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08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八、错误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带土看着面前的这名银发忍者——他还不确定自己该如何称呼对方。对方也在望着他,视线从他的右半张脸起,缓慢移动到他的右肩,右手,右腿;再由原路折回,最终定格在他的左眼上。眼角极细微地动了动,还没有弯成带土似曾相识的两道月牙,那一丁点的喜悦旋即就被其他翻涌而起的情绪所吞没了。

那双属于死者的眼睛凝视着他,当中酝酿着的情感太沉重也太复杂,带土无法完全解读,也无法详细描述。然而冥冥之中,他却又生出了这样一种感觉:这种心情,他是明白的。

如果卡卡西突然死而复生,出现在他的面前,或许他也会是同样的反应吧。

还有刚才的那声“带土”。那样的难以置信,小心翼翼,连稍微抬高音量都不敢,就像是怕会将美梦击碎。

带土张开嘴,几乎要作出回应,可这时那转生者却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了似的,向后急退了两步。那些情绪退潮般地从他的脸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他闭上双眼,依旧半抬着的右手紧握成拳。

“不,”他低声说,语气像是在说服自己,又像是在进行自我警告。“不。你不是他。

话音刚落,他猛地睁开了左眼。再看向带土的时候,那只眼睛里面只剩了孤注一掷的决绝与杀意。攥紧的拳头松开了,电光再一次充斥他的掌心;下一秒他已经朝着带土冲了过来——

“雷切!”

“停!”大蛇丸在同时喝道,双手再次交扣结印。

仿佛被突然扯动了提线的木偶,转生者的动作在瞬间戛然而止。那只致命的右手悬停在带土胸前,指尖离他的心脏不过一指来宽的距离,密集的雷电已经将衣服割出了细小的口子。带土此时终于反应过来,本能地向后退去;细小的风从头顶的通气口吹进来,拂过后颈带起一阵凉意,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是流下了冷汗。

这个人的速度比卡卡西更快……而且他既然会使用雷切,就说明……

“大蛇丸!你想做什么?”转生者冷声质问道。他在竭力抵抗束缚着自己的契约之力,身上亮起微弱的白光,手指挣扎着想要再向前一点。“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复活的,但如果你只是想要将我秽土转生,并操纵我对抗木叶的话,没有必要再特地造一个带土的赝品出来吧?别愚弄他的!”

“奇怪了,你说的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他声色俱厉,大蛇丸却不痛不痒。蛇仙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意料之外的禁术产物,脸上带着发现了新奇玩意的愉悦神情。“看来秽土转生之术出了些问题……这种情况还是我头一次遇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带土迟疑地发问,“他到底是……还有他刚才说的那些话……”

“看起来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大蛇丸站起身来,双手依旧保持着结印的姿势。“你听说过平行空间吗?同样的一件事因为某个因素的变动而产生了不同的结果,这些不同的结果又分别触发了一连串不同的连锁反应,从而将命运引导至不同的走向。因此,相同的一个人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也会拥有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你的意思难道是……”

“没错。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旗木卡卡西。”大蛇丸微笑起来,“似乎在那个世界里,他活得要比这边稍微长一些呢……倒是你先于他一步死掉了。”

听了他的话,两名不同时空的木叶忍者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实验室内一片安静,然后异时空的卡卡西打破了沉默。

“……这太荒谬了。”他说,声音虽然平稳,却不难听出一丝颤抖。“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鬼话吗?”

“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回过神来,带土下意识说道。卡卡西重新望向他,眼中杀意仍在,却不如先前那样坚决,显然正处于动摇之中。“我可以向你证明……我是真正的宇智波带土。”

写轮眼发动,勾玉旋转着变幻为新的形状。带土走向卡卡西,那电光没入他的胸口,卡卡西猛地打了个寒颤,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从带土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血继限界是不可能骗人的。这下你相信了吧?”带土说。

“你已经……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卡卡西低声说,视线缓慢上移,落在他的右眼上。“这……是神威的能力?”

“你难道不知道?”努力让自己不去特别关注对方的左眼,带土疑惑地反问。

卡卡西没有回答,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突然,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睁大,脸色也迅速苍白下来。“琳……琳呢?”他急切地发问,“她怎么样了?”

“她好好地留在木叶呢。”带土更加一头雾水,“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他得到的是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雷光从卡卡西的手中消散;这个男人看上去依旧心事重重,但琳平安无事的消息好像暂时为他卸下了一份沉重的担子。他闭上了那只左眼。

“看来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沟通了。”大蛇丸说,松开结印的双手。白光从卡卡西的身上消失了,他收回向前伸出的手臂,退后和带土拉开一段距离。

“我需要了解现在这边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儿。”沉默了一阵之后,他说。

“你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位宇智波带土君的要求。”大蛇丸说,“大约一周前,晓的两名成员袭击了木叶,这个世界的旗木卡卡西在战斗中牺牲,尸体也被带走。带土君找上我,希望能够通过秽土转生将他召唤回这个世界,并开出了令人满意的价码,于是我决定帮他一把。然而,当我发动了秽土转生的术式之后,被召唤的却不是他所期望的那个卡卡西,而是你。”

得知“自己”殉职的消息,卡卡西并没有多大反应;倒是听见大蛇丸说秽土转生是由带土主动提出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向旁边的宇智波投去一瞥。但当他开口时,说起的却是另一件事:“你是说‘晓’?”

“听你的语气,你对这个组织并不陌生?”带土问,“他们在你那边的世界也存在吗?”

“这个嘛……”卡卡西看了一眼大蛇丸,“其实我会出现在这里,和晓也脱不开关系。我算是在和晓的首领佩恩的战斗中死亡的。”

“佩恩?”带土惊讶,“晓的首领不是鸢吗?”

卡卡西迅速看向他,神情警惕。“谁?”

“鸢,”带土重复道,“那个戴着橙色的面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男人,三年前就是他创立了晓。而且,”他的脸色阴沉下来,“之前也是他杀了卡卡西。”

“……是这样。”

“你不知道他?还是说‘佩恩’是他的另一个名字?”

“不,他们是两个人。你所说的鸢我也知道,不过……”卡卡西的目光掠过带土的胸口,在刚才被雷切穿透的那一处略一停顿,又飞快地收了回来。“没什么。”

明眼人都瞧得出,他并没有说实话。

“闲聊就先到此为止吧。”在带土继续追问下去之前,大蛇丸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带土君,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商量一下这笔交易。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尽管这只是我的推测,但是……你的卡卡西可能还活着。”

“……你说什么?!”带土大吃一惊,瞬间喜形于色,“真……真的吗?”

“秽土转生是那位二代目火影所创造的忍术,理论上不应该出现任何差错。除非所谓的死者实际上并没有死,否则我想不到任何会将其他世界死去的卡卡西召唤出来的理由。”

这些话对于带土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针。黑发上忍在原地呆站了片刻,慢慢地向后退去,重新靠回墙上。他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又缓缓吐了出来;随着这个动作,他感觉一直压在自己胸口的一块大石仿佛也被悄然移去了。

哪怕卡卡西受了很重的伤,被抓走了,但只要他还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太好了,”他喃喃地重复着这三个字,“太好了。”

被秽土转生的复制忍者无声地看着他。

“剩下的就是这个卡卡西的事了。”大蛇丸又说,“老实说我对他有点兴趣……秽土转生出现意外状况,这种先例前所未有,值得好好研究一番;此外,我也有点在意他说我被鼬君的弟弟杀掉了的那件事。”

“既然他不是你要的人,为此赔上你的双眼也很不值得吧。不如……把他留给我怎么样?”

刚刚从喜悦中回神,带土所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询问。心中不可避免地踌躇起来,他张了张嘴,却没能立刻说出自己的选择。

那毕竟是他的双眼。他固然可以在事后移植一对普通的眼睛,但是将这样一件强大的武器交给了大蛇丸,事后会引发怎样的后果,水门老师和他的族人们又会是什么反应,带土不难猜出;成为火影的梦想也将永远与他失之交臂。

如果是真正的卡卡西被召唤了出来,那么带土当然会在事后履行承诺,反正他在来时的路上便已经做好了觉悟。可现在知道他的卡卡西还活着,而面前的这个人……

正当带土两难之际,年长的转生者替他做出了回答——

“我留在这儿。”

(TBC)
————————————

原作中自来也好像和卡卡西提过“宇智波斑”的事,但我不确定在佩恩战前“斑”和阿飞是否曾被联系在一起。总之因为我不想再让土哥顶着别人的名字了,所以本文中设定成秽土卡并不知道鸢是“宇智波斑”。
重申:一切非归档及目录类文章禁止转载。为了不明白的人再解释一遍:转载一来会让文章重新进入审核队列,增加被屏蔽的可能性,二来原作者修改后被转载的文章依旧会保持原样,甚至即使原文被删除,被转载的也会继续保留。身为作者,这两点是我所抵触的。
至今为止禁止转载这件事,我在主页简介上注明过了,整理列表的开头也用粗体字提醒了,也不止一次单独发lof说过这件事了,奈何还是有人在继续转。以后我会在每篇文章前面加粗标明禁止转载,再转者一概拉黑。尊重是相互的,希望大家理解。

评论(70)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