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10-1 (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10 Chained(1)

直到带土离开了,整个房间里的人似乎才重新开始呼吸。凯向后靠在座位上,发出大声的叹息,将一只手按在心口上,就像刚才的紧张气氛令他在物理意义上不堪重负。而天藏则拽过卡卡西,飞快地抱了他一下,然后拉开两人的距离,打量着他。“你还好吗?那个混球没伤到你吧?”

“没,我很好。”卡卡西向他保证,注意到水门正在将自己拉回现实,而不是继续沉浸在他渴望一头扎进去的悲伤心情之中。保持对当前局面的掌控力,尽管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和卡卡西一样:去追带土。他怎么会有那样的反应?他是一名骑警,而带土是一个罪犯。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在晓成立前你就认识他了,对吗?”

水门点点头,强迫自己重新露出一个微笑。“对。有一天晚上他来找我,求我救一个叫琳的女孩。我帮助野原先生把她救了回来,并且建议他们接纳他。他的心地并不坏。我只希望我能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他们,但似乎谁都对此毫无头绪。”

并非如此。唯一了解真相的人就是那个身在农场,为带土治疗伤口,与他分享欢笑的女孩。

“其实在营地时他拦着其他人攻击我来着。”卡卡西坦诚道,“迪达拉想朝我开枪,以报我之前射伤他肩膀的仇,但带土说服他放弃了。”

“我敢打赌他只是在演戏。”天藏怒气冲冲地说,这甚至令卡卡西有些惊讶。他没料到一个通常非常冷静体贴的人能抱有如此充满敌意的态度。“红给我们讲了他那次袭击拉斯慕达斯时的事。她说他向任何靠近他的人发动攻击,包括她的父母;阿斯玛发誓他会为她复仇。”

“什么?”在卡卡西开口之前水门问道,“所以他为什么没和我们一起过来?这会是询问带土他的原因的最佳时机。”

天藏耸耸肩,没有意识到屋子里的另两个人正变得越发恐慌。“我不认为他打算去问任何事。听起来阿斯玛只打算杀了带土。”

“那太不可能了,我的朋友。”凯笑了起来,“阿斯玛决定留在原来的镇子里了。”

终于,天藏也困惑了起来。“他没告诉过你吗?”

“告诉我什么?”

天藏皱起眉头,看着他们所有人。他渐渐明白过来自己是唯一一个了解阿斯玛的真实意图的人,夸张地一拍额头。“当然了,他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是好人,而我只不过是在当红讲述她的故事时,碰巧在旁边罢了。”

卡卡西抓住天藏的肩膀,心跳开始加速。天藏和凯是那种至少会试着先礼后兵的人,但阿斯玛不是。他一直跃跃欲试着想成为一个“大坏蛋”,所以他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一个拥有类似头衔的人。“天藏,你得马上告诉我们他的计划。”

“为什么?带土是个罪犯,还绑架了你,卡卡西。为什么你要关心他会出什么事?”

“拜托你了,天藏。”水门也说,已经将他的枪插回了枪套里,准备去追带土。“他不只是你认知中的那样的人。他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在那之前得先让他进行自我辩白。他不是那种以杀戮为乐的人。求求你告诉我们,阿斯玛想要做什么?”

天藏犹豫了一下,回答道,“他打算在镇子外面伏击他们。他买了一支来复枪,打算要么杀了带土——如果是他亲自前来的话——要么在我们救回卡卡西后,重新抓住一名晓的成员,把他引出来。”

“我们得阻止他。”卡卡西说,急切地转向水门。“我们得告诉带土。”

凯拿了一把天藏的枪,塞进卡卡西的手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救一名罪犯,但我相信你的判断。我们去找那个家伙,救他一命吧!”

“我还是不明白。”天藏抱怨着,但他也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另一把武器。

“我之后会解释的。”卡卡西承诺道,赶出门外去追水门。酒吧里的人看着他们急匆匆地穿堂而过,同时努力不去引起太大的喧闹。

在外面,带土的马已经不见了,但斯坎尔还在那儿。水门环视一周,发出一声响亮的呻吟。“那个臭小子偷了我的马。”他说,跑到街上,左右张望。“他不会从来时的路上离开的。跟我来,走这边。”

水门和卡卡西肩并着肩,匆匆忙忙地跑过镇上的一条主街道。人们看着他们像疯子一样搜遍每一处经过的街角,以防万一在那儿看到阿斯玛或带土。卡卡西简直无法相信,阿斯玛会为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人而盯上别人的性命。诚然,卡卡西也正打算救一个他刚认识不久的人的命,但他敢肯定阿斯玛和红相处的时间不可能比得上他和他的缪斯的相处时间长。他们得在事态失控之前阻止这件事。

“阿斯玛说过他准备去哪儿吗?”卡卡西冲身后的天藏喊道,扫视着另一条小巷。

“没有,但如果他用来复枪的话,他也许会选择某个高处的地点。”

“这也许是一条很有用的情报。”水门指向前方微微高出一截的一排树木,“如果他用大树作掩护,他肯定在那边。我们应该分头行动,这样能覆盖更大的区域。如果我们发现了他们当中的至少一人,就可以动手阻拦了。”

他们出了小镇就立刻散开,凯和天藏继续沿着道路前行,水门和卡卡西则一头扎进树林里。他们只在一起走了一小会儿便分道扬镳,形成一个好似“Y”字的路线。卡卡西并不擅长追踪,就连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都无法确定。血液奔涌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落叶在脚下吱嘎作响,他甚至无法听见带土的声音。但他一直在用眼睛仔细地巡视四周,搜索任何除了摇晃的树枝以外的东西,和马或人一样大的运动的物体。

带土一定急于将绝带出去。如果绝不擅长战斗,那么他们就有更加充分的理由,在其他人决定袭击晓的成员来获取赏金之前离开这里了。很难说阿斯玛会在哪里,以及他甚至是否为他的复仇任务从拉斯慕达斯带来了帮手。据卡卡西所知,自己很可能会闯入一处伏击现场。

另一件需要考虑的事则是如果阿斯玛先找到了带土,带土会怎么做。他向卡卡西承诺过今晚不会对他的朋友们动手,但那是在他们知道这一切之前。如果带土需要在面临暗杀时自保,卡卡西无法责怪他,而且他明白阿斯玛不会真正地死亡。他能在冲突爆发前及时赶到那里吗?

他绕过一棵树,林子似乎延伸向无穷远方;这时他听到了一声枪响。恐慌僵住了他的脚步,他试图通过回音确认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枪声在林间来回反弹,听起来就像是来自四面八方。

还没等回音消失,另一声枪响又传来了,卡卡西朝着他认为对的方向奋力奔跑。这就像电影中的镜头一样,他在那些该死的树根和伸出来挡路的枝桠间艰难前行。他的双眼被训练得更擅长看到远处的物体,这使得他几乎无法看清它们。

又一声枪响,几英码的前方,一棵树炸开了半边。一秒钟后,另一枚子弹射了过来,打中的位置和上一处之间只有几英寸的距离。

“卡卡西!”他转向一边,看到水门向他奔来,“这边,快!”

水门不停歇地越过卡卡西,领着他向前跑。他绕了个圈子,避开子弹飞来的地方,以防有人再次开枪。他们可不想在有机会赶到现场之前就被困在火力交叉网中。

卡卡西完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接近现场,只是盲目地跟着水门就已经令他的精神不堪重负。他无法允许自己迟到,没来得及救带土——他曾从晓的手下保护了卡卡西。他曾许诺不会去伤害卡卡西的朋友,尽管他根本没必要听卡卡西的话。

“那儿!”

水门喊出声的同时,卡卡西已经看到了他们。随着距离的缩短,那两个身影也渐渐越发清晰起来,正是紧紧扭打在一起的阿斯玛和带土。带土背靠着地面,用力推着阿斯玛,后者手里拿着一把刀子,指向他的喉咙。阿斯玛看上去正在用自己全身的力量下压,而带土只是堪堪将他推开一段距离。

“住手!”卡卡西无法确定是自己还是水门喊了这一句,但他们两个都冲向了阿斯玛,把他一把拽开。水门缴械了阿斯玛,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背让他无法起身,尽管他还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水门只需向卡卡西点头示意,卡卡西便很快转过去检查带土的情况——

而那个男人则径直掠过他,扑向水门,把他粗暴地从阿斯玛身上推开——只是为了再次发起攻击。拳拳到肉,越过阿斯玛的防卫动作,砸向他的身体各处。他基本没给阿斯玛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直到水门努力想要把他从对方身上扯离。带土看上去像是发狂了似的,奋力挣脱着水门的禁锢,尝试着一切手段想要再次冲向那个现在正躺在地上、从眉骨处流下血来的男人。

水门用双臂箍住了带土足足十秒,直到后者重重地踩了他一脚,并在同时向后一个头槌;他终于重获自由,摸向他的枪。他一定已经忘了自己对卡卡西的承诺:不对他的朋友出手。

卡卡西冲过去跳到两人之间,张开双臂拦住他的下一步行动。他紧抓着一丝微妙的机会不放,期待于带土仍然想要他活着,能够从那种生存本能下激发的状态——不论那是什么——当中回过神来,认出是他。“等等,带土。”

瞬间的犹豫,神情困惑,然后带土静止了一刹那。“你认识他?”

他声音中透出的、受到背叛的意味如同一把刺向卡卡西的刀子,其效果比卡卡西所想象的还要强烈。这一切看起来大错特错,卡卡西无法肯定他该如何在不引起更多误解的情况下解释自己的现状。鉴于他认识袭击者,这也许看上去就像是他以某种手段策划了这一切。他所展露出的一切友善只不过是用来拉近距离的把戏。卡卡西从来不曾想要让事情变成这样,他现在仍然不知所措。这是他最不希望阿斯玛去做的事。

“我可以解释。”即使阿斯玛开始在他身后爬起来,他还是说道。

带土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并不相信他的话,根本不需要犹豫。他空着的那只手移向自己的胸口,在肋骨附近,卡卡西刚刚意识到那里有一抹红色在蔓延开来。“交易告吹了,卡卡西。让开。”

“你不明白。我对这件事根本不知情!”卡卡西急切地说,在阿斯玛试着绕过他时向旁边挪了一步,挡住对方。

水门在旁边站了起来,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一只手抹掉流下的鼻血,另一只手缓慢地伸向他的枪。带土并没有错过他的动作,威胁性地给子弹上了膛。“不要测试我的耐心。我不会再警告你第三次。让开。

就在这时,卡卡西看清了带土身后袭来的动作,双臂猛地伸向前方。“不,别!”

凯充耳不闻;在带土来得及转身之前,他用手里拿着的一截粗壮枝干,朝着带土的后脑勺重重砸下。带土倒了下去,身体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枪脱手落在一旁。卡卡西冲过去检查他的情况,暗自祈祷凯没有这一下就杀了他。有少量的血从新的伤口里渗了出来,带土也许得忍受一阵脑震荡,但这一下并没有危及生命。

至于胸口的枪伤就是另一回事了。

“让开,卡卡西,我来做掉他。”阿斯玛说,捡起带土掉在地上的枪,瞄准对方。

卡卡西转过来面向他,向后仰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带土;这个行为令他的朋友们大吃一惊。没错,人质保护绑匪,他想这可能确实挺古怪的,但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带土身上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也许是晓的邪恶首领,做过一些非常可怕的事,但卡卡西迫切地想要相信,事实远比看上去的更加复杂。

他看向他们全员,以严肃的视线对上他们震惊的注视。“只要我在这儿,就没有人能伤害他。”

(TBC)
————————

心疼土哥……轮到老卡刷男友力的时候到了!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