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22-1(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二十二章 领先一步(一)

他们在档案馆里匆匆奔行,这条路似乎漫长得永无尽头。卡卡西的双腿因力竭而发软,但他还是继续前进着。现在可不是停下来放任自己休息一下的时候,尽管他非常需要这样做;现在正是雷霆出击之时,而且终于,终于,可以先狐狸一步了。老天,如果他猜对了,他们就可以遥遥领先,来得及稍歇片刻,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还可以从远方朝狐狸招招手。

存放个人医疗登记的档案室位于另一个侧翼,有别于他们先前所在的地点,而且不知怎么的更加灰暗和尘土飞扬。就连这里的守卫和中忍秘书都是一副呆滞的眼神,从中透出灰色的单调感。

其中的一个人,一名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下忍——卡卡西依稀记得他和鸣人参加过同一年的中忍考试——领着他们来到档案馆的后方,指着一大排被塞满的柜子。“应该是在这里,火影大人。我们一直谨慎保管着这些记录。”他说。

卡卡西通常会觉得这位谨小慎微的木叶英雄可能更适合去做一名会计,然而,就在今天,这一切证明了他的工作有多么宝贵无价。卡卡西的小队冲进了这间屋子,分散开来,每个人都挑了一只不同的档案柜开始检查。

只有佐助在犹豫着。“这不够快。鸣人,你应该去追踪狐狸的查克拉,而不是——”

我知道,佐助混蛋。”鸣人低吼,“但想要在遍地都是查克拉讯号的村子当中找到一个特定的人,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再说,如果我抓到他的时候,他正好又跑到了另一个人的脑子里怎么办?我可能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所以一个名字到底能有什么用?”佐助厉声反问。

“我们还得找点别的东西,”鸣人犹豫了一下后承认道,肩膀垮了下来。“九喇嘛说他抓住了那个查克拉气息,但那东西……我不知道,我猜是被他所操纵的那个人的气息给污染了。这就像是我们得到了一幅他的肖像,但有人决定用某些随机的家伙为素材为它进行变形。这使得通过这种方式来辨别他变得困难得多得多。”

佐助握紧拳头。“你在开玩笑。”

“这就是我们得先来找这个名字的原因吗?”小樱问。

“如果我们能找到正确的名字,我们就可以将嫌疑人的名单缩短,需要覆盖的范围也会变小。除此之外,我们也有一个需要某个名字的计划。”卡卡西说,他的脾气开始上来了。他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所以都坐下,让你们自己能派上用场,好吗?”

提及计划,佐助眼中的部分挑衅情绪消失了。小樱也抬起头来,半张着嘴,很明显非常想要询问更多的细节,但来自他们的前任老师的严厉盯视已足以督促她回去继续干活。

鸣人凑过去细看着他手中拿着的文件夹之一,在最顶上没有名字,而是一串数字。“我不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名字。我们该去看什么样的档案?”

卡卡西呻吟了一声,看向自己的文件夹。“忍者编号。显而易见。他们将档案以编号顺序排列,而不是名字。我们得找出近年来谁曾有权限接触我们的档案。每一份档案上都有一个极其复杂的封印,如果你想要打开它们,你需要一把查克拉钥匙,只有当你是心理评估小组的一员时,你才能拿到它。当你打开一份档案时,封印会记录你的状态。看——”

他拿出一大摞档案,丢向他的学生们。“应该在这里。心理评估组规模很大,但现在并不是他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有权限去阅览我们的档案——但几年前可能并非如此,当我们的身份级别还不是那么高的时候。”

“所以这些心理评估组的人究竟是干什么的?”鸣人问。

“心理评估组会为每一名忍者建立一份有关日常活动与任务中的表现的日志。在他们的任务报告上提到的任何事件,都有可能导致一项心理问题被记录下来。如果有所关联的话,你还能在这些日志中发现任何人的家庭往事与成员现状。”小樱解释道,“一旦他们看到任何危险信号,他们就会报告给火影,涉事的忍者将会得到某种形式的帮助——或者被解除当前职务。”

“反正就是这样了。”卡卡西不无怨恨地嘟囔着。由于村子里的心理专家数量极为短缺,这个系统并不能有效地发挥用处——一名山中族人可以详细告诉你如何毁掉一个人的神智,却无法回答该如何把破碎的心重新拼合起来。平民的心理学家基本连忍者的经历都无法理解,并且常常从不费心去弄明白;而少数忍者出身的专家则早在战争年代时便被大量的病人给压垮了。

不要再去问这个体系在纲手和卡卡西插手之前是什么样子的了。总而言之,从卡卡西继任火影时起,这些问题就一直是卡卡西的一大困扰——尝试去彻底改造它的过程甚至更令人痛苦。不论他多么不愿如此,这一切确实在某些时候令他怀疑起三代目;似乎那个被冠以‘忍术之神’[注]的男人也和其他任何人一样,并非毫无瑕疵。

不过,这个档案室今天还是会派上用场——而卡卡西则下定决心让它在将来也能发挥作用,如果他还有将来可言的话。对于忍者们来说,有一张安全网在下方兜着,让他们可以放心地落在上面,这是很有必要的。他比绝大多数忍者都更加明白这一点有多重要。

“根据编号找到你们自己的档案,看看有谁曾经碰过它。”将情绪驱赶到一旁,他对学生们说,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开始在自己的档案里翻找。因此,他没能看到鸣人的表情从眯起眼睛细看变成了不太自在的鬼脸。

“啊……呃,有关这一点,卡卡西老师……?”那男孩开口道。

“哦,我的天呐!”小樱从自己坐着的位置伸出手去,在鸣人的脑袋上猛拍了一下。“你的编号是 012607。卡卡西老师的是009720, 佐助君的是012606, 而我的是012601.。如果能记住这些,为什么你记不住呢?”

他们都盯着她。

“哈。”卡卡西说。

小樱红了脸。“哦,拜托。我是队里的医忍。我得了解这些东西。我还知道你们每个人的血型呢。”

毫不意外地,这并没能真正给鸣人带来多少慰藉。他小小地打了个哆嗦。“小樱,你的记忆力太恐怖了。”

卡卡西把一只手放在鸣人头上,让他的学生转回来面向他眼前的档案柜,无视了后者愤愤不平的叫声。“这个嘛,要是你什么时候快要失血而死了,你会为此感到庆幸的。”他漫不经心地嘀咕着,已经在集中精神于任务上。“还有,我和小樱都是万能输血者,所以你没必要太担心。”

在他的身后,小樱在柜子里翻找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继续下去,就像她刚刚停下来想了想某件事似的。也许是惊讶于卡卡西知道他们的血型。就像这不是每个称职的担当上忍早在被分配到属于他们的下忍小家伙时就该记住的信息一样。

数分钟后,卡卡西找到了小樱的档案,还有查看过的人员们。在他们的小队里,阅读小樱的档案需要最低的权限等级——鸣人、佐助与卡卡西分别是人柱力、前任叛忍和现任火影,阅读他们的档案所受到的限制要远超出小樱的。“我找到了你的,”他对她说,把档案丢到她的膝头上。“目前为止狐狸没用过你的记忆,所以我们无法肯定,但也许这值得一查。记下所有看过这份档案的山中族人的名字。”

“要是一个山中族人用了他们另一位血亲的姓氏怎么办?”鸣人突然说,他几乎爬进了柜子里去挖出另一摞文件夹。

“不会的。大家族的姓氏永远要优先于一个非大族的姓氏。”佐助说,“你以为你的姓为什么是漩涡而不是波风?”

从鸣人不知所措的表情上判断,他显然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那要是双亲来自于大家族,却又不是同一个家族呢?”

“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鸣人?”小樱呻吟道。

“这个嘛,我猜他们得打一架来做决定。”卡卡西在同时说,赢得了小樱的一记瞪视和鸣人开心的“哈!所以就是这么办!”的小声嘀咕。他抽出另一个文档。

“我找到宇智波一族的了,”佐助轻声说,“他们只保留了我的档案。”

“你的家族档案都被保存在阵亡忍者的档案馆里了。”卡卡西也轻声说,走向佐助去看那一串名字。

他们一起看着那名单,佐助的眉头越发紧皱。上面有差不多十个人,包括纲手和三代目;大多数名字对于佐助来说很可能都是陌生的。

“这些人不经我的允许就能窥探我的人生。”佐助安静地说,“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政策?”

卡卡西的下颌收紧了。为了尝试让佐助分心,他指向那些日期。“大多数阅览日期都在灭族事件后不久。”

“心理学家的狂欢之日,”佐助干巴巴地说,语气中透出的自嘲比卡卡西想象中他能流露出的还要多。

“我记得这个,”佐助指着名单最上方的那个名字:山中贵美子。“在那之后,她来找我谈过话。试图让我敞开心扉。”如果他的表情能作为判断依据的话,她只是成功地惹恼了佐助。

这时鸣人和小樱也加入了他们。听到佐助的话,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和他们往日平时生气十足的样子大相径庭。

“那是什么样的?”鸣人轻声问。“我是说……我没法确切想象出来,但是……当时还有谁在?”

佐助用力闭了闭眼。“我……对。贵美子,还有一小队暗部,不论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在场的。”

“山中贵美子……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小樱突然问,“这是井野说过的那个……”

“风的母亲,”佐助在同时说,睁大了眼睛。“一个叫夕日贵美子的女人是风的母亲。”

卡卡西吞了下口水。“在贸然下结论之前,让我们先看看其他的名字,以及有谁动过我的档案。我们的推断也可能是错的。”

佐助眯起双眼,另两人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他们都表示同意。在档案堆中搜索卡卡西的文件,所耗费的时间要更久一点。足够尴尬的是,看过他的档案的人员名单甚至比佐助的那一份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卡卡西抱歉地耸耸肩。“我还能说什么呢?佐助不是七班中唯一一个引发了心理学家狂欢日的人。”他干巴巴地说,学生们则对他侧目而视。

不过,这个名单也没有那么长,所以看过一遍并不困难。大多数名字出现了数次,因为他们曾重新查看过这份档案。卡卡西甚至认出了当中的一些人,对于其他人的身份也有大致的判断——许多人曾对他的精神状态抱有兴趣,在他父亲出事后,接着又在带土出事后。宇智波一族曾极度渴望想要知道,他当时是否突然发难并杀掉了带土,夺取了那只眼睛。那曾是……一段丑陋的插曲。然后当然,这儿还有暗部的审查程序。尽管暗部名声在外,但他们其实并不希望队伍里存在无法控制的杀人狂。

不过,位于名单的末尾,三名山中族人的名字赫然在列。令人惊讶的是,井野的父亲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他在几年前看过卡卡西的档案,当时大概是高层第一次考虑让他继任火影的时候。这也说得通——亥一很可能和火影、鹿角以及顾问们分享过他所得到的信息——但这并不能让卡卡西感觉更好一些。

他知道第二名山中族人来自暗部,是一名退伍老军人,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名单上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山中族人是山中贵美子。

卡卡西眨了眨眼。“……好吧。我想我们也该看看玄间和佐井的档案。如果它们显示出相同的结果,我们也许就找到某些东西了。”

分别找出那两人的档案着实是一项麻烦的工作,但等到终于找出来的时候,他们只花了仅仅一阵就发现了所寻找的信息。

佐井和玄间的档案并没有像他和佐助的那样被查看过那么多次,但结果依旧不容错认。山中贵美子曾经看过他们两人的档案。

“那么,”卡卡西坐回原处,手捋过自己的头发。“看来我们得找出更多有关这个贵美子的信息了。”

(TBC)
————————

 [注]原文这里说的其实是‘忍者之神’,但我印象中三代的头衔应该是忍术之神。百度了一下发现两种说法都有,如果有哪位同学比较熟悉相关的原作内容,还望指正。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