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世界之敌26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二十六、交易

“我不能说。”

几乎在自来也话音落下的同一瞬间,鹿惊已经给出了回答。从仅有的、能够观察到的面部表情来看,他对自来也会有此一问并不惊讶——倒不如说,更像是从他们自战场上撤离后起,他就一直在等待着这句质问的降临。

似乎是没有料到他会如此迅速地做出反应,自来也先是一愣,随即神色便彻底冰冷了下来。可还没等他说话,鹿惊又补充道:“至少不是在这里。但是等回到木叶后,我保证会将一切向四代目和盘托出。”

“……”自来也张了张嘴又闭上,再开口时,语气总算稍稍有所缓和。“告诉我也不行吗?如果你担心在这儿隔墙有耳,我可以带你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交谈。”他按了按背后的通灵卷轴。

“非常抱歉,自来也大人。”鹿惊的声音中透出歉意,但除此之外的坚决却不容错认。

“那么至少告诉我一件事,就当做是满足我的好奇心。”自来也说。他有些烦躁地踢了踢脚下粗糙的地面。“你……亥一在鸢的记忆中看到的那一幕,究竟是假的还是……真的?”

这一次鹿惊沉默了一下后才回答:“是真的。”

“为什么?”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带土忍不住问,“为什么你……会对琳下手?你们遇到了什么?而这一切又偏偏被——”

“目前我所能说的就到此为止了。”鹿惊提高声音打断了带土的话。“余下的事情, 只有见到四代目后我才会说。”

“……你!”

“冷静点,带土。”鼬快速走到带土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情绪太激烈写轮眼就会发动,你刚刚觉醒过须佐能乎,需要休养。”

“你也知道,这次出来水门给了我临时决断的权力,特别是有关你的事情。”自来也朝带土的方向摆了摆手权作安抚,视线却一直停留在鹿惊的身上。“我已经提出了折中的建议,是你自己拒绝了它;既然如此,恐怕我暂时得对你采取一些限制的手段。”

“这是应该的。”鹿惊平静地点点头。顿了一下,他又说,“我并非不信任您,自来也大人……只是有些事,还是眼见为实才最有说服力。”

自来也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神情微动。一瞬间他似乎有些迟疑,但很快又果断下来,从怀中取出一枚卷轴,蹲下身铺开在地上。

“不好意思,要委屈你一阵了。”他低声说,“现在这里伤兵满营,不论出于哪种角度的考虑,我们在回木叶的路上都禁不起再出任何变故。”

“我理解。请……替我照顾好父亲。”

“这个用不着你嘱咐。”自来也嘟囔。他飞快地结了手印,一掌按在卷轴正中的圆形咒阵上,大喝一声:“封!

卷轴上的符号应声发出光芒,整个房间被笼罩在了蓝光当中。数道写满封印咒的布条从自来也的掌下飞出,如同有自我意识一般地扑向目标,而鹿惊则站在原地,毫不反抗,任凭那些布条将自己层层缠起。

“等等!”带土大喊。双目传来刺痛,他却全然不顾,推开阻拦的鼬作势要跳下床去。“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你到底——”

就在这时,从他们自战场上撤离后起、便再也没有和带土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的鹿惊终于抬起眼帘,朝他望了过来。几乎只是短短一瞬,那双属于死者的异色瞳已被布条遮住,隔绝了两人的对视;但这一眼已足以将带土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目光相触的时间太过短暂,短到无法传递任何具体的讯息,但带土却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了。

对自来也的质疑立刻做出回应,打断他的问话,拒绝向自来也说出内情,鹿惊所做的这一切,归根结底都只有一个目的。从他拍开那只伸向琳的手时起,鹿惊已明白他知晓了鸢的身份,并且不愿他在激动之下言多必失,还没有做好面对他人反应的准备就将真相脱口而出。在这件事上,除了他们的老师水门以外,鹿惊不相信其他的任何人

可正是这个宁可被暂时封印也要掩护他的鹿惊,却在另一个世界的他的面前,亲手将琳给……

“带土?带土!”

鼬的摇晃让带土回过神来。抬眼望去,鹿惊的身影已从原地消失,自来也也站了起来,正在将重新捆好的卷轴小心地放进怀里。

“……抱歉。”迎着二人关切而困惑的眼神,带土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这似乎耗尽了他残存的所有力气。“我大概是太累了……请让我休息一阵。”说罢,不等鼬和自来也回答,他就重重地倒回了床上,并且再次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一阵无言,随即是脚步声,拉窗帘的声音,在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去、房门关上之后,病房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带土蜷缩在床上,紧闭着眼睛,只觉得心头涌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的虚弱感。

一个月以来发生的所有事如走马灯般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不同的是这次记忆中的鸢摘掉了面具,露出了本来的相貌。那张与他如出一辙的脸上神情冰冷,一红一紫两只眼睛盯视着他,就像是在挑衅地问他有何自信手段,能将这注定崩毁的世界从他自己的手中拯救回来。

他想要就此沉沉睡去,醒时发现大家都还好好的,异世界的入侵者并不存在,他既不必恐惧自己成为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也不必纠结他最珍惜重视的两名家人是否一个死在了另一个的手上。

他渴望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漫长的噩梦
————————

“你究竟还要睡多久?”

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玖辛奈慢慢睁开双眼,视野中出现的景象熟悉又陌生,螺旋状的阶梯盘旋向上仿佛永无尽头,周围书架上的卷轴码放得整整齐齐,外封在烛火映照下反射着古老而智慧的光芒。

涡潮隐村的大藏书塔,在数十年前的那场浩劫当中早已被付之一炬——而这里,也只不过是她的内心世界所投射出的残像罢了。

“我……怎么了?”她迷茫地发问,按着额头从地板上慢慢坐了起来。视线投向左边,本该是书桌群的位置清出了一大片空地,橙红色的野兽蜷伏着,四爪缠着锁链,链条的另一头则牢牢地钉在地上。

“在你被鸢杀死之前, 我把力量借给了你。”九尾哼了一声,尾巴在身后不耐烦地甩来甩去。“但人类的躯体并不能完全承受尾兽的能量,所以你也稍稍吃了点苦头。”

“那现在外面怎么样了?”敌人的名字让玖辛奈立刻清醒了过来,心弦也随之绷紧。“战斗结束了吗?我们赢了?鸢呢?大家都——”

“冷静点。战斗已经结束了,鸢逃走了,山中家的小子和白牙都受了重伤,是死是活还不好说。不过至少你没被抓走,水门引蛇出洞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次的任务可以算得上是成功。”

“哪儿成功了?!”玖辛奈懊恼地一跺脚,“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还是没能把鸢成功留在这儿。也不知道亥一探察到了多少他的记忆,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收获,或是他没办法……在短期内清醒过来……”

“关于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就算山中亥一死在这儿了,也没有任何关系。”迎着玖辛奈的怒视,九尾毫不在乎地说,“反正我一早就得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信息。”

“什么?”

“作为尾兽我对查克拉极其敏感,这一点你也知道。早在鸢最初发动轮回眼的通灵能力时,我就发现他和你们那个宝贝学生带土,两个人的查克拉是完全一样的。”

白森森的牙齿在烛火下闪闪发亮,九尾狐露出了近似狞笑的表情。

“基于那个从其他世界转生过来的卡卡西,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鸢和带土就是同一个人。”
————————

千里之外,田之国音忍村,地下研究所。

“生命是这世上最脆弱无常的事物。强如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博学如千手扉间,大限将至也同样难逃一死。”单向玻璃背后,大蛇丸双手插在口袋里,悠然注视着实验室里发生的一切。手术台上,被皮带死死绑住的活体实验对象正在痛苦地抽搐着,嘴巴大张发出惨烈的嘶喊,却无法传达到玻璃的另一边。围在手术台旁的医疗忍者们则对此充耳不闻,继续将各种各样的针剂注入他的体内。“亲历过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你对这一点的感受想必是最深的吧?卡卡西君。”

“与其这样‘’着,我情愿死个痛快。”在他后方不远处,隐藏在黑暗中的前暗部以毫无感情的语气回答。

“真的?如果我现在解除对你的控制,只怕你会立刻跑回木叶去吧。不会受伤害也不会再次死去,查克拉无穷无尽,只要摆脱了契约的束缚,转生者所能获得的自由将远超出寻常忍者。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真有点羡慕你们——你和你的那个替代品。”

“……”

“说起来,晓和木叶在水之国的交手也该分出个结果了吧。你觉得哪一方会赢?木叶宁可冒着你会落入我手中的危险也要留着替代品,看来他所掌握的另一世界的情报真的对他们很重要。旗木卡卡西生来就是要为木叶赴汤蹈火的,又受到这样的信任和重用,替代品不可能不竭尽全力。再加上如今他已是秽土之身,说不定真的能帮助木叶击败鸢——”

“白日做梦。”

第三个声音在这间密闭的观察室里突兀地响起。气氛在瞬间由松弛转为剑拔弩张,大蛇丸的查克拉剧烈地波动了一下,肩膀微耸,似乎下一刻就会转过身去,对不速之客发起攻击;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在原地又站了片刻,这才慢慢转过身去,面向来人。

“哎呀哎呀……这样不请自来,可不是晓之首领该做的事。还有卡卡西君,你身为我的护卫,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出声提醒吗?”

“我更想看你们两个同归于尽。”卡卡西冷冷地说。

凭空出现在房间里的不是别人,正是鸢——如果不是神威,恐怕也没有哪种忍术能够完美地越过层层蔽障,使人不受阻碍地潜入蛇窟深处了。一如往常,他穿着红云黑袍,真容隐藏在漩涡面具后面,周身上下好像看不出有任何不久之前、那场发生在水之国边境的恶战所存在过的痕迹。

除了那只露出来的红色眼睛,内里正跃动着比往日更甚十倍的执念之火,从中透出强烈的、志在必得的意味,仿佛一切挡在他达成目标之路上的障碍都必将被清除、摧毁、粉碎。

“与我合作,大蛇丸。”不加寒暄,鸢开门见山,直入主题,显然没有拐弯抹角的耐心。“把卡卡西给我,作为交换,我向你提供柱间细胞的复制体,让你开发出承载长生不老之术的完美容器。”

听到他所说的最后四个字,大蛇丸的眉毛轻轻跳了一跳,表情上却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如果我说‘不’呢?”

鸢没有回答。空间扭曲,裂隙应声开启,从中掉出一个浑身是血,半死不活的人,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人艰难翻过身来,眼镜片上的血污使他看不清东西,只能摸索着向前爬行。“大……大蛇丸大人……”

“那么他就是你这蛇窟里所有人的榜样。”一只脚踏在了药师兜的背上,紧接着,鸢冷酷无情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也是你的榜样。”

“难怪实验开始了却见不到你的人影,原来是在这儿。”看到头号助手狼狈的惨状,大蛇丸的神情已不如之前那样自然。他重新抬头看向鸢,这一次眼底的戒备与敌意比先前又露骨了几分。“容我多嘴问一句……我听说你已经利用轮回眼的能力把卡卡西的尸体做成了傀儡。他一心向着木叶,绝无可能臣服于你,契约控制下的转生者所能做到的事,你的傀儡同样能做到,甚至更加如臂指使。”

“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非要得到他不可?”

“为什么?”闻言,鸢眯起眼睛,语气就像是大蛇丸问了一句答案再明显不过的蠢话。

当然是用他当筹码和木叶做交易,把那个赝品换过来啊。”

(TBC)
————————

当初说12月更新,我做到了……(心虚小声)
时间精力所限暂时不会开新坑和更新其他旧文了,一切以完结世界之敌为优先。不太忙的情况下尽量周更,忙的话就……随缘吧……
2019年我还在继续爱着带卡!祝大家新年快乐!啵啵!

评论(93)

热度(438)