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C23-1(翻译)

六火卡,全员向,无CP。  
原名:Uneasy Lies the Head
作者:Hiiraet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第二十三章 宣言(一)

金色的查克拉爪在空中呼啸而过,抓住了其中一名哨所袭击者,紧紧攥住,直到鸣人感觉到对方的肋骨在压力下碎裂。专注地眯起眼睛,鸣人制造出一个影分身,指示他冲向自己的新俘虏,以便把他封印起来。

让到旁边躲过一阵带着恶意的、爆发的风属性查克拉,鸣人放开他的第一个俘虏,落在哨所的主塔上,刚才狐狸的另一名长袍手下就是从这儿攻击他的。他们飞快地交手了数个回合,鸣人以极致的速度突破了对方的防御,狠狠一拳揍在他的肚子上。那个人立刻失去了意识,鸣人抓住他,把他丢向一个影分身,后者拿出了一张封印卷轴。

卡卡西的命令很简单:尽可能地让他们一直忙活。鸣人一到这里就告诉哨所的守卫们别妨碍到自己,退回塔里。看到他周身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庞大的查克拉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明智地遵从了他的指令。这让鸣人的行动变得容易得多了。

“这场攻击只是干扰。狐狸知道我们快要查到他了——他在逃跑,需要休息却无法如愿。这就是为什么他派出手下来干扰我们。这是再浅显不过的策略,”卡卡西在仅仅几小时前说道,“不论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他都会迅速行动,因为他知道我们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他能料想到我们并不会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但他会寄希望于我们不愿坐视哨所的战友们阵亡。而这就是我们发动猛攻的时机。”

鸣人侧步躲过一记拳头,努力不去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用胳膊勒住一名袭击者,给他来了个过肩摔。他当然没办法永远让这个战术继续下去,但也许他可以拖延足够长的时间,以起到左右局势的效果。

毕竟,他们真的非常需要卡卡西的计划在这一点上取得成功,即让狐狸去袭击一个特定的人。

另一名狐狸的手下勇敢地向他发起了进攻。她速度很快,使用着某种奇怪的、杂糅的武术招式,这让鸣人想起了奇拉比不拘一格的战斗风格,所以他放任她多出了几招。想要憋住笑容太困难了。这样的战斗很有趣,而说到底,他可一点儿都不着急。他给狐狸的时间越多越好——

剧痛突然在后背上炸开。他痛叫出声——苦无?手里剑?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

好吧,倒不是说这真的要紧。这一次,鸣人确实笑了起来。

然后,他噗地一声消失了。

在木叶,卡卡西的一名暗部护卫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头,面具之下,鸣人本尊露出了笑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一切都在朝着期望的方向顺利发展。

一直瘫在沙发上的卡卡西向他投去滑稽的一眼。“要是你头疼,我这儿有止痛药。”

鸣人摇摇头。几乎不疼。“你觉得我们还得等多久?”他问。“我已经知道狐狸在哪儿了。”毕竟当他的影分身在公开场合干扰狐狸及其手下时,他有大量的时间去做这件事。

“这个嘛……直到他开始下一步行动为止。我怀疑这不会很久了。”卡卡西回答。“现在,去做一名优秀的暗部守卫,替我巡逻几趟。我想我马上就要迎来一位访客了。”
————————
 
鸣人奔赴哨所还没到一个小时,佐助已经完全陷入了困惑。在离开前,鸣人曾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对佐助灿烂一笑并说,“相信我们,好吗?”

冲着这句话,他离开了。

不是第一次了,佐助在和自己的冲动作斗争,想要追上鸣人,把他的脑袋狠狠地砸一通。或者干脆砸坏算了。哪个选项都行。至于卡卡西,也许可以对他做出同样的处置。

尽管目前,他可以继续鸣人丢下的工作。不管他的朋友可能在想些什么,佐助不会将一些随机的陌生人置于少数他真正喜欢的人之一之上的。

他等了几分钟,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计划,然后出发去找卡卡西。他不是一个足够出色的感知者,能够胜任鸣人应该去做的事,但他可以在别的地方派上用场。首先,他会去警告卡卡西。然后,他将去找到小樱。比起卡卡西来说,她更有可能告诉他,他们队里的那两个白痴在计划着些什么;前者总是严守着他的秘密,就像是个超大号的帽贝。

他在火影塔找到了正在沙发上打盹的卡卡西。亲热天堂盖住了他的脸,随着每一次平稳的呼吸,那本小说的纸页都会微微轻颤,离从那个男人脸上滑落下去又接近了一丁点。

难以置信。全世界都烧着了(呃,总之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而所有人注目的焦点却他妈的在这儿打盹。

有一瞬间,佐助只是盯着眼前的这一幕。然后,他踹了沙发一脚。卡卡西噌地弹了起来,亲热天堂啪地掉了下去。一刹那间佐助看到卡卡西评估了面对的威胁(曾经的学生,盟友,没有危险),然后伸手朝亲热天堂一捞,及时救下了他的小说。

“嚯。就差一点。”男人给了佐助一个荒谬的、完全不合时宜的微笑。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佐助问。他想要摆出双手环胸的姿势,然后才记起来自己没法真正地这样做。这只是令他更加恼火起来,所以他决定送沙发额外的一脚。

“佐助。我可怜的沙发对你做了什么?”卡卡西说,一只手捂着胸口。

“你指除了看见它就闹心之外?”

“就是这个。向沙发先生道歉。”

“卡卡西。我是认真的。你为什么还懒懒散散的?哨所在受到袭击,而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抓住狐狸!我们他妈的到底现在在干什么?”佐助厉声道。

卡卡西向他丢来一个眼神。见佐助没有回应,他的表情垮了下来。“我想要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但似乎不太成功。”他沮丧地说,“你见到鸣人了吗?”

佐助哼了一声,开始在屋子里踱步。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膛里像是快要炸开了一样。他的脑袋乱糟糟的,挤满了各种思绪。更有甚者,他想要放把火烧点什么。“对。我们一起得知了哨所的消息。日向家的继承人向我们示警了。”

“雏田,嗯?难怪他去了……”

“你怎么不生气?他就那么走了!他是现在唯一能追踪到狐狸的人!”那股火越燃越旺。

卡卡西跌坐回沙发里。就算隔着面罩,佐助也能看出他在微笑。“这个嘛,因为我知道的事情比你多。而且我有一个名字。”

“你当然有名——”佐助半途停住了话头,恍然大悟。“你找出狐狸的名字了?”

卡卡西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向佐助微笑着。“也许如此。”

“别再像个神秘兮兮的混蛋似的,快告诉我!”

“不行。”

“到底为什么不行?”

“那会破坏……”

“你敢说‘惊喜感’试试——”

“……惊喜感。”

佐助又踹了沙发一脚。

他心中的焦虑一定已经表现在了脸上,因为卡卡西的表情终于再次严肃了起来。“佐助……我知道这很令人感到挫败,但你得相信我。要是我们匆忙行事,我们就不能——”

“如果我们不快一点,你就会死!”佐助爆发了,他一直以来竭力压抑着的挫败感与恐惧全数冲上了表面。

一瞬间两个人都没有动。卡卡西的双眼诧异地睁大了。

“你会死,而且好像你一点都不在乎这一点,”佐助继续说,“对于鸣人和小樱来说这和杀了他们没什么区别,你敢说不是这样?他们都快急疯了,你却还在这吊儿郎当地讲笑话,当我们在为了让你活着而奋力战斗的时候,你却窝在沙发上——”

“……佐助。”

“这不公平!战争结束了!晓已经不存在了!卑鄙的顾问们也消失了。为什么总会有狐狸这样的人出现?”

一口气说到最后,他已是气喘吁吁。他提及鸣人和小樱时,很明显也是在说着自己;就连这份羞耻感都无法胜过那股压倒一切的、想去做些什么的需要。做任何事。

只要不是看着卡卡西乐陶陶地走向他的死亡。

佐助还没说完。“我看过你的档案。我知道你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从统计数据来讲,目睹过这种事的人更有可能去亲身实践。那么,这就是你所选择的方式吗?”

卡卡西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极其苍白和渺小。他还在盯着佐助,眼睛大睁着,但现在他的表情中出现了某种佐助从未见过的、脆弱的东西。

佐助在那张愚蠢的沙发上重重坐下。卡卡西只是及时地挪开了自己的腿。见鬼,佐助觉得自己快要过呼吸了。他感觉胸膛发紧,就像奇拉比又朝他发动了一套攻击似的。

这并不像是同样的感觉——当他读到旗木朔茂,死亡,三十七岁。死因:自杀。

尸体被对象所发现。


他自己的文档里也有这么小小的一行字。

他垂下头,向卡卡西藏起自己的表情。“如果你想死,别把我们拖下水。你会毁了他们的。”他轻声说。

当卡卡西终于开口时,他的声音听起来小心翼翼的,就像他将要问佐助一个私人问题。“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档案?”

佐助耸耸肩。侵犯了卡卡西的个人隐私,也许他应该比实际上再更内疚一点。“昨天。在档案馆。我折回去找到了你的文档。”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

“因为我很好奇。而你从来不说。”

卡卡西笑着叹了口气。这听起来一点都不愉快。“且不说你有多言不由衷——这可真是严重的泄露机密——不。别管这些了。佐助,看着我。”

佐助不确定为什么要这样,但他照做了。

卡卡西倾身向前,直望入他的双眼。“佐助,我不想死。发生在我父亲身上的事——”他停了下来,目光短暂地游移了一下,“那很糟糕,而我绝不会再让其他人……”

卡卡西再次移开目光,快速地眨着眼睛。“我不会对你们这样做的。甚至我根本就不想这样。请相信这一点。”

一些看不见的重负被从佐助的胸口上挪走了。

出于某些原因,卡卡西笑了起来。“老天,你们三个怎么这么……爱打听。你们什么都想知道,而我不确定那是为什么。每一次对话最后都会变成声讨之类的——”他戛然而止,垂下了头。

这时候鸣人就会说“因为我们在乎你!”。小樱会……佐助不太确定她会做什么。也许她也会那么说。他想象着她绿色的双眸充满着泪水的样子。万千思绪在脑海中搅成一团,但佐助却一点都说不出口,所以他并没有尝试。

“守护村子是你的职责。你不能死。”他说。这句话说得冰冷又淡漠,但卡卡西似乎还是领会了他的意思。

卡卡西稍稍放松了下来。谈及父亲时他流露出的、古怪而空洞的眼神再次消失了。“我很抱歉,佐助。我该说得更明白些的。我手头有一个名字,而我们在做着一些事。我向你保证。但我无法在破坏这一切的前提下告诉你它是什么。你得信任我们。”

“我们。我猜小樱和佐井也包括在这个“我们”之内。”佐助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膝上、攥紧的拳头。

“什么?不是,为什么他们会……哦,不,佐助,不。不是那样的。只有我和鸣人,而且这只不过是因为——呃,你会明白的。我还不能告诉你。但你得相信我们。就像你得相信我并不打算去……死。我不想死。真的不想。”

佐助再次看向他;似乎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看到过去的数天以来、在卡卡西眼中缺失的恐惧。卡卡西在害怕。那个曾经直面实力远胜过自己的大筒木辉夜,半瞎,查克拉又见了底,却丝毫不见畏缩之意的男人,在害怕。[注1]

不知怎么的的,这比卡卡西所说过的任何话都更令佐助如释重负。

“所以,我能做些什么?”

卡卡西冲他眨巴着眼睛。“你能做些什么?”

“为了你们那个神秘的计划。如果这是鸣人出的主意,那难免会很疯狂。如果是你的,它会过分复杂到一个荒谬的地步。所以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卡卡西一瞬间看上去像是受到了冒犯,但他很快缓了过来。“呃……事实上……你现在还能通过轮回眼辨认出查克拉的样子吗?”
————————
 
佐助离开一小时后,鸣人从窗户再次溜了进来。“老师……我想我们可能遇上麻烦了。”

“嗯?怎么了?”卡卡西从桌上抬起头。想要集中精力变得越发困难,而且老实说,他真的很想再打个盹。似乎这就是这些天来他想要做的一切。没有多少时间了……

鸣人递过来一张单子。印刷在廉价的纸张上,是通常用来做任务报告的那种纸。卡卡西接了过来。正反两面都写着文字。卡卡西开始阅读。

整整几分钟内,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了。卡卡西感到头重脚轻,轻微地反胃,但他知道自己必须作出决断。“这么说他开始行动了。”他疲惫地说,把那张纸放在桌子上。“他把这个传开了?”

鸣人点点头。“到处都是。我派出一些分身去揭下它们,但很多人已经读上了。你觉不觉得……?”

“是啊。”卡卡西叹了口气。“是啊。是时候了。”

他再次抬眼看向鸣人,努力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不管怎么说,鸣人……?我很抱歉之前没能信任你。我……我以后会做得更好。”

鸣人冲他眨巴着眼睛。惊讶的神情从他的脸上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容。“别担心,老师。这项单人任务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会搞定这一切的,我保证!”

“很好,那我们动手吧。‘杜鹃之巢[注2]’行动即将开始!”

如果狐狸能看到他们两个,看到全木叶最狡猾的两颗头脑在卡卡西的书桌上方相视而笑,他也许会感到紧张的……
(TBC)
————————

[注1]老卡遇上辉夜的时候左眼已经被鸣人恢复,这里应该是作者记错了。
[注2]原文为Cuckoo's Nest,著名小说及电影《飞越疯人院》的英文原名里“疯人院”所对应的词也是这个。保守起见文中采取了直译。
千里之外的奇拉比先后打了两个喷嚏.JPG
很喜欢这章卡卡西和佐助的互动,应该说全文中每次千鸟师徒的独处我都很喜欢~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