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世界之敌 12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十二、疑心

“秽土转生一直是一个谜团重重的忍术。”水门说,“在二代目火影生前它就被列为禁忌,如今就连听说过的人都已经少之又少。而在这些人当中,恐怕也没有人会比大蛇丸对秽土转生更加了解。”

他走到桌边,将手搭在一个卷轴上——那是带土几天前用通讯鹰送回来的短报告。

“我明白你在顾虑什么。”自来也说,“三年前晓出现后,大蛇丸曾派人和他们接触过几次,虽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加入组织,但也不排除他们私下里还有联系。虽然是带土自己送上门去,要求将卡卡西秽土转生,但大蛇丸本来就对木叶心怀不轨,这次正好将计就计,在我们当中埋下一颗钉子,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如果这个卡卡西并不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忠诚无害,那么轻信他的我们将会落入最危险的境地,随时都有可能迎来来自背后的刀子。”

身为火影,你必须将私人感情放到一边,在确认排除所有嫌疑之前,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水门望向他的老师,眼中的坚冰有所融化。“您能理解,那就太好了。”

我们都理解。”自来也强调了前两个字。他后退一步,双臂环胸靠在窗台上。“所以,你具体在怀疑些什么?是这个转生者并非真正的卡卡西,还是他可能依旧在受到大蛇丸的控制,又或者……这个来自异世界的卡卡西本身就不值得信任?”

水门正走向自己的座位,听到最后一句脚步略微停顿,看了自来也一眼。“第一点我倒不是很担心,”他在办公椅上坐下,“带土在报告中说这个卡卡西会帮助他训练万花筒写轮眼。血继限界是不会骗人的,是真是假一眼便知。就算是大蛇丸,也不可能提前预知到带土的新瞳术,并且模拟出足以以假乱真的效果。”

“确实,”自来也点点头,“更不要说想要完全捏造出这样一个我们都十分熟悉的人,会露出破绽的地方太多了,那个家伙不会做这种蠢事的。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反倒就更加麻烦了。”

“大蛇丸说他解除了操纵的契约,但带土曾经离开过地下研究所,他完全可以在那段时间对转生者做下手脚。毕竟这个卡卡西已拥有一只万花筒写轮眼,与其指望带土的口头承诺,还是眼前握在手上的力量更有保障。而如果是第三种可能……”

水门没有说完,神情黯淡下来。很显然,去怀疑、甚至是以恶意揣测另一个世界的学生,他自己也并不好受。

“其他的姑且不论,但他见到朔茂时的反应,绝对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自来也说,“带土似乎向他回避了有关朔茂的事情,所以他或许对与你和琳的见面有所准备,但却完全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他的父亲。如果他所讲述的那些经历都是真的……那么他一定有过一段非常艰辛的过去。”

水门沉默着。自来也叹了口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当然,这也无法说明任何事。忍者本来就是骗术大师,更何况是他那个级别的忍者。三十年中……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正如无论是他还是三代目,当年都不曾预料到过大蛇丸的叛逃。

水门的声音将自来也从往事中拉回现实。“这些现在也都只是些毫无根据的猜测,想太多反倒会自乱阵脚。只要保持对他的观察,我想真相到最后总会水落石出的。也麻烦老师去联系我们在音忍村的线人,近期密切注意大蛇丸的动向,看看他是否会主动联系晓。”说到这,四代目火影顿了一顿,表情严肃起来,“不过,眼下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正等着我们去办。”

“营救卡卡西,对吧?”自来也心领神会,“正好我终于打探到了他们的大本营所在地,这条情报来得可真是很及时了。”

“这都多亏了老师。”水门点头,“虽然卡卡西还活着的消息出自大蛇丸之口,但只要有一线可能,我们总得去尝试一下,而且是越快越好。反正总得调查晓的内部情况,也可以将两个任务合并在一起。”

“你晚上想和朔茂说的也是这件事吧?”自来也问,“这么说来,对于小队成员的挑选,你也已经心里有数了?”

“嗯。我想让您与朔茂先生带着带土和琳去。我会安排数个支援小队在雨隐村附近待命,但更多的事情恐怕得需要你们独自完成。”

自来也并不意外:“和我想得一模一样。在你和玖辛奈不能离开木叶的前提下,不论从战略还是从情理来考虑,这也的确是最合适的队伍了。”

“还有,为防万一,也请您事先与深作大人做好约定,一旦事态紧急,就用逆通灵之术把你们召唤到妙木山去。”水门又说,“那儿毕竟是晓的基地,除了鸢之外还有数名S级叛忍在,个个都是不可轻视的强敌。我们这边……不能再添任何伤亡了。”

“我明白。准备时间有多长?”

“最少三天,最多一周。我想要先看看那个卡卡西在暗部的经历,还有他所知的有关晓的情报,带土也需要初步掌握他的新瞳术。”

“那我现在就去妙木山,速去速回。”

“辛苦了,自来也老师。”

自来也摆摆手,跳上窗台。他正要离开,却又回过头去,望向水门。“如果……那个卡卡西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也没有被大蛇丸所控制,你要怎么做?”

闻言,水门的表情变得柔和。从师徒俩开始这场对话后起,他终于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到那时,”他回答,语气温柔又坚决,“我可不会再允许他用这种生疏的态度来对待我们了。
————————————

带土这一晚没怎么睡好。

下午时和水门的谈话一直在他的脑海中萦绕。听到老师决定让他们不日启程,前往晓的基地营救卡卡西,他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现在就飞到雨隐村去。虽然水门强调要量力而为,以保全自己为第一要务,尽量避免和晓的成员、特别是鸢的正面冲突,但带土心知肚明,自己不见到卡卡西是绝不会甘心回来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像之前那样眼睁睁看着卡卡西满身鲜血地躺在自己怀里,又被人夺走,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无力,不堪一击,这种感觉他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此外,就是有关鹿惊——昨天他和琳在为该如何称呼这位异界来客而左右为难的时候,对方主动提供了一个执行任务时常用的化名——的事。

当水门说鹿惊是否值得信任还未可知的时候,带土下意识是想要反驳的。的确,水门的担忧条条合情合理,挑不出任何错处,他也明白老师身为火影必须考虑到各种情况,但是不知为什么,一瞬间他还是产生了某种冲动,想要在并不比别人多了解多少信息的情况下,冒失地替那位转生者作出辩护。

也许是因为他觉得卡卡西就是卡卡西,不论来自哪一个世界,都不可能与木叶和他们为敌;也许是出于同情心作祟,觉得如果所有人都对鹿惊抱有怀疑,那鹿惊也太可怜了;又或许……是因为初见时鹿惊望向他的神情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至今仍历历在目。

带土无法将一个用那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人想象成敌人。

两个卡卡西的事让带土辗转反侧了半宿,第二天毫不意外地晚了一个小时才醒。好在今天没有什么预定的行程,他打着哈欠,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走向厨房,准备先给自己泡一杯茶提提神。

他在踏进厨房之前猛地收住了脚步。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他站在炉台边煮粥。尺寸正好的蓝黑色和服勾勒出高挑瘦削的体型,阳光从旁边的窗户外斜照进来,给那头银发镀上了一层金光。

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带土盯着那个背影,不自觉地张开嘴,一声呼唤脱口而出:“卡——”

不对。他在发出第一个音节时反应过来,猝然收声。

这是鹿惊……不是他的卡卡西。

他在家里早就给卡卡西留好了房间,方位和陈设都与卡卡西自己的卧室一模一样,现在鹿惊就住在那间屋子里。带土曾无数次想象过卡卡西搬进来后,他们的日常生活会是什么样的,脑海中的种种画面早已堆积如山,难以计数;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必然包括现在眼前的这一幕。

只可惜再逼真的错觉终究还是错觉。

听到声音,鹿惊迅速转过身来。他看上去似乎比带土还要尴尬,将勺子有些匆忙地放在一边,摸摸鼻子,露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早……早上好。你起来的好像有点晚,因为昨天你说过家里的东西我可以随便用,所以……抱歉。”

带土先前因为认错人,心里还有些小小窘迫;此时见了他这副反应,倒是反而烟消云散了。

——那,水门老师……我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鹿惊?

——你觉得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就用什么态度好了,带土。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判断。


昨天和水门的对话在带土耳边响起。他原本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心里揣着事而显得过分紧张……但现在看来,这家伙明明比他还要紧张嘛。

“这种事有什么好道歉的啊,笨蛋。”他抓抓后脑勺,向鹿惊露出爽朗的微笑,希望这样能让对方放松下来,“倒不如说,一睁眼就有早饭吃的我还赚便宜了呢!”

“啊哈哈……是吗。”

小插曲就此告一段落。带土折回楼上洗漱,等他再下来时,鹿惊已经把早饭摆在了桌上。他大大方方地道了声谢,坐下来埋头就吃;鹿惊在洗碗池旁徘徊片刻,也拉开一把椅子,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好像有点无聊。”第三次感觉到鹿惊的目光落在自己脑袋顶,又很快转移开去,带土抬起头,半开玩笑地说道。“要不要我帮你去朔茂先生那儿借一本亲热天堂回来?虽然我不觉得那书有什么好看的,卡卡西却喜欢得不得了。也许你们的爱好也是一样的?”

他原以为鹿惊会一脸尴尬地谢绝,却没想到银发上忍虽然确实表情尴尬,却如此回答道:“啊……那可就帮大忙了。”

带土惊呆了。昨晚朔茂派他的忍犬送了两包卡卡西在家里穿的常服过来,鹿惊左一句秽土之身的衣服本来就是假的,右一句自己毕竟是死人,穿别人的衣服恐怕不太礼貌,以种种理由百般辞谢,最后还是带土看不过去说了两句,这才勉强收下;没想到一说起亲热天堂,他突然就变得这么从善如流了起来。所以那本糟糕的黄色读物到底哪儿来这么大的魅力?

“那我吃完饭就替你去拿。”直到鹿惊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带土才回过神来,“我记得他有一套典藏版来着。”

“哈哈……倒也不用这么着急。”鹿惊轻笑。他很快又收敛了笑容,“比起这个,带土……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是有关之前训练的事。”

带土闻言一愣。昨晚鹿惊向他讲述了一些自己使用左眼战斗的经历,又让他演示了双眼的各项能力,两人还去神威空间内查看了一番。从空间中出来后鹿惊就始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但不论带土问他什么却又只是摇头,并不肯吐露半点。

“怎么了?”和鸢对抗就指望着这双眼睛了,可千万不能出岔错。带土急忙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鹿惊抿起了嘴唇。他望着带土,直视入他的双眼,目光沉重又悲伤;他似乎是在看带土,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别人。

“经过昨天的训练,我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猜测。”他终于开口,缓缓说道,“鸢的右眼……那是带土的眼睛。

(TBC)
————————————

为作区分,今后大部分场合会以鹿惊指代秽土卡。

评论(63)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