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8-3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8 Planned(3)

职员会议是镜参加过的最乏味的东西。为什么他非得坐在屋子里,听人们唠叨着金融,与其他公司的新合作,还有来公园游玩的客人数量?他本可以把自己的时间分配在更加有趣得多的事情上。比如设定新地点,新剧情,维护工作,保养他最喜欢的人造人们。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查看他的新造物们把自己打理得怎么样了。

日斩正在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他们为了迎合特定受众而打造的最新广告计划,镜拿出了他的平板电脑,打开了晓的状态。他们在几周前刚刚被投入使用,在这期间甚至鲜少有玩家曾经与其相遇。这将是第一次客人们和他们有所接触。

目前还没有哪个成员被杀掉了,尽管在晓和迪达拉遭到袭击的第二天晚上,他就为他们预定了维修工作。在一定程度上,他的人造人们可以自我痊愈,划痕之类的伤口会在制造他们的原材料的作用下缓慢愈合,但枪伤和更严重的伤势则需要专人处理。迪达拉将好得很快,但蝎需要更久一点,毕竟玩家们也不希望他们的敌人一晚上伤就好了,这会令乐趣大打折扣。为了尽可能地真实,而且作为一条通则,如果人造人们将要被放回到游戏当中,他们每次只会治愈一点点。那些被杀掉的NPC将会被保留到某位客人离开公园,或者第二天就被投放回去;这取决于他们的角色定位,或者对剧情的重要性,

正如现在的情况那样,晓是一个大剧情的一部分。他们当中但凡有人死亡,就会在这一轮中被永久收回,直到下一批游客的到来。是这样,又或者是在一个月后把他们放回去。鉴于他们现在都还活着,这说明他们的剧情目前还算是成功的。归根结底,他们并不仅仅是一群游手好闲的匪徒。他们是特别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

旁边的人用胳膊肘轻推了他一下。镜从平板电脑上抬起头,看向屋子里的其他人。他们都在盯着他,就像已经等了很久似的。靠。

“嗯?”他随意地问。

日斩发出一声呻吟,手里玩着钢笔,不断地用它轻敲着桌面。“我们刚才谈到我的儿子和他的朋友们对你最新添加的剧情有什么反应。你的新剧情正好可以成为西部世界本年度的新门面。”

啊,所以说是日斩的儿子发现了他那群新增的不法之徒。镜没有对这件事投注多少注意力,比起客人们来说他对人造人的各种反应更感兴趣。

“为什么想要召回他们当中的几个人会这么困难,现在我总算明白了。”镜笑了起来,回到平板的状态检查程序上。为了创建真实感,当人造人位于游客们的直接视野,或者一定的活动范围之内时,他们是不能把人造人带回来的。直接在你的眼前把一个人变没,这会让客人们问出一大堆问题,而且他们会就此质问人造人们。有一件事公司始终密切关注着,那就是人造人会不会太过于受到客人们的影响,以至于开始跳出盒子外面思考。这就是某些角色的背景故事如此复杂的原因。让他们始终考虑自己分内的故事,而不是客人们的。

团藏在长桌的另一头不赞成地哼了一声。“你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吗,镜?作为高管中的一员,你必须对所有事情的进度都了如指掌,这很重要。”

镜开玩笑地翻了个白眼,陷进自己的椅子里去。比起被迫来参加会议,听这些有关公园的技术性的废话,他对于亲自动手实践的活动要感兴趣得多。那些更多是团藏和日斩的负责范围。“我当然了如指掌。看到没?我所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他冲他们挥舞着平板电脑,展示一个有关他的特别项目的性格特征、近期活动日志、以及整体保养反馈的图表。

笑声使得他们都望向镜在这个房间里的唯一盟友:取风。他们俩对这些例行公事的废料都毫不感冒,但不知怎么回事每次挨训的都只有镜。总有一天他得研究研究这个男人的秘密,搞清楚他是怎么避开这些东西的,然后将其移植到一个NPC身上,为一段新剧情创造一个完美的间谍角色。也许可以给其他NPC再升升级,这样一来,观看或参与这个公园的游戏就变得更加趣味十足了。他可以影响的下一个角色是谁呢?大蛇丸?绝?琳?选项无穷无尽。

天呐,他爱死他的工作了。

“那是什么?”取风问,按下平板上面一个一直在闪烁的按钮。

镜把平板转过来,飞快地扫视过内容。“啊,这是一个被杀掉的NPC。其实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前发生的事了,但我们还是设法回收了他。在让身体商店的技术人员料理他之前,我想先亲自检查他一下。”

“哪个NPC?”炎问,打开了自己的平板,视线快速掠过名单。

“兜,大蛇丸和蝎的间谍。他被我的小子们杀了,我想看看具体的细节。”

炎在平板上选中了那个名字,把内容发送到了日斩身后的屏幕上。显示在那里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或者说乍一看上去是这样的。左边的那个,角落里的一张小图,是兜被启动开关、投入西部世界并得以自由行动之前正常的样子,和其他未被启用或被分析时的人造人一样目光呆滞。

第二张图片极其恐怖。缺掉的牙齿需要被补上,骨折的鼻子也许得拆下来重新熔铸后再装回去,这取决于受破坏的程度有多深。破破烂烂、被割开的皮肤,遍体鲜血淋漓,一只眼球彻底不见了,另一只被完全毁坏,所以也需要被摘除。而这只是图片上展示出的、他们所能看到的部分而已。事实上,身体的其他部分还受到了比这还多得多的伤害。紧跟在图片下面的清单列出了一系列的事物,诸如折断的人工肋骨,被恶意殴打而留下的伤痕,拔掉的手指甲,脱臼的肩膀,以及骨头的碎片。

“这个NPC甚至在‘死’后也受到了折磨。”日斩严肃地说,指着屏幕上受损最严重的地方。“不必要的暴力宣示,本该在他心脏停跳的时候就结束的。你到底给这些NPC编写了什么程序,让他们造成了如此凶残的伤害?”

每个人都飞快地看向镜,他几乎能听见他们转头时引起的风声。他无辜地耸耸肩膀。“你把四个疯子和一个他们确信背叛了的人放在一个房间里……看看他们是怎么招待这家伙的。”

通常情况下他并不会在他们审视的目光下畏缩,但日斩的话着实让他有点坐立不安。他很快补充道,“我可能把他们对他的攻击性设置得太高了点。我会检查一下的。”

“镜,”他们的老板与挚友恼火地念着他的名字,“要是你的人造人们对玩家实施了这样的行为该怎么办?”

“不可能。我已经做出了设置,所有晓的成员对玩家所能产生的恶意都是有限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与特定的其他NPC有着私人恩怨。不过,除非有外力刻意引导,否则他们与恩怨对象是不会经常碰上的。你的儿子和他的客人们的介入影响了蝎与兜的互动。”镜解释道,把自己的平板和大屏幕相连,调出了蝎的档案。“如你们所见,兜从他的间谍变成了叛徒。鉴于蝎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自然而然地,他的家族——我是说,晓——就会跳出来守护他。”

小春从镜的左边探身过来,打开了旁边鬼鲛的档案。“根据报告,大多数的伤害都是这个男人和那个疤脸的首领造成的。”

“如果你想要谈论我的人造人,至少以名字称呼他们。”镜对着她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工作完全被贬低了。他花了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去设计他们,他的朋友们至少应该以被赋予的姓名来称呼他们。他费了好大劲才敲定这些名字的!

他把屏幕向下滚动,首先来到了带土独一无二的性格特征,并高亮了他所添加的一条品质。“强烈的保护欲,”他解释道,“如果有人伤害了他的家人,不用说,他一定会向对方复仇的。他把蝎受到的伤害归罪于兜,并因此而做出行动。至于鬼鲛,”他轻敲了一下角色列表,再次滚动屏幕,“极度的忠诚。如果你们当中有人真正费心去读过他们的故事的话,这些都写在上面呢。”

坦白来讲,他在与一帮野蛮人共事。他们怎么就不能像他这样,欣赏并喜爱他美丽的造物呢?晓的这些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他的孩子。他挖掘得最深的角色们,特色与设计都完美无瑕。他单独花在这些家伙身上的时间,要比他所参加的其他任何项目都多,看着他们以自己的双脚行走的样子,几乎令他在心中感到狂喜。

日斩借来了炎的平板,重新扫视过列表。“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一份他们所有人的精神功能分析,只是为了确保他们是否安全。我不希望当我的儿子在密谋与其对抗的时候,他们的现场首秀表现得一塌糊涂。我可不想看到他们在交火时表现出什么精神崩坏的迹象。”

镜想要沉入椅子,发出孩子气的抱怨声音,但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他的艺术品会精神崩坏?在那之前他自己都快要坏掉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再次看向兜的物理状况报告。

有件事他并不想在其他人面前提及,那就是他早就知道晓的攻击意向被设定得太高了。但当他期待着他们施行暴力的时候,他们虐杀了兜。谁知道要修好这个人造人得花多少时间?实际上,如果兜的某项精神功能被破坏掉了,他们也许需要用设计图重新把他制造出来。要不是他对这一切知之甚详,他会说带土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动机,所以才会把这个间谍活活打死。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态会如何发展,镜就不知道了。

“现在有谁和晓在一起?”他问,确保晓的其他人都处于最佳状态。他们有段时间没参加战斗了,所以他想看看能把谁调出来检查一下。

“凯和天藏正与绝在一起,卡卡西则跟着带土。”团藏说,看着他带过来监控游客们的情况的笔记本电脑。他的工作就是确保所有的顾客都能尽情享受。否则,他将会派出特定的NPC来触发互动。

镜暗自记下第一个去检查小南,因为她是最有可能被盯上的。一群年轻人追在晓的屁股后面跑?除非对迪达拉随意变换的性别认知感兴趣,否则他们更有可能去追求她。“知道了。我猜绝在扮演囚犯,而带土在扮演折磨者,对吗?”

“绝现在被捆了起来,所以这一点你说对了。而且我想另一点你也说对了——如果你把和卡卡西干柴烈火定义为折磨的话。”取风轻笑起来。他监控着整个人造人管理部门的运行,并经常清理或为人造人做好准备去和游客们接触。就算更倾向于好战的人造人也可以随时满足任何他们被抛入的情境。

这条信息令镜停了下来,这还是头一次。他扫视着带土的档案。这不可能。“真的?我猜他目前为止还挺享受的。”这太奇怪了。

他陷入安静,放任自己投入有关人造人的工作当中,而日斩则继续举行会议——他明显看出来了,让镜集中精神参与开会是件注定要失败的任务。他们谈论着公园所取得的成功,新产品与被重点介绍的产品的概况,以及为NPC们添加新的功能。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找到一种更好喝的朗姆酒,因为他们的竞争公司之一正在努力提升所有味道相关的元素。

等会议终于结束了,镜第一个慢吞吞地走出了房间,前往他的办公室。他现在对这个叫卡卡西的人非常好奇,想要知道他是如何改变带土最优先的剧情功能的。日斩并没有让他儿子带一群技术怪咖进来,把他们的人造人搞得一团糟,对吧?安全录像并没有显示他对NPC们的思维做了手脚,或者说了什么也许会暴露他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话,所以为什么带土会这样行动?他的程序可不是被这么编写的。

“镜!”取风喊道,在不必奔跑的前提下努力追上他。他的身体更适合劳心,而非劳力。“你干嘛这么着急?”

“我只是想查看一下我的人造人们都在干什么。”镜大声说,扫视四周来确保没有其他任何人听见他们的谈话。尤其是团藏,那个家伙的掌控欲太强烈了,镜绝对无意让他发现有些事可能会发生。团藏所需要的仅仅是找到另外一个理由,来谴责镜对于创造人造人一事过于痴迷,而并不顾忌客人们的安全。对于那些细枝末节,团藏并不具备与他同等的专注力,也从来无法理解发展完善的人造思维有多么美丽。

等他确信周围没有别人了,镜把他的朋友拽进了办公室,关上门。然后他转向取风,眼中写满了兴奋和好奇。“好了,我需要你发誓保守秘密。”

“呃……好的?”

“而且你不会以任何手段干涉。”

“当然……?”

“还有,除非和我在一起,不许私自查看任何东西。在我能够发动一场全面调查之前,我不希望其他人率先把这件事搞清楚。”

“我……什么?镜,什么是……”

“发誓,取风!”

取风不满地看着他,双手抱臂。“好吧,我发誓。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说我得先在心脏上画个十字,然后再写个血契?”

无法再克制激动的心情,镜小小地蹦了一下,飞奔到他的电脑旁,发疯了似的敲击着键盘。他打开了带土的背景故事,指着某一处。“看见这个了吗?他和琳的关系?”

取风微微歪了歪脑袋。“所以?”

“好,现在看这个。”镜把带土的历史和其他晓成员的并排放在一起。他们“认领”来过夜的每个人,迪达拉被拉入伙的历史,以及带土的浪漫关系一项始终保持着空白。“看到了吗?带土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放纵自己。”

脑袋歪向了另一边。“他对和其他人滚床单并不感兴趣。挺好的,这意味着我的工人们可以少做点清洁工作。为什么这一点如此重要?”

“因为!”镜发出一声呻吟,这么明显的事实他的朋友居然没看出来。他把滚动条向下拉了一段,指着带土那半边屏幕上、一系列空白清单后面的那个名字。一个属于游客的名字。“看到这个了吗?从带土被启用开始,他从未追求过任何一名玩家或NPC。但现在我们可以看见,他选中了这个叫卡卡西的孩子。”

取风依然没能分享他的激动。“也许只是因为他们进行过的某场对话。镜,我真的没看出来这有什么重要的。这个客人可能只是触发了某些关键词,而你忘记自己在编程时把它们写进去了。”

镜不得不做一个深呼吸来让自己冷静,因为这一点如此迷人,却在同时又如此地令人火大。“好吧,你,听着。我从不会忘掉我编写过的任何内容。这就像是要我去忘掉自己的生日一样。现在让我来解释一下。带土无法像其他人那样‘认领’别人。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已经心里有人了,而鉴于我设立的规则,晓的成员不能同时脚踏两条船。这并不在他们的程序当中,他们甚至无法产生这样的念头。 ”

“所以,带土心里的人是谁?”

这就是整件事里最有趣的部分。“野原琳,那个农家女孩。”那个对带土的过去影响如此深重,却始终无法与他相伴的女人。这着实是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永远无法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这本应该是一场无尽的追逐。

他的朋友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睁大了眼睛。“你是说,当带土决定把卡卡西带进来的时候,他重新编写了自己的故事?”

“就是这样!”镜灿烂地笑了起来,重新看向电脑。他的朋友终于明白过来了。“而我将会研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人造人无法跨越他们被设定的边界,这意味着要么带土将成为西部世界的下一个终结者,要么就是有人搅乱了我可爱的造物们。”

“如果他拥有了自我认知,那会发生什么?”取风倒吸了一口冷气,倾身向前,神情忧虑,这极大地扫了镜的兴致。“要是他伤害了某个客人怎么办?”

镜发出嘲弄的声音,将这个想法挥到一边。“不可能的。开会时我看过了他的行动日志。除了把那个男孩带回他的营地之外,他所做的一切都正符合他我为他所设定的剧情。我很想知道他究竟是只把那个男孩当做终结一切的工具,还是这其中涉及了某些更加浪漫迷人的东西。”

“这太疯狂了。”取风看起来依旧并不信服,但现在他也开始有点好奇了。“不过,要是你想封住我的嘴,就让我也加入进来,并且给我买晚饭。我想看看这个兔子洞会通向哪里。”

“好吧。还有,除了保持沉默之外,我还希望你能亲自监督晓的人造人的保养情况。我会检查所有对他们进行过操作的职员,以确保当中没有人篡改过程序。从现在起直到我完成这一半的调查之前,我需要你是唯一接触他们的人。”

“成交。”他们撞了下拳头,表示在秘密合作上达成一致;然后取风离开了。

而镜则回到电脑后面,打开了从遇到那个令他如此神魂颠倒的游客的第一秒起、带土的行动日志。他需要从头开始,摸清楚他们的关系,然后才能继续去进行别的。他充分怀疑带土已具备自我认知。公园里有无数的安保人员在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很可能是某个财产管理部门的职员对自己的编程技术过分自信,并且拿人造人做了实验。镜对他们的制裁只是个时间问题;在写代码的能力上,无人能与他平起平坐。

“好吧,带土。”他前倾身体,点开了第一段视频档案,录像起始于带土踏入甜水镇的第一步。视频下面飞速掠过一列代码,展示着带土的想法和反应。“让我们来看看你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TBC)
————————

时隔许久的更新……下章土哥和老卡就回归了!极其赤鸡的谈判与交火即将展开!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