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13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十三、泄密者

“鸢的……右眼,是……带土的?”

带土迷茫地眨巴着眼睛,将鹿惊的话重复了一遍。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这句话里蕴含着多么庞大的信息量,双眼猛地瞪大,嘴巴也慢慢张开了。

吱嘎——!

椅子向后退去,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响声。带土腾地跳了起来,双手拍在桌面上,差点打翻了粥碗。他身体前倾盯着鹿惊,神情急切,语无伦次:“怎怎怎……怎么回事?鸢的右眼是另一个世界的我的眼睛?他和你……来自同一个世界?!等等……你不是说那个我在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时候就牺牲了吗?那他的眼睛又怎么会……”

鹿惊并不诧异于他的反应。“你先坐下,”他神色黯淡,语气却还是温和的,“我会一件件地解释给你听。”

果然这家伙之前在火影塔交代履历的时候,偷偷隐瞒了不少细节……从震惊中渐渐缓过神来,带土想道。提起这一茬他就有点来气,把椅子拉回来一屁股坐下,酸溜溜地说:“哦,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对于他的挤兑,鹿惊丝毫不作反应。银发上忍思索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口。“还是从神无毗桥之战说起吧。那是我晋升为上忍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水门班被派去炸毁神无毗桥,切断岩忍的补给线。因为人手吃紧,水门老师需要前往支援另一处战场,就由我作为队长,率领带土与琳先行赶往神无毗桥,预定在那里与他汇合。”

带土翘起二郎腿:“这些你之前已经说过了。而且我们当年也是一样,我的写轮眼就是在那场战役中开启的。”提及往事,他稍微收敛了表情,“当时真的很惊险……我们一度都做好了全员牺牲的准备,幸好水门老师及时赶到,总算顺利完成任务,大家都平平安安地回到了木叶。”

“……真希望我们也能像你们那样。”

鹿惊眼中的悲伤令带土不禁心头一颤。“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低声问。

鹿惊沉默着。“其实,”他终于说,“小时候我和带土的关系并不好。我们彼此看不惯对方,经常发生争执。”

“呃……哈哈哈……”带土表情僵住,干笑道,“这……这也没办法嘛。毕竟和你不一样,我是个吊车尾,而且还总是迟到。卡卡西当初也经常被我搞得非常火大呢。”

“问题更大的是我。”鹿惊却摇了摇头。他注意到了带土眼中的困惑,却没有进一步解释,而是说道:“总之,因为观念不同,我们在面对一处重要的抉择时,发生了极大的分歧。”

“是什么?”带土紧张地问。

鹿惊垂下眼帘,避开他的直视。“琳被岩忍抓走了。带土主张立刻去救人,而我……认为应该先去完成任务,之后再回来找她。至于到那时她还能不能活着……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带土愣住了。炸毁神无毗桥对于木叶的胜利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他心里是明白的。可是即使如此……放弃琳?那个卡卡西会……?

——绝对不能弃同伴于不顾,这就是我的做派!

小小的银发男孩双手环胸,气势十足地发表宣言。然后他高高抬起腿,把罐子用力踢到了半空中。

儿时的回忆在带土脑海中一闪而逝。他用力咽了下口水。“但是……但是后来你们还是一起去了,对不对?因为,因为琳她并没有在神无毗桥就……”

“不。我们吵了一架,带土一个人先走了。我是后来才回去的,恰好赶上在敌人的偷袭中救下他。之后我们与岩忍进行交战,在战斗的过程中,我失去了左眼。”

带土看着那道数十年前留下的伤疤,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只眼睛……是为了救我而失去的吗?

“后来带土觉醒了写轮眼,杀掉了那名岩忍。”鹿惊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想法,继续着自己的讲述,“我们一起赶到琳所在的岩洞,成功把她从敌人手中救了出来。但正当我们要离开时,先前被击败的岩忍发动了土遁忍术,整个岩洞开始崩塌,我被一块落石砸中了视线的死角,摔倒了。”

他的语速越来越慢,似乎每吐出一个字都变得极为艰难。“带土发现我掉队了。他折了回来,想要搀着我一起跑出去。可是就在这时……上面又落下了一块巨大的岩石。”

不知不觉间带土已屏住了呼吸。他看着鹿惊重新抬眼,对上自己的目光,神情中充满哀恸。“带土他……把我丢了出去,自己却没来得及躲开。等塌方停下来后,我们发现……他的整个右半边身体都被压在了大石下面。”

后背一阵发凉,带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视线不由自主地下移,他望向自己紧握着的右手,感到一股幻痛似乎正顺着指尖和脚尖飞窜上来,精准地击中了他的大脑。

带土不敢想象,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在被砸中的瞬间承受了多么惨烈的剧痛。而目睹了这一切的鹿惊,在那一刻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唯独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幕必将成为他心中永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压抑的寂静在小小的餐厅里无声蔓延。“所以,”带土打破了沉默,“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把那只左眼给了你。”

“……是。后来岩洞发生了第二次崩塌,他被埋在了下面。战后各国重新订立了和平协议,神无毗桥在草之国境内,我们想要发掘战场、带回同伴遗体的请求被草之国大名驳回,而带土……也被永远留在了那里。”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鹿惊的声音在发抖,当中流露的悔恨与愤怒几乎要满溢出来。“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把他挖了出来,还夺走了他的眼睛……”

他的拳头突然被另一双手安抚地握住。鹿惊身体一僵,恍然回神望向带土,神情还有些怔忪;后者则对他报以温暖坚定的目光。

“这不是你的错。”黑发的宇智波斩钉截铁地说,“战场上的意外在所难免,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况且如果不是你那时候及时折返,可能另一个世界的我早就死在岩忍的手下了。”

“不,如果我一开始就和他一起去救琳,我们就可以行动得更加周密,遇上敌人时也会有所准备,不至于陷入被动。那样也许我的眼睛就不会被划伤,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就都不会发生——”

“你以为你是先知吗?”带土提高声音打断了鹿惊的话。“不要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也揽在身上!他做了他认为对的事,就算因此而丧命,也并不会感到后悔。我就是他,我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如果换做是你,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握住鹿惊的那双手加重了力道。“他救了你,把他的眼睛给了你,希望你不会被失明的左眼所拖累,带着他的份一起活下去,变得更加强大。而你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这不就足够了吗?”

鹿惊起初还震惊地坐在原地,似乎已哑口无言;待到听见了最后一句,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中了一样,面上闪过鲜明强烈的痛苦之色。见状,带土突然反应过来对面的人早已是一名死者,心底不免咯噔一声。

秽土转生之术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被转生者除了外表有些许改变之外,行走言谈都与活人毫无二致,很容易就会让人忘记这残酷的事实。

“呃……不,我的意思是……”他正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来补救一下,鹿惊却已经自己平静了下来,先前外露的情绪也很快被尽数收敛。

“谢谢,”他向带土勉强笑笑,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虽然……你不是他,但是能听到这样一番话,对我来说也是极大的安慰了。真的很感谢你,带土。”

“唔……哦。”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鹿惊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我该去写给四代目大人的报告了。下午我得把鸢的事同样汇报给他,正好把报告一起交上去。你们一周之后就要出发,我会尽可能地将我所知的情报全部记载下来,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晓的成员大多使用着独一无二的秘术,能够对他们的战斗方式有所了解,可以充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在那个世界已经有许多人为这些情报付出了生命,其中也许就包括鹿惊自己。意识到这一点,带土心里不禁沉甸甸的。“那就拜托你了。”

鹿惊点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正要离开餐厅,他又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带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想要和我们一同前往晓的基地,去亲自面对那个和他来自同一世界的敌人——带土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猜出了对方的想法。他张了张嘴,一句“要不我问问水门老师,能不能让你也参加”到了喉咙口,却终究没有说出声来。

四代目火影不会同意的,他明知道。鹿惊显然也充分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最后只是向带土弯起眼睛,露出一个真挚的微笑。

“祝你们一切顺利。”
————————

卡卡西试图套取晓成员情报的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

虽然伤势已经稳定,但他依旧被关在鸢的卧室里。行动受限于方寸之间,这间屋子的主人也并不会常常到访,一日三餐是由一个似人非人的奇怪生物送过来的。这个家伙自称白绝,脑回路似乎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不论卡卡西询问什么,他都答非所问,甚至反过来问卡卡西能不能告诉他便意是种什么感觉。卡卡西耐着性子和他交流了几次,次次都毫无成果,最后也只好选择放弃。

他现在倒是不用操心该怎么把到手的信息送出去,因为他根本就捞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就在卡卡西开始盘算要不要放弃收集情报、转而专心考虑如何逃出这里的时候,数日不见的鸢突然现身了。

尽管隔着面具看不到对方的脸,卡卡西也能轻易地感觉到,鸢正处于淡淡的焦躁当中,和之前一直游刃有余的姿态大有不同。从空间裂隙中走出,他并不看向卡卡西,而是飞快地结了一串印;随着他的动作,四周的结界亮起深红色的光芒,显然被进一步加固了。

“看好他,”鸢说,“一旦察觉到有人接近,立刻通知我。”

“你在说什么?”卡卡西从床上坐起来。

他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两个人形物体从地面上缓缓升起,一个是白绝,向卡卡西挥了挥手;另一个似乎是他的同类,看上去就像是用白色的条形物拧成螺旋状包裹着全身,只在右眼处留了一个小孔,和鸢的面具颇为相似。

“知道了,首领!”第一个白绝轻快地回答。

别说多余的话。”鸢警告道。终于向卡卡西投去一眼,他发动瞳术离开了。

“怎么回事?”他前脚刚走,卡卡西便立刻追问道,“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白绝用双臂在空中夸张地画了个大圆,兴高采烈地回答,“可惜鸢不让我们说。不过嘛……背着他偷偷告诉你,其实也不是不行。”

卡卡西皱起眉头。“我现在只是一个囚犯,恐怕没法满足你太离谱的条件。”

“很简单的交易!”白绝竖起一根手指,“你只需要告诉我便意——”

“够了。”旁边的漩涡绝打断了他的话,“别卖关子。”

白绝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似乎有些失望,又有些委屈;但当他再次看向卡卡西时,这些懊丧的表情就都消失了。“既然卡卡西你这么想知道……”他拖长了声音,“那我就告诉你吧。”

嘴角上挑,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和本体上黑色的那一半极为相似的微笑——

“你的带土,你的父亲朔茂,还有野原琳和自来也,现在正朝着晓的基地赶来呢。”

(TBC)
————————

以为现在鸢总就要掉马的各位,你们图样图天真(邓摇.GIF)
鸢总真掉马大卡不得先来个过呼吸世界观崩裂揽锅综合症发作套餐哪能这么冷静
恭喜猜对的几位朋友!

评论(47)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