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比良坂怪谈 05

给我兔@一只灰毛兔 的 #脑洞补完计划#(63) 阴阳师(图一)的配文! 
和风AU,阴阳师paro,中篇。 
前文: 传送门 
———————————— 
 
其五 凋零

元服之后,卡卡西和带土开始正式履行身为阴阳师的职责,在外界抛头露面。穿上狩衣,戴上乌帽子,水门从千手神宫亲自求来一段御神木的树枝,打磨成两串念珠,分别赠予两名学生,保佑他们一切顺利平安。

虽然在卡卡西的帮助下克服了心理难关,但带土自知身份特殊,不宜与旁人过多打交道,因此在外面便特地摆出生人勿近的姿态。相比之下,卡卡西虽然也称不上热情,但总归平易随和,举止又温文尔雅,自然受到了更多的注目。再加上两人如今业已成人,终身大事渐渐也就被摆到了明面上;据宫中口耳相传,甚至某个名家[注1]的家主都曾不无遗憾地感慨过,如果卡卡西不是那个旗木朔茂的儿子,还真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呢。

尽管这些具有家格的公家看不上罪人之后,普通的贵族却还是很希望能和阴阳寮联姻的。世间不平定,妖物横行,天皇对阴阳寮的倚重众人皆知,卡卡西又是水门的嫡徒,极有可能将来继承阴阳头之位。就算不是,他和鸢情同手足,将来地位也绝不会低了。据说就连御所内的侍女当中也不乏有对他心怀恋慕之人,只是碍于规矩都不敢吐露,唯有深埋心底。

这些不知从哪儿流传过来的八卦闲谈,都是琳当做玩笑地讲给带土和卡卡西听的。她如今在藏司做女嬬[注2],每十天能得半日假期,就来阴阳寮找两人玩。晚冬时节,难得的晴朗天气,三个十七岁的少年少女坐在梅花树下,一阵风吹过,花瓣便洋洋洒洒地落了他们满头满身。

“呃……我的事姑且就先不说了。琳,你怎么样?”察觉到带土在生闷气,卡卡西尴尬地转移了话题。“明年元服后,你就要决定自己的去留了。是继续在御所做女官,还是……回家婚配?”

琳苦笑:“我大概……会离开这里吧。野原家是最末一等的贵族,父亲千方百计把我从小送进宫里,图的不外乎是万一被天皇看中,就可以一步登天。再不济,有过在御所做事的这段经历,将来婚配时也能抬抬身价。”

她望向两个少年,视线在卡卡西脸上多停留了一瞬,又飞快地垂下眼帘,旋转着手里一朵掉落下来的、完整的五瓣梅花。“所以……我真的很羡慕那些能够自由地爱着所喜欢的男子、勇敢地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对方的人。”

卡卡西和带土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正搜肠刮肚地寻思着安慰的说辞,琳却又抬起头,向他们露出惯常的甜美微笑:“不过也没关系啦。就算我以后离开御所,在外面我们还是可以找机会见面的。你们守护京都和陛下的英姿,我也会一直看在眼里的!”

“那是当然!”这次带土抢先说道,信心十足地一挥拳头,“等着瞧吧,琳,我和卡卡西一定会超越水门老师,成为世上最厉害的阴阳师!”

卡卡西也说:“至于剩下的这一年时间,我们就好好珍惜吧。”

琳轻叹一声,笑容淡了几分:“是啊……我现在只求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不要再起任何风波,能让我平平安安地熬到离开就行了。”

卡卡西和带土都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天皇近年来痴迷于内大臣之女藤原光珠夫人,引起了皇后雅子内亲王的嫉恨与不满。上个月光珠确诊有孕,如果生下男孩,更是要威胁到皇后之子道康亲王的地位。后宫已是剑拔弩张,而琳很不凑巧,如今正供职于光珠的承香殿,一旦雅子和光珠发生大冲突,只怕难免不被波及。

关于光珠专宠一事,其实卡卡西和带土也有所耳闻。她入宫已有十年,时长仅次于雅子,本来天皇已对她失去了兴趣,从去年起却又突然重燃爱意,甚至为她把满园美人都抛在了一边。而雅子不知从何处得来了消息,说光珠当年为求重获恩宠,曾以旁门左道做法请狐妖降临相助,却反遭狐妖附身,借了她的躯壳迷惑天皇,所以天皇才会从专宠她起就日渐消瘦,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模样。但这一切毕竟只是捕风捉影之词,只要雅子一天拿不出确切证据,便一天奈何不了光珠。但她显然始终没有放弃。

宫闱之事毕竟是忌讳,三人点到即止,立刻将话题拐到别的方面去了。内宫有门禁,太阳快落山时琳向他们告别离开,卡卡西和带土也拾掇了一地落花,返回房间里面。

才一刚进屋,带土就反手带上了拉门,将卡卡西压在上面,赌气般地啃起他的嘴唇来。卡卡西猝不及防之下遭遇突然袭击,回过神来不禁好笑地推了推那颗已经移动到他脖子处的脑袋:“还想着琳说过的那些事?”

轻咬锁骨的动作停下了。带土埋在他颈间,闷闷地说:“笨卡卡是我的。”

“是你的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卡卡西哄道。他轻推了推带土,拉开两人的距离,又握住黑发少年的手:“正好,我有件东西要送给你。本来是想等到五天后你过生日再说,现在看来还是别等了。跟我来!”

两个人出了院子,直奔老仓库——每当他们要避开其他人做点什么,这里都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选择。低仄的阁楼对于他们已经有些狭窄,带土缩手缩脚地窝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卡卡西取出一张符纸,在上面飞快画下复杂的图案。“是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卡卡西说。他终于画完了符,将那张纸叠起来,灵巧地折成纸人的形状。然后他从袖子里抽出一柄小匕首,伸出左手用刀尖在中指上用力刺了一下,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卡卡西将沾着血的手指按在纸人上,闭起眼睛,神情郑重肃穆。他没有再做什么,带土却看得分明,银发少年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

“成功了。”正当带土犹豫着要不要打断他时,卡卡西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睁开眼睛。他松开手,把纸人和匕首一起递向带土:“缔结契约吧。”

带土狐疑地瞥他一眼,又看向那吸食了血液、变得干净如初的纸人。尽管满腹疑惑,他还是听从了卡卡西的指示,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一道,将血滴在那纸人上。

血落下的瞬间,纸人身上突然爆出一蓬白烟,几乎充斥了整个阁楼。一个模糊的物体在烟雾中逐步现出身形,带土定神去看,顿时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那竟是一头极漂亮的狼,足有近两人长,通体皮毛光滑雪白,只在眼尾处有几点猩红,像是以鲜血所留下的点缀。它微昂着头颅,看似高傲,望向带土的双眸却极温顺,如琉璃般剔透。

“这是……式神?”带土喃喃说道,不自觉地抬起手去,小心翼翼地触碰那头狼,像是怕自己力道稍微重了一点,它就会烟消云散似的。他的新式神发出表示亲昵的呜呜声,低下脑袋去拱他的手,云雾般的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摆。

“不是普通的式神,”卡卡西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确切地说……它是用我的一小部分魂魄创造出来的,可以看做是我的化身。”

闻言,带土不禁心头一震。他看向卡卡西,后者也在含笑回望着他,目光中是不容错认的真挚情意。

“自从你把你的真名告诉我之后,我就一直想要送你些什么来回报这份信任。这是我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符咒,虽然称不上是同等贵重,但至少是件独一无二的东西。从今以后,只要你将它召唤出来,不论我在哪里,都可以立刻知悉你的方位,而它也会将你准确无误地带到我的身边。”

“将来就算我们暂时分开,它也会代替我,形影不离地陪伴着你。只要有它在,哪怕相隔万重山水,你我终将再会。”
————————

上天似乎并未听到琳的祈愿。入春以来,雅子皇后和光珠夫人的矛盾持续升级,双方彻底撕破了脸皮,几乎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天皇当然无条件地倒向光珠,如果雅子不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许早就被废除皇后之位了。

眼看着就要被打压得抬不起头来,雅子突然使出一记杀手锏。她买通承香殿的宫人,后者作证光珠曾托她父亲想方设法,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将数只活鸡运入御所。宫人还发誓,在鸡被偷运进来的几天后,自己曾不慎目击到独自在屋里的光珠如野兽般四肢伏地,生生咬开鸡的脖子吸食鲜血,那情景当真如地狱般可怖。

很快,内大臣家向后宫偷运活鸡的铁证被挖了出来。尽管内大臣百般搪塞,辩解之词却极其苍白,明显站不住脚。事关妖邪作祟,天皇不得不暂时从美色中清醒,敕令阴阳寮介入,务必查明真相。

不巧的是,自来也恰好于上个月病逝,作为他唯一在世的亲近之人,水门遵照恩师的遗愿,亲自送灵柩返回自来也的故乡出云,半月前已经动身。代理主事的人是从六位阴阳助山中亥一,他虽然精通天文历法,对净灵除妖却一窍不通,一番思虑过后,决定派虽然年纪尚轻、却已经实力出众的卡卡西与带土出马。正好卡卡西和带土也在担心琳的安危,闻言一口答应下来,立即动身前往承香殿。

然而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近卫武士将宫殿内外围得水泄不通,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花园里。卡卡西借助九喇嘛轻易试出了光珠已被狐妖附身,正要和带土动手除妖,天皇却在一旁叫嚷,命他们不许伤到光珠及其腹中胎儿分毫。带土和卡卡西投鼠忌器,狐妖反而心领神会,处处以这具肉身做挡箭牌,逼得两名阴阳师束手束脚,倒是意外陷入了一番苦战。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总算成功把狐妖从光珠体内逼了出来。谁知那妖怪速度快得出奇,卡卡西和带土还没等松口气,她便已化作一道青光,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人。卡卡西顺着她移动的方向望过去,待看清了站在那里的是谁,一颗心顿时高高悬了起来。

先前三人激战时,原本簇拥在一起的承香殿宫人们因惊慌而在花园边缘四散开来。被狐妖附身的不是别人,正是同样在场的琳。

这时,他听见身后响起天皇冷酷傲慢的声音,和刚才怜香惜玉时的样子判若两人:“身份低下的女嬬,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就这样把她和狐妖一同杀掉吧!”

“不行!”心脏漏跳了一拍,卡卡西猛地回头望向天皇,“普通的刀剑根本伤不到狐妖,只会白白牺牲——”

他的呼喊在听见利刃刺入血肉之躯的声音时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先前消耗过大、一直半跪在地上低头喘气的带土也抬起了头来。看清面前的景象,他的呼吸蓦然哽住,瞳孔在顷刻间收缩到针尖大小。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在草绿色和服上浸染开来的血色,和从胸前破出的森冷刀锋。视线上移,他对上了琳惨白的面容,双眸大睁着,当中盛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惊,痛苦,以及绝望。

那朵小花,还没等到她盛放的时节,便在这黑瓦白墙之内,无意义、无价值地凋零了。

(TBC)
————————

[注1]名家:日本公卿家格等级中的倒数第二档,低于羽林家(第二章的大宫家就是这个等级)而高于半家。
[注2]藏司:后宫十二司之一,掌神玺、关契、供御衣服、巾栉、服玩(即祭祀相关的器物),以及珍宝、彩帛、赏赐之事。女嬬是最低级的女官。

评论(28)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