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9-2 (英文同人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9 Returned(2)

这样理解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家人是如此脆弱的一件事物,绝不能交到一个只认识了一两天的人手里,而带土并不信任他。与此同时,带土也不想放卡卡西离开,和他的朋友呆得过久,因为这样一来他可能就不会再想回来了。不管是哪一方面,如果带土没有控制好这个局面,他就会失去其中的一方。就算这会让卡卡西恨他,他也依旧要把卡卡西留在身边。

然而,这一点非常奇怪。为什么带土对于失去卡卡西一事如此忧虑?任何一名其他的玩家都可以满足条件,使他编程中带有的故事情节进展下去。如果卡卡西是他注定要失去的,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下一个人呢?

“我不会失去任何人的。”带土斩钉截铁地回答。他把卡卡西放下来站好,将后者粗暴地推向马匹。“快点,我们已经拖延得够久了。”

爬回马鞍上可有够难的,带土轻松地上了马,而卡卡西还在笨拙地试图爬上去。带土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拽到高于斯坎尔的后背的高度,将他用力甩了上去,等卡卡西坐稳了,便继续沿着道路前行。他没有再说什么,但卡卡西能看得出,先前的怒火已经从他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盲目的决意。

难怪他不会听取卡卡西的意见。那一定听上去就像是他想要设法脱身。在返回之前告诉带土先自己回去确认他的家人是否安全,这就像是在手握钥匙的时候告诉狱卒转过身去。当他们之间不存在信任的基础时,不论卡卡西说什么都不会改变带土的主意。

事情只能按照带土的行事风格发展。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但卡卡西将要去保证在交换人质之后不会再发生其他事情。他会说服他的同伴们让他回去,他们去展开他们的旅程,而他去追寻他自己的——出于他自己的信念,而不是因为带土想要他这样做。天藏和凯已经决定当一个遵纪守法的人,所以他们应该怎么的都没法再跟着他了。卡卡西把他的帽子丢在了小旅馆,所以只要他继续被牵涉其中,他便即将进入一片灰色地带。他可以见机从好的一方跳到坏的一方,而且,正如带土所说,随心所欲地行事。他心中仍有这那恼人的道德罗盘,会更改他的决定并防止他做出太坏的事情,这可真糟糕。

最重要的是,他将需要去保护带土。不像他那些无法被杀死的朋友,带土是一个NPC。一旦在致命处正中一枪,他就完蛋了。带土不是像酒吧招待那样可以被治愈并丢回原位、而不会有任何人注意到异样之处的角色。他是一名首领,一个主要人物,直到卡卡西和他的朋友离开之后,他才会回归。

他没给自己留下自我怀疑的时间,伸手扯住带土的袖子。男人转过头来,卡卡西钻到他的帽子下面,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我会用行动向你证明,你可以信任我。只有今晚,别攻击任何人,好吗?”

带土叹了口气,在卡卡西失去平衡摔下去之前,轻柔地把他推回了原位。卡卡西能肯定带土的态度并没有缓和,因为他正在被讨好,更因为他开始对卡卡西屡屡试图改变他的计划而感到恼火。“我希望你没有以为表现得可爱一点、说些甜话儿就能让我改变主意。”

“我希望试试看,说服你。”

“那就使出你的全部手段吧,”带土轻哼一声,突然来了兴致,“说服我。”

卡卡西在座位上身体前倾,抓着马鞍的前沿,思考自己可用的方式。当然,那个他肯定带土会感兴趣的主意已经出局了——特别是鉴于现在他们都骑在马上。更重要的是,他们最近刚刚争吵过,所以卡卡西绝无可能现在就去和带土亲热。不论他对这个男人有多感兴趣,他还没不择手段到这个地步。

“我做饭非常好吃。”卡卡西说,已经开始回想他所尝试做出来过的所有高级餐点。在这个时代并没有一模一样的搅拌机或者其他的食物处理器,但卡卡西确信他可以用现有的食材烹饪。“哦,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向你展示如何做一只草笛。”

带土盯着他的目光活像他是在世者中最大的蠢货。“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蹩脚的说服策略。你认真的?”

“不喜欢?那要不要我给你讲讲那次我在大学喝得酩酊大醉,并且试着一晚上学会跑酷的事?”

“你认真的。”带土笑了一声,摇摇头。“不错的尝试,但我不关心这些东西。”

卡卡西在他身旁小幅度地撅起了嘴。并不明显,但他的肩膀稍稍垮了下来。“那可是个很搞笑的故事。好吧,所以你想要什么?”他看到带土若有所思的神情,飞快地补充道,“让任何人脱掉衣服并不包括在内。”

“真没劲。”带土嘟囔。“不过,我想让你先欠着我也不是一个坏主意。”

“所以,你不会——”

“闭嘴,卡卡西,只要有机会,我依然打算袭击你的朋友们。”带土打断了他的话。“但仅有今晚,只要你乖乖按照我的计划和指令行事,我就不会动手。”

有进步!虽然这听起来像是带土正压抑着某种东西,仅仅是为了同意这一点。今晚阿斯玛、凯和天藏将不会受到来自带土的袭击,这给了卡卡西大量的时间来谋划他该如何应付他们。这一切所需要的仅仅是他欠带土一个人情,这并不坏。

“谢谢。”卡卡西开心地说。得到这个成果让他感觉好多了。带土不会破坏掉对他的承诺,卡卡西知道这一点。像他这样的人太过自傲,绝对会谨守诺言。

带土耸耸肩,开始吐露了一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众所周知,贱民镇是罪犯们和遵纪守法的骑警们被迫停战的区域。只要你身处小镇的四面墙中,便不会有人去行使法律。然而,即使这意味着如果你想,你可以挑起一场战斗,这也同样意味着那里的所有人都处于精神极度紧绷的状态。看了一眼不该看的就可能导致半个镇子的人开始拿起武器,向其他人开火。作为一条规则,率先引起这场交火的人通常会因为不言而喻的愤怒而成为周围人的靶子。换句话说,和平进来,或者躺平出去[注]。

这是带土常常造访的一座小镇,尽管他并没有说明是在最近还是从前。不论是哪一边,这里都不曾给他留下好印象。人口交易在这里是常见的景象。骑警交换有赏金的通缉犯,匪徒们交换人质,人们贩卖他们的同类。带土唯一正经给出的建议就是跟紧点,还有别引人注目。

贱民镇刚一进入他们的视野,带土似乎就回到了他的首领人格上,一只手垂在身侧,可以随时抓住连接他们的绳子以及他的武器。他甚至低声向卡卡西发出警告,就像觉得会被偷听一样。“目前他们所知道的是,卡卡西,你只是一个人质。让他们继续这么认为,否则他们将会利用你作为棋子。”

“那我到底是什么?”卡卡西大胆地问了回去。

“你是我的。”他如此回答,好像事实就是这样简单。卡卡西想知道这是带土真的变相在说自己对他很重要,又或者这只是另一句展示魅力的话语。

为了让自己从试图搞清楚带土究竟是哪个意思上分心,卡卡西开始观察四周。他们走得越近,人们的模样就越狼狈。草草治疗的伤口,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面全是因用旧而磨出来的洞和弹孔,男人们看上去就像他们曾经衣冠楚楚,如今却衣衫褴褛。就算不是这样,他们也都趾高气扬,昂首阔步地四处走动着,其气势之自信足以匹敌带土。当人们走路的时候,这副打扮只会为他们锦上添花,就像是国王在走过街道。

女人们乱糟糟地簇拥在街角,不是在引起腰包鼓起的人的注意,就是犹如在模仿响尾蛇一样地注视着周围。一些人甚至在脸上带着鲜明的纹身,投来的瞪视仿佛能将他洞穿。

“放松。”带土对他说,就像这很简单一样。他也许只感觉像是走进了自家后院。而卡卡西则从未感到自己与周围如此格格不入。

他们进入镇子时,一些人抬起头来看向他们;随后不是移开视线,就是发出愚蠢的嚎叫声。带土平等地无视了两者,直到一个人带着目的向他们迎上来。

那个男人的金发如此灿烂,就像是把太阳顶在了头上,双眸是同样闪耀的蓝色。他从头到脚都透着冷静,举止友善,甚至在看到带土时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张开双臂,那样子就像是在欢迎归家的儿子。“带土!你最近怎么样?”

如果视线能够杀人,带土的笑容会让这个男人在顷刻间死在他脚下。“水门。”他垂在身侧的手屈伸着,想要伸向他的枪,却在把它拔出来之前克制住了自己,这一切并没有逃过卡卡西的眼睛。“你老婆还好吗?”

水门紧张地笑着,抓了抓后脑勺。“老样子。照顾孩子,还有在我每次不得不出门的时候威胁要了我的命。”

“你应该在有人能在与你的交战中占上风之前退休。”带土建议道。

“我能肯定有朝一日你可以做到这一点,带土,但现在我们还是不要开始互相开火了。来喝一杯?”他指向附近坐落在小镇偏僻角落里的一处酒吧。想要到那儿,他们得经过一群对带土脑袋上的赏金跃跃欲试、或是在他看过来之前惊恐奔逃的人们。“在那儿有些人对于和你与卡卡西见面很感兴趣。”

他的朋友。卡卡西情不自禁地朝那边望了过去,急切地试图瞥见他们的身影。

绳子被小小地拉扯了一下,让他的注意力回到了带土身上,但这并不是什么具有目的的行为。带土看起来很恼火,变换了抓住缰绳的姿势,就像他正准备调头离开一样。“你们手上有谁,水门?”

“你想在这儿谈这个吗?”水门不赞成地双手环胸,但带土不为所动。“是绝。他好像是在甜水镇附近被抓到的,时间和卡卡西的朋友之一在埃斯卡兰特找到我的时候相差无几。”

“如果他们万事俱备,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来见你。”水门绕着带土的马走了一圈,抓住了斯坎尔的缰绳。“我们分别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我想和你叙叙旧。”

不经询问,他转过身去,引着卡卡西的马走向那间酒吧。他们正相连着,所以带土别无选择,只能跟上。但在这样做的同时,他抽出了之前在营地里时、他向卡卡西展示过的那把黑曜石刀,放进了卡卡西的手里。他没有给出任何指令,也没有要他用这把刀对付水门、或是割断绳子的迹象,所以卡卡西把它插进了衣服的暗兜里固定住,继续维持着被动的状态。

“所以,水门,”卡卡西说,从带土那儿获得了一记警告的怒视。“我的哪个朋友在这儿呢?”

“一个叫天藏的人一整天都在来回踱步,为你担忧不已,另一个叫凯的一直在对他见到的每个罪犯指指点点。我敢说在天藏告诉他闭嘴坐下之前,他正打算宣布自己将要击败他们所有人。”水门笑着回头看向他,“你的同伴们真是群怪咖。”

“阿斯玛呢?”

“你说那个一脸络腮胡的?我和他在拉斯慕达斯见过面,但他决定留在那儿,‘开始自己的故事’——不论那意味着什么。他对其他人说你能自己搞定,而他将会在路上和他们随缘重逢。”

带土立刻开始扫视四周,检查是否有危险存在。卡卡西早就料到阿斯玛会是第一个脱队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选择了罪犯生活的人。也许他觉得他能得到一个比兜还高的赏金额,又或者他正在追求红,想要和她展开一段关系。她可能拥有自己的剧情,而阿斯玛想要在继续行进之前将其完成。

至于天藏,呃,卡卡西得向他道个歉。他能轻易看得出来,只要一失去卡卡西,天藏的焦虑症就会发作。而凯则是怀着强烈的坚定意志来到这里的。毫无疑问,他会努力让自己离开的时候也像个英雄。

(TBC)
————————

[注]此处原文为“come in peace or leave in pieces”,直译为“和平进来,碎成片地出去”。为了保留原文的押韵做了些小改动。
土哥把刀给老卡是一个非常暖心、又让人心疼的小细节。后面还会继续说到。
从本章起老卡的男友力开始持续飙高!紧张赤鸡的人质交换就要开始啦!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