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Always Better Than Yesterday.
————————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请勿询问何时更新或催更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比良坂怪谈 03

给我兔@一只灰毛兔 的 #脑洞补完计划#(63) 阴阳师(图一)的配文! 
和风AU,阴阳师paro,中篇。 
前文: 传送门 
———————————— 
 
其三 复仇

听到鸢的回答,阴阳师的队伍里响起了一阵不安的嗡嗡声。鸣人和佐井望向他们的老师,后者并未回头,只一抬手,那些骚动顿时便消失得干干净净,重新变得鸦雀无声。

“你在京都附近杀人献祭,目的是什么?”卡卡西问。

“非要说的话,就是为了复仇吧。”鸢意味深长地说。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指尖在唇角处的伤疤上拂过,抬眼望向众阴阳师,红眸中闪烁着诡谲的光。“能成就如今的我,水门老师功不可没。这份恩情,我可得好好偿还。”

“当年的真相根本不是像你所想象的那样!”鸣人忍不住上前一步喊道,“父亲他……”

“鸣人。”卡卡西将手搭在金发少年的肩上,摇了摇头。他上前一步挡在鸣人身前,望向鸢。“既然你知道水门老师是被我所杀,就该也一样明白他是因何而死。即使这样,你还是要继续复仇吗?”

他问得平静,鸢也答得冷漠:“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的东西。”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但是波风水门已经不在了,你要找他寻仇也已经晚了。我是他剩下的唯一弟子,也是将他送上绝路、使你失去报复目标的人,如果你一定要发泄仇恨的话,也应该直截了当地来找我。又何必要弄出这么大的阵势,祸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鸢毫不客气地打断。“卡卡西,你装什么傻?那一系列事件的源头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回到京都,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吗!”

鸢说着,遥望向御所的方向,言语间杀气暴露无遗。“当年琳死去时的表情,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忆犹新。你要做案山院,将往事通通抛在脑后,卑躬屈膝地做他的顺臣,那是你的事。但这回,你别想指望能再像十四年前那样拦下我。不然……”

他看向横贯过卡卡西左眼的伤痕,以及那只隐隐透出红色的眼睛。“这一次,可就不只是妖气入体这么简单了。”

“天照大御神命天孙琼琼杵尊下界治理苇原中国,其曾孙神倭伊波礼琵古命建立王权,为神武天皇,从此万世一系,延续至今[注1]。”卡卡西说,“坐镇平安京,护佑天皇使其不受邪祟侵害,这就是阴阳师的责任,与我个人的意志无关。”

鸢冷笑:“邪祟?凭什么你们人类就自诩万物灵长,占据广袤平原,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在太阳之下,而我们却只能在河川山林中躲躲藏藏,唯有以黑夜隐蔽身形,才敢出来活动?你也不用拿神之后裔的名头来压我,所谓天皇,并不比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出身高贵多少!”

“你到底想说什么?”

鸢眯起双眼:“人为一己私欲捕杀其他生灵,妖因爱恨怨憎捕杀人类,两者没有半点区别,更无优劣之分。既然如此,究竟哪一方更有资格立于万物顶端,干脆就以力量来一决高下吧。也就是说……”

他抬手向天,张开五指。光芒在他的手中汇聚,逐渐化作一把白底紫边的巨大团扇,双面各有两对三勾玉。随着这把扇子的出现,林间空地上突然卷起一阵强劲的狂风,吹得人纷纷后退,几乎睁不开眼睛。

手腕上的念珠在风中飘飞,珠子相撞发出格格的响声。鸢一把握住团扇的扇柄。

“——胜者为王!”

“那把扇子……我在古卷上见过,那是焰团扇……”佐井喃喃道。他将目光投向卡卡西的背影,“老师!”

“我知道。”卡卡西应了一声,语气凝重。他提高声音喊道:“鸢!你见到宇智波斑的亡灵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果然还没有往生!”

“这是轮回,卡卡西。”鸢的声音并不大,却毫无阻碍地透过呼啸的风声传来,足以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继承了斑的意志的我,与继承了柱间的意志的阴阳师们……最终只有一方能够存活。这是你我之间命中注定的战争!”

卡卡西没有立刻回答。他站在阴阳师们的最前方,直面狂风,衣袂袍角都在风中猎猎作响,始终不曾后退半步。他的视线越过扭曲的空气,投向鸢,从黑发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不容置喙的决绝冷酷。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看来我不论说什么,都无法再让你改变主意。”他低声道,不知是对鸢说的,还是对自己。“那么现在我所能做的,就只有送你去死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转身,反手将鸣人怀里抱着的那把武士刀抽了出来。利刃撕裂狂岚,寒光在昏暗的林间一闪而逝,卡卡西单膝跪地,将刀直插入面前地下。“千鸟!

随着他的高喝,刀身自上而下,次第亮起了蓝白色的符文。以这把刀为中心,巨大的法阵在他的脚下绽放,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冲天际。黑云在头顶飞速聚集成一团,顷刻间光柱的范围内落雷纷纷,那些闪电还没等打在卡卡西的身上,便已断成数截,各自化作振翅的小鸟,尖啸着扑向对面的妖族。

鸢冷眼看着那些鸟儿逼近,也不后退躲避,只是握紧了手中的焰团扇,奋力一扬——

“爆风乱舞!”

轰!

咆哮的飓风不但将雷鸟一举吹散,更凭空召唤出一条螺旋状火龙,裹挟着炽烈的热度朝阴阳师们席卷而来。卡卡西早已有所准备,抬手丢出一道咒符:“出来,矶怃!”

砰的一声巨响,小山般的三尾大龟凭空落在众人身后,压塌了一大片树木,震得大地都晃了一晃。它从口中喷出一道粗壮的水柱,在半空中与火龙撞在一处。只听滋滋声四起,空地上霎时间雾气蒸腾,直教人分不清南北东西。

骨马嘶鸣的声音穿透水雾传来。又是一阵风吹过,将雾气吹散得七七八八。卡卡西抽出刀向前飞奔,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那马车与白狼重新升空,鸢盘膝坐在车头,正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

“今天就先到这里。千年前的百鬼夜行即将重演,还剩下最后一场仪式,想阻拦我的话就试试看吧,卡卡西!”鸢喝道。他凝视着还站在下方向上仰望的银发阴阳师,双眼中的冰雪竟似乎有一瞬间的融化。

“希望……我们能迎来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结局。”在消失之前,他低声说道。

两人之间的交手,开始与结束得同样突然。刚才在慌乱下四散开来的阴阳师们重新聚拢到一处,惊魂未定地左右张望,直到确认敌人真的已经离开,这才又纷纷将目光投向他们的首领。

卡卡西依旧提着刀站在原地。刀身上的符文已经消退,有雾气落上去重新凝结成水珠,顺着刀刃一路滑下去,啪地一声落在脚边的浅水洼里。

“留下几人处理尸体,并联系城中的差人。”许久过后,他终于说,“其余人,随我回去。”

于是众人又乘穆王回到了阴阳寮。一回来,卡卡西就立刻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吩咐任何人不许来打扰,即使是天皇派来的使者也不行。

化作等人大小的又旅盘踞在门前,随时准备向胆敢闯入者喷吐火焰。卡卡西在屋子中央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矮桌旁跪坐下来,从某本书册中抽出一张纸,展开。

是上次没有烧掉的那首和歌。

羽毛凭空飘落,化作黑鸢落在案头。爪子抓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那鸟儿像是理解他的心情一般,低头轻啄了啄卡卡西的手指,咕咕叫了两声权作安慰。

卡卡西放下那张纸,抚摸式神光滑的羽毛。他看着黑鸢,凝视那对墨玉似的瞳仁,仿佛要透过它们望见另一双曾经魂牵梦萦、如今却再也不复往日的眼睛。

“带土……”

那个名字从他的双唇间飘出,宛如一声叹息。
————————

太古时代,琼琼杵尊自高天原下界,降临高千穗峰,受祖母天照大御神之命统治苇原中国。娶大山津见之女木花开耶姬,一夜有孕,琼琼杵尊因此怀疑妻子与他人有染。木花开耶姬为证明清白,生产之际于产房纵火,立誓如孩子是天神之子,自己便安然无恙。其后平安产下三子,先生火明命,次生火须势理命,复生火远理命。

火远理命娶海神绵津见之女丰玉毗卖为妻,生鹈草葺不合命,即神武天皇之父。[注2]火须势理命则受千目妖[注3]所引诱,使其诞下一子,双目如血,可任意操纵火焰,生来即凌驾于百鬼之上。

这个神与魔结合所生下的孩子,便是宇智波一族的始祖。

数千年后,宇智波一族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名叫宇智波斑,因力量远胜同族,很快被推举为首领。斑性情高傲,见渺小羸弱的人类成了天下的主宰,而妖类即使强大高贵如宇智波,却依旧只能偏居一隅,势力局限于南贺之山,心中难免生出不平之意。于是便纠集了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族人们,以及其他愿意追随归附的妖怪,杀上京都,浩浩荡荡地来了一场百鬼夜行。

斑的首要目标,是杀死与自己同为神之后裔的天皇,让人类社会陷入混乱,方便妖族趁虚而入。他原以为会手到擒来,不想到了京都,却被一群以千手为姓氏、自称阴阳师的人所拦下。斑与阴阳师的首领柱间数次交锋,势均力敌,渐渐竟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但双方的立场矛盾毕竟无法调和,最终只得决一死战。

战斗的结果是斑败了。身心受创之下,他率领宇智波与妖族残部撤出平安京,远遁而去。但柱间并不放心,他已预见到斑或其后裔有朝一日必将卷土重来,于是向天皇建议设立阴阳寮,从此代代镇守京都,护卫天皇,由他的弟弟扉间任第一代阴阳寮首领。

在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柱间便突然无疾而终,撒手人寰。算算时日,竟是和千里之外、伤重不治的斑死于同一天。

从那以后又过了千年。阴阳寮的规模越发壮大,其成员也早已不仅限于千手族人。到了当今天皇在位的时代,统领阴阳寮的是一位名叫波风水门的青年人;他原本出身低级武家门第,年少时被先代阴阳头自来也所相中,收为徒弟,后来果然展现出了不凡的天资。自来也隐退后,他便理所当然地继承了老师的位置。

自来也有一位至交好友,名叫旗木朔茂,时任左兵卫佐,官衔从五位上。朔茂妻子早丧,膝下有一幼子卡卡西,当时只有四岁。水门随老师前往旗木家拜访时,无意中见到了这个孩子,并从对方身上看到了同样优异的天赋,于是在和朔茂商议过后,把卡卡西接进阴阳寮,亲自做他的老师。从此卡卡西就住在了阴阳寮,倒是回家的时候反倒少了。好在朔茂本来就公事繁忙,无暇陪伴儿子,现在有水门代为照顾,他再放心不过。

可惜好景不长。

卡卡西六岁那年,地方豪族叛乱,天皇命朔茂带兵前去平叛。然而朝廷错估了叛军的兵力,朔茂的军队寡不敌众,最终被困在了一座山上。口粮很快吃光,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敌人放火烧死也会被饿死,为了士兵们的性命,朔茂只好站了出来,表示愿意投降。

在得到叛军首领不会滥杀俘虏的承诺后,朔茂便以臣节有失为由,自尽谢罪了。叛军首领埋葬了他,将事情的经过写成一封信,附上朔茂用来了结自己性命的佩刀白牙,命人送去京都。天皇看过信后大为光火,再派武将出征的同时,也不肯放过旗木家。旗木家原本就人丁单薄,势力并不强大,受此打击后便彻底退出了京都,返回奥羽老家;唯独卡卡西受水门所庇护,虽然是朔茂的亲子,却在这场风波之中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得以继续留在阴阳寮内。

尽管在京都已举目无亲,但卡卡西并不孤独,除了老师之外,他还有两个同龄的玩伴。其中一人是御所的小宫女琳,因为经常在常御殿[注4]和阴阳寮之间来回跑腿而与他熟识;另一人则是个从小被水门收养的男孩,和卡卡西一样,都是水门的学生。

他是人类和宇智波一族的混血,名叫内轮鸢

(TBC)
————————

[注1][注2]:都是日本神话中的内容,有兴趣者可自行百度。
[注3]千目妖:原型为百目妖,即全身上下都有眼睛的女妖,据说专门诱惑男人夺人双目为己用,如果被她夺满一百只眼睛就会变成无法收服的大魔头。文中的千目妖可以看做是百目妖的升级版,而且已经收集齐一千只眼睛化身魔头。
[注4]常御殿:京都皇宫中最大的殿堂,是天皇日常生活的地方。
对阴阳师了解甚少,战斗都是xjb写的,总之我流设定,我流设定。
下章起进入大型回忆杀!

评论(3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