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22-2(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二十二章 领先一步(二)

卡卡西的小团体的男同学们继续留在了档案馆。他们将即刻前往山中一族的聚居地,尝试着找找看是否能在那儿发现狐狸。正如鸣人已经解释过的那样,这是一项成功率极低的尝试,但一个被“篡改”过的查克拉气息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能做一些更加实际的事情了,佐助似乎对此感到如释重负。

同时,卡卡西和小樱则前去拜访一个比谁都更要了解贵美子的女人。在她的职业生涯的前期,红曾经在情报部门待过一段时间,作为夕日一族的一员,她非常了解家族中的成员都有哪些。

红站在门口,冲他们眨巴着眼睛。“呃……好吧。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你们两个来拜访我的。我……何德何能如此荣幸?”

值得赞扬的是,她只稍稍犹豫了一小下。赞扬,因为时间很晚了,而卡卡西和小樱并不是会常来的访客。卡卡西变换了一下站姿,不太自在地意识到在她家里还有个两岁的孩子。但是,他们还是得试一试。“抱歉打扰了。我们偶然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你也许能帮得上忙。”

敏锐如她,红并不需要卡卡西将其宣之于口,就明白这是关于狐狸的。她的双眸锐利起来,犹如赤色的钢铁,双唇抿成一条直线。“进来吧,”她说。

然而,当卡卡西向她问及夕日贵美子时,她似乎噎住了一下。“贵美子……我不太清楚。你说她嫁给了一名山中族人?”

“山中承,对。他们有一个儿子,风,在战争中死去了。”

“对,这听起来很耳熟,”红皱着眉,站起身来。“我的阿姨是现任的族长,我帮着她处理过一两次问题,手头有一些档案。人口普查之类的。”

卡卡西扬起眉毛。“问题?”他重复道。据他所知,夕日一族是一个紧密团结的小家族,不像是会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现在我们一族当中还有二十个人,”红说,在一个柜子里翻找着,“我们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人数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减少了。但任何家族时不时都会发生口角争吵——我们也不例外。”

“所以您做出了仲裁?”小樱谨慎地发问。有时在红的身边她还是有点小心翼翼的,就像红仍旧是她的朋友们的老师,而不是和她同级别的同事。

“对,大体上就是这样。现在,至于贵美子……是了。我找到她了。”她拿着一本书返回,封皮上绘有美丽的漩涡图案,看起来只可能是某种封印。她用修剪完美的指甲点着一行字。

“这儿。夕日贵美子。她和我妈妈算是一代人。”红说,“在两年半前就死了。”

“三年前?”卡卡西眨了眨眼。“那就差不多和她儿子是同一时期了。”

红点点头。“她最初是一名普通中忍,但在随后的年月里成了一名心理学家。她也很厉害……非常具有洞察力。我亲身和她见过几次面,记得她是一个非常认真负责的女人。很难想象她的儿子会去了根。”

“他们说她是因为心碎而死。她可怜的丈夫……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大多数人还以为他会追随她而去。”红以这句话作结。

卡卡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巧的是,在团藏死后所有根的档案都被销毁了。如果有什么东西留了下来的话,后来也跟着他们的旧据点一起被炸飞了。我们不知道风是为什么、和怎样被征召的。据我所知,根通常盯上的都是孤儿。”

他叹了口气,身体前倾向桌子,双手交叠在一起。“所以这个贵美子……你能想到任何她可能向根泄露情报的方式吗?”

红看起来有些不安。“我不知道。”从历史角度来讲,我根本不认为夕日一族会和根有所牵连。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都完全不知道根的存在。如果她与他们有所勾结,这至少能够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儿子会成为根的一员。但这似乎太不可能了,而风……风是个不寻常的孩子。”

“怎么个不寻常法?”小樱问。

“从婴儿时起他就有点奇怪,”红说,皱着眉头,“一个聪明的小男孩,但不是很擅长社交。不过非常循规蹈矩。而且也技巧精湛。甚至远胜过他的父母。”

“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吗?风和他的父母?”卡卡西问。

红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抱歉。我对他们还没了解到那个地步。”

卡卡西叹了口气。“好吧。嗯,谢谢你——”

从隔壁传来的响亮哭叫打断了他的话。

红站了起来。“抱歉。她不是总能一口气睡到天亮。我得去看看她。”

卡卡西点点头。过了不一会儿,红重新走进房间,在臂弯里一颠一颠地哄着未来。小女孩的脸红通通的,满是泪痕,就连卡卡西已变得坚硬的心弦也被她牵动。她是个珍贵的小家伙。

“看到了吗?没有什么好怕的。”红逗着她的女儿。“我怀疑她有时候能感应到查克拉。每当有她不怎么熟悉的人进到房子里来,有时候她会感到不安。”

在他的身边,小樱在椅子上不自在地动弹了一下。“我猜那指的是我……”她说,“我们还没真正见过面,对不对,未来?”

那个三岁的孩子害羞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她的视线落在了卡卡西的身上,伸出一只湿乎乎、热乎乎的小手。“卡卡。”她咕哝着。卡卡西向她微笑,但未来只是更加依偎向她的母亲,把小脸藏进妈妈的头发里。

“卡卡西,等我以后找到任何有关贵美子的信息,我会通知你的,好吗?”红问,抱歉地看着他,“未来真的需要睡一阵儿。”

“当然。我们很抱歉打扰你,”卡卡西站了起来。“我想我们已经得到需要的所有信息了,但如果你又发现了什么,尽快让我知道。我不想给狐狸太多时间来进行休息和谋划,或者完成这个邪恶的阴谋家所要做的任何事。”

红和小樱都露出了笑容。

“好吧,那么,晚安。还有祝你们好运。”他们向门口走去时,红说。

外面的空气清凉而干冷,卡卡西感激地将它们吸入肺中。他感到一阵不舒服的燥热,而且他无法如自己所愿地向肺里吸入足量的空气,但冷空气缓解了他喉咙处的灼烧感。

小樱不确定地看着他。“你还好吗,老师?”

他点点头。“我没事。但是……”

“我们没剩下多少时间了,对吗?”小樱替他说完了下面的话。

卡卡西叹了口气,抬头仰望。在他们头顶上方,夜空中群星闪烁。“也许是的。”他坦言道。

小樱低下头去,鬓发遮住了她的脸。卡卡西好奇地看着她,但他分辨不出她现在是什么表情。很快地,她重新抬起眼睛;不论先前她的脸上流露出了怎样的情绪,现在那都已被坚决所取代。

“好吧。所以我们得继续前进。从之前的这些事中,你觉得我们得到了什么有关贵美子的信息?”

卡卡西微微一笑。赞美她的勇气。“我们知道贵美子看过我的档案,还有佐助、佐井和玄间的。我们有理由相信狐狸曾有权限接触这些文档。贵美子是唯一的共通点。所以要怎样——”他顿住了。停下来。重新再想一遍。

有另一种可能性。风是一名根的成员。贵美子可能曾经隶属于根。和这些文档全部相关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卡卡西急促地吸了一口气。“小樱……我们得找到鸣人。现在。”
————————
 
鸣人皱着眉头。让九喇嘛来操纵他的身体,这感觉有点像是在做梦:如果他确实集中精神,他还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但让到一旁放任自流要轻松得多。正如现在这样,九喇嘛在山中聚居区附近找到了一处屋顶作为栖息点,现在正在聚集起自然能量以进入仙人模式。

随着越来越多的自然能量开始被筛入他的身体,鸣人对周围活物的感应也变得越发敏锐。并不是只有人类才拥有查克拉;动物也有,甚至某些年头极老的大树。这种树在村子内部并不常见,但他能感觉到木叶周围的森林正在他的感知边缘嗡嗡作响,如同某种古老却充满警觉的力量。

当然,人类的查克拉最为活跃。特别是忍者,他们的查克拉通常具有颜色与结构,与其他的生物作为区分。佐助的就在附近,通体紫色,令人生畏。大多数山中一族的查克拉颜色更浅,感觉上也更加轻快,但其中蛰伏着某种危险的东西,鸣人不由自主地将其与他们的思维入侵忍术联系在了一起。

在过去,他从未真正地体验到这种术有多么可怕。

九喇嘛在他的脑海中哼了一声。如果他们选择这样做,就可以在你的脑海中畅游,你只发现这一点很可怕,是不是?

鸣人生气地皱起眉头。“我以前从不需要与任何有这种能力的人战斗。”他反驳道。

九喇嘛轻笑起来。没错。你说过的那个篡改查克拉气息的事……如果让你来形容的话,你会说狐狸的查克拉感觉起来是什么样的

“你不知道吗?”鸣人反问。

就当是给我找点乐子,行不行?

“好吧,好吧。我感觉它非常……躁动不安,我猜是这样的。锋利,激动。还有颜色是淡黄色。”
鸣人想要站起来走两步,但处于当前的状态之下,他只能看着九喇嘛继续坐在原地,闭着眼睛,双拳抵在一起。

而且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你不这么觉得吗?一名年长的忍者。

“对。虽然我们差不多已经知道这一点了。”
鸣人想。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他并不是第一个拥有黄色查克拉的山中族人,而且如果他现在正处于放松状态,他的查克拉感觉起来难免会有所不同。你认为有什么是它独一无二的特征吗?

鸣人张开嘴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却发现自己无法作答。通常这总是有迹可循的;即使当佐助处于完全冷静的状态,他也能轻易地将对方的查克拉与其他火焰一样的紫色查克拉做出区分。尽管他曾花费了很大的工夫,去精准定位到底是什么将佐助的查克拉与其他人的区分开来。

在他能够找到答案之前,一声刺耳的尖叫打断了他的思绪。白眼全开的日向雏田正朝着他们冲来,一边还在向他大喊着什么。

鸣人的眼睛猛地睁开,再一次强迫九喇嘛回到自己的意识深处中去。他站起身来。“雏田?发生了什么?”看到她明显的痛苦情绪,他脸上刚一露出的羞涩微笑迅速化作了紧皱的眉头。

佐助飞快来到他的身旁。“你们在干什么——”

“我刚刚从我妹妹那儿得到了消息,”雏田喘着气,打断了佐助的话,“西部哨所遭到了袭击!他们请求了增援,但村子里的任何人都没办法及时赶到他们那里。”

“除了我们。”鸣人猜道。时机掐的真准。

雏田点点头。“这就是为什么我来到这的原因……拜托了……他们正在外面命悬一线,没有人能帮得上忙!”

佐助的眼睛眯了起来。“袭击者是谁?”他问。

“我……我不知道。花火也不确定。但她在那儿,鸣人,求求你——我们得去帮她!”

佐助的眼睛闪烁着璀璨光彩,将世界化作了色彩斑斓的万花筒。

鸣人也随着他的样子照做,虽然心中对此微微感到内疚。他得检查一下这是不是真的雏田。很快他就能感应到她磨砂质地的紫色查克拉,蜷曲成一环又一环,激动地震荡着。真的是她。

鸣人渴望去帮她的忙,还有花火的——他对那个小姑娘还不是很了解,但她是个活力十足的女孩,而且不管怎么说,她对雏田都很重要。

但抓住狐狸也同样重要。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佐助对鸣人说,“我们不能去那儿,否则就会失去狐狸的踪迹。”

鸣人的视线在他和雏田之间来回逡巡,左右为难。“但要是我不去的话,他们会的。我必须去。卡卡西老师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不可能给我别的答案。”

“你没看出这是狐狸的把戏吗?”佐助嘶声道,“他想要你去,这样我们就会跟丢他。他想要争取时间。”

鸣人犹豫着,但也只是片刻而已。然后他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调虎离山,我都不能放任他们去死。我们找到狐狸——但我们也会保护村民们。”

并不是第一次了,佐助看起来像是很想抓住鸣人的脑袋,把它狠狠地掼向附近的墙壁。鸣人的胃翻搅起来。现在离开可能会将卡卡西老师置于险境,但什么事都不做会让更多的生命涉险。如果近几年来卡卡西老师曾明确表明什么的话,那就是如果他是以他人的数十条生命为代价获救的话,他绝对不会为此感到感激。

鸣人转身背向佐助,做出了决定。金色的查克拉在黑暗中闪耀,他准备好加速了。

佐助抓住了他的胳膊。“如果你现在就走,我们将永远无法找到狐狸。”

“但你能在明知自己可以拯救那些人的性命,却没有这样做的情况下,心安理得地活着吗?”鸣人反驳道,真挚的蓝色双眸望入佐助的眼睛。

“那如果这只是为了让我们分心他顾,而在同时狐狸的根成员也开始行动,并要炸飞整个村子呢?”佐助反唇相诘。

“宇智波说得对,”九喇嘛突然低吼道,将鸣人的双眼染上了红色,把他推回了他们共享的意识空间的最深处。

“喂!”鸣人的脸扭曲起来,一秒钟后,蓝色再次驱逐了红色。“别不经我允许就接管身体!雏田,情况有多糟糕?那边有多少袭击者?他们是什么级别?”

“我不知道,她没有做出详细说明,”雏田说,焦急地咬着嘴唇,“但如果他们正处于麻烦之中,那么很可能对方是一大群高级别的忍者。”

鸣人闭上眼睛。“九喇嘛……你能感应到他们吗?”

数秒钟后,九喇嘛回归了他们刚才进入的感知状态。木叶哨所位于森林的外沿,离这儿有数英里远。他们相当于警戒前哨,其用意在于在即将到来的危险真正抵达村子之前,领先数小时向木叶发出警报。如今,哨所值勤被看做是一名忍者所能做的最无聊的工作。

事实上哨所处于鸣人的感知范围之外,但九喇嘛借助他更加丰富的经验与庞大的查克拉量,恰好能够勉强做到这一点。当他在感应如此遥远的距离以外的事物时,鸣人将无法再分享他的体验,所以他耐心地等待着,直到九喇嘛完成探查。

“我会说那是一组十人,”尾兽咆哮着。“所有人都至少是暗部级别。他们的人数要多于木叶,而且正在迅速压制我们的人。鸣人,他们可能是狐狸的手下。说到底,也许这值得我们追踪一下试试。”

有了雏田恳求的眼神和九喇嘛的建议,这已经足够说服鸣人。片刻之后,他的身影掠过空中,奔向木叶哨所的方向,准备去拯救他人。

佐助则留了下来,怒视着他渐渐远去。

(TBC)
————————

作者不着痕迹地提了一嘴鸣人当年千里追佐助2333
一决胜负的时候快到了,接下来两章的剧情非常扣人心弦。敬请期待!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