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09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九、左眼之谜

——“我留在这儿。”

听到卡卡西这样说,带土不禁愣住了。他望着被转生的银发忍者,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放心好了。就算是不同的世界,我也依旧是木叶的忍者。我不会向大蛇丸吐露任何会对村子有害的信息。”卡卡西似乎误解了他的迟疑,“反正现在我是秽土之身,他也没法通过拷问来逼我开口。”

旁边的大蛇丸轻哼了一声:“那可不一定。”

“……我不是这个意思!”带土连忙辩解,“我是说……这样真的没关系吗?把你一个人留在这……”

卡卡西点点头,弯起眼睛向他露出微笑。“没关系,我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总会有办法的。不用管我,你尽快回木叶去吧。”

他收敛了笑容,深深地望着带土,像是要将他的面容刻入心底。“替我……向琳问好。”

兜领着带土穿过曲折复杂的地下隧道,把他送回地面。他来时是清晨,现在已是傍晚;带土看向那轮挂在树梢上的夕阳,一瞬间竟觉得那比起正午时分已经柔和了许多的阳光,依旧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拖着脚步,魂不守舍地向前走了一小段路,越来越慢,终于停了下来。

在原地呆立了片刻,黑发的宇智波突然转身,朝着研究设施的入口狂奔而去。
————————————

“你太冲动了。”卡卡西叹息,“那时候你不应该折回来的。”

入夜之后,野外的温度骤降了许多。两名忍者在林间开辟出一片空地,拾了些枯枝败叶搭起火堆,带土用几根木棍串了在附近小河里抓来的鱼,插在旁边烤着。

第二次离开大蛇丸的地盘后,经过四个小时的急行军,他们已经来到了田之国的边境,将音忍村远远甩在身后。

“归根结底,用你的双眼去和大蛇丸做交易,这个决定本身我就非常不赞同。如果这个世界的我知道了这件事,他一定也会坚决反对的。”卡卡西又说,将那几条鱼换了另一面冲着火堆,“更何况现在你已经知道他并没有死,又何必再为了预期之外出现的我搭上这双眼睛?”

“你可真啰嗦啊……就那么想留在那个蛇窟里吗?”带土咕哝着,咬了一大口干粮,两颊塞得鼓鼓囊囊的。他明显很不希望继续这个话题。“总之现在操纵的契约已经解除,你也回不去了,是男人就干脆一点,别再斤斤计较过去发生的事了!”

“好吧……”卡卡西拖长声音,“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来讨论讨论将来的事情。你来找大蛇丸,出发之前肯定没有和水门老师与其他人说过吧?无故离开村子,想好回去之后要怎么解释了吗?”

“……”沙沙的咀嚼声停下了。

“这还只是最无关紧要的一项。如果是你一个人回去,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现在你带着我回到村子,势必要向别人解释我的来历;水门老师绝对不会相信,大蛇丸什么好处都没拿到就答应替你进行秽土转生。你用眼睛和他做交易的事情迟早瞒不住,到时候富岳族长也会得知这件事,你考虑过怎么向他们交代吗?”

“呃……”

“还有就是这个交易本身。除了按照约定交出你的眼睛之外,木叶还有两个选择:其一,与大蛇丸协商,付给他和万花筒写轮眼同等珍贵的物品;其二,与音忍村全面开战,一旦获得胜利,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毁掉约定了。”

“噗——”带土正喝着水,听见他最后一句话差点没喷出来。“你是在认真地想要赖账啊!”

“我是在认真地和你分析这件事。”卡卡西无奈地摊开双手。“看到了吧?后续一系列棘手的麻烦。所以一开始我就说了你不该用眼睛来交换我——”

“啊啊啊啊打住!怎么话题又回到原点了!”带土大叫起来,双臂交叉成拒绝的手势冲着卡卡西。“是我把你强行唤醒,召唤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就那样把你不负责任地丢给大蛇丸,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至于眼睛的事……反、反正时间还长,总会有办法的!嗯!”

卡卡西惊诧地望着带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的目光柔和下来,笑着叹了口气。

“是啊。”他说,语气中透着怀念,“不论后果如何先做了再说,这种风格也很像你呢。”

“我认识的卡卡西可不像你这么絮絮叨叨的。”带土挺直腰板,双手环胸,“都快赶上水门老师了。”

“啊哈哈……是这样吗?可能因为我也是当老师的人了吧。”

“你当了老师?”带土好奇地看向他,“学生是谁?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卡卡西一愣,脸上的笑容忽然淡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忧虑与惆怅。他掩饰地偏过头去。“这种事……无关紧要的吧。”

带土盯着他的后脑勺皱起眉头。他为什么要回避这个问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话说回来,我还有事情想要问你。”这时卡卡西又转过脸来看向他。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平静,若无其事地转换了话题。“能对我详细讲讲之前你们与鸢战斗的细节吗?有些东西我想确认一下。”
————————————

带土把那场战斗的过程事无巨细地复述给了面前的银发忍者。数天前这还是他触之即痛的惨烈伤口,半点也不敢细想;如今得知卡卡西还活着,重新回顾这段记忆的时候,他的心态终于平静了不少。

“……大概就是这样。之后他们利用鬼鲛的雾隐之术隐藏了行踪,从村子里撤退了。”带土以这句话作为讲述的结尾。再次记起鸢那压倒性的恐怖力量,他的情绪又一次消沉了下来,看着手里的烤鱼也没了胃口。“那个家伙太强了……他不可能在这一次就掀开自己所有的底牌,只是目前展示出来的瞳术就有这么多种能力,他的万花筒写轮眼究竟有多强大?”

“不,”卡卡西说,“万象天引和神罗天征并不是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而是轮回眼的。”

“你是说轮回眼?那个只有六道仙人才拥有的眼睛?”带土吃惊地看着他。

“是。”卡卡西点了点头。他用手拄着下巴,手指隔着面罩在嘴唇的位置轻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来他的左眼移植了轮回眼……这就说明……”

“说明什么?”带土急切地追问。

卡卡西望向带土,神情有些犹豫,似乎在斟酌可以告诉他多少细节。又沉默了一阵,银发上忍这才重新开口。“我生前的最后一场战斗中,与我交战的天道佩恩在明面上是晓的首领,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傀儡;控制尸体也是轮回眼的能力之一。而且据我所知,世上拥有轮回眼的,只有佩恩六道的幕后操纵者一人。不过,既然你说在这个世界里鸢才是晓的首领,那么也许那个人其实也只是鸢的一枚棋子而已。”

“木叶还没有获得任何与这个佩恩相关的情报。”带土说,“但如果按照你这么说,难道鸢是挖了自己部下的眼睛吗?”

“嗯……可以这么讲。”

“连同一阵营的战友都能下得去手,他还真是个残忍冷血的混蛋。”带土憎恶地说。“不过这样一来,至少在这边的世界里,佩恩和他的幕后操纵者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吧。”

“那也说不定。”

“为什么?”带土困惑,“你不是说轮回眼在世上只有一双吗?难道那个幕后操纵者就算只剩了一只眼睛,也要继续替鸢卖命?他到底是有多忠心啊?”

“倒不是这个意思。”

带土越来越糊涂了。“那是什么意思?”

卡卡西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他的视线落在带土的右眼上,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就像是要从中看破什么东西一样。

“怎……怎么了?”带土向后缩了缩。

“除了穿透以外,你在开眼之后,有没有试验过神威的其他能力?”卡卡西突然问。

“啊?哦,还没有。”带土一愣,回答道。“当时我还以为——呃,你明白我指的是谁——我还以为他死了,一门心思只想来找大蛇丸,哪有心情去研究这个。不过说起来……神威这个穿透的能力,是不是和鸢的很像啊?同为万花筒写轮眼,在能力上也会有有所相似或重合吗?”

“这个嘛……倒也不是不可能。”卡卡西含糊其辞地说。他似乎并不打算把自己正在考虑的事情讲得太清楚,至少是在现在。“总之,等我们回到木叶,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我会帮你进行有关神威的训练。”他向带土竖起拇指,“虽然我自己也是个半吊子,但好歹比你多一点经验,应该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带土望着那只微笑的左眼出了神。从两人见面的那一刻起、就牢牢占据了他的心头的谜团再次浮现出来,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去。

万花筒写轮眼只有在目睹至亲之人死去时才会觉醒。他是在什么情况下移植的这只眼睛?又是怎么觉醒的万花筒写轮眼?

面前这个年长的卡卡西,和带土自小熟识的那个卡卡西,在言行举止上有着不小的差别。在这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他的命运究竟改变了多少

“时间已经很晚了,闲聊先到此为止。”转生者的声音将带土从思绪中唤回现实。“你一路从木叶急匆匆赶过来,这几天都没怎么合过眼吧?反正秽土之身不用休息,今晚我来守夜,你就好好地睡一觉吧。”

说着,卡卡西站起身来,向树林里走去,似乎是打算在周围巡逻一圈。

“等等!”冲动之下,带土叫住了他。刚吐出两个字,却卡壳在了称呼上,左右为难起来。“呃……嗯……”

“不用勉强自己称呼我什么,有话直说就行了。”

“……哦。”对方的善解人意让带土松了口气。望着那个背影,他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

“你的左眼……是怎么回事?”

(TBC)
————————

文中默认只有完美世界和原作世界这两个平行宇宙,各角色的主观思考中也不会出现鸢来自原作世界A、秽土卡来自原作世界B、他们一起来到了完美世界C这样的想法。剧情进展到后半段时会借某人之口盖章这个设定,但为免大家产生疑惑,在这里提前说明一下。
另外不要纠结为什么小堍对神威这个名字适应良好,这是一开眼就自动获得的新技能信息(x)
这两天肝生贺肝到头昏眼花……目前搞出三份半,快过年了事情变多,也不知道最后两份还能不能肝出来。总之随缘,随缘.JPG

评论(70)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