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幻い夢 (完)

好久以前点梗的月之眼PLAY,六道土成功IF。短小的一发完结。禁转。
————————

无限月读完成了。

宇智波带土漂浮在半空中,看着神树的藤蔓从战场上蔓延开去,将世上所有的活物都缠绕起来,包裹得严严实实,悬挂在枝干上。秽土四影和斑也已经被他压制并封印,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拦或控制他了。

梦想中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的完美世界,眼下正降临在他的面前。

没有交流的生活是孤单的。带土不会因此而抱怨;一直以来他的大半人生都是在黑暗中独自前行,孤单并不是什么他无法忍受的事物。况且他对这一局面也早已有所觉悟,只要其他人都能在美好的幻境中永眠,独留他一人活在现实的地狱当中,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带土在战场上空漫无目的地飘荡着。渐渐地他也给自己找到了新的乐趣:随便撕开一个树茧,将六道之力渗透入沉睡者的精神世界,就能以对方的视角经历他的梦境。忍者,武士,平民,大名,通过这个方式,带土可以任意体验不同身份的人生,如果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去以猫猫狗狗的视角观察世界。这成了他打发时间的唯一途径,一连十几天里,带土一直徘徊在战场周围,翻看着这些曾经联合起来,试图反抗他的人们的梦境,肆无忌惮地窥探他们内心深处最隐秘、最真挚的渴望。

至于侵犯隐私?这可不在带土的考虑范围之内。

观察的结果并不出乎带土所料。绝大多数忍者的生活很难称之为幸福,这一点在每个村子都大同小异。尽管也许不是以水门班那样极端绝望的方式,但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地失去过重要的亲友。无限月读会弥补他们的遗憾,复活死者,抹去所有泪水与伤痛,重新创造出一个幸福圆满的世界,这令带土感到非常满意。

当然……偶尔他也会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大龄恨嫁,和白马王子举行婚礼,并邀请其他四影前来观礼的女水影;骑着梦寐以求的巨型虫子在空中飞行的油女家年轻人;为了老师和队友的发型煞费苦心的中国风丫头(带土承认凯的审美一向令人担忧);当上火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狗制定休息日的犬塚家小子……还有无数少男少女们对于恋爱的浮想联翩。

忙不迭地从山中井野的精神世界中退出来——以第一视角看着佐助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少年为自己争风吃醋,这种感觉实在有点惊悚——带土飞离这一片战场,前往神树树根附近。他随意选中了一个树茧,扬起天沼矛,向下一挥。

唰啦——

啊。他抽中大奖了。

从半裂开的树茧里露出来的,是旗木卡卡西沉睡的面容。红月的光芒照在银发上忍的脸上,竟是前所未有的沉静安详。

很好,带土不无得意地想。这个赝品终于永远地闭上了嘴,不会再向他唠叨些诸如“看鸣人多像你”之类的废话。过去的十八年中,带土曾有几次在深夜冒险潜入卡卡西的房间,这家伙就算在睡觉的时候也是一副心事重重、仿佛永远噩梦缠身的模样,哪能露出像现在这样放松舒心的表情?

看到了吧,卡卡西。你现在一定已经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了,胸口的空洞也被幸福所填满了。这都是无限月读的功劳,比你那虚无缥缈的同伴论要有效太多。

得意的同时,带土心里也不可避免地生出了一点好奇。卡卡西的梦会是什么样的?毫无疑问,那里会有他理想中的我,有琳,有水门老师和玖辛奈,或许还会有他的父亲朔茂。梦境中的四代目夫妇会陪伴着鸣人度过童年,琳会长大成为美丽优秀的女忍,而我……会成为火影

梦境中的卡卡西不必再被日复一日的悔恨与愧疚压垮,永远徘徊在慰灵碑前,一次又一次,徒劳又可怜地说着自责的话。

他的梦,即是我的梦。

带土伸出手,掌心轻轻贴上卡卡西的头顶。把你的身份和双眼借给我,让我也来看看那个美好的世界吧。在今后漫长无止境的孤独之中,或许这会成为支撑着我走下去的唯一动力。

勾玉旋转起来,带土侵入了卡卡西的精神世界。
————————

在梦境中睁开双眼,带土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处于一具少年的身体之内。

他盯着天花板,在床上躺了很久。直到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他这才慢慢地从床上坐起身,拿起枕头边叠得整整齐齐的外衣裤,一件件地穿在身上。然后他下了床,在等人高的穿衣镜前站定。

镜中的少年冰冷阴沉地回望过来。联想起现实中战场上的久别重逢,两人在这十八年间的各自剧变,带土不由得感到一阵恍惚。他抬起手,覆上自己的左眼。

写轮眼……这么说,这是神无毗桥之后了。

闹铃的声音将带土从沉思中惊醒。最后匆匆看了一眼镜中人,他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了卧室。

……

带土操纵着这具身体来到第三训练场的时候,离水门班预定的集合时间还有足足三十分钟。琳正靠在中间的那根木桩上站着,看到他早早赶来,她没有表现出一分一毫的惊讶——也许带土再也看不到她因为自己迟到而叹气的样子了。棕发的少女只是向他露出一个黯淡的笑容,轻声说:“早上好。”

带土无声地点点头。

二十分钟后,水门到了。未来的四代目火影看上去身心疲惫,眼睛下面带着淡淡的阴影。他看着在场的两名学生,眼底闪过一丝哀伤,但很快便强打起精神,努力向他们微笑道:“好了,我们开始训练吧!”

“等等,老师。”带土突然开口,“不是还有一个人没到吗?”

他那么喜欢迟到,兴许这一次也……

水门的笑容凝固了。他神情难过地望着带土;带土执拗地报以回视。

琳将脸埋进双手,发出一声低低的啜泣。

那天上午他们什么都没做,只是各自坐在草地上,沉默地等待着。然而直到日上三竿,又慢慢移动到他们的头顶,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带土曾经的任何一次迟到记录,小队的第四名成员还是没有出现。

正午十二点的闹铃声突兀地响起的时候,带土明白自己猜错了。

梦境中从神无毗桥回来的水门班,依旧只剩了三个人。

……

随心所欲地操纵着梦里时间的流逝,带土以走马观花的速度,飞快度过了之后平静的十几年。这一段似乎和现实中卡卡西的人生经历基本相同:水门就任火影后不久进入暗部,约十年后退出来回到常规部队,随后又做了第七班的担当上忍。

然后,在三十一岁那年,第四次忍界大战没有爆发;取而代之发生的,是五代目火影的就任仪式。

身穿御神袍的带土站在火影塔顶,从水门的手中接过斗笠。他的老师微笑着退后一步,和玖辛奈与琳站在一起,三人脸上都洋溢着自豪与快乐。将斗笠戴在头上,带土来到平台的边缘,下面立刻响起了热烈的鼓掌与欢呼声。

带土麻木地望着、听着这一切。明明是如此幸福的情景,他却感到心中一片空虚,毫无喜悦之意。可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因为这梦境终究与他最初猜想的样子不尽相同,还是因为现在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只是卡卡西的……

在内心深处他却早已明白答案是什么。

眼前一花,带土发现自己回到了家里。鸣人、佐助和小樱簇拥在他的身旁,祝贺他们的老师成为火影。琳出现在门口,脸颊微红,向他悄悄招了招手。

心不在焉地打发了学生们,带土机械地跟在琳的身后。两人来到了二楼的阳台;走在前面的琳转过身来,脸红得更加厉害。她低垂着头,羞涩地小声说:“其实……我一直喜欢你……”

这句告白成为了压垮带土的最后一根稻草。

斗笠被他一把扯下,粗暴地丢在地上,随后是火影的御神袍。在琳惊愕的注视中,带土越过她奔向栏杆,从阳台边缘一跃而下。

“你怎么了?”双脚落地的同时,他听见琳在上面大喊。“晚饭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现在要去哪儿——”

“带土!!!”

她的呼唤在风中飘散。带土置若罔闻;他向前狂奔,迎面走来的行人无不惊叫着回避。他一路出了宇智波聚居区,穿过木叶的闹市中心,来到了村子另一端的郊区地带。

第三训练场。带土在慰灵碑前气喘吁吁地停住脚步,双手撑着膝盖喘粗气,汗如雨下。他抬起头,视线在密密麻麻的刻痕上逡巡,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はたけ カカシ。

砰!

带土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那个名字上面。

“这就是你所期望的世界吗?卡卡西!”他咬牙切齿地低吼,“你死了,从神无毗桥回来的人变成了我,得到了琳的回应,实现了成为火影的梦想。对你来说这样就足够了吗?把自己抹杀掉就这么令你感到满足吗?你究竟有多么不肯放过自己,又有多少次幻想过这样的情景,才会就算陷入无限月读之中,也下意识地创造出了这样的一个世界?”

“这根本……不是我所期待的完美梦境!我为月之眼计划努力了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让你看见这种东西的!”

一段陌生的记忆突然倒灌入带土的脑海,令他的怒喝声戛然而止。他看到了神无毗桥之战的另一个结局:岩洞崩塌,他们三个向外跑去,卡卡西因被砸中死角而跌倒,察觉到了这一点的带土折回来奔向他,将他搀起,同时一块巨大的岩石从两人的头顶滚落。

然而在最后一刻,却是卡卡西突然清醒过来,将带土奋力推了出去。

掌下大理石的平整光滑的纹理变了。回过神来,带土发现自己正跪在那块大石前面,紧握着卡卡西的左手——对方的右半边身体则和现实中十八年前的他一样,被压在了巨石之下。

但这一次,不会再有死里逃生的奇迹了。

缠在头上的绷带不知何时散开了,银发少年弯起被划伤的左眼,朝带土的方向露出最后的微笑。

“去成为火影……实现你的梦想吧。是你的话……一定可以……”

那几根冰冷的手指动了动,指尖在带土的掌心中写下一句告别——

“ありがとう”。
————————

从卡卡西的梦境里脱出,带土回到了现实。红月之下,整个世界仍笼罩在死气沉沉的寂静当中,没有半点生气。

他低下头,凝视着卡卡西安详依旧的睡脸。

“从小时候起你就总是这样……不论我取得了多大的成绩,你都能在第一时间跳出来泼我冷水,让我的得意之心荡然无存。”他干巴巴地笑了一声,“真是……败给你了。”

天沼矛挥动,带土三两下砍断了所有的树藤,把卡卡西从茧中抱了出来。他抱着银发上忍向空中升去,一路来到了神树的树顶,在一片大花瓣上坐下。

手指在沉睡者的脸颊上抚过,带土轻轻地拉下了卡卡西的面罩。月色下他看得分明,怀中人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就像正在做着什么难得的美梦。

如果不是带土已经探索过那梦境的真相,只怕也要一样地被他骗过。

十尾人柱力叹了口气,把卡卡西又抱紧了些。他眺望着下方荒芜的大地,将视线投向地平线的尽头。

恍然间,带土突然记起,多年前他旅行到某小国时,曾在某个夜晚,在某户人家窗外,听到母亲对女儿讲述的睡前故事——

“如果我给你一个吻……你会醒过来吗?”

(THE END)
————————

ありがとう:谢谢。
很早就构思出这篇了,一直拖到现在才写。中间用了点非常拙劣的叙述性诡计,不过估计大家早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大过年的发这种东西我的良心活蹦乱跳哈哈哈哈
感谢阅读!新年快乐!

评论(80)

热度(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