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8-2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8 Planned(2)

定好计划之后,阿斯玛和红一起去准备自己的马,而天藏留了下来。虽然小旅馆还在修缮当中,他们倒也不是真需要太大的活动空间。公园很擅长在建筑物被毁坏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将它们修复完整。客人们的入园费用被用在了正地方上。

因为觉得占了位置却什么东西都没点不太好,天藏在桌子上留了一些钱,然后决定去镇上搞点需要的补给品。弹药,一些绳子,还有其他任何他所能想到也许会派上用场的东西。他甚至纠结着要不要从药店买点镇定剂回来,但随后便意识到他很有可能会不小心把针头扎在自己的身上。

好吧,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附近巡逻,搜索任何可以将他指引向晓或卡卡西的记号。任何对晓来说贵重的、能让他们放弃他的朋友的东西。

为了确保将整个小镇尽收眼底,天藏从南边启程,向东走去。路上有一些人;可以提供任何类型的协助的旅行者们,取决于天藏想要进行什么样的交易。还有几个是土匪,从他们聚在一起高声交谈的样子可以明显地看出来这一点。天藏确保在对方注意到自己之前远远绕开。

路上还有几个独自走路的行人,天藏决定去问问他们。他能搜集到的任何信息都会变成他们的优势。一些人知道晓的名号,但也只是听说过他们恐怖嗜血的传闻。仅仅是听到这些就足以让天藏感到沮丧又愤怒。卡卡西正在和这帮人在一起。这些怪物们。卡卡西说不定正在被折磨,或者挨饿,或者被当做宠物。被强迫去做任何供他们取乐的事情。妈的,不论是这些吓人的故事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现在可没时间去听了!

为自己没能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而恼火,他决定先暂时离开这条路。站在丛林的边缘,他可以同时望见小镇和树林深处。他只希望凯和阿斯玛能带着某种援助回来。又是这样,不得不依靠他的朋友们去完成艰难的任务,而他只是坐在一旁。这可太让人火大了。为什么晓的那帮人抓走的不是他呢?至少像这样的话,他知道他们并不会伤害他。他曾经和一些怪人为伍,当然,但那些人都不具有破坏性。而且在搜索和营救方面,卡卡西要比他强上太多。卡卡西总是有种成为英雄的诀窍,甚至是在非他所愿的时候。他从蝎的手下救出天藏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他绕着小镇走了两圈,一无所获,于是决定再到镇上试试。那里有红,她能为他指点方向,告诉他去哪儿能找到也许会对那个叫带土的家伙有更多了解的人。阿斯玛决心杀了他为红的父母报仇,但天藏想要出于自己的理由放倒他。这个家伙掳走了卡卡西,并且可能会对卡卡西做出任何事。他绝不会原谅这样一个家伙。

回到镇上,他在红轮班的时候到小酒馆坐了一阵。每次经过他的桌旁,她都会试着带来更多的、也许能为他指引正确方向的人。宇智波一族的其他成员,可以在他已有的战略与计划上再添几笔。通过这个方式,他所了解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带土并非这个组织当中唯一的宇智波。另一个人叫鼬,他的家人还住在这镇上,但把他们找出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据那些和他交谈的人们所说,鼬的家人已经和他断绝关系,任何胆敢把他们关联在一起的人都会被打出去。

至于带土,在他第一次被匪徒带走之前,他还没来得及和家族中的其他人建立任何关系。据他们所知,他向来都是一族中的害群之马。这大概意味着如果他死了也不会有人怀念,如果他回到镇上,也不会有人为他而战。而且他曾袭击了这个小镇,所以拉斯慕达斯的所有人都想要先阿斯玛一步杀了他。

和第四个人交谈过后,天藏打算先告一段落。去歇一会儿,在焦虑侵袭自己之前,让思绪放松一下。不论他多少次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个公园,卡卡西的性命不会真正地处于危险之中,他们随时都可以退出,他依旧无法摆脱精神上的恐惧感。这个世界。西部世界就是这么真实。

他叹了口气,将脸埋进双手,心想着自己现在该去做什么。他讨厌等待。讨厌这种注定要成为输家的感觉。所以他该去做些什么?集思广益?如果他无法做任何事,这还有什么用?

玻璃杯放在桌面发出叮当一声,将他从思绪中拽了出来。他抬起头,看见红向他露出一个安抚人心的微笑。“看起来你需要喝点什么。”

为了把这些事赶出自己的脑海,他不止需要喝点什么。不过他依旧接受了这份礼物并道谢,转着杯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确认店主正忙着后,她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当然。怎么了?”

“你觉得有什么是我能做的事吗?我是说,大家都去做事了,只有我还留在这儿。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是我更需要去努力完成的,但我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他坦诚道。他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问她,因为她只是一个NPC。做治疗师可不在她的程序之内,而他怀疑她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但如果她能为他随便想出一个什么主意来,他也许可以朝那个方向努力试试。

红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发丝,身体前倾的姿态足以令阿斯玛血脉贲张;她用手拄着下巴,看上去正出于思索之中,在搜寻任何她所能给出的、可以为他提供帮助的回应。他充分觉得她只是会耸耸肩,因为她的大部分程序可能都只是用来处理提供饮料和与客人调情这类的事。倒不是说天藏正试着令她为自己只是一个酒馆女招待而感到羞愧,但他并不觉得许多NPC能具备这种开放的头脑,除非他们被赋予了丰富的剧情。

她证明了他是错的。“我想你已经在这样做了。只是因为你没有跑来跑去并不意味着你没能帮上任何忙。阿斯玛告诉你留在这儿,因为你是整个行动运转的中心。没有你的话,大家就只是会四处乱跑,去做他们各自想要去做的事。你最富有耐心,这意味着你是那个能让整个计划起作用的人。”

天藏冲红眨巴着眼睛,没料到会听见这样的一番话。他不会考虑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角色上。这可比他一直以来所想到的拖后腿队员理论要好太多了。

“但要是阿斯玛和凯没有回来呢?到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想你已经知道那个答案是什么了,天藏。”她笑了起来。她所散发的自信光芒似乎在缓慢地将他渗透,让他想要去相信她。“你是一个好人。你不会让你的朋友在那些会伤害他们的人的手中受苦。”

毫无疑问,他能看出为什么阿斯玛被她所吸引。她和他们并不相熟,却一直这样友善,安抚着他们。他不禁在想她是否会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每一位玩家,又或者是否其他人也能意识到,这个女人会令任何看轻她的人大吃苦头。她个性强势,不但能处理普通的饮料,还能以同等的热情对待任何她在工作中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这表明她是一个乐于向有需要者提供帮助的人。

天藏抿了一口她给他的那杯勇气之水,任由它与她的话温暖自己的身心。如果他想要克服这一切,而不是落入自我怀疑的泥淖之中,他就必须重新思考。卡卡西现在正需要他。他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我想,阿斯玛绝对知道该如何找到一个秀外慧中的女人。”天藏向红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她脸颊微红,站起身来,将目光撇向一边,就像这样一来就能避过那称赞似的。“笨蛋。我只是在做你们为我做的事而已。”

有意思。在天藏第一次感谢卡卡西把自己从蝎的手上救出来的时候,卡卡西说过同样的话。

之后红回去工作,留下他从新的角度整理思绪。如果他是将朋友们联系在一起的胶水的话,那么当他们四散开来的时候,他又该去做什么?他明白以西部世界之大,这种事可能总有一天会发生,但重点是,他原以为他们是会在一夜痛饮之后分道扬镳,就像那种“三、二、一、散!”之类的套路。但现在他们的队伍却四分五裂,并且正在努力重新聚集在一起。

他又喝了一点酒,然后把它放到一边。虽然这份款待很美好,但他真的不是一个会在大早上喝酒的人。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把自己搞得一团糟,让别人来照顾他。他需要让自己头脑清醒,全神贯注。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要么就是坐在这儿等待,要么就是继续他之前停下的工作。他给后者投了一票,重新前往街边,计划着在镇子上再逛一圈;这时他听见了凯在叫他。如果凯没张开嘴的话,天藏只会以为骑着马朝这边来的是另一个人。他是怎么让自己的声音传得这么远的?

天藏停下脚步,等着凯追上了他。两人离得越近,他便越是意识到,凯并不是马上的唯一一人。一个男人正横躺在凯前方的马背上,他穿着浅褐色的套装和白衬衫,头发半黑半白,拼成格子的式样;它们混合得如此自然,在相接处没有一点灰色的痕迹。他的皮肤似乎受到了白癜风病的影响,颜色深一块浅一块。和他们目前为止见到的其他NPC极为不同。

他的朋友正在快乐地大笑着。他在天藏面前停了下来,傲慢地拍了拍那个被捆起来、嘴被堵住的男人的后背。“你好啊,天藏!我带来了解决一切问题、并把我们最亲爱的卡卡西带回来的钥匙。”

“这人是谁?”天藏问,凑过去仔细打量。

凯又拍了一下那个人。后者对此感到非常恼火,抬头向他怒目而视,并翻了个白眼。“这是海报上那个叫绝的家伙。我记下了他们所有人的长相,以防我将来需要认出他们;其他的通缉海报我也都背下来了。我看见这家伙在甜水镇外鬼鬼祟祟的,就把他抓了起来!这个主意棒极了,对不对?”

“你这白痴!要是我们抓住了他们当中的一员,他们就会……主动……找上我们……仔细想想,这确实是个棒极了的主意。等阿斯玛带着那个骑警回来,我们手上就终于有底牌了!”看到计划一切顺利,天藏也兴奋了起来,抬头望向凯。“凯,你真是个天才!”

靠,他不该说这句的。现在凯正在揉着自己的鼻子,脸上带着极度骄傲自豪的神情。“我确实是个天才,不是吗?”

呃,又来了。

(TBC)
————————

整个第八章算是一个过渡,交代一下上一章结尾斯坎尔送来的纸条的前因后果。第九章起赤鸡的人质交换就会开始了,不过在那之前,在第八章的最后一部分会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登场~猜猜是谁?

评论(10)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