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14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禁转。
前文:传送门
————————

十四、面具之下

“……你说什么?!带土他们……唔!”

听说带土等人正朝着晓基地而来,卡卡西在震惊之下本能地想从床上坐起,却在半途不慎牵动伤口,闷哼一声又摔了回去。

“你还是不要随便动弹的好。”白绝说,“时间太短了,柱间细胞还没有与你完全融合,小心一激动又会裂开哦。”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听见了初代火影的名号,但卡卡西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思去询问细节了。这里是晓的巢穴,哪怕那四人都是强大老练的精英忍者,这样的行动也未免太过鲁莽。带土才刚刚觉醒万花筒写轮眼,运用一定还不熟练,只对上鸢一个人就已经十分艰难;更何况这里还有其他S级叛忍在,当中不乏情报未知之辈。就算是报仇心切,水门老师也不该是这样冲动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冒失地批准了他们的行动?除非……

除非木叶已经从某种渠道得知了他还活着的事情。所以说果然是鸢放出的消息?他还是改主意了,想用自己来当人质,引诱木叶的其他人上钩?

握紧拳头,卡卡西做了个深呼吸。冷静,他对自己说,这种时候更不能方寸大乱。仔细想想,这件事还有很多值得推敲的地方:身为敌人的白绝为什么要在鸢明令禁止的情况下,依旧告诉他木叶的动向?他们和鸢不是同伴吗?此举的目的是什么?

他看向两个绝,尽管心潮翻涌,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这种低级的圈套,你们以为会对我起作用吗?反正也就是想要引诱我在鸢的面前露出破绽,找到说服他处置我的理由吧?看来我整天躺在这里,确实很碍你们的眼了。”

漩涡绝发出了笑声:“你的话活像是把我们描绘成了一心想让鸢清醒过来、不要再在你的事上暧昧不决的忠臣。不,我们和鸢之间才没有这么友爱,倒不如说正相反……我们与他是互相利用、又彼此防备的关系。只是因为目标相同,才会像现在这样走在一起,一旦没有合作的必要了,恐怕他第一个想要抹杀的就会是我们吧。当然,我们的打算也差不多就是了。”

“不要白费心策划离间计了,卡卡西。”见银发暗部神情闪烁,他又说道,“就算你把我的话告诉鸢,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因为这些事情他一早就都知道。他离不开我们,正如我们离不开他一样。就好比现在,这个地方只有他自己和我们能够自由出入,所以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派我们来看守你,而不是他最信任的鬼鲛。不过也正多亏了这一点,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接触你的机会。”

“你们找我有什么目的?”

“鸢是一个谜团重重的男人,”白绝接过话头,“不仅对于你们,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他拥有着不该属于他的、在这世界上本应是独一无二的力量及知识;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但不论是你们还是我们,都无法真正查知他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他对很多事情知道得太详细了,行动起来驾轻就熟,就像曾经经历过同样的事,已经具有经验了一样。你不觉得这一切很奇怪吗?”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卡卡西冷淡地反问。

“鸢虽然是晓的首领,却在组织里独来独往,除了公事之外并不和其他人在私下接触。”白绝一摊手,“他从不表现出对任何人或事物的好恶,就像这世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无足轻重一样。我们曾经一直是这样认为的……直到他把你带回来,不惜代价救活了你,把你关在这儿,却又从来不对你做什么。旗木卡卡西,你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这也是我所想知道的。”

“我们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漩涡绝说,“你也好奇他的面具下面是怎样的一张脸吧?把那副假面揭开……说不定你会有所发现。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为你创造条件;既然怎样结果都是相同的,倒不如在最后求个明白,不是吗?”

卡卡西讥讽道:“鸢有你们这样一群下属在背地里算计他,还真是他的不幸啊。”

“别误会,至少我们从来没有否认过鸢的能力。”漩涡绝摇摇手指,“他非常强大……这世上不会再有人能比他更强了,就算是你的老师四代目火影、或者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带土也不能,伤重未愈的你就更不用说了。你们谁都无法杀掉他,这一点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

“你们也不担心我把今天听来的事情都传回木叶去?”

“当然不担心。”白绝轻快地回答。他的脸上再次出现了刚才告知卡卡西木叶小队的消息时、那副诡异夸张的微笑。“因为……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
————————

鼬正带着自己的暗部小队驻扎在木叶周边森林中的暗哨里。

虽然代理了司令官一职,但他现在也依旧是六班的班长。自从上次鸢与鬼鲛突袭木叶后,水门下令加强防备,除了留下必要数量的人手护卫在两任火影与人柱力身边之外,其他暗部班只要不外出执行任务,就都需要与常规的中上忍编队一同,前往村外轮流执勤,以求在第一时间发现敌人的踪迹。

“全员,报告当前情况。”他在无线电里低声说。

队员们依次做出回答,汇报代号,方位,状态。很快轮到了最后一人:“银狼,三点钟方向,一切正常。换班的人朝这边来了。”

鼬下意识抬头,写轮眼越过层层枝桠,却仍然没能捕捉到人影的踪迹。“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是一名感知型忍者。”

“我的长项是追踪,队长。”无线电另一边的人中规中矩地回答,“只不过鼻子稍稍灵敏了一些。”

鼬无声地叹了口气。“全员,收队。”

六班的队员们从各自隐藏的地方离开,来到鼬所在的树下集合。不一会儿换班的人果然到了,交接过后鼬下令原地解散,自己则与银狼两个人肩并着肩,不快不慢地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因为事关写轮眼,早在数日前,这个秽土转生的卡卡西来到木叶的第二天,水门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富岳,并简单叙述了那只眼睛的来历。从父亲那里知晓了前因后果,虽然鼬对这位异界来客有些好奇,但也明白事态非比寻常,因此倒也没有贸然前往带土家里一看究竟。

他没想到的是,接触对方的机会居然很快就来了。

“明天带土、琳、朔茂前辈和自来也老师将出发前往雨隐村,执行探查晓基地与营救卡卡西的任务。”将鼬叫到火影办公室,水门开门见山地说道,“但是,这样就带来了一个问题。”

“另一个卡卡西的事情?”鼬问。

“你可以叫他鹿惊,或者银狼。”水门点头,“今天起他将正式进入暗部,这就是他的代号。我会把他放在你的六班里面,而你所需要做的不单是确保其他人不会发现他的真实身份,还有……密切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鼬心中一凛。“监视……是吗?”

“如你所知,他是被那个大蛇丸所召唤出来的。”水门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在所有的疑点彻底排除之前,我们还不能完全向他交付信任。所以,在自来也老师他们离开后,我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住在带土家里。知道他的事的人不多;我曾邀请他暂时来我家住下,却被他拒绝了。”

“于是您希望让他暂时住在我们家?”鼬问。

“他的态度很坚决,我也只能这样安排了。”水门无奈地说,向他抱歉地笑笑。“明天我也会和富岳详细谈一下这件事,麻烦你们了。”

“您客气了。”

“还有一件事。”水门又说,抬起手放在旁边的一个卷轴上,拇指心不在焉地摩挲着封皮。“几天前,银狼上交了一份人生履历的详细报告。与晓有关的内容我已经让鹿久整理出来,在上忍与暗部中传阅,这件事你是知道的。现在我要说的,则是另一份未公开的、有关他在暗部那十年的经历……这当中有一部分,也许关乎着宇智波一族的生死存亡。”

“……什么?”鼬难得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出于某些考虑,目前我还不能对外公布这份报告中的细节,而我们之间有关此事的谈话,包括你的父母在内,你也不能透露给任何人。”水门坐正身体,严肃地盯着鼬,语气凝重,“银狼对待你的态度,也许会和对其他人是有所不同,你需要做好准备。此外从今天起,一旦有人带着不明动机接近你,不论他是谁,你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鼬发现他们已经走在了通往木叶正门的大道上。余光瞥去,银狼正沉默地走在他的左边,落后半步;头戴面具,兜帽拉低,斗篷扣得严严实实,将秽土之身牢牢掩盖在衣物之下。

然而尽管如此,鼬也依然能感觉到,对方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自己——或者换个词说,监视

会是水门的命令吗?鼬并不这么认为,虽然忍者的严谨使他习惯于任何事都不去做百分之百的肯定。当天四代目火影对他的叮嘱,最后一句明显已经与银狼的事情无关,而是针对他个人的。这一切肯定是由那份报告所引起的,所以……会是另一个世界的他遭遇了什么变故,最终为一族招致了灭顶之灾吗?

从意识到银狼在监视自己之后,这个念头就一直盘旋在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心头沉甸甸的,惹得止水三番两次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烦恼。他很想直截了当地询问银狼,搞清楚那份戒备究竟从何而来,但他也明白自己绝无可能得到回应。

来他家住了两天,这位转生者寡言得可怕,但面对富岳和美琴时好歹能礼貌对答;而他明明与银狼相处得最久,可对方面对他时除了公事之外,却完全无话可说,拒绝交流,与带土临走前向他所描述的、平易好相处的形象大相径庭。唯一能得到区别对待的是佐助,鼬可以明显地看出,银狼在面对自家弟弟的时候总会温和很多。结合水门说过他在另一个世界曾做过佐助的老师,这一点倒似乎不难理解——

“哥哥!”

一声呼喊将鼬再次拉回了现实。抬头看去,他们已经走到了大门附近,而从门里迎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佐助。“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你们怎么才回来?”

“抱歉,今天晚了点。”鼬说,打量着佐助的穿着,“你要出门?”

“嗯,我已经吃完饭了。”佐助点头,“鸣人说火影岩山顶的树林里有座废弃的木屋,今晚牙和鹿丸他们要去那儿探险,叫我也一起去。正好顺路,我就想着来这边走一趟,看看能不能遇见你们。”

正说着话,这个十一岁的孩子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收敛了话里的兴奋,微红着脸移开目光,有些支吾起来。“这……这种幼稚的事,我本来是不感兴趣的,都是那个笨蛋偏要拉我去!”

鼬笑了起来:“去和朋友们一起玩也没什么不好的,当你们明年从学校毕业,以后可就没这么悠闲了。”他伸出手指戳了下佐助的额头,后者“哎呦”一声退了一步。“但是要记住,不能走得太远,不要离开戒严令规定的范围。明白了吗?”

“嗯!”佐助乖乖点头,向他奉上一个灿烂的笑容。“那我走了!”说完又看了眼银狼,便转身朝着来路跑远了。

鼬含笑望着弟弟的身影渐渐在远处缩小成一个黑点。就在这时——“火影岩山顶的木屋……我记得那里是暗部的一个临时集合点。”

这还是银狼头一次主动和自己搭话。鼬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是,所以去那边应该比较安全,一旦发生意外,也可以让他们直接进入通往指挥部的密道里面。”

“这样的佐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银狼喃喃说道,依旧注视着佐助消失的方向。“这样开心,这样无忧无虑,这样……像个孩子。”

他语气中流露出的复杂情绪令鼬不由得心头一紧,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不祥的联想。这时,另一个世界的旗木卡卡西收回了目光,转过头来,用那双属于死者的、一黑一红的眼睛望向他。

“鼬。”破天荒地,他没有再称呼鼬为队长,而是直呼其名。“所谓的‘器量’,究竟是什么呢?”
————————

距离上一次的交谈又过了三天。每天白绝都会向卡卡西汇报木叶小队的行程,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催命符,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发逼近。

“他们已经来到了雨之国的边境。”今天的白绝以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场白,“就算要先进行休整,再和山椒鱼半藏的手下们周旋一阵,最多不出五天,他们也会找上门来。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我知道了。”卡卡西平静地说,“去把鸢叫来吧。”

“明智的判断。”漩涡绝说,“为了避免做得太露骨,还是由我来跑这一趟吧。反正这家伙是个毫无战斗力的废柴,留在原地帮不上忙也情有可原。”他一指白绝,后者配合地露出一个沮丧的表情。

卡卡西没有理会他们。他反手撑着床板,慢慢坐了起来;仅仅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又带起了一阵钝痛,从胸口迅速散布到身体各处。他还很虚弱,鸢对他并不是毫无防备,每日送来的三餐只够满足最基本的营养所需,极大地拖慢了他痊愈的速度。但是他已经不能再等了。

卡卡西低下头,望着自己苍白的手掌,将五指用力收拢握紧。这一次……就做个了断吧。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封印在一刻不停地蚕食着自己的查克拉,只留下用于调和白绝体能量的、极微弱的一部分。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雷切,就连最简单的变身术都难以施展。

幸运的是,他恰好知道一个能够解决眼下困境的办法。

帮大忙了,凯。虽然我只学了个皮毛,不过……

第一门开门,第二门休门,开!

八门遁甲的作用下,脑部的限制被彻底解除,查克拉喷涌而出,瞬间超出了封印所吸收的速度。没有时间去细细体会重获力量的感觉,卡卡西睁开眼睛,飞快地结下一串手印,按在床上。“通灵之术!

噗!

白烟散尽,出现在原处的是一只黄色的小个子忍犬,两只眼睛周围有着厚重的黑眼圈。

“你居然还有这一手!”站在一旁的白绝惊呼。

“很遗憾,我可不想白白做了你们的棋子。”卡卡西瞥向他,“只有能传出去的情报才有意义,不是吗?”

从诧异中恢复过来,白绝耸了耸肩。“只要不被鸢发现,随便你好了。”

“卡卡西,怎么回事?这是哪?”比斯克抽了抽鼻子,望向他的主人。“等等,你受伤了!”

“我没时间解释了,听好。”在忍犬继续说下去之前,卡卡西打断了它的话,急促地说道。“之所以叫你来而不是帕克,就是因为你在八忍犬中隐匿气息的能力最强。看见了吗?”他指向房间角落里的衣柜,“躲到那里面去,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仔细看好每一个细节,牢牢地记在心里,回去后讲给波奇,让他在下一次被召唤时传达给父亲。记住了吗?”

他话语中流露出强烈的、托付后事的气息,自然逃不过忍犬的鼻子。比斯克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要……开什么玩笑!有必要非得做到这一步——”

“这是命令!”卡卡西厉声道。顿了一顿,他的神情又缓和下来,摸了摸比斯克的头顶。“这些年来谢谢你们了。也替我向……向父亲、带土、琳和老师说声抱歉。”

“你们最好快点。”白绝在一旁插嘴,“鸢通过瞳术来到这里只需要几秒钟,只要卷卷一找到他,他立刻就会过来!”

“去吧!”卡卡西推了一把比斯克。后者跑出两步又停下来,回头望向卡卡西,发出低沉哀怨的呜咽声;随后它跳下床,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衣柜里,用尾巴带上了门。

卡卡西看着它做好这一切,这才又重新躺回原处,盖上被子。

与八门遁甲的威力相匹敌的,是它强大的副作用,即使对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也能造成极大的负担。卡卡西能清楚地感觉到,在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出的同时,心脏的负荷也在加重。只需要极微小的一个刺激,被白绝体所填补的伤口就会彻底崩裂,令旧伤一举爆发。

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闭上眼睛,卡卡西小心控制着在封印的拖累之下、自己所能调集的全部查克拉。不再去主动压制并同化白绝体的能量,而是将其收拢起来,高度压缩,聚集在右手,等待一触即发——

附近的空间突然产生了波动。鸢风风火火地从里面冲了出来,三两步奔到床前。“怎么会突然出现排异反应?”他高声喝问白绝,声音透着焦急与恼火,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子,将手伸向伤者的胸口。

就是现在!

卡卡西猛地张开双眼,在整个人从床上弹起的同时,将裹挟着雷电的右手刺向鸢的心口。面具之下,那只红眼睛正在瞪着他,当中盛满了震惊;如此之近的距离,如此之快的攻击,他已经来不及再发动瞳术,这一次一定能行——

扑——

千钧一发之际,百战淬炼而成的反射神经再次救了鸢的性命。几乎在卡卡西突然发难的同时,他便本能地从床边跳了起来,因此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击。那青白色的雷光咆哮着没入他的肋下,而这一次流出的则不再是白色物质,而是同属于人类的、温热粘腻的鲜红液体。

下一刻他发动了虚化,身体从银发暗部的手上脱离开来。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晓的首领踉跄着退后,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卡卡西已经顾不上去管他了。

雷切发动的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又被黑棒洞穿了一次。剧痛自胸口炸裂开来,视野在顷刻间化作猩红,他喷出一大口血,身体微微晃了一下,便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在床上。

绷带被迅速浸透了。重伤的状态下,八门遁甲的效力在减退,力量在飞速流失。

不……现在还不能……我还要……

“不!!”

透过强烈的耳鸣,卡卡西听见了鸢的嘶喊,情绪中的恐慌暴露无遗,“你不能死!不能像这样……再一次!”

顾不得自己肋下的伤口,他跌跌撞撞地扑上来,扯下了卡卡西胸前的绷带。失去最后的阻隔,鲜血越发源源不断地涌出来,鸢将手按在那处血洞上,拼命将查克拉输送入对方体内。“旗木卡卡西,我警告你!你要是敢——”

一只手慢慢抬起,按在他的手腕上,牢牢抓住。鸢的怒吼戛然而止;他看着床上的银发忍者,后者也垂眼望向他,双眸中写满了玉石俱焚的决绝。

亮蓝色的球体在他的另一只手中旋转着,越来越快,发出嗖嗖的响声——

“给我……看好了!!”

砰!

螺旋丸消散了。裂痕如蛛网一般,在橙色的表面上四下蔓延。紧接着,终于——

喀嚓。

那层伪装崩裂为无数碎块,将隐藏在下面的真相尽数暴露了出来。

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卡卡西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被螺旋丸击中后,鸢下意识将头偏向了右边。此时首先进入卡卡西视野中的,是一张尽管在年龄上有所区别,却依旧熟悉到可怕的侧脸。眉睫,鼻梁,嘴唇,无一不是他在心中描摹过千遍万遍的形状。

那只闭着的左眼睁开了,紫色的眼球转动着,与他的视线对接在一起。然后男人彻底转过脸来;卡卡西看清了他伤痕累累的半张脸,上方眉骨处被面具的碎片刮破了,一道血痕滑落,恰好流过他的眼角,鲜红的右眼还停留在万花筒写轮眼的状态上。

那个图案,和他当日被带土抱在怀里、从那双被泪水所充满的眼睛里看到的如出一辙。

卡卡西的瞳孔收缩到了针尖大小,剧烈地颤动着。

“不……这不可能……”他战栗的声音随着鲜血一起从嘴里流了出来,死灰色的双唇颤抖着。“你不是他……你是……假的……

扣住手腕的五指颓然松开。最后一次搏动,掌下的心脏放弃了垂死挣扎。卡卡西仍然在望着鸢的方向,但目光已经涣散开来,不再定格在对方的脸上。

他停止了呼吸。

(TBC)
————————

作者要你三更死,顶多留你到五更.jpg
说一下这边的暗部六班:卡卡西十四岁进入暗部,一直做到司令官,鼬十二岁进入暗部(比原作世界要晚),一年后卡卡西晋升,鼬顶替他成为了六班班长。至于天藏,因为水门一直活着,所以捣毁大蛇丸木遁试验黑窝点的人成了他,天藏作为试验唯一幸存者被水门救出并安置,虽然现在也是暗部,但从来没有进入过根,也不是六班的成员,和卡卡西只是点头之交的关系。
此外波奇是日本对狗的常用昵称,文中就给朔茂的领头犬起这个名了。
这回小卡是真吃上便当了!不过大家都懂得的,在火影的世界里死亡并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下章我还要继续搞事情!
虽然你们大概都能猜出来会是什么了233
小广告:阿兔的画集印调&我的带卡短篇集印调

评论(102)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