色不正常的右手。先前他可是亲眼看见鸢把这条手臂从在木叶村外待命的白绝身上扯下,带进神威空间后接在了自己身上。“不过,算了。我并没有刺探他人隐私的兴趣。我会背叛自己的村子追随您,是因为我认同您的月之眼计划,相信您能将我从空虚当中解脱出来。而您也对我说明了收集尾兽的真正目的,这一点就连佩恩他们也不知道……这大概可以当做您格外信任我的另一个证据?”

“你明白就好。”鸢说,拿着那件衣服走向卡卡西。

“当然。”鬼鲛露出了微笑,满口利齿闪烁着森冷的白光。“那么,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宇智波止水现在还活着,而那个带土又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事情好像进展的不太顺利。还有这个人要怎么处理?”

“他是珍贵的人质。”将晓袍套在卡卡西的身上,鸢抱起昏迷中的银发暗部,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他是宇智波带土的队友,波风水门的学生,旗木朔茂的儿子。有他在我们手上,就可以一下子封住木叶三个强大的战力,令他们有所顾忌……甚至可能不仅仅是三个。”

“人质吗……”鬼鲛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没有再说什么。

谈话就此结束。空间悄然扭曲起来,很快,神威内部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

离开木叶后马不停蹄一路向北,在第四天的清晨,带土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田之国音忍村,从木叶叛逃的传奇三忍之一、大蛇丸的地盘。

多年前,大蛇丸与团藏勾结,秘密进行人体试验的罪行败露。他们起初用从其他村子抓来的、审讯后失去价值的俘虏作试验品,后来发展为从外面买来无父无母的孤儿,最终盯上了村子里的人,甚至是现役的忍者。东窗事发后,团藏的声望与势力被大大削弱,大蛇丸则在三代目的一时心软之下逃出了木叶,就此成为叛忍。此后近十年中,大蛇丸一手建立起了音忍村;出于多方面考量,水门并未直接与他开战,只是命人时刻密切监视着他的动向,直到现在。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稀客。”大蛇丸的住处不在音忍村内,而是在附近的山中,一处地下的研究设施里面。带土来到入口处,走出来迎接他的是一个灰发扎成马尾、戴着圆眼镜的青年。“四代目火影的得意门生,来到我们这里有何贵干?”

“大蛇丸在吧?”带土开门见山地说,“带我去见他。”

“你以为你这么说了我就会乖乖放你进去吗?”兜眯起眼睛,“木叶和音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吧。说起来你一个人突然来到我们这儿, 这件事本身就很可疑……!!”

他在对上带土的目光时猝然收声。那双从兜帽下面抬起来的眼睛正在冷冷地盯着他,万花筒写轮眼的花纹在瞳仁中缓缓旋转,透出压迫力十足的威胁。

“两个选择。第一是你带我去见大蛇丸,第二是我杀了你,自己把他找出来。你选哪个?”

还没等兜作出回答,从他身后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条手腕粗细,两米多长的白蛇从里面游了出来,顺着兜的腿爬到他的肩头,张开嘴,在他耳边“嘶嘶”地叫了几声。

“……如果您这样打算的话。”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指令,兜听后说道。他抬起手推了推眼镜,并顺势抹去了额角滑落的冷汗。

“跟我来,”他对带土说,转过身去,“大蛇丸大人在等你。”

两人顺着长长的隧道深入地下,最终在一扇大门前停住脚步。兜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很快传来了回应。

兜推开了大门。门后面是一个半书房、半实验室的房间,音忍村的首领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双腿交叠,手肘搭在椅子扶手上,十指交叉。他的脸上挂着阴冷的微笑,姿态看似放松,双眼却一直在密切地关注着走进门来的带土,从眼底深处流露出探究的意味。

“你的眼睛……”大蛇丸悠悠开口,“看来那情报是真的了。堂堂五大忍村之首的木叶,被人大摇大摆地杀进村子里,连牺牲者的尸体都被带走,传出去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地灵通,真令人讨厌。”带土露出了憎恶的表情。

“彼此彼此。能这样毫不费力地找到我的住处,看来我这边还有几只小耗子没清理干净。所以,到底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是想让我给朔茂寄一束吊唁的白菊过去吗?还是说水门面对强敌,终于认识到自己有多么无能,准备把火影之位让给本天才了?”

“我不是以木叶忍者的身份来的,”带土摘下兜帽,让大蛇丸看清自己并没有戴着木叶的护额,“也没有事先告诉过任何人会来这里。我来找你,是想以个人的名义,和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大蛇丸扬起眉毛。

带土没有立刻回答。他从身后的忍具包里拿出一只沾着干涸血渍的战术手套,轻轻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这上面的是卡卡西的血。”他盯着蛇仙人金黄色的竖瞳,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你以此为媒介进行秽土转生,把他从那个世界召唤回来。

一片安静。

“兜,”大蛇丸打破了沉默。“我最近听力可能有些退化了。这个木叶忍者刚才说什么?”

“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蛇丸大人。”他的助手回答。

“将卡卡西秽土转生,并使他尽可能地接近生前的状态。”不理会两人的挖苦,带土继续说道,“还有,解除掉你与他之间的控制契约,使他可以以自己的意志行动与留在现世。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看来你是认真的,这还真令我吃惊。”大蛇丸啧了一声,“秽土转生是怎样的忍术,你不会不清楚。就算要无视卡卡西本人的意愿,也要强行把他召回活人的世界吗?”

他决心用自己的死刺激我开眼的时候,可同样也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带土突然怒吼起来,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他的查克拉在周身不安分地涌动着,鲜红的双眼中燃起了烈火。“把一切全都抛给我,留我背负着责任和痛苦,自己却一死了之?想得倒美!鸢夺走了他的尸体,我就要把他的灵魂留在我的身边,让他一直看着我,直到我亲手为他报仇为止!”

他的咆哮在空旷的室内回荡着。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屋子里只能听见带土粗重的呼吸声。渐渐地,他的情绪终于又重新平稳下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黑发的宇智波抿起嘴唇,偏过头去。

“一句话。”他低声说,“你帮不帮忙?”

“虽然我也有点好奇那孩子发现自己被召回阳世时会是什么反应,但没有利益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大蛇丸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刚才说是交易对吧?你准备付出什么作为酬劳呢?”

“放心,不会亏待了你。”带土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我会……给你你最想要的东西。”

他抬起右手,伸出两指指向自己的双眼。

等到晓覆灭,鸢被我杀死,卡卡西回到净土之后,我就把这双眼睛挖下来给你。”迎着大蛇丸震惊的表情,带土缓缓道。他说得云淡风轻,字句间却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森然。“以世上仅有的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换一次对你没有任何实际损害的秽土转生,不亏吧?”

大蛇丸注视着带土。他脸上的震惊渐渐散去了,嘴角向上挑起。“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从前我曾听说,极其强烈的负面刺激会令宇智波觉醒全新而强大的力量,但在同时也会将他们逐步推向疯狂。我还以为这是言过其实,现在看来倒是我低估了你们一族。”

带土冷眼看着他。

“既然你如此有诚意,我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大蛇丸站起身来,率先向外走去。“来吧!就让你破例见识一下,秽土转生的全部过程。”
————————————

在大蛇丸的指挥下,秽土转生的准备工作很快就绪。蛇仙人从那只手套上提取到了卡卡西的DNA,加入卷轴之中,发动了秽土转生的术式。被兜带来的活祭品不知所措地站在房间中央,看着那诡异的咒阵在自己脚下蔓延开来。

大蛇丸抬起头,望向站在房间一侧的带土。木叶的上忍背靠着墙双手环胸,面无表情,似乎对一条生命即将从眼前消逝之事无动于衷。

“那么,我这就开始了。”大蛇丸收回目光,说道。他飞快地结了几个印,双手啪地交扣在一起。“禁术·秽土转生!”

咒阵应声绽放出不祥的光芒。纸片一样的物质凭空从地上缓缓飘起,悬浮在祭品的四周;随后,便像是找到了目标似的,朝着祭品蜂拥而去,一层层地贴在他的身上。

“呃啊啊啊啊啊啊!”祭品发出了凄惨的嘶喊,面部因极度的痛苦与恐惧而扭曲变形。先前因受到威胁而不敢乱动,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大限将至,却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大蛇丸……大人,请……请饶命!谁来……谁来救救……啊啊啊啊!”

“要怨恨的话,就怨恨这位宇智波带土好了。”大蛇丸说,脸上挂着事不关己的微笑。

最后一片纸盖上了祭品的脸,他的惨呼声也随之戛然而止。静默了两秒钟后,附着在他脚上的纸片突然重新散落开去;这一次露出来的不再是那双粗糙的、带着镣铐痕迹的赤足,而是一双穿着忍者靴的脚。

带土终于有了反应。冷漠的姿态荡然无存,他离开墙面,不自觉地踏出一步,手臂向前伸去,指尖轻颤着。双眼中亮起强烈的喜悦光彩,他张开嘴,心底的名字已呼之欲出——

然而下一刻,他的神情却骤变为无从掩饰的愕然。

纸片层层剥落,将转生者的真面目逐渐呈现在众人面前。他穿的并不是暗部的黑色长靴,而是常规部队的短靴和绑腿;再向上,制服长裤,戴着半指手套的修长十指,挽起的袖子,绿色的上忍马甲。

深蓝色的面罩覆盖着死者的下半张脸,散乱的银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双眼。死者抬起头来;在场众人都看得分明,他的脸上有一道竖直的陈年伤疤,从眉骨处起贯穿了左眼,一直延伸到面罩里去。

那双眼睛缓缓睁开。暗色的眼白当中是双一红一黑的异色瞳,左眼还停留在生前使用过的最后一个忍术的状态上。

那花纹,分明是……

最后一张纸片无声飘落在地。转生者恢复了自己的意识;看到半蹲在面前的大蛇丸,他先是一惊,随后立刻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小指从腿上的忍具袋里飞快地勾出一支苦无,在手中灵活地转了一圈,紧紧握住。

“大蛇丸?你不是被佐助杀了吗?”他警惕地发问,声音比带土记忆中的低沉了几分。“不对……我也已经死了。那这里又是……”

似乎突然意识到屋子里除了自己、大蛇丸和兜之外还有第四个人,他迅速朝带土的方向转过脸来。四目相对的瞬间,转生者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眼猛地瞪大。

苦无上闪烁的蓝色电光在顷刻间消散。那武器从他剧烈战栗的手指中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几乎要盖过那声颤抖的、轻而又轻的呢喃——

“……带土?”

(TBC)
————————————

上忍堍并没有承认自己要去晓w
叛忍大蛇丸的地盘一样是敌营w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演员终于到齐!这里再说明一下,CP是报社土X秽土卡+上忍土X暗部卡,虽然四人之间在剧情上排列组合都有交集,大土对小卡、大卡对小土分别具有额外的宽容(毕竟白月光),但感情层面上不会出现贵乱和多角恋,从始至终都是1v1

评论(150)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