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9-1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9 Returned(1)

卡卡西十足明白,带土正在留心着他的一举一动,确保他没有跑掉的打算。他们之间曾有过的任何微小的信任如今已被推到了边缘,摇摇欲坠。他现在还没有被绑在树上,只是为了保证他会乖乖呆着不动,这可够令人震惊的。他被告知必须坐在营地的中央,并且在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别挡道。他们会丢掉大多数的所有物——一些他们失去得起的东西。可以随处入手的弹药,破破烂烂的衣服,柴火。它们都会被留在身后。

同时,他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将会被放在鼬从拉斯慕达斯带来的一辆四轮马车上面。没人费心去问他是从哪儿搞来的。他们毕竟是晓,所以可能是偷的。

“我们很快就要出发了。”鬼鲛说,把最后一顶折叠帐篷放在马车上。“要过多久我们将得开始寻找你?”

带土向卡卡西的后背投去凌厉的一瞥,他知道后者能感受到自己的视线。“这取决于他们给我找了多大的麻烦。”

这可不会迎来一个好结果。如果带土真的打算开始将阿斯玛和其他人列为追杀目标,卡卡西可不能坐在一旁袖手旁观。不论留在晓的身旁会是一场怎样的旅程,这都无法和他的朋友们的安全相提并论。就算他们不会受到严重的伤害,卡卡西也将会保护他们。他们对他非常重要,这个公园将无法施加任何影响去改变这一点。

不过,他还是无法相信在带土身上突然发生的变化。上一秒他们相处融洽,待在彼此身旁时感到越发自在,下一秒他就成了不容置疑的首领,渴望去杀掉某人。卡卡西怎么会指望过他是与众不同的呢?晓的首领。不是什么普通的强盗劫匪。拥有被法外之徒抚养长大、背叛了向他展露友善之人的黑历史。

他叹了口气,手托腮,盯着树林深处。现在的情况是,他甚至都没法逃跑。晓的多数成员都在附近,其中一人会保证去抓到他。小南也在备马,所以他没法搞到一匹。就算他努力制服了对方,其他人也会立刻前来料理他。

落进他朋友们手里的人选,可能性已经缩小到角都、绝和迪达拉。许多人纷纷表示,如果是角都的话,他的朋友们可能已经死了。蝎已经向任何会听他讲话的人发出了死亡威胁,如果迪达拉再次受伤的话,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嘿,”脚步声在他身旁停下,但他没有费心抬头。“准备好出发了吗?”

旅行的时候临近了。如果他们想在夜幕降临前赶到下个镇子,就必须即刻出发。卡卡西依旧无法确定到底是谁把带土激怒到这个地步,但那不可能是他的朋友们。他们肯定找到了某个帮手。一名骑警,或者某些治安官。

他无言地站起身,跟着带土走向那些马。斯坎尔被和带土的马拴在了一起,以确保它们会一直紧挨着彼此。等卡卡西坐到了他的马上,带土伸手过来,把他的双手绑在了一起。卡卡西还可以握着缰绳,然而一旦遭受攻击,他可没法做什么来自我防卫。就像卡卡西不曾有过一段艰难的骑马岁月一样。哦不,把他的手绑在一起吧,然后看看这回在摔下去之前他能挣扎多久。而且还是从这匹蠢马身上掉下来。

“别担心,”带土向他保证,露出曾经让卡卡西觉得无比甜美的笑容。“我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卡卡西无视了他,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其他的任何方向。现在他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依赖他的朋友们去找到某个能保护他们的人。尽管被摆了一道,以为带土是个友善的人,他还是想要知道这个故事将会如何发展。还是想要知道他的过去,以及他如何变成了这样的人。

两匹马离得太近了,他们蹭到了彼此的腿。带土将手放在卡卡西的大腿上,堪堪碰到里侧,就像是想要抓牢他一样。卡卡西竭尽全力,让自己不去想这简单的一下碰触就能让他的血液多么汹涌奔流。鉴于他们之前的争吵,他并不确定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在带土正式宣布卡卡西的处境不会比囚徒好多少之后,卡卡西立刻对他进行了猛烈抨击。称它为情绪的爆发也好,别的什么也罢,他受到了伤害。他愚蠢地以为带土是个好人,容许他接近自己,以为自己也许可以成为带土非常重视的那一类人。然后被事实狠狠地打了脸,被告知他什么也不是,好吧,在带土这样做之前,卡卡西可没料到会是这样。

他们的争吵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发展为一场互殴。卡卡西不是能被轻易打败的对手,他也十足肯定,自己在带土身上设法留下了至少几处会持续一段时间的淤青,但不论是谁为带土编写了程序,他都把带土设置成了一个拥有致命杀招的男人。上一刻卡卡西迫使带土处于守势,下一刻他就被摔在了地上,一条胳膊被拧到背后,扭得生疼。带土讥笑着他。讥笑!嘲弄着卡卡西的尝试,并且再次说他是那操蛋的少女

卡卡西因那段回忆和屈辱而咬紧了牙关。他甚至无法肯定该如何回敬这份侮辱。说什么能让带土气炸呢?他唯一见识过的、能让带土声色俱厉的事就是提及琳,但卡卡西并不想利用她来对付带土,这会玷污她的友善。

“你还在对我生气?”带土问,倾斜过来,试着对上他的视线。

生气并不是卡卡西会用的词汇。事实上,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的感受如何。他的思维在天人交战,既想一拳甩过去,又想把带土拽过来,再次亲吻他。也许带土是对的,卡卡西确实是个受虐狂。

那只手一路向上,直到勾住了他的腰带,轻轻扯了一下。“别再这样不理我。你表现得像个孩子。”

卡卡西嗤之以鼻,对此表示出极大的不赞同。“我?那又如何呢?”

“我又如何?”

“我不是玩物,我也不会让你去袭击我的朋友们。”卡卡西对他说,“从你决定追杀他们的那一刻起,你就将我变成了你的敌人。”

扣在他腰上的那只手收紧了,尽管带土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我猜让他们来追杀我就无所谓了。多么伪善。”

那不是真的。如果带土曾问过他,他会直接赶去那里,不论他的朋友们抓到了谁,他都会救出对方,然后立刻返回,继续跟着带土。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向他的朋友们解释,他将要开始自己的故事。去看看带土的剧情指向何处。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他被当做囚犯对待,被强迫去服从。这一套当然在他身上不好使。

但带土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他的马走开了,带头步入丛林之中,把卡卡西和斯坎尔留在数英尺后。

这太荒谬了。的确,斯坎尔带来的信息揭露了带土也许之前从未展现过的一面,但这也在同时将一切搞得一团糟。卡卡西觉得他没法马上就解开所有的谜团。带土并不是一本他能打开并一口气读完所有信息的书。不过他们曾有过一段进展,不是吗?可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吧。

卡卡西踢了踢斯坎尔,让它向前跟上带土的速度,同时紧紧地抓住缰绳。地面凹凸不平,在双手被绑的情况下摔下去会很遭罪,而那个保证过会抓住你的人正在渐渐远离。他们躲过一棵树,重新与带土并辔而行。那个男人从眼角余光打量着他,神情不可捉摸。

“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是不是?”卡卡西问。

“对,我不明白。”带土以厌倦的语气回答。“所以为什么你不启发我一下呢?”

他不确定该怎么解释才能达到让带土理解的地步。对待某人就像他们不具备任何权利,这样可无法让对方感到温暖。他甚至无法肯定这是否就是带土的打算,所以这些话他又如何能说得出口?“想象一下我突然对其他某一名晓的成员发动了威胁。你将如何回应?”

“你干过这种事。为免你已经忘了,提醒一下,你朝迪达拉开过枪。我从他们的怒火中保下了你,我觉得这件事我处理得还挺不错的。”

确实,但带土也朝鼬丢过炸弹。从卡卡西观察到的一切表明,只要是能治愈的伤,都不会对晓产生多大困扰。“我从未抱有杀掉他的念头。”

“而当我这样做,并且依然打算追杀你的朋友们时,我也给过你一个从我的怒火之下救出他们的机会。”

那不一样。两次的状况并不相同,而带土的处理方式就像是把它当做了一个非黑即白的情境。生活并非如此简单,你无法以作出一个决定来对抗另一个决定。两件错事不会变成一件对的事。

他们出了树林,在一条明显的小路上继续前进。带土把挂在背上的帽子扯上去,拉低帽檐,以便向那些对面走过来的人隐藏他的容貌。然后他拽了拽绳子,他们的马再次齐头并进,藏起了他们彼此相连的事实。他们变换了一下位置,卡卡西走在外面,而带土则将自己置于他和任何走过来或者骑马过来的人之间。

到了新镇子后他该有怎样的期待,卡卡西对此毫无头绪。没有人费心告诉过他有关那里的任何信息,或是那里居住着怎样的人。甜水镇和拉斯慕达斯都足够友善,这意味着这个新镇子也许会是一座鬼城,或者极端混乱邪恶。这是个绝佳的场所,带土和他的朋友们在那里见面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鉴于这一点他更加倾向于后者。

话说回来,带土要对他的朋友们做什么呢?要是他们为带土设下了一个陷阱,并且在卡卡西能够阻止他们之前就开火了怎么办?就算带土是个这样的混球,卡卡西也不希望他因此而丧命。也许那是计划之外的行动,或者干脆就是个套儿,但他确实曾经在小旅馆的爆炸中救出了卡卡西。很难说当时凯和天藏在哪儿,而阿斯玛已经被打趴下了。在那座建筑崩塌之前,他们当中的一人把他救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接近于零。

他瞥向另一个男人,后者似乎正沉浸在思绪之中。卡卡西能做什么来使他信服,让他不去攻击自己的朋友们呢?“你并不信任我,对不对?”他情不自禁地问出口。

答案显而易见。带土当然不信任他。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有限,对彼此缺乏了解。

但带土以反问回答,“什么语境?”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不必流血地解决这个问题。让我自己去,不论他们抓到了谁,把他带回来。”

“你觉得我很蠢吗?”

“不,带土,听着。他们想要回我,而你想要你的家人。我会说服他们放了他,他会平安归来的。你大可以放心。”

这个主意在带土这儿行不通,卡卡西能看出这一点。也许他刚才还应该提议接管晓,或者朝他自己脚上开一枪。

“没门。”带土一锤定音。

这个男人太他妈的顽固了,卡卡西真想勒死他。力量的展示毫无必要,但带土似乎非常想要招摇一番。让卡卡西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他会回来,而且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当他被迫陷入这种处境的时候,这怎么可能呢?“天藏和其他人会认为你在威胁我回去,而他们不会停止追踪你的。”

“然后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坟头青草三寸高了。”

“至少让我试试!”

“卡卡西,”带土终于向他厉声说道,“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那你就是个白痴。”

前一秒他还坐在马上,下一秒卡卡西就倒飞了出去,后背砸上地面,肺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来。一个承诺过会在他落马时抓住他的人自己把卡卡西从马上打了下去,这可真是够了。带土停住马,跳下来,一脸暴怒地走向卡卡西,揪着他的衬衫前襟把他拽了起来。

永远不许侮辱我。”带土向那个挣扎着呼吸的男人咆哮道。“我一路摸爬滚打,经历了无数苦头才达到了今天的地位,让你这样的人不敢再小瞧我。现在我有许多耐心,但你飞快地将它们挥霍一空,而我并不是一个圣人。再对我喋喋不休,你就会发现自己将被拖着前往贱民镇。我们在以我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我不会听你的抱怨的任何一个字。”

这是一个卡卡西从未体验过的、恐怖的全新层面。他几乎无法相信这就是那个今天早上还在紧紧拥抱他的男人,居然可以如此轻易地变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带土?他理解带土可能现在正担心着他的家人,也许这就是他现在脾气暴躁的原因。卡卡西想要去相信,要不是发生了这种情况,带土的这一面并不会显露出来。但是,在废了如此多的气力将卡卡西带回营地之后,现在带土这么快又对他恶言相向,这太古怪了。

“你在害怕。”他轻声说,望着那双危险地眯起来的眼睛。他迅速握住了带土的手,时刻准备着被摔到地上。“你在害怕自己会失去某人。”

(TBC)
————————

这个土有时超凶又超让人心疼……
下一章某位重量级角色即将登场!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