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11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十一、替代品

那声清脆的拍击过后,房间内再次安静了下来。鸢和卡卡西注视着彼此,各自默不作声,仿佛在以目光进行无言的角力。

“为什么要救我?”到底是卡卡西率先开口,“想从我身上拷问出木叶情报的话,劝你们还是省省吧。”

“哈。”鸢发出一声轻笑,垂下手臂。“先把人救活再弄坏掉,我可没有这样的恶趣味。虽然把你当做人质,引带土他们过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卡卡西面上不动声色,手指却微微抓紧了床单,“——但是很遗憾,他们大概都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过来。虽然不排除木叶打算夺回你的尸体的可能性,但是以波风水门谨慎的性格,只怕要等到准备万全之后才会行动吧。”

银发暗部闻言依旧沉默,但姿态明显比先前稍有放松。凭借对另一个旗木卡卡西的了解,鸢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在心中嗤了一声,也不过多置喙,站起身来。“如你所见,这个房间没有门和窗户,只能通过我的时空间忍术出入。四面墙壁上都附有结界,虽然我没有完全封印住你的查克拉,但以你现在的状态,想要破开它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就死了等救兵和逃出去的心,乖乖留在这里吧。”

“我很难想象晓会对俘虏如此优待,而不是物尽其用。”见鸢从床边走开,卡卡西追问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鸢停下脚步。他半转过身来,用那只血红的右眼望向床上的囚犯。“目的嘛……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我需要一个替代品。”

“替代品?”卡卡西皱起眉头。

“对,替代品。”鸢重复着这三个字,身后的空间开始扭曲。他的嗓音低沉下来,与其说是在解答卡卡西的疑问,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要将他没能看到的……”

话音未落,晓的首领已经消失在了空间裂隙当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卡卡西盯着那处空地看了一阵。然后他收回目光,望向天花板,终于将先前屏住的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

听鸢所说的话,带土如今还活着,那么止水和鼬多半也平安无事。至于是带土如他所计划地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还是水门等人及时抵达了战场,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论如何,这个好消息都让卡卡西感到了几分安慰,至少他的牺牲没有白费——虽然现在好像也无法称之为牺牲了。

四下安静至极,他似乎都能听见自己不算有力、却已足够稳定的心跳声。眼帘下垂,卡卡西望向自己的胸口。

被绷带遮盖住的封印吸收了绝大多数的查克拉,只留下了极少数的一部分,与经络中另一股微弱但不容忽视的流动纠缠在一起。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查克拉正压制着这股陌生的力量,并且在将其逐渐同化,虽然速度非常缓慢,但完全吸收也只是时间问题。

被关在这个房间里之后,这已经不是卡卡西第一次醒来。先前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曾拆开绷带查看过,心口被黑棒洞穿的地方被填入了某种白色的物质,成分看上去和鸢的右手相差无几,似乎对方就是用这个把他救活的。

不论这是什么,既然能够将受了致命伤的人从濒死状态中拉回来,它一定是某种极其珍贵的东西。所以为什么鸢要费心费力地救他,甚至不惜将这种宝物用在他的身上?

刚才鸢的回答不但没有解答卡卡西的疑惑,反倒带来了更多的谜团。那个男人在离开前望着卡卡西的样子,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透过他看着别人。那一刻鸢心里想的是谁?他把卡卡西当成了谁的替代品?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卡卡西索性将这些全部抛开,转而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他现在身陷敌营,虽然处境危险,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让他可以近距离接触这个神秘的晓之首领。不管今后能否顺利逃出这里,他都要尽可能地多从对方身上套出些有用的信息,反正木叶那边一时半刻不会派出人马主动出击,他可以慢慢来。

又或者,他可以再尝试一次当初没能成功的事情——

带土的影像毫无预兆地闯入了卡卡西的脑海。生活点滴中的方方面面,一幕幕在他的眼前飞快闪过,活泼的安静的直率的害羞的,一会儿是战场上带头冲锋陷阵的精英上忍,一会儿又成了月色下红着脸塞给他一盒大福的大男孩。画面最终定格在了他们分开前的最后一幕,带土低垂着头,悲愤又绝望地看着他,泪水不断从写轮眼中涌出,滴落在他的脸颊上。

曾经我们都以为时间还长,将来还有机会去说那些还没说出口的话,却没想到分别来得如此之快,如此突然。以为我已经死去的你,现在又正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琳,老师……父亲。您已经从澜之国回来了吧?对不起,一回到村子就让您听见了这样的消息。您离开前我那时正巧在执行别的任务,我们甚至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握紧双拳,卡卡西闭上了眼睛。

抱歉,大家。但如果这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那么我……
————————————

水门向朔茂简述了带土的音忍村之行,以及另一个卡卡西的来历。聆听过程中白牙始终保持着沉默;震惊渐渐从他的脸上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古怪的、混杂着犹豫和怀疑的神情。直到水门讲完了,他也依旧一言不发,不知是因为事情太过离奇而反倒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是因为想说的事情太多,一时竟无法决定该从何说起。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室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双手十指交扣,指尖不安地在手上轻叩着。继续以那样的神情,朔茂正毫不掩饰地盯着据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他的儿子的背影。

“回到之前的话题上吧。”另一边,水门对卡卡西说。“你的身份绝不能对外公开,这一点你也是明白的。所以直到你回归净土为止,我们需要给你一个新的身份。我想……”

“让我加入暗部。”卡卡西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而且这样一来,面具也可以遮挡住我的眼睛和秽土纹。”

“就是这样。”水门点点头,“你有过在暗部的经历吗?”

“是。我曾做了十年的暗部,代号是,”卡卡西顿了顿,“‘银狼’。”

“很好。”水门轻快地回答,仿佛没有察觉他的临时改口,“我会尽快吩咐下去,为你准备制服和面具。接下来是住处问题;不过在那之前,有些事情我想率先了解……”

“我的履历,对吧?”

“是的。不介意的话,请你简单说一下。我想这也是在场的其他人所关心的话题。”

“明白了。”卡卡西飞快地瞥了带土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望向水门。他重新挺直身体,双手从裤袋里拿了出来,五指并拢垂在身侧——对上级进行重大报告时的标准站姿。

“木叶隐村忍者,旗木卡卡西,三十一岁,忍者编号009720。五岁从学校毕业,六岁晋升为中忍。半年后,父亲旗木朔茂前往林之国执行大名暗杀任务,任务成功后,于撤退途中为保护同伴而——”

“——殉职。”

那个词被说出口的瞬间,办公室内的气氛为之一变。水门和带土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琳在发出惊呼之前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直在敲动的手指停下了。朔茂难以置信地望着卡卡西,眼中那股将信将疑的神气里面又掺杂了新的情绪,这令他的表情越发复杂起来。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问些什么;但在他来得及说出任何字眼之前,卡卡西已经用进行任务报告一样的平板语气,继续讲述起他的人生经历了。

“九岁时与野原琳、宇智波带土组成小队,担当上忍为波风水门。十二岁晋升上忍,前往草之国执行炸毁神无毗桥的任务。由于战时人手紧迫,与波风水门分头行动,同以上两名中忍结成三人小队并担任队长。任务执行期间,”一处短暂的停顿,“因决策失误,导致小队陷入与岩忍的苦战,并在战斗中失去左眼。之后被队友宇智波带土舍命相救,并在对方临死前接受了由野原琳所主刀的写轮眼移植手术。”

一阵压抑的安静。

“原……原来那个世界的我死得这……这么早,看来我还真是幸运啊。”带土打破了沉默。他摸摸鼻子,挤出一个非常不自然的笑容。“不……不过,能在战场上成功进行这种难度的手……手术,琳你果然从小就很……很厉害嘛!哈……哈哈……哈哈……”

他干巴巴的笑声在空气中尴尬地消散。很明显,尽管带土想要缓解眼下沉重的气氛,但这份努力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而卡卡西接下来的话,更是令这份沉重雪上加霜——

“约一年后,即第三次忍界大战末期,在水之国边境与雾忍交战。因能力不足,导致队友野原琳在战斗中牺牲,并因目睹对方的死亡而觉醒万花筒写轮眼。”

啪地一声轻响,带土的手突然被握住并用力攥紧。琳小小的吸气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带土没有偏过头去看她;他不确定琳现在是什么表情,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要看到她是什么表情——正如他不太确定,是否想要让别人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一样。

在这种怪诞又荒唐的情境下,听到这样的残酷又凄凉的故事,似乎做出怎样的反应都不够恰当。

“继续。”带土听见他的老师轻声说。

“十四岁时,在波风水门继任四代目火影后不久进入暗部。”卡卡西也正如水门所言继续说道,“同年,人柱力漩涡玖辛奈分娩时,九尾冲破封印,四代目夫妇因此牺牲,并在临终前将九尾封印在两人的儿子、漩涡鸣人的身上。”

“稍等。”众人还来不及震惊,水门便已开口打断。年轻的火影紧锁着眉头;比起自己和妻子双双死亡、刚出世的儿子转眼间就成了孤儿,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他关注。“关于这件事的细节你知道多少?在这边的世界里,十一年前玖辛奈生产时封印的确有所减弱,但也并没有达到失控的地步。我不认为那边的我与她不会在事先做好准备。”

“分娩时的守卫任务交给了三代目大人的直属暗部,九尾在村子里出现后,十六岁以下的忍者被禁止前往战场,所以很遗憾,我没能亲眼目睹事件的经过。”卡卡西回答,“但是很多年后,自来也大人和我谈过一次,他说九尾事件很可能不是天灾,而是背后有外力介入。鉴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们推测,那个幕后黑手就是……”

“晓,”水门神色凝重,“或者说,那个叫鸢的男人。”

卡卡西无声点头。

“等等,这说不通啊!”带土插话道,“如果真的是鸢害死了……呃,另一个世界的老师和玖辛奈,那为什么当年这边的鸢却并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晓的名号也是三年前才被世人所知,如果他对九尾有所企图,没理由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吧?”

水门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卡卡西。后者一时间似乎有些迟疑;但很快他便摇了摇头。“抱歉,关于这一点,我也不太清楚。”

水门没有对他的回答发表任何意见:“继续吧。”

“刚才已经说过,我在暗部的时间是十年。”卡卡西看了一眼其他人,“身为暗部的经历不太适合拿到外面来说,所以这部分请允许我日后写一份报告递交上来。”

“可以。”

“谢谢您。退出暗部的年龄是二十四岁。三代目大人指派我去做担当上忍,但接连两届学生都没能通过我的测试。直到二十六岁那年……我成了第七班——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的老师。”

提起那三个名字,他的目光和语气都蓦地柔和下来,先前公事公办的态度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是由你来做鸣人的老师,那一定很不错。”水门微笑。

卡卡西闻言脸色却微微黯淡。“不……我不是一个特别称职的老师。十分抱歉。”他又停顿了一下,“在那边的世界,也是从这一年起,晓开始公开猎杀人柱力。之后木叶及其他忍村与他们陆续展开了战斗,直到我战死为止,晓的成员还剩下五名。由于细节较多,现在口头讲述担心会有错漏之处,所以这一部分也请允许我事后仔细梳理并上呈报告。”

“明白了。那就和有关暗部的报告一起交上来吧。”

“是,非常感谢。”

“那好,这件事就先到这里。”水门说,“虽然秽土之身不会感到劳累,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想你也需要休息一下,调整调整状态。所以现在又回到了住处的问题上;按情理,你应该和朔茂先生一起,住在旗木家老宅——”

,”之前一直对水门毕恭毕敬的卡卡西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有些失礼……但我想我最好还是和带土住在一起。”

这句话一说出口,带土和朔茂都是一愣。卡卡西转过身去面向他的父亲,态度礼貌而又疏离:“请不要误会,朔茂先生。我只是觉得,今后还要帮带土训练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两个人住在一起会方便些。”

“我没有误会。”沉默了一下,朔茂温和地回答。熟悉他的人不难听出,这是他在面对不太熟的小辈时所常用的语气。“总之……一切听四代目安排吧。”

“那就这样好了,我没有意见。”水门适时接过话头。说罢他又看向其他人,“带土,你先领着客人去家里,下午两点之后再来我这儿一趟;有关你私自出村去找大蛇丸的事——”带土缩了缩脖子,“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记住不许迟到。琳,你和他们一起去。另外朔茂先生,如果您有时间的话,今晚我打算去您家里拜访。对于之后如何从晓那里营救卡卡西,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我想和您商量一下。”

“当然有时间!”听他说起自己的儿子,朔茂立刻来了精神,连连点头。他甚至迅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并迫不及待地向前跨出一步;他原本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火影塔的。“让玖辛奈和鸣人也一起过来好了,我会准备晚饭的。”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要来!”水门还没等回答,已经被带土一把扯住了胳膊。年轻的宇智波焦急地望着他,写轮眼中满是恳求,就像是怕自己一不留神,朔茂他们吃过晚饭就会偷偷出发一样。“要救卡卡西的话我非去不可!这双万花筒写轮眼就是为他而开的,有了它的力量,这回绝不能再让鸢那个混蛋随心所欲了!”

琳也走近她的老师和队友。虽然没有说话,但她脸上的期盼神情却是不容错认的。

卡卡西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了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

“你们先冷静。”水门安抚地拍拍带土的手,把自己的袖子从他的紧抓中救下。“想要救卡卡西出来,这份迫切的心情,大家都一样,但晓和鸢不是一般的敌人,贸然行动也只会增加不必要的伤亡。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先从眼前的事情做起吧。现在解散!”

所有人都陆续离开了。水门还站在原地,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又过了一会,他终于重新抬起头,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请进来吧。”

只听“哗啦”一声,窗户滑开了。自来也从外面轻巧地翻进屋里,落地时将大卷轴重重地拄在地上。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脸上没有笑容。

“您觉得怎么样?”水门问。

自来也不答反问:“你的意思是?”

水门转身望向自己的老师。阳光从白发三忍的身后斜照进屋里,火影的脸色被笼罩在阴影之内,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峻,双眸锐利,看上去和刚才判若两人。

“我的意思是,”他一字一字地说,“这个秽土卡卡西并不是大蛇丸联合晓所策划的阴谋,而是真正值得信任的异世界来客,这份可能性有多少?”

(TBC)

评论(85)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